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中国有嘻哈,外国有什么?梁文道、马世芳的世界歌单

原标题:中国有嘻哈,外国有什么?梁文道、马世芳的世界歌单

欢迎认真的耳朵来听厉害的歌

这本书是1985年出版的《外国名歌222首》,向读者介绍了来自泰,菲,印尼,巴基斯坦等国的著名歌曲。

不过,今天要和你说的,不是这么书,而是聊聊最新的世界音乐。

人常常会以为自己生活的范围就是全世界,听音乐同样如此。

因为语言的隔阂,我们常听的音乐范围,不出中文、英文、韩文、日文、法语几种。

你是否也曾好奇:这世界还有许多说着不同语言的人们,他们喜欢听什么音乐?

今天,我们就把耳朵借给梁文道和马世芳,听他们介绍世界各国的流行音乐。

这些歌,我们可能很少在媒体上听过,但相信我,音乐作为一种世界语言,会带你听见不一样的风景。

说得再文艺腔调一点,音乐不止有你国的嘻哈,还有别国的甘美兰和尺八……

马世芳

“地球收音机”

歌单

“世界很大,各国都有自己喜欢的不同音乐。用一台地球收音机去收听一些陌生国家的陌生音乐。”

1

泰国“鲜奶乐队”

Labanoon是泰国的一支老牌乐队,成团快20年,团名从阿拉伯语里面取的意思,叫鲜奶。

“鲜奶”乐队在2016年的一首歌“魔法的绳子”,找来泰国足球队的明星一块拍MV,在youtube上用很短的时间就达到了2亿次播放,打破了泰国流行音乐史的记录。

ใจกลางเมือง是今年他们推出的单曲,有人翻译为“一座城一颗心”,谈的是在大城市里面打工仔的心情。

泰国流行歌曲一直有一个类型,是描写从乡村到城市那些流离失所的打工仔们,他们的人生经验。

2

巴勒斯坦“阿黛尔”——Noel Kharman

Noel Kharman 是来自巴勒斯坦的一位小女孩,今年19岁。她在17岁的时候就在YouTube上爆红,因为她把Adele的那首“hello”跟一位黎巴嫩女歌手的一首经典名曲 ,她自己做了一个mashup(混搭)。

前面唱Adele,后面唱自己的母语,她在自己的小房间里一个人录,传到网上,一下爆红了。

这首“Akheran Galaha / Despacito”是她在两年后又做了一个类似的实验,将小贾斯丁的“Despacito”和当地另一首歌Akheran Galaha 做混搭。

这首歌的MV,她找来当地有名的吉他手和她一起坐在巴勒斯坦的城墙边,边弹边唱,一镜到底。

3

埃及歌手——hakim

hakim是来自埃及的歌手,生于1962年,年纪不小了。他在2006年的时候,成为阿拉伯语世界第一位在诺贝尔颁奖典礼上献唱的歌手

在全世界不同的排行榜里面,有全球化的影响,例如EDM,这种全世界年轻人都喜欢听的电音舞曲,可以把它套在全世界,然后配合上当地的语言。

但也有很多很接地气、很地方特色的音乐。hakim这位大叔歌手就是这种,他很接这种地气,他的音乐跟埃及南部的传统劳动阶级传唱的民谣有很深厚的关系,他的演唱一直是根植在这个传统里面。

但hakim不是那种老艺人,他很“与时俱进”,比如Ala Wadaak这首歌的mv就拍得非常棒,有很多扭腰摆臀的美女, Ala Wadaak的意思,翻译成中文大致是“放聪明点儿”。

完整歌单

泰國 /《ใจกลางเมือง》Labanoon

菲律宾 / 《Kaibigan Mo》Sarah Geronimo featuring Yeng Constantino

尼日利亚/ 《Fall》Davido

马其顿共和国 / 《Dasma e madhe》Adem Ramadani

阿尔巴尼亚+科索沃 /《 Bella》Butrint Imeri

阿拉伯世界 / 《على وضعك》 Hakim

阿拉伯世界 / 《Akheran Galaha / Despacito 》Noel Kharman ft. Audinius

哈萨克/ 《СЕН БАКЫТКА ТАТЫКТУУСУН》ЖООДАРБЕШИМ

完整收听:马世芳做客电台节目“大春泡新聞”

梁文道

“用音乐去旅行”

歌单

“作为一个音乐爱好者跟喜欢旅行的人,我有一个习惯,去什么地方尽量听一听那个地方的音乐,我觉得他们能帮助我去认识这个地方多一点点。”

