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青年莲花失败,庞青年都做错了什么?

原标题:青年莲花失败,庞青年都做错了什么?

目前来看,庞青年规划的汽车帝国已经不再能实现,而保住客车业务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青年莲花进入破产清算阶段。”当这个消息被爆出时,很多人的反应都是“这是早晚的事情。”

这家企业在过去几年,生产、营销、公关、市场几乎所有岗位上所有级别的人都换了一个遍,而停产的消息从2014年开始至今层出不穷。

近日,一家其债权人的公告显示青年莲花已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7月31日,东杰智能公司发布公告称,收到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裁定受理浙江青年莲花破产清算一案。

公告中表示,萧山法院根据债权人杭州江东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的申请,于2017年6月9日裁定受理浙江青年莲花破产清算一案,并要求东杰智能于2017年8月11日前向管理人申报债权,东杰智能拟申报债权约为964.99万元。

而去年6月,其另一个债权人——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就曾以被申请人浙江青年莲花、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杭州中院申请对上述两个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但当时,法院认为其部分核心资源具备营运价值,不存在资产完全不能变现的情况,且依据审计报告及资产负债表,资大于债,尚不符合破产清算的条件,故未能受理。

此外,除了浙江青年莲花,青年汽车集团另外两家关联企业——浙江青年莲花发动机有限公司、杭州亚曼发动机有限公司也已被法院受理破产清算。

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

近年以来,青年汽车一直负面新闻缠身,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的汽车版图一直被人质疑。

而其曾经的规划“全国十大生产基地、总投资共计444.43亿元,建成后总产能达146.3万辆”更是被诟病为“天方夜谭”,并被人质疑为“跑马圈地”。此次青年莲花的破产则似乎宣告青年汽车乘用车板块就此失败。

危机并不是最近2年才开始的,甚至要追溯到青年莲花首款产品下线的于2008年。

2004年,青年汽车收购贵航云雀,获得轿车生产资质。2006年,青年汽车与马来西亚宝腾合作,生产青年莲花轿车。

但此“莲花”并不是与英国莲花汽车,而是专门提供汽车技术服务的莲花工程公司,通过购买宝腾控股的莲花工程公司产品技术,生产青年莲花汽车——这也在后来宝腾让路特斯进入中国后,青年莲花遭遇各种风波埋下伏笔。

2007年底,“青年云雀”更名为“青年莲花”。2008年1月,其“与英国莲花汽车合作”的首款轿车“竞速”上市,其原型车则是在2006年北京车展莲花展台上亮相的Gen-2。

而当时以进口跑车身份上市的的莲花竞速一度需要加价才能购车,但与此同时,由于该款车为纯进口车辆,青年莲花相关方面的疏忽却导致首批购车的消费者无法办理上牌照等手续,直至2008年年中才得以解决。

这一方面伤害了消费者,近而导致大量订单流失,另一方面也挫伤了经销商的积极性。

紧接着,在当年8月,青年乘用车执行总裁崔巍辞职后仅一周,就因“利用经销商仰慕莲花品牌,急于想成为授权经销商的迫切心理,向他们索要巨额‘信息费’”而被金华市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这样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故事发展,对任何一个发展初期的品牌都是一个极为糟糕的开始。

随后的2010年,庞青年力排众议推出了轿车车型青年莲花L5——而非当时内部诸多人士与经销商更为看好的SUV车型T5,这使其错失了SUV快速发展的红利期。

●庞庆华力排众议,推出了莲花L5轿车,而非SUV。

在2008年到2012年这5年间,青年莲花仅推出了4款车型,竞速、竞悦、L3、L5。而在宝腾旗下的路特斯进入中国的次年,青年莲花与莲花工程的协议到期,莲花工程人员整体撤离。

如今在庞青年的台州老乡李书福所执掌的吉利收购了宝腾49%的股份后,吉利又控股了路特斯,对于青年莲花而言,也已经是穷途末路。

此外,青年汽车将诸多精力与资本浪费在了对于萨博的收购上,这让其在中国市场快速发展的时期未能抓住机遇。

青年汽车收购萨博的纷争从2008年一直持续到2012年。

在金融危机时,青年汽车曾向通用汽车发出收购意向,但被拒绝。2010年,萨博被世爵收购,很快,世爵发现这是一个热手山芋,近而想要找到新的接盘者。

但通用和世爵在签署收购协议时,设置了一个自我保护条款:为了防止通用的技术通过萨博的转让而泄露,在任何时候通用都有权阻止萨博的转让交易。

借此,通用仍然向世爵施压要求其不能将萨博卖给中国企业。由于萨博多款车型的技术专利和凤凰技术平台,掌握在萨博的原东家通用汽车手中,并且已经投入到中国生产线上使用。

因此,尽管庞青年不断提高报价,从20亿克朗一步一步加码到46亿克朗,但最终却在2012年9月,萨博被蒋大龙的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以18亿克朗收购。

