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正文

民警自费为退役警犬建养老院

原标题:民警自费为退役警犬建养老院

曾组建杭州派出所警犬队;自费收养了16条警犬,想让警犬有尊严地过完余生

今年6月,在中央电视台《出彩中国人》节目上,一位老民警带着一条10岁的警犬上演了一出“解救人质”的演练,博得一片喝彩。

杭州民警白雁自费组建警犬养老院,为这些曾经的“战友”提供一个养老的地方,并和它们朝夕相处。受访者供图

曾经,老白与这批警犬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如今,他是它们朝夕相处的“亲人”。

2004年开始,老白陆续组建起一支拥有26条警犬的巡逻队,他称,这是杭州第一支派出所警犬队。6年后,这批警犬大部分已经退役,却无处可去。2010年初,老白自掏腰包建起“警犬养老院”,将退役后的警犬接进来。

7年来,老白几乎每日与它们为伴,喂养、游戏、医治,“它们是我的战友,也是亲人,我想让它们的晚年生活,能够过得有尊严。”

亲自挑选训练26条犬组建警犬队

“上”、“跳”、“解救”,《出彩中国人》现场,老白发出简单的指令,小龙应声而动。半分钟过去了,小龙仍在吃力地咬着“人质”手上的绑绳。表演结束后,老白摩挲着小龙的脖子表示鼓励。

他感慨,年轻时候的小龙,只需5秒就可以咬开绳索。如今,类似的解救任务只是他陪伴这只老犬的游戏方式。

小龙是老白组建的警犬队的一员,曾经,它有25名伙伴。

2004年,在杭州富阳任派出所副所长的老白,已经是个“破案能手”,他看到其他地方使用警犬破案效果不错,“打小喜欢狗”的他动了心。

当时,公安系统的警犬基地不多,杭州也没有派出所设立警犬队的,为了筹建警犬队,老白前往各地学习观摩,买了很多书学习训练知识,后来到杭州市公安局和浙江省公安厅选了一批警犬。

老白陆续选了26条犬回来,给它们一一起了名字,亲自训练,组建起一支警犬队。“这在当时,算是我们杭州第一支派出所的警犬队。”

此后,老白几乎终日与警犬为伴,警犬成为他日常巡逻、破案的战友。由于训练成绩出色,老白的警犬卡西还拿过省级“功勋犬”的称号,也常有其他警犬队前来观摩学习。

在老白眼里,自己的警犬个个是“英雄”,每条犬的出勤次数都超过3000次。警犬队建起来后,辖区的治安案件常年保低,破案率也提升不少。

他回忆,有一次带着两名警员和一条警犬上高速追踪嫌疑人,对方发现后,在高速上停了车,“对方车里人多,就下来3个人,拿着工具过来想制服我们。当时他们没有发现车里的警犬,对方靠近我们时,我就下一道指令,追!警犬马上就冲下车扑向嫌疑人,很快就将他们制服了。”

老白和自己的警犬拍照

建养老院为警犬养老送终

组建警犬队时,老白忽略了一件事:它们很快就会老去。

当年选的警犬都是成年犬,犬的寿命只有十多年,服役时间也只有8年左右,这批犬很快就到了退役的年纪。

“2009年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以前勇猛的警犬突然连路都走不动了。”老白说,那个时候,他意识到,自己的这批战友都已经是“老人”了。而老去的警犬如何安置,老白还从未考虑过。

“地方上的警犬基地不多,相关制度保障也不够,按照惯例,退役后的警犬最好是交给训练员领养,直至死去。”老白告诉记者,当时所里的驯犬民警不多,只有6条被领养了,其他的犬无处可去。

老白也尝试过将犬送养。2009年,当地一个老板把警犬杰克接走,并承诺找专人照顾。两个月后,老白去看望杰克,“杰克被铁链锁着,趴在大门口,毛又脏又乱,旁边的餐盆里放着剩菜剩饭。”老白当即把杰克带回家。

