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I have a dream, 一个我们的科幻大会 | 北欧科幻tour

原标题:I have a dream, 一个我们的科幻大会 | 北欧科幻tour

NON-EXIST DAILY

编者按:“你们的科幻迷,该是很小众的一群人吧。”“中国?没去过,有机会试试吧。”这两天,这些话我们听过了无数次。赫尔辛基8月13日的下午4点,第75届世界世界科幻大会接近尾声。游行结束,摊位收起,全世界科幻迷满载而归。对于东方的文艺术、文学和科幻,多数人好奇、知晓,但不了解。

区域性科幻大会在欧美国家已有很长历史,但在亚洲仍是空白。未来局此次北欧科幻tour,就是为了参与、学习,向这场盛会取经求教,消化吸收,然后,向世界发出我们的邀请。

2014年伦敦ExCel的凌晨,2016年堪萨斯城会议中心的深夜,2017年赫尔辛基Messukeskus的下午。

我所参加的每次世界科幻大会,在最后一天,都会以自己的样子慢下来。变慢的步伐,放松的表情,闲逛去扫货。如果你这一天才进入会场,看起来就和所有日常摆摊的市集没什么区别。而在所有第一天就置身其中的会员看来,这一切是一场家庭聚会的离别。

△ 每个人都很开心(拍摄:不存在日报)

和我们熟知的大型行业博览会不同,世界科幻大会的每个环节,都烙印着它自己的独特风格。这些风格来自它的历史积淀,让它具有强烈的包容能力,和对自身文化的高度认同。正如科幻大师冈恩所说,这是一种跨越文化和语言的兄弟(姐妹)情谊跻身于这个国际社群,是中国科幻必须迈出的一步。

我们已经走完了这一步。

当今中国科幻发展的三十年,也是对外沟通的三十年。从八十年代韩素音对科幻的鼓励,到九十年代《科幻世界》举办的几次国际会议,再到这个世纪以来众多国内科幻从业者不断参与世界科幻大会。中国科幻虽然还有很多作者和作品没有被国外熟知,但我们展示的存在已经超过了大多数非英语国家。

是时候,想想我们要如何继续积累自己的传统了。

△ 这几天收集了来自全世界的签名(拍摄:不存在日报)

世界科幻大会的传统,来自最初几年间既是作者又是粉丝的核心组织者,被美国众多独立出版机构所巩固,培育出各地的独立活动和组织,经过其他英语国家和亚欧各国的传播,最终演变为一个国际性的活动。这条发展道路上,他们发育出了自己的精神内核:

高度的自组织

远离商业行为

展示所有内容

这些精神造就了这个丰富、有趣、平等(唯一的例外是不让拍照的马丁)的大会,但同时,也让大会彻底变成一个众筹模式,而这种模式,对于中国的商业环境,即使已经有不少成功先例,但仍然具有难度。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些大会上,我们所感所见所闻的一切,让我们感受到中国科幻和英语世界尤其是美国科幻,精神气质的巨大差异。

△ 今年worldcon上的501军团游行,稀奇古怪的活动几乎每天都有(拍摄:不存在日报)

从21世纪以来,美国科幻领域发生了悄无声息的巨大变化。

在已经高度专业化、社群化的英美科幻界,新一代价值观已经不满足于过去纸杂志时代的“关注技术、眼望未来”。因为这一代已经不是被阿波罗计划、宇宙大发现和《星球大战》所激励的一代,而是大多出自写作训练班,被屏幕上的CG动画塑造世界观,习惯于网络时代解构文本重构信息的方法。

简而言之,他们希望的是发声,针对自己、身边、社会发声。而不是去帮那些已经不是他们“自己人”的政治家、企业大佬、华尔街精英们思考未来的样子。甚至会反对那些这样做的作者,认为这是“当权者、种族主义者、精英主义者的叙事”。

他们在写作这个领域有同样强大的实力,而且依靠从历史、文化的文本中吸取养料,用更有文化优越性的方式获得读者。在此之外,他们确实针对社会的现状发出了尖锐的声音,赢得了大量的支持者。如此驱动下,美国科幻已经完全和当今美国社会政治议题融合在一起。

△ 交易书摊一角,菲利普迪克和厄休拉·勒古恩的小说(拍摄:不存在日报)

乔治·奥威尔告诉我们,控制了现在的人,可以改变历史,而历史则定义了未来。反而言之,我们所想象的未来,正是对历史和现状的反映。观察理解现实的最好方式,就是理解正在发生的未来想象。美国科幻的变化,正反映了他们对未来的预期,完全和我们不同。在中国看来,尽管当前出现了种种问题,但社会主题仍然还在发展和崛起的语境中,“成功”、“变化”、“预期”是当下中国的核心主题。

在差异之外,更要看到水平的差距。美国的科幻虽然已经基本放弃了科幻、奇幻的严格分界,但他们仍然坚守对社会话题的关注,对现实问题的勇敢介入。而在我们的创作中,就罕见这种勇气和耐心,远不如他们热爱和关注这个社会。我们太年轻,太胆怯,太局限于自己的内心。

为此,我们需要更多面对读者,面对现实,面对不同的人群,让自己真正成为一个作家,而不是从别人的文本里寻找灵感。

△ 中国代表团的其中一场panel:《年轻而繁荣:中国科幻作家》(拍摄:不存在日报)

我们有过很多民间聚会,有持续一年甚至几年的系列活动,有已经持续多年的奖项和典礼。所提这些,我个人都曾多多少少有所参与,其中的艰难和美好如今仍历历在目。但我们确实还没有过自己的大会,一个理想中的大会。

一个理想中的科幻大会,应该帮助我们面对这个真实的世界,而不只是获取虚荣和曝光。

一个理想中的科幻大会,应该帮助我们了解别人的想法,在沟通和交换中实现认同。

一个理想中的科幻大会,应该帮助我们走向大众,展示我们既成熟又天真的特质。

一个理想中的科幻大会,应该能让每个参与者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成为一个为他们找出、呈现、交换这些东西的场所。这种展示和交换,一定不是完全的商业逻辑。但要实现这样一场大会,也不能没有商业的支撑。

为了这个目标,我们已经在赫尔辛基发布了2018亚太科幻大会(APSFCon)的消息。这将是一场秉承世界科幻大会精神,完全由参与者决定、组织、分享的大会。为了这样一个目标,我们将面向全世界开放征集内容,展示内容而不是商标,强调创作而不是生意,组织沟通而不是宣传。

为了提供足够的内容和主题,我们邀请了亚太地区十余个国家的科幻从业者,同时还有全球各地的科幻爱好者出席。这些内容将成为我们每次大会的基础,建立中国科幻精神为基础的全新科幻文化。

△ APSF Con,亚太地区第一场专业科幻大会,我们正在筹备它(拍摄:不存在日报)

这将会是一场保持开放的大会,我们会邀请技术和产业领域的从业者,但也会听取艺术家和反思者的声音。在这里,每个人都随意地穿行在会场中(也许大刘会是唯一的例外),了解陌生人的想法。每个人都可以提交自己想要宣讲的内容,同时寻找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只要你有好的作品或才艺,都可以有表达和展示的机会。

我相信你们也想要这样一场大会,你们愿意为此付出自己的能力和时间,我等着你们。明年春天见!

关键词:#雨果奖# #三体# #刘慈欣#

�� 责编:西威主任,船长

�� 作者:兔子瞧,大部分时候被简化成兔子。中国科幻观察者,未来事务管理局合伙人,富有见地和杀伤力的科幻评论家。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有趣内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