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Culture|在爱情里,你是“爱无能”吗?

原标题:Culture|在爱情里,你是“爱无能”吗?

当生命从母胎中诞生,又被迫作为个体同外界区隔时,人类产生了伴随终生的孤寂感。社交、纵欲、忙碌、聒噪......通过采取不同措施,人们有意无意地试图从孤寂中挣脱。在此之中,一种通过“与另一个体结合”的有效活动被人类社会认广泛认可,它有一个便于被谈起的名字——“爱情”。

“爱情”似乎是与生具来的。它不仅缺失一个具象的定义,还缺席了构建三观的九年义务教育。因此,在早恋的年纪谈论“爱情”,青少年的脸上总会泛起逾越禁忌的潮红。潮红又饱含了野马脱缰般的幻想。

在这片未受教化的土地里,源于个体经验的幻想主宰了一切。幻想伴随着思考与尝试,而这些探索,却有可能让一些人丢失了本我,甚至彻底丧失了爱的能力......我们发现,我们几乎难以分辨,爱情究竟是“性吸引力下的产物”,还是人类生命力附赠的亲动物性。但在这场看似随心所欲又受制于人的活动里,我们都携带着成长缺口。

我们需要“谈论”,我们需要“练习”。

直至最终填补好这些缺口,义无反顾地“爱”。

-Hsin Wang-

在将爱情作为艺术钻研之前,爱情总是简单的。以简易的二元判断作定义,用各式各样的形容词与其捆绑,我们“幸福”或“痛苦”、“激荡”或“疲乏”。我们倾尽全力从无形里描摹有形,甚至因为过于平淡,还乐此不疲地增加着“爱情”难度。

而在下面这组作品中,这些奇妙的恋爱现象经由影像再现。在摄影师Hsin Wang的阐释里,“爱情”绝非易事。

-Under Control-

-The Pretenders-

-No More But There Is Always More-

-I‘m {not} listening-

-Go for the bad-

“我们创造了许多爱的幻象并为自己带上虚假面具,让爱情变得更加困难。这些面具让彼此看起来十分完美,仿佛我们都掌握了至高无上的主动权。” 通过将身体器官并置,《Hard to Love》描绘了人类恋爱时,情不自禁的“作”。

“作”的本质是存在感诉求,其表现形式主要有“无理取闹”与“口是心非”。通常来说,“作”者不会直接以言语向爱人索取关注,而是选择在七弯八拐中制造彼此的不舒服。在大多数“作”者看来,一段真心实意的爱恋势必要伴随着无微不至的关怀,它理应像儿时获得的母爱那样,随时随地,自然而然。

实际上,“作”背后隐含的,更多是个体生存的不安。如同《爱的艺术》中所言 “孤寂感是每种恐惧的根源,它意味着与外界没有联系,不能发挥人的力量,只能听之任之。” 孤独引发了焦虑,它让我们迫切地向外界证明自我的存在。

透过另一个不安的个体来抚平存在感焦虑,显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当我们开始发掘并坚信自我存在之时,我们才会在爱情里学会给予,在喧嚣中回归平静。

-Hsin Wang-

不制造麻烦,是进行一段亲密关系的重要前提。可还有一部分人,从不为会对方 “来事儿”。他们孜孜不倦地牺牲自我,却始终没学会如何在爱恋里,发展出仅属于个体的“自爱”。

在Hsin Wang的另一部摄影集里,两个相爱的个体曝露在澄净的画面中。

爱人们共生,爱人们孤独,爱人们在外物的裹挟下,成为自带边界的整体。通过性冷淡的背景灰、悲伤落地的甜筒,《DE-SELFING》试图控诉那些带有创伤,无法自爱的个体。

-De-Selfing-

而对于刚刚结束了亲密关系的Hsin Wang来说,这组影像生成的,除了恋爱的意义外,还有涅槃的健全人格。“我试图用这一组影像来表达恋爱时的感受,我也始终在以这样的状态去取悦我的伴侣。而《DE-SELFING》的拍摄对我来说是一场灾难后的自我救赎。它使我将支离破碎的自己拾起,重新倾听内在的心声,也再一次找回了自信。”

携手共同碾碎的生命力、亲密却令人窒息的隔膜......在个体伤口未能自愈的阶段里,我们选择了相拥。而我们携带的创面却成为了极具破坏力的传染源,它感染着对方也让我们恶化。我们掉进了假性治愈的陷阱里不见天日,直到开始学会自爱的那一天。

-Laura Stevens-

若缺少自爱的人在爱情中是残缺的,那么无法爱人的亲密关系恐惧者,则是另一类无助的个体。在你我的生活里,存在有这样一类人,他们在情感中抱持高度回避的状态,不停与爱人划定楚河汉界;他们又同样渴望着热切的爱恋,却做不到与伴侣坦诚相待。在和亲密关系恐惧者相恋时,你如同在冰山火海中穿行。“我爱你”,成为了无可提现的空头支票,这段从未再深入的关系也令你身心俱疲。

在移居巴黎之后,摄影师Laura Stevens 通过与情侣同居记录下两者间的孤寂。不同于大众对伴侣的传统认知,Stevens 挖掘出的是恋爱中难言的苦涩。在《US ALONE》里,浓重的暗角将不悦定格,被摄者们在高光中貌合神离。情侣们在镜头前化身为一个个鲜活的爱无能者,他们相伴,却拒绝相知。

在婴儿期未被解决的心理危机,使亲密关系恐惧者害怕与他者发生情感瓜葛。当儿童的人格中形成了恐惧特质后,这一种潜意识的心理防御,令他们同他人保持情感距离。悲伤与多疑的性格在成年后变得日益鲜明,甚至终其一生,他们都将是疏远退缩的。

因此,纵使亲密关系恐惧者拥有着一段爱恋,带着童年创伤的他们,仍活在两个人的孤寂中。

-Us Alone-

没有人知道,在成年后自动成为合理刚需的“爱情”,为什么没有作为一项技能进行社会教化。

诚然,心智的健全与否不能作为发展恋爱的条件,但人格的健全却与“爱情”息息相关。正因为每个个体都携带着成长的缺口,我们才需要将爱情视作一门终身学习的东西。而作为这一种浪漫的认知,爱情可能更像是弗洛姆所说——它是一门“需要努力发展自己的全部人格,并以此达到创造倾向”的艺术。

text 斯洋

editor 朱越

photo © Hsin Wang & Laura Stevens

VISION Magazine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