1

在巴厘岛听甘美兰

十几、二十年前我第一次去巴厘岛。巴厘岛在印尼,印尼有13000多个岛屿,是个万岛之国,很多华人在那居住。巴厘保留了过去印度教的色彩,是整个印尼里最不像印尼的地方。

巴厘岛的音乐,今天很多的按摩店都喜欢放,因为它让人觉得很舒缓。

这种音乐,真正的名叫“甘美兰”(Gamelan)。甘美兰,严格讲并不是巴厘岛原生的,而是爪哇岛。在爪哇跟巴厘到处你都可以听得见甘美兰音乐。

十九世纪末,印尼第一次有了甘美兰乐团,整个乐队去巴黎的世界博览会演奏。那一次是震惊欧洲,当时在场听到甘美兰的许多音乐家都觉得整个人生被动摇了。

甘美兰音乐,跟大部分民间传统的音乐一样,都是拓源于宗教,而“甘美兰”这个字,在爪哇语的字根里面指的是一个神的名字,最早的爪哇人是泛神论,山上、天上、海边有很多神,这个山上的主神,要召集所有的神来开会,就在山上敲锣,声音传的远,一敲锣,所有的神都立马来了,大王有什么指教、大王有什么吩咐(笑)。

后来慢慢这种音乐就有了更多的用途。

你去巴厘岛会听到两大类的甘美兰音乐,一大类叫做 Gong kebyar (峇里岛的刚克伯牙甘美兰),是一种很热闹、很激烈,常常高度变数的,动不动很慢很慢,一下子爆发的快起来的那种音乐。

还有一种就是我们刚才听的那种音乐,那种音乐他们已经玩快了,这种音乐叫做 Semar Pegulingan,是以前在王宫,用来帮助国王跟妃子们安然入眠的音乐。

皇上要睡觉了,乐队就在旁边敲锣,敲着敲着,王,唉呀,睡着了。

2

在以色列听歌神拉比弹吉他

Shlomo Carlebach是二十世纪很有名的一个犹太教拉比,被称为“The Singing Rabbi”,因为他是带着音乐四处向不信教的犹太人传教,呼召他们回来

他一辈子写了几千首歌,I Lift My Eyes是他的名作,出自《旧约》圣经的诗篇,“谁能够来救我呢?当我举目望向山峰高处的时候,我在喊叫,谁能来帮助我,那就是创造天与地的主,我的主会降临来救我。”

他在美国住了几十年,在纽约格林威治村跟鲍勃·迪伦一起混,参与了最早的美国纽约民歌运动,抱着一把吉他,唱他们希伯来人的曲子。

说起以色列的音乐,为什么我选这首,因为我找不到一个代表以色列的音乐。犹太人就像大家知道的一样,散布世界各地。

这个民族在外流离了一千多、两千年,去过太多不同的地方,他们的音乐,有不同地方的影子,尽管他要表达的是他们民族的心声、他们民族的宗教。

Shlomo Carlebach,由于他在美国长大,所以他很自然变成带着一把吉他、带着民歌风回到以色列。以色列的音乐传统,正是全世界的音乐地图。

3

在日本听尺八

在日本吹尺八的人,幕府时期叫虚无僧。虚无僧吹尺八是一个日本标准配备。

虚无僧在武侠电影、武侠小说里常常出现,他们身怀绝技,洞箫一举,来人就死。

尺八其实是中国的乐器,《虚铃》这首尺八曲就是来自中国。

宋朝有一个和尚,叫普化,在当时是一位出名的怪僧,那种典型的狂野禅宗大师形象,经常在街上瞎说话,言行很乖张。

有一个居士叫张伯,吹尺八,特别仰慕普化禅师,要拜他为师,但普化不收徒弟,张伯就自己偷偷跟着,后来他把普化禅师在街上瞎说话的种种状态,捕捉了下来,写成了一首曲子,叫《虚铎》。

后来,日本禅师心地觉心跟随张伯十六代孙学习尺八并带到日本,创立了著名的日本普化宗,他把《虚铎》改名叫《虚铃》,这首曲子,是目前存世的唯一一首原来中国的尺八曲子。

我们看日本这个国家,有时候看不懂、不理解,但他们跟我们很像。你听尺八,那种孤寂、沧桑、清冷,既是日本禅宗山水画的格调,又像中国的文人山水。

完整歌单

1、在巴厘岛听“甘美兰”

2、在日本听尺八

3、在土耳其听苏菲音乐

4、在以色列听“拉比”弹吉他

#你出来,咱唠唠#

留言给我们介绍一些你喜欢的“外国音乐”吧

听理想,今日更新

《白先勇细说红楼梦》vol.7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