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基金经理张翼翔:为什么现在买股胜于98年买房?投资比战争更刺激

原标题:基金经理张翼翔:为什么现在买股胜于98年买房?投资比战争更刺激

访谈主持|江涛 乐趣投资创始人 对牛人比对牛股更感兴趣

访谈嘉宾|张翼翔 北京铀链投资公司董事长

工业化接近尾声 股市有望迎来长期上涨

江涛:乐趣投资下午茶,4点一起来喝茶,欢迎收看第123期乐趣下午茶节目。我是主持人江涛,这次请来的还是老朋友北京铀链投资公司董事长张翼翔先生。你每次来做节目的期数都挺特别的:第1期和第100期都是你来做的嘉宾。现在是123期,也是一二三的一个开始。

在上周的节目里面,张翼翔在节目最后发了一个大彩蛋,他认为现在这个时候买股票比1998年买房子还要更好,获利的机会更多(点击阅读:基金经理张翼翔:清仓之后冷静观察 现在买股胜于1998年买房)。因为当时的节目时间有点紧,没有来得及展开,文章出来之后各方面的反馈也比较多,大家都在想,为什么现在这个时候买股是一个好的时机呢?

张翼翔:很多人一说起财富的增值,首先想到的就是买房子,而且现在大家依然这么坚定的认为,因为房地产在中国持续了将近20年的高速增长,北京的房价中位数涨了22.5倍,有的城市涨得更多。所以这20年当中,几乎你做什么都不如买房子。但是这个事情可以持续吗?肯定不行。为什么呢?很容易,一个经济学的理论和世界经济史都决定了这是不可持续的。

房地产不可持续之后,别的投资品在哪?环顾四周,你去看看世界的历史很清楚,最优秀的投资其实就是股市。但是一说起中国的股市,大家都是一把辛酸泪,因为中国股市将近20来年了一直伤痕累累,尤其是到现在股市也才3000多点,几乎在20年都是一个横盘的状态,所以大家几乎都忘却了它的财富增值效应。

但是恰恰这个时候就是机会来了。我给大家举个例,股市在什么样的一个大环境下,才能得到高速增长?世界经济史很清晰地表明,就是在一个国家的工业化接近完成的时候。通俗地讲,就是拿了钱你不知道投资做什么的时候。

这个时候你把钱存银行,你猛然发现银行的利率很低,买理财产品,理财产品的收益也很低。然后你投资咖啡馆、餐馆,你会发现没有原来赚钱了,投资实业你发现赚钱更不容易。其实这个时候就说明工业化接近尾声,世界各国的历史在这个关口上面都迎来股市的高涨。

再举个小例子。大家经常说中国股市横盘十年,都是中国特色造成的,其实不是这样的,世界各国大部分的股市也是这样的。在美国,1964年12月31日道琼斯工业指数收盘是874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17年之后,美国的道琼斯工业指数在1981年12月31日收盘是875点。这就意味着美国的道琼斯工业指数横盘了17年。但是同期在这17年当中,美国的GDP是什么表现?翻了5倍。这是不是跟中国颇有点类似啊?

江涛:有一些。除了像美国有这样的现象,比如日本股市或者英国股市也有这样长期横盘的状况吗?

张翼翔:它们没有美国股市这么明显,但你把曲线图抖开看都差不多,德国、韩国、台湾、日本,概莫能外。为什么呢?可以这样说,在高速工业化的阶段,股市是没有大起的。很通俗地讲,你现在拿着100块钱,如果在工业化的阶段肯定拿它去投资工厂、投资工业品贸易,那是很赚钱的。一旦工业化完成以后,你的钱就没处去,同时你在工业化过程当中也会积累很多财富。所以中国的股市正在一个机会中,美国就是从1981年开始了大牛市。

江涛:而且这轮牛市直到现在。

张翼翔:当时是875点,现在美国股市是22000点,你算算涨了多少?(笑)

