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揭秘巴塞罗那恐袭背后:主谋在恐袭前一次爆炸死亡

原标题:揭秘巴塞罗那恐袭背后:主谋在恐袭前一次爆炸死亡

巴塞罗那恐怖袭击案主犯已被警方击毙

上周四,8月17日,西班牙第二大城市巴塞罗那发生了连环恐袭事件,造成至少15人死亡。本周,随着调查深入,由12名来自西班牙小镇的摩洛哥裔青少年组成的恐怖团伙被逐步曝光。和之前瑞典,英国,芬兰等国陆续发生的恐袭不同,这次西班牙恐袭不再是一起独狼事件,恐袭的背后,中东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黑影正变得越来越清晰。

8月17日,西班牙第二大城市巴塞罗那。下午5点,位于巴塞罗那市中心的兰布拉斯步行街,商贩云集,游客众多。

突然,一辆厢式货车高速进入街道,冲向人群,以时速80公里之字形撞人前行,大约500米后才停下。有目击者看见,在四散奔逃的人群和阵阵尖叫声中,一个身高大约1米65、穿着白T恤的男子,爬出货车沿街逃走。

袭击现场至少13人死亡,超过100人受伤,伤亡人员涉及34个国家的游客,其中包括中国游客。

几小时后,在巴塞罗那以南112公里的海滨小镇坎布里尔斯,当地警方当场击毙了5名嫌犯,阻止了第二起厢式货车袭击事件。

但巴萨罗那的撞人司机——尤尼斯·阿布雅各布在制造袭击后逃脱。

两天后,19号,尤尼斯还没落网,他的母亲劝他自首。

尤尼斯在逃期间,西班牙警方至少接到两起举报,声称看到疑似尤尼斯的男子。

根据线索,警方锁定了巴塞罗那以西的圣萨杜尔尼-德诺亚镇,整个加泰罗尼亚地区的警力被集中调派到这座小镇,多架直升机盘旋空中参与搜捕。

最终,两名警察在一个葡萄园里发现了尤尼斯。

随后,警方出动拆弹机器人处理尤尼斯身上的爆炸腰带,发现是假的。英国《卫报》推测,尤尼斯之所以这么做是只求一死,不想被活捉。

到8月21号,西班牙警方宣布制造这一系列恐怖袭击的团伙中12名成员的下落已被全部查清,其中6人被警方击毙,4人被抓捕,2人在袭击发生之前的一次意外爆炸中死亡。

2004年,西班牙首都马德里遭遇了史上最大规模恐怖袭击后,西班牙痛定思痛,反恐能力得到加强。2015年以来,欧洲国家频频遭遇恐怖袭击,西班牙则一直相对平静。但这次袭击背后多达12人的团伙,让不少专家推断这是一个“有后台”的组织,而且这个后台不简单。

位于西班牙与法国边境附近,被比利牛斯山脉群山掩映的里波尔镇,安静祥和。原本,这里最著名的是一座建于9世纪的古老修道院。

但这两周,大量媒体突然涌入了这个小镇。

这次恐袭事件的12名成员中有7人来自这个小镇。在没有成为恐袭者之前,尤尼斯在这里和班上的同学踢着五人制足球,一起上课。

小镇的11000人口中有大约5%是穆斯林,其中多数是摩洛哥人。他们中最早的在1990年代早期移居至此,在当地工厂打工。

据警方调查,参与此次恐袭行动的12人均是摩洛哥人,其中3人是尤尼斯的亲兄弟、堂兄弟或表兄弟,其他人都是他的朋友,多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们或是上班或是上学,平时过着普通正常的生活。

只有一名40岁左右的伊玛目,也就是伊斯兰教的教士,名叫埃塞提。此人已在恐袭发生前的一次爆炸中身亡。

假如那次爆炸能引起警方的特别关注,巴塞罗那恐袭也许可以避免。

爆炸发生在8月16日,恐袭前一天,地点是巴塞罗那附近的阿尔卡纳尔镇。

爆炸威力巨大,等警察和消防人员赶到时,眼前已是一片废墟。最初警察在现场只发现了一死一伤,后续通过DNA测试才确定了更多死者。

据周边居民称,发生爆炸的是房子一年前被银行抵债收回,近期被一群摩洛哥人占据着,他们经常开着摩托车前来,行踪神秘。警方初步推断这可能是一个制毒窝点,爆炸原因是煤气泄漏,因此没有请爆炸专家前来现场检测。

直到巴塞罗那恐袭发生之后,警方才将爆炸与恐袭联系在一起展开调查。

之后,警方在爆炸废墟中找到多张购买炸弹原材料的收据,发现120多个煤气罐和爆炸物质TATP的爆炸痕迹。还发现了好几张飞往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机票,购票人正是里波尔镇的伊玛目埃塞提,通过DNA检测,警方确定他已在爆炸中身亡。

8月22号,巴塞罗那恐袭事件中被捕的4名嫌疑人出庭受审。

21岁的谢姆拉勒穿着病号服,右手缠着绷带,脸上有明显伤痕,他的供认揭示了此次恐袭背后更惊人的秘密。

据谢姆拉勒说,他是在两个月前知道这一恐袭计划的。

最初的计划是用一辆装着煤气罐炸弹的卡车制造爆炸恐袭,目标有可能是巴塞罗那著名的圣家族大教堂。后来由于无法找到大卡车,改为在两个小货车上装置较小炸弹制造爆炸。最终,是由于 “炸弹工厂”意外爆炸,他们又临时更改计划,选择在繁华路段用车撞人。