而为了获得萨博,在2011年年中,青年汽车集团以 1000万欧元收购世爵汽车公司 29.9%股份(该公司在2014年破产)。

此外,青年汽车还曾多次输血萨博。外界估算在收购谈判的5年中,青年汽车前后投入超过5亿元。

随后的日子里,青年汽车的关键词变成了欠薪、欠款、停产、经销商退网、被质疑“圈地”,逐步走到今日。

还未彻底衰败的2012年,四川地区独家经销商益友莲花4S店开业。

青年汽车还能活下去吗?

似乎并不乐观。乘用车板块之外,青年曼重卡、客车板块尼奥普兰客车发展也较为萎靡。

巅峰时期的青年汽车,曾经凭借在客车领域的出色表现,在客车市场备受关注。

2000年,在与德国尼奥普兰达成合作意向后,庞青年注册了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

在2002年,欧洲之星下线的当年,金华尼奥普兰累计销售客车超800辆,金额突破10亿元,占领130万元豪华客车市场70%的份额,200万豪华客车市场100%的份额。

在2012年,青年汽车大客车销量为3191辆,位列全国第七,仍然在盈利水平;而在2015年,已经下滑至全年销售1219辆,位列14;2016年则仅销售919辆,位列18位。截止今年6月,青年汽车客车累计销售370辆。

卡车方面,2003年青年汽车宣布与尼奥普兰的母公司曼集团合作,计划推出商用卡车青年曼卡。次年8月,首批德国MANF2000豪华重型卡车下线。

但随着曼集团与中国重汽开展深入合作,青年曼卡发展更加艰难。而这一项目实质上也是曼在中国设立的一个组装厂, 绝大部分零部件需要外购,也并无研发实力。

此前,青年汽车曾经希望借新能源打破窘境。

2015年7月,有消息表示,青年莲花“恢复生产”,传统乘用车被割舍而押宝新能源。

在几个月前的3月17日,浙江省金华市第一届新能源汽车展览会上,青年汽车集团作为金华本土企业还参展了一台莲花L3 EV,并表示后续将推出一系列新能源汽车。

当时,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对媒体表示:“青年莲花接下来有‘一揽子’的计划,L3 EV只是其中一款车型,还有别的车型正在准备当中,预计下半年会向外界发布。”

青年汽车被疑在宁夏圈地圈煤,生产车间空无一人 产能超目标70倍。

这被解读为青年莲花试图借新能源“复活”,但显然,随着其进入破产清算,这项计划似乎也宣告结束。

客车方面,青年汽车也试图在新能源领域上挣扎一番。

7月31日,工信部官网公布2017年第7批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中,青年汽车新有4款产品进入目录。

而在青年汽车的大本营金华当地,政府对其也给予了诸多支持。

有媒体报道:2015年至2016年间,金华市共开设4条BRT线路。一号线采购了38辆青年纯电动公交车,其中4辆“巨无霸”车型每辆250万元;二、三、四号BRT线路则共采购116辆青年牌纯电动公交车。

此外,在青年汽车的官网介绍上,则把“青年新型动力电池”板块的介绍放在了最前。

介绍称“该新型动力电池在零下 50度可使用,在客车、公交车、卡车、轿车领域可全面使用,并可用到智能电网、军事等领域,应用范围广泛。”此外,该新型动力电池的公交车“已在香港九龙巴士使用”,“后续英国伦敦、新加坡已计划购买,美国、德国等国家马上要展开使用”。

客车方面,青年汽车也试图在新能源领域上挣扎一番。

在2014年底,曾经对其“自主研发的纳米碳锂电池”有过一阵相对密集的报道,庞青年表示:该动力电池经过6年研发,一次充电仅需5分钟,公交续航里程200至300公里,全周期可实现10万次以上充放电,寿命长达10年以上。

但与此同时,对于“纳米碳锂电池”的关注,也似乎停留在那一时间段。

目前来看,庞青年规划的汽车帝国已经不再能实现,而保住客车业务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原作:汽车商业评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