江涛:可见股市指数和宏观经济之间并不完全是个晴雨表的关系。如果像你刚刚说的,美国股市17年才涨了一个点,而当时它的GDP增长翻了5倍,所以美国股市也没有完全体现出宏观经济的增长。那中国可能也会像你所说,在工业化过程中接近尾声的这个阶段,我们的股市也有可能会面临一个大机会。我们当然也希望能够像美国股市一样,从800多点到20000多点,(笑)但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乐观的假设。

但这20年以来,唱空房产的人非常多,有些比较大的经济学家,或者包括一些房地产方面的评论人士,有的人就明确说要去卖房。但也可以看到,尽管他们多次唱空房子,最后房子对于中国投资人来说,还是一个相对比较有保值增值的投资品。那你现在做这样一个判断,会不会唱空房子后,结果房子最后不一定像你想的那么悲观?同时股市也没有像你想的这么乐观呢?

张翼翔:我们这个预期不是说眼前的一个月、两个月或者半年,而是论年代算。为什么呢?你就看中国的工业化是不是接近完成。在前面20年当中,凡是唱空房价那些经济学家都被打脸,这是事实。但是想想,世界各国在工业化的过程当中,房价都是暴涨的,因为工业化过程中,房地产不是龙头也是数一数二的,这是世界各国的规律。

眼前你就判断工业化是不是近尾声了。也许这个接近尾声是一年、两年的时间,但站在今天的时点上看,你可以判断,我们的工业化即使不在末期也在接近末期。

江涛:有什么证据吗?

张翼翔:这个是很明显的,以政治局会议这样的高度在提去产能、去杠杆,如果工业化没有完成的话,那应该是扩产能才对。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提去产能,就是一个很明显的工业化接近尾声的标志。但是它是2017年爆发还是2018年爆发,这个时点就不是那么精确了。

江涛:如果工业化接近尾声了,在下一个阶段,我们会迎来一个什么样的变革呢?由此可能会对股市有什么样的刺激作用呢?

张翼翔:从世界各国的历史来看,工业化一旦完成,必然就是社会服务的大发展,各项制度会更加合理细致,作为投资品而言,都会迎来一轮暴涨。

中长线强烈看好 短线继续躲坑

江涛:看来现在应该还可以比较乐观一点,但是我们也知道,你在上期节目里面也说过,在你拿了上证50etf5个月之后,8月8日全部清仓了。你现在继续空仓吗?

张翼翔:我们现在依然空仓。

江涛:空仓的理由是什么呢?如果看好现在的股市可能比1998年的房市都还要有机会,你为什么现在不去满仓操作呢?

张翼翔:我们中长期强烈看好,但是股市都是波浪式前进,不能一蹴而就,短期的坑一定要避免。如果咱们看好中长线持有不动的话,除非是自己的钱,而且前提是长期不动。但短期的坑如果你不躲避的话,那会让你受不了的。所以,中长期看好,只等于你把资金和资源调集充分,准备在股市上相应做决战,但不等于眼前一定要满仓或一定要持有不动。

投资比战争更刺激 反思总结是为了不再掉坑里

江涛:我发现在你看来,做投资好像跟打仗很有关系。比如你经常会用扣扳机这个词,可能你觉得现在还不到扣扳机的时候。包括上次我们也聊到司令和参谋之间不一样的地方在哪里,司令员在该要决策的时候会更果断。所以你觉得投资是一场战争吗?

张翼翔:投资比战争更刺激。因为战争只是流血,只是失去东西,而投资让你获得很多东西,它比战争更人性。

江涛:比战争更人性?

