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可可西里“野牦牛队” | 他们,不该被时代遗忘!

原标题:可可西里“野牦牛队” | 他们,不该被时代遗忘!

01星期五

2017年9月

农历七月十一

宜:日值岁破

处暑第10天 | 上海:阴转多云

莳禾004

他 们

不该被时代

遗忘

杰桑·索南达杰

奇卡·扎巴多杰

原创|莳禾影业 作者|电影耕作者

编辑|RICE 图片|网络

你可能没有听说过“野牦牛队”,

但你一定听说过

“可可西里”和“藏羚羊”。

1992年,

一支由青海省玉树州治多县委员会

西部工作委员会

自筹资金组织的

武装打击盗猎藏羚羊和非法采金的队伍,

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

在中国最大的无人区——可可西里无人区,

担负起

保护可可西里和高原稀有野生动物的职责,

并与非法盗猎与采金分子展开殊死搏斗。

他们,被称作

“可可西里和藏羚羊的保护神”。

时任治多县县委副书记的杰桑·索南达杰

担任西部工委第一任书记。

西部工委组建的这支队伍,

便是“野牦牛队”的前身。

▲杰桑·索南达杰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每年有五六万人进入可可西里淘金;

而随着藏羚羊绒纺织制品“沙图什”披肩

在西方的走俏,

可可西里,

每年至少有2.5万只藏羚羊遭到猎杀。

▲电影《可可西里》剧照:卓乃湖边,遍地的藏羚羊尸体

盗采与反盗采,盗猎与反盗猎,

在4.5万平方公里的可可西里不断上演。

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

1994年1月18日,

索南达杰和4名队员在可可西里

抓获20名盗猎分子,缴获7辆汽车和

1600张藏羚羊皮。

不料,在押送歹徒行至太阳湖附近时,

索南达杰遭盗猎分子袭击,中弹牺牲。

▲“野牦牛队”从盗猎者手中缴获的藏羚羊尸体和枪支弹药

1995年5月,

时任玉树州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

扎巴多杰主动辞职,

重组西部工委,成立武装反盗猎队伍,

正式将这支队伍命名为

“野牦牛队”。

▲野牦牛队的队员们

野牦牛队队员当时共有64人,

后来发展到68人。

除少数是治多县机关干部外,

大部分是从社会上招募的退伍军人和

待业青年,甚至有被感化的前盗猎分子。

汗水,泪水和热血,融化在这片土地上,

滋养了沃野万里的可可西里。

藏族汉子伟岸的身躯,

成为藏羚羊一道不可逾越的钢铁长城。

▲野牦牛队员立宣传牌: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野牦牛队每次进山都带一个奶瓶,以喂养因盗猎者屠杀而失去母亲的小羊

据统计,

野牦牛队1995年成立至2000年,

共破获盗猎案件60余起,

查获藏羚羊皮近9000张。

▲1999年8月9日,野牦牛队抓捕一批盗猎团伙,收缴了1061张藏羚羊皮和8辆车、9支枪、1万余发子弹

▲车陷冰河

▲返回途中野牦牛队员和被抓获的盗猎分子一