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别急着否定于法有据的新尝试

原标题:青岛交警为暴走团封路:别急着否定于法有据的新尝试

文 | 于新

最近青岛交警为了保障“暴走团”健身安全,在八大峡广场周边部分路段夜间限制机动车通行。有媒体解读为“机动车给暴走团让行”,引来很多争议,批评青岛交警的声音在舆论场更受欢迎。

批评者的主要意见,是觉得这无异于支持暴走团非法占用机动车道,如果这一做法被推广,不是会天下大乱吗?这些质疑可能忽略了当地推行这一做法的前提条件。限行是分区域分时间段的,那几条道路,本来就是海边的“断头路”,在那个时间段没几辆车经过。而且不是必经之路,车辆可以从周边其他道路绕行。也就是说,当地充分考虑了对交通的现实影响,是在负面影响可控的前提下进行的尝试。

把一个有着严格限定条件的尝试,夸大成绝对性的“机动车给暴走团让行”,扣各种帽子加以批判,或许是人为激化矛盾。这个限行做法的本质,并不是默认暴走团抢占机动车道合法,而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短期变更公共空间用途。那个时间段、那几段路本来近乎闲置,把它“改变”成健身场所,可以让机动车和暴走团都更加安全。在现实的语境下,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很多人一方面承认公共空间预留的锻炼场地不足,一方面又不容忍这样的权宜之策。按照这些激烈反对者的意见,除了把暴走团人道毁灭,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公共治理不能脱离了现实语境,只按照最理想的方式来。暴走团的过错并不是锻炼本身,而是他们找错了锻炼的地方。如果现实没有更好的空间供选择,那在负面影响可控的前提下,限时划出那几段机动车道,相比于开辟专门跑步场地,不是性价比更高的做法吗?

至于那些说“如果全国都这么干会很可怕”的,其实需要界定清楚“这么干”的定义。有人其实在不自觉中偷换了概念,把青岛的做法,定义成不加选择地满足暴走团的需求,好像只要暴走团有使用道路的需求,交警就会无条件满足似的。如果交警这么做,那毫无疑问地需要批判。但如果也是进行充分调研,划出一些无碍交通的路段限时供暴走团锻炼,那全国“都这么干”也没什么可怕。

所以,我们在讨论问题的时候,不能不加限定地进行想当然推演。就像我们说饭吃多了会撑死,这道理当然对,可现实中没谁会莫名其妙把自己吃撑死。青岛交警的做法不是毫无节制的,也不可能有地方会毫无节制地为暴走团限行。所以舆论预设的一些靶子根本不存在,一些担忧也是自添烦恼。

青岛交警限行机动车的做法,是地方自治的一种尝试。它未必是完美的,也不是一锤定音不容更改的。如果未来发现当地民众反对声大,该地段的机动车出行需求大,还是有必要调整改变。现在的问题是,为民众的锻炼需求提供出路,讲大道理的时候很多人赞同,但地方真想办法这么做的时候,围观者又跳不开旧有的思维窠臼。

从目前情形来看,不妨宽容青岛的试点。每个城市的情况不同,应该允许不同地方做出尝试,只要不对公共秩序造成大干扰,实践总是检验真理的最好标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