张翼翔:对,因为战争让你失去很多东西,战争其实没有赢家。但投资不一样,只要掌握了方法,虽然不能达到所有人都赢,但可以做到绝大部分的人赢,只是赚多赚少。而且你努力的更多,赚的更多,这比战争人性了很多。

江涛:所以作为一个基金经理来说,他也相当于一个将军、一个司令员,不过是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做斗争。我们也注意到,在你最近的**里,你也写到《我的基金失败的故事》,里面讲到自己从2014年开始成立基金,经历了股灾1.0、2.0、3.0一直到现在,曾经也有过比较惨痛的一个经历,到现在也总算慢慢恢复了一些生气。我觉得那篇文章写的还是挺有文采的,而且能够把自己的伤口敞开来给大家看,这份勇气也是可嘉的。你为什么会想到这个时候写一篇这样的反思文章?

张翼翔:我们现在是空仓状态,至少在短期看不会再买入。短期我们觉得市场要挖坑,所以公司内部现在着重开务虚会,把过去的历史总结一下。

总结历史的时候,既需要看到自己成功地过五关斩六将,但更重要的是要总结教训。为什么?因为在股市里面,如果掉进去一个坑后,我们没有找到原因,那么下次还会再掉进去。股市上如果掉进一次坑,有个经验之谈,如果你亏一次,至少得三次(才能爬出来),而我这次补了十次都没有补起来。

所以我们对坑的总结,这次并不是第一次。从股灾到现在,我们总结过多次,一次比一次总结得更全面、更细致,这次我们总结的重点在心理上。

模型不难建立 内心强大更重要

江涛:这次净值有一个比较大幅的回撤,然后慢慢往回升,很多原因不完全是投资技术的问题,而是心理方面没有过关吗?

张翼翔:这个事虽然是个伤疤,其实剖析得越深,对自己越有好处。我们那次重大的失误就是在2016年1月4日,我的印象太深了。其实模型不是问题,我们的模型在2015年12月28日上午10点就清晰地提示要离场,但是我没有清仓。为什么没有清仓?其实就是心理动摇。为什么心理动摇呢?就是因为当时经济气氛很火热,各部委相应地推出了2016年的投资计划,相关的部门领导都出来安抚市场,同时我们也觉得不会再来个股灾3.0,因为过去的两次股灾已经够要命了。然后我们还自以为是地做了一个最坏的打算,如果2016年元月4日开盘出现跳水,上证指数跌5%,我们就清仓卖出止损呗。哪知道1月4日开盘以后,结果比我们想的要悲观得多,大盘连续下滑,跌得非常惨。

为什么我们把它放在心理层面?我刚刚入证券行业的时候,很注意看一些华尔街英雄人物的书,比如德鲁克米勒、鲍尔森、索罗斯、巴菲特等,基本上我都仔细看过。当时我不太理解,这些顶尖高手在谈自己股市经验教训的时候,为什么最后重重的笔墨都在谈自己的心理问题,而不谈模型的建立?我当时就很好奇,因为那个时候我还在建立模型的阶段,所以不太理解。

后来随着自己操盘经验越来越丰富,渐渐理解到虽然建立模型很难,几乎是很小很小的概率,但是毕竟是你努力可以得到的,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模型,条条大路通罗马,不见得就你一个人的经验是独有的,别人也会成功。所以模型并不是那么的罕见,但是模型提炼出来之后,你能不能严格按照你的模型去做,这个就非常少了。

所以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像华尔街对冲基金里面的英雄人物这么少。其实就在于他们的心理。有模型的人我估计没有上百也有上千人,但是英雄人物只有不到10个人。索罗斯、巴菲特、保罗琼斯都谈到了心理问题。

什么是优秀对冲基金经理的标准

江涛:这些投资大师总结出来什么心理方面的经验,可以值得大家一起来参考呢?

