>文化>>正文

《太平小馆》人物篇:求不得的与放不下的

原标题:《太平小馆》人物篇:求不得的与放不下的

民国十九年的冬天,苏北下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雪。

四个士兵,带着一个女人,一口沉甸甸的棺材,闯入了这个小馆。

雪地里各自的欲望碰撞出沉闷的声响。

他们的闯入,仿佛是当年发现桃花源的武陵人。只不过,这桃花源一旦被发现,也就无法再葆有最初的宁静,无法再求得太平和圆满。

也许,从最开始,桃花源就是不存在的。

……

陆鸿钧——卢迪(饰)

他从前的世界里,是学堂报刊,是热血革命,是振臂高呼,是万丈豪情。

他现在的世界里,是端茶送水,是算盘账簿,是十六岁的儿子,是在偏僻山村里无人知晓的太平小馆。

他从前的心愿,是把自己献给一场伟大的变革,是为了稳定光明的新时代,不惜以鲜血为代价。

他现在的心愿,是在这个战火纷飞的时代,把儿子太太平平地抚养长大,把日子安安稳稳地过下去。

从前到现在,他有他立世的原则。这些原则是他可爱的地方,也是他顽固的地方。是他坚定的地方,也是他柔软的地方。是他心中的一处桃源,也是他的茧。

直到遇到士兵、棺材和那个女人,是他的不幸,还是他的注定?是打破了他的桃花源,还是打碎了他的茧?

陆太平——曲忠豪(饰)

十六岁,血气方刚的年纪。他总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一股少年的热血,迫切地想要和这个世界发生关联。他从外面来的书信中听到一些名词,那些新鲜的名词让他心神跳动。

从出生到现在,他一步未踏出过太平庄,被父亲绑在身边,在他坚实的庇护下长大。

但这庇护的影子,渐渐罩不住他了。他是个有着自己理想和抱负的人。他不能按着父亲的意愿活一辈子。他看不懂父亲,如何甘心就在这样的偏远乡村消磨一生?

柳小玉——白天(饰)

在乱世里,一个漂亮的女人怎么活下去?

柳小玉很清楚,她的资本就是那种天生的摄人心魂的风情。她的本领就是拿捏住一个又一个男人,像爬藤虎吸住墙壁。哪句话,真情或假意,有什么要紧? 别人的言语又有什么要紧?要紧的是活下去。

她对于陆鸿钧来说,是一个例外。陆鸿钧对她来说,也是一个例外。在一个好坏都分不清的世道里,付出真心太难了。她没有那么傻,可她就是那么傻。

李仁桂——曹晨(饰)

他是一个世俗意义上的“小人”。

手握权力,却圆滑得谁都不得罪。

贪图财色,却畏手畏脚缺乏胆量。

大难临头,他终于变成一个枉顾他人性命只顾保全自己的恶人。

可换个时代,或许他只是村头那个平庸的市侩的絮叨的管事。

让人恨不起来。

李垂芳——吴锐桐(饰)

她是李仁桂的妹妹,田老七的媳妇,田秋水和田天明的母亲。

无论是做妹妹,还是做妻子,或者做母亲,她都尽职尽责。

她不知道什么原则,世道,正义,这些空荡荡的词离她很远。她心里有她所要守护的东西,她的这个家。

任何威胁到她家庭的人,都是她的敌人。

田秋水——叶舒雅(饰)

她是个十六岁的乡下姑娘,没见过什么世面,没读过几本书。

她的世界里,除了父亲、母亲、哥哥,就是她心心念念喜欢着的陆太平。她想一辈子待在这儿,嫁给太平,过父亲和母亲一样吵吵闹闹却平凡安稳的小日子。

她越来越觉得,外面的世界像个有引力的磁场,要从她的手里夺走太平。可是没关系,她偷偷拿定主意,太平到哪儿,她也会跟着他走。尽管她没法理解太平的理想。尽管在她心里,太平庄就是最好的地方。

胡坤——和英楠(饰)

他是大哥,是天生的“反叛者”。他是士兵,却有土匪的性格。他杀了自己的师长,夺了财宝,抢了女人。这个世道教给他最重要的道理,亲人、朋友、情人都不可信,只有自己才最靠得住。

胡良——郭嘉(饰)

他是弟弟,但他不甘于做弟弟,不甘于只做那个影子底下的人。

他也有自己的欲望,他把它们藏得很好。甚至于骗过了大哥,骗过了身边人。他在等,像一头潜伏在草丛中的猎豹,悄悄地瞄准目标。

彪子——林凯(饰)

性格凶蛮,力量凶猛。他的力气,是他在这个世道的立身之本。他的温柔,只给了柳小玉。他也曾幻想过有一天,小玉是他一个人的。但是现在,他只要每天能看见她,就知足了。

瘸子——张力圩(饰)

他是人群里最不起眼的一个。他知道论奸诈,他不如胡坤;论沉稳,他不如胡良;论力气,他不如彪子。但他们身后一定会有他的位置。他瘸的那只腿,是他对胡坤表忠心的代价。他知道,什么是审时度势,什么是必要的牺牲。

这一次,我们邀你一起入戏。

看看民国十九年的太平小馆,看看这些风情的,内敛的,天真的,市侩的,狡诈的面孔,背后的故事。

2017年8月14日至16日 19:30

话剧《喧闹小丑》

2017年8月21日至23日 19:30

票价:100元/单人 ;70元/学生(豆瓣)

(注:学生票限本科及以下,入场请携带学生证)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