而在爆炸中身亡的埃塞提则被认为是这次恐袭的主脑,也是炸弹制造者。

调查人员追踪了埃塞提在过去几年的行踪,发现他曾因走私大麻被判刑,在狱中认识了一些极端分子,其中有一名参与制造了2004年马德里恐怖袭击。

2015年他来到里波尔镇。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小镇镇长说埃塞提看起来并不显得很激进,也从不在公开场合宣扬极端思想,但与小镇的主流人群比较疏远,却在私底下和一些年轻人频频接触,对他们施加影响。

2016年初,埃塞提还在比利时城市菲尔福尔德生活了三个月,这被看作是一个“极端分子“输出地。在2012年到2015年间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加入“伊斯兰国”的500名比利时人中,有20人来自菲尔福尔德。

恐怖袭击发生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通过自己的媒体平台宣称对事件负责。在过去的两年中,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几乎认领了欧洲发生的所有大大小小的恐袭案件,但安全机构之前一直没有查出欧洲这些本土的恐怖分子与“伊斯兰国”的确凿关联。

而对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而言,西班牙则是一个特殊的欧洲国家。

早在公元711年,阿拉伯帝国占领西班牙安达卢西亚地区,开启了将近800年的统治,至今该地还留有多处清真寺。直到1492年,天主教双王伊莎贝尔和费尔南才夺回这片土地,当地穆斯林曾被迫在离开西班牙和皈依基督教中选择。

而与西班牙隔着地中海相望的摩洛哥,因为这一次恐袭事件也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

在西班牙国内,摩洛哥裔早已是一个重要群体。上世纪80年代,西班牙引入大量摩洛哥劳工,他们大多集中在经济发达也是这次恐袭的发生地加泰罗尼亚地区。

近年来,许多来自北非的难民也选择经由摩洛哥穿越直布罗陀海峡抵达西班牙,联合国数据显示,今年共有9000多名难民涌入西班牙,这一数字是去年的3倍。

与此同时,在摩洛哥国内,极端组织的影响也在不断扩大。

据英国《卫报》的数据,随着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在前线战场的溃败,大约有300名摩洛哥籍的极端武装已经从叙利亚和伊拉克回到摩洛哥。摩洛哥当局表示,他们已经已经逮捕了90名返回的极端分子,成功地阻止了几起在卡萨布兰卡和拉巴特的恐怖袭击预谋。但是对于摩洛哥人在境外实施的恐怖袭击鞭长莫及。

新的反恐形势对西班牙安全部门形成了新的挑战。

13年前, 2004年3月,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市郊铁路系统发生共计10次炸弹爆炸事件,共造成191人死亡,2050人受伤。自那之后,西班牙安保部门、国家警察和情报中心的工作人员联合工作,筛查社交网络,研究恐怖组织的活动状况。2013年至2016年间,西班牙警方逮捕了178名极端人员,其中五分之四来自巴塞罗那、马德里等城市。

就在两个月前,西班牙警方还宣布在马洛尔卡度假小岛上捣毁了一个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行动小组。

然而,随着巴塞罗那恐袭的发生,西班牙这片安全岛的平静也被打破。

法国内政部长科隆证实,8月12日至13日,尤尼斯与一名同伙曾驱车往返于巴塞罗那和巴黎之间,行程非常匆忙。据报道,两人驾驶一辆西班牙牌照的奥迪A3汽车前往巴黎,途中因超速在法国埃松省境内被摄像头拍下,这辆车后来被用于在坎布里尔斯发动袭击。

而本周四,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内政部门也证实,他们早在2016年3月就曾收到来自比利时当局的情报,提醒他们注意伊玛目埃塞提的动态,但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有关巴塞罗那恐袭的调查涉及到了比利时和法国,媒体再次发问:欧盟是否需要一个“FBI”?

法国《快报》认为,这一想法听起来很简单,就是在欧盟成员国之间共享反恐情报,但实行起来却十分复杂。欧盟委员会副主席蒂莫曼斯表示:“情报部门实行的是’交易制’,而各国对信任感时常抱有疑问。”

从2017年春天开始,一项欧盟法规允许欧洲刑警组织可以从各个国家、企业处获得情报,但是这距离一个共同的、安全的信息库还很遥远,即使仅仅在法国,警察和宪兵之间的情报也是难以共享的。

巴黎,布鲁塞尔,伦敦,柏林,斯德哥尔摩,巴塞罗那……放眼欧洲, 能幸免于恐袭影响的大都市已剩不多。

就在本周,在接到西班牙警方的恐袭预警后,荷兰鹿特丹又取消了一场原定在23号举行摇滚音乐会,并逮捕了几名恐怖嫌疑人。

黑色阴影还在继续扩大,更有效的情报共享、更全面的反恐协作,这些都是欧洲国家需要做的,但要真正消除这片阴影,还需从根本上改变极端思想滋生蔓延的社会土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