张翼翔:我举个例子。我刚入证券行业的时候,就看过索罗斯写的《金融炼金术》,我相信每个从业人员都读过这本书。《金融炼金术》当时我觉得太晦涩看不懂,也不喜欢看。但是这本书为什么吸引我呢?在于给它写序的那个人。

书是索罗斯写的,写序的是保罗·琼斯,也是华尔街的英雄人物。在他的序当中就写了一句话,如何判断一个对冲基金经理是一个优秀的对冲基金经理?保罗·琼斯说标准只有一个,就是看他如何处理自己的连续亏损。

为了追保罗·琼斯这句话,后来我专门查了保罗·琼斯的书。书中的这句话是这样展开的:一个优秀的基金经理如果连续亏损,他依然表现出强大的心理素质和冷静的内心,这就是个伟大的基金经理。他丝毫没有谈到你的模型是什么。

索罗斯也有相应的话。在他的秘书梁恒写的那本书中,索罗斯曾经跟他说过:你的盈利取决于你最大化的机会。如何最大化你的机会?就在于机会来临的时候,你要有胆把你的身价压上去。后来德鲁克米勒,当年是击败英国央行的操盘手,也是华尔街对冲基金的风云人物,他说我最佩服索罗斯的地方就在于他比我胆大,比我有种。你看,这些人的评价都是在心理上。

江涛:就是说索罗斯的心态会更好,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会更强,敢于放手一搏?

张翼翔:对。但是这个放手一搏是建立在你的有效模型的基础上,不是傻博。而且在有效的模型基础上,你的内心要有绝对的自信。有的人有自信,未必敢扣扳机,是不是?有自信跟扣扳机是两回事。

当时索罗斯击败英国央行的经典一战,其实操盘手是德鲁克米勒。德鲁克米勒自己回忆说,他的整个操盘计划已经实现了90%,但是依然索罗斯是老大,他敢压上去。结果事实证明,索罗斯赢了,德鲁克米勒也赢了。

江涛:做投资到了一定境界,能力可能相对来说是比较次要的问题,到了最后其实就是心态。我觉得心理建设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张翼翔:对,我自己的操盘年纪远远没有巴菲特、索罗斯那么长,但我是一个比较喜欢总结的人。在很多时候,哪怕你再挣钱,你对模型再自信,但如果在键盘上敲确认键的时候,你的手心也会出汗。绝大多数第一次当基金经理的人一定会手心出汗,颤抖着敲不下去确认键。每个人都要有这个阶段,只是看你过去的快还是慢。这个阶段我过去的很快,大概几天就过去了。我曾经有个很优秀的同事,水平不在我之下,但他就过不了这个心坎,所以现在还在当研究员。

江涛:如果给他一笔比较大的资金,让他真正来做决策是买还是卖的时候,他也会比较犹豫、不敢下决断吧?

张翼翔:对,就问你敢不敢敲确认键。很多人侃侃而谈没有问题,对着PPT讲没有问题,把他的模型说的很有逻辑、说的很兴奋都没有问题,但最后敲确认键的时候,如果你脑子里想的很复杂,那这个战没法打,是不是?所以,很多大师不仅是个好的研究员,不仅仅是有好的模型,还在于最后临门一脚内心极其强大。

如何让自己的投资心态更平稳

江涛:所以知行合一真的是特别难的一件事情。有个说法是“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虽然你知道了,其实有行动才是一个开始,也只有你真正行动了,这个知才能体现出来。

张翼翔:对,王阳明也说过类似的话:“知而不行,是为不知;行而不知,可以致知。”

江涛:是,其实刚才那句话也是王阳明的一句话。既然心理建设有这么重要,怎么样来让自己的投资心态保持一个更平稳的状态呢?

张翼翔:我曾经跟很多基金经理探讨过这个问题,居然各个大师们都把心理建设放在做基金经理的最后一关。如果这关你过不了,就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基金经理。那如何建设心理呢?我曾经跟很多人切磋探讨过。我发现每个人的方法不一样。我很佩服的一个操盘手,他的方法就是叽里呱啦大骂(笑)