2010年初,一位朋友借给老白一亩多地,老白自己掏钱建房院,还建了警犬爱玩的课目设施。老白把剩下的老犬接了进来。

老白给这个地方起了个名字,叫“警犬养老院”。

此后,老白的生活再难离开这里。每天早中晚都要来给每条犬搭配餐食,检查身体,带它们出来做游戏。犬生了病,老白就自己买医学书回去研究,给它们治病。

7年了,4条犬相继离开。老白把它们安葬在院子里的树下,挂上名牌和生卒年月,撒几片花瓣,每逢纪念日,就去看看。

对话

“警犬养老院”院长白雁

“我想让它们有尊严地过完余生”

如今,老白的“老伙伴”还剩下16只,老白打算一直照顾到它们死去。近年来媒体报道后,很多人找来,想资助老白的养老院,都被他拒绝了。“它们曾跟我并肩战斗了8年多,就像我的家人一样,我的家人我自己来养。”

老白不想把这件事“做跑偏了”,他要让这些战友有尊严地过完余生。

“我是它们的一辈子”

新京报:警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白雁:小龙、公子、豆豆……它们来的时候都还很小,我给它们起了名字,带它们训练。转眼间,年纪最大的公子都已经13岁多了,相当于人的95岁,当年有26只现在只剩下16只了。

上了年纪的老犬,生病是最痛苦的事。公子前段时间得了皮肤肿瘤,毛都掉光了,当时很多人劝我放弃它,我舍不得。我找了很多医书,学土方法给它配药治病,现在它还活着,毛也长出来了,我很高兴还能陪它一段时间。豆豆也得了眼疾,看不见东西,我牵着它才能走路,我每天都给它清洗眼睛,给它按摩。

新京报:为什么愿意花那么多精力和金钱照顾它们?

白雁:狗是有思想的动物,很通人性。不懂狗的人领养后,它们会很痛苦。警犬老了后,更需要人的陪伴,每天早晚要跟它互动、游戏,它才知道主人没有忘记它,不会觉得自己被抛弃了。

为了让它们有个愉悦的晚年,我愿意陪它们。

可能它们只是我的10年,我却是它们的一辈子。都是我曾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现在,它们比我先老了,我得让它们的晚年生活,过得有尊严。

新京报:跟警犬之间有难忘的经历吗?

白雁:工作的时候,我们并肩战斗,私下里,它们把我当亲人。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它们也能感觉到,在我面前蹦蹦跳跳,作出各种姿势和表情逗我开心。有一次我带一条犬在山林里训练,结束后休息时,这条犬又跑回林子里,过一会叼着一串钥匙回来了。那是我平时系在腰上的,它很了解我,发现丢了就去帮我找。

我的犬都知道,我不抽烟不喝酒,每次有人给我递烟,它们就发出低吼,当有危险的外人靠近我时,它们就会马上扑上去挡在我前面……

希望更多人关注退役警犬养老问题

新京报:现在怎么跟它们相处?

白雁:我现在每天四点多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养老院,一条一条打招呼,给它们检查身体喂餐,然后带它们出来做游戏。现在它们老了,动作都要慢慢来。每天上班的时候,我都带一条犬过去,也算陪它了。中午、晚上也要去看它们,节假日的时候基本就待在那里。

新京报:对外界的赞扬怎么看?

白雁:最近很多人通过单位来找我,想给我提供资助,有时候一天上千个电话打过来,生活被打扰了。我不想接受外界的捐款捐物,我的家人还是自己来养,我吃饭就给它们吃饭,花多少钱都不重要。

我觉得我做的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没想过因此出名。我希望更多的人去关注退役犬的养老保障问题,让它们退役后还能发挥其他作用,也能让它们生活得更开心。

新京报:养警犬家人支持吗?

白雁:最初家人是反对的,因为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养老院,没空陪家人吃饭,假期也没法出去玩。后来做久了,他们看到我的坚持,慢慢理解了,有时候也会帮我做一些工作。每次有犬死去,我都要伤心一段时间,家人不愿我难过,也就支持我了,有时候还说挺“佩服”我。

新京报:对未来有什么设想吗?

白雁:每天早上进养老院前,我都很担心,怕进去见不到我的犬。我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去世,趁还在,就陪它们好好过生活吧。

新京报记者 李明

责任编辑:李辰英UP01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