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素质教育下的美育:“学美术能加分”的想法已经out了

原标题:素质教育下的美育:“学美术能加分”的想法已经out了

看点:一提到“美育”,我们会想起什么?是学校里被“占用”的美术课,还是孩子们周末背起画板去各色培训中心开设的画室学习的身影?作为家长或教育从业者,我们能给孩子讲清楚什么是美、如何鉴赏美吗?在这一点上,家长和教育从业者都在反思和探索。今天,搜狐教育∙智见要给大家介绍的正是关于艺术教育的新形式——你见过在故宫、博物馆、美术馆进行的课程吗?你见过“博物馆+亲子+艺术家”的教学模式吗?

关于“美育”,需求一直都在,可家长的理念在变

那天下着雨,6岁的串串坐在车子里望向窗外,突然指着窗户上的雨点对妈妈说:“妈妈,你看这个,好像莫奈的画呀。”

这句话令串串妈非常惊喜,这种对美的感知让她觉得非常珍贵,也是她在教育串串时着重培养的。谈及现在受关注度颇高的艺术教育,串串妈显得不慌不忙,按她的话来说“没什么好焦虑的”。望着在美术馆大厅欢快而好奇地跑来跑去的串串,她解释说:

“我并不期待着她能够画出一幅能拿奖的画作、或是成为一个小画家,那些都是‘skill’,是‘技能’,要习得技能并不算难。我期待的是她审美能力的搭建,这是一种综合的‘素养’。‘技能’和‘素养’之间,我还是更希望培养她的综合素养。“

抱有这个想法的并非串串妈一人,在周六的北京山水美术馆安迪霍沃尔展厅里,共有5位家长带着孩子来参加一场别开生面的课:由艺术家带着一起看展览的亲子美育课。开设这门课的,是一个名叫“涂思美育”的机构,成员几乎全部来自央美这一点让整个课堂的专业程度得到了家长的认可。

对于孩子和家长对于艺术教育的需求,涂思美育的CEO陈柯伊觉得,需求一直都存在,只是家长的教育理念这几年有了变化。“我小时候也学画画,我印象里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基本上中等的家庭每个孩子都会学一门艺术相关的,无论是唱歌也好,跳舞也好,画画也好,书法等等。家长们那时候可能更多的是希望孩子有一个特长,一个比较现实的原因是特长可以加分,而另外一层原因我觉得源于人的天性,人会对于音乐、舞蹈、绘画有着天生的热爱,就好像一个孩子刚出生还不会说话的时候,他就会在墙上或者纸上进行涂鸦,他也会唱歌、也会舞动,这都源于人的本能。”

而现在家长们的理念不仅局限于“学一门技能”、“可以加分”这样简单、功利。家长们重视艺术教育主要是看中了它背后对于人格的塑造、对于人生活情趣和对美的感知的培养、以及更加看到它本质的一些功能。当然最重要的还有,孩子们是否能从艺术中获得快乐。

素质教育的需求下,究竟如何上好一节艺术课?

把课堂搬进美术馆并不难,许多学校或是机构都能够想到这样的上课模式,真正难的还是课程设计的部分。那么,在社会、家长们对素质教育的呼声下,究竟怎样设计一节艺术课呢?以安迪沃霍尔的作品展为例,陈柯伊介绍了涂思美育在设计这样一节课时前后所做的准备,这或许对想要进行美育实践的学校、家庭甚至是博物馆有一定借鉴意义。

1)踩点:规划展品路线

陈柯伊介绍,去年得知“复制时代”安迪沃霍尔展巡展期,但那时展出作品尚未确定,于是开展前两个月联系馆方,先根据馆方提供的一些资料确定课程设计,比如主题就会是与安迪沃霍尔有关的“波普艺术”。开展之后开始做展览现场的踩点,艺术家、课程研发人员、设计师们一同规划整个展品路线,直到确定最终以何种方式呈现这个课程。

(2)课程手册:既有设计感又能与上课内容紧密结合

课程手册是指孩子和家长们在上课时人手一本的“课本”,但这个“课本”不同于我们以往所接触的美术课本,从封面到内容均由设计师、课程研发人员与艺术家共同合作完成。首先封面与展厅的主题紧密相关,而在内容上,与展览路线吻合的同时,并非只是作品图片的罗列,会配有关键词、思考问题等文字,便于预习和复习时家长陪孩子们一同看。

(3)预习+复习,线上+线下

在线下课程之前有一个电台,用语音+文字+图片的形式给孩子做一个预热。线下讲解开始后,会安排一个动手练习,让孩子们自己创作。线下课程结束之后,在线上还有一堂课程是课程的延伸。整个过程下来是一套较为完整的学习过程,陈柯伊觉得这样的课程设置有利于孩子去吸收、了解,毕竟看过原著,自己也做过。

在陈柯伊看来,有的人就算掌握了安迪沃霍尔的版画技巧,能够画出类似的作品,可如果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作品出现、为什么这样的作品会流行,那他依然不懂什么是波普艺术,这样的学习并不是她所欣赏的。

亲子课堂:家长的影响力无可替代

在讲解结束后,孩子们跟随助教老师前去课程坊自己创作,艺术家老师则把家长们留了下来,继续在展厅中为家长们上课。这样做的目的,是让家长们更好地理解课堂内容、理解艺术,这样家长们回家后一方面非常清楚孩子学到了什么,另一方面也可以为孩子解释他们暂时还没有理解的部分。

有关为什么也要给家长上课,陈柯伊解释道:“其实在艺术这方面,如果不是从事艺术相关,家长和孩子的接受能力其实是差不多的,只是有时候家长更能理解我们说的话。所以,我们既教会了孩子也教学了家长,让他们在一个程度中共同提高。我们希望做的是一种家庭的美育,一种全家式的培养。”

串串妈也深有同感,她觉得孩子的成长自己必须要参与进来,这种参与不是指物质上提供了多少,而是能够真的了解孩子的成长点滴、给予孩子积极正面的影响。“而且其实我觉得她这么小的年龄,先让她理解什么是美的东西这很重要。所以除了艺术方面,我也比较倾向于带她去大自然,接触自然之美。”

当然,一个比较实际的现象是,尽管大家都意识到“学美术是为了学特长”、“学美术高考能加分”这样的想法已经不适用于素质教育之下社会对孩子的要求,但暂时也找不到其他解决办法。只是不免想起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细节:

在安迪沃霍尔展厅里一幅立体的玛丽莲梦露头部雕塑前,老师让孩子们猜这尊雕像的材质,并提醒大家是“可以吃的”,这时一个清脆的童声响起:“是土豆泥!”于是孩子们、家长和老师都笑了。那一刻答案变得似乎不那么重要,孩子所展现出的闪闪发亮的天真与想象力才是我们这些家长以及教育从业者们所期望保护的吧。

采编:陆梦真/搜狐教育 智见

搜狐教育《智见》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智见介绍:搜狐教育原创账号,给家长和老师介绍适用于7-16岁孩子的素质教育课程及实践活动特色,帮助孩子拓宽国际化视野,提高软实力。在这里你可以触达百余位知名专家的教育理念和实操方法,让你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路上不再孤独!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