江涛:哦(笑),一个发泄。

张翼翔:对,他要有个情绪的发泄口,他在纠结的时候就是靠大骂。后来我问他:你怎么是这样的方式呢?他说我的方式很正常啊,斯大林就是这样。斯大林在二次大战的时候,每次开作战会议都要把参谋长臭骂一顿,几乎每一次没有低于半个小时,而且骂得声势咆哮。骂了之后,他还是按照这个参谋长的意见执行。

像斯大林这样顶级的人物,都有心理发泄的方法,就是骂人。我自己是怎么解决的?当遇到这种问题的时候,我两个方法,第一个是疯狂的体育锻炼,我喜欢体育运动就是因为这个。不过,我喜欢的体育不是走路或者在跑步机上跑步,一定要是团体的运动,有对手就不会寂寞。

江涛: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体育运动?

张翼翔:比如羽毛球打双打,还有拳击,你一定要有对手,而且一定要是团体的对手。因为在你拳击的时候,后面有教练,有人不停帮你调整策略,有人帮你呐喊。羽毛球打双打的时候,要看两个人怎么配合,如何把对手的毛病扩大,让自己能得分更多。通过这些方式,调整自己的心理平衡。所以我每周都一定会打一次羽毛球。我在北大羽毛球俱乐部基本上每周必去,几乎可以拿全勤奖,就是这个道理。

投资中我特别离不开运动,在于运动对我的操盘非常重要。

第二个和自己的好朋友聊天。当我遇到类似痛苦的时候,会和我认为跟自己思想比较接近的朋友聊天,其实非常非常好。

江涛:通过运动和聊天,一方面让你自己的压力能比较有效释放,另外对你重新再做下一次的投资也是很好的心理建设。

张翼翔:对,尤其是在决策之前,这两个方法更重要,让我知道了参照系在哪里。就像我们原来学物理,分析任何一个物理现象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参照系,否则你的这个现象上下左右在什么地位呢?

我们的模型在脑袋里面也是这样。当我疯狂的运动、和我特别好的朋友聊天的时候,尤其是在做决策之前,就可以很清晰地知道我现在这个模型在脑袋里是个什么地位,那么在敲确认键的时候,心里是很坦然的。

江涛:有了这种参照系后,会让你有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张翼翔:首先是它的作用非常重要,其次这个感觉是很强烈的。敲确认键的时候,内心非常镇定,而且有种畅快感。我买入敲确认键,就觉得后面的盈利在向我走来。当我卖出敲确认键,哇,获利良多(笑)。说悲催点,做错了止损的时候,这时候即使难过依然要卖出,敲确认键也很坦然。为什么呢?即使剁手剁脚我也要活下来。(笑)

在股市上想多赚钱 心理建设很重要

江涛:可能我们没有做过那么大资金的操盘,所以也体会不到一个确认键按下去的难处在什么方面。但是也可以理解面对这么大资金的时候,尤其是做阳光私募,各方面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因为你的好坏都呈现在阳光之下。对基金经理来说,可能比一般投资者的心理素质要求会更高。

在节目的最后,你通过这么一个深刻的反思,最后希望给大家再来分享什么内容呢?

张翼翔:既然问到了失败中该如何做,其实就是自揭伤疤。我倒觉得自揭伤疤不是个丑事,反而是个内心很自信的事情。因为我对模型有信心,对我的心理有信心,所以我愿意自揭伤疤。我揭伤疤的目的,就是跟大家分享一下,在股市上你要想赚很多的钱,你的心理建设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很多人都是每次买入的时候都会紧张,这个时候你就要总结一套适合自己的心理调节的办法。如果没有这个办法,你在股市不可能赚很多钱。这就是我想给大家分享的体会。

江涛:所以每个人也可以找到合适自己的心理减压的一些方式,通过运动、聊天或是阅读,都可以找到自己合适的一些方式。我觉得一个人能从底部走出来,面对的各方面压力都会更大,对自己各方面的考验也会更大。在节目最后,希望你的投资之路能够越走越好,能够以更健康的身体、更健康的心理去迎接新的战斗。

张翼翔:借你吉言,一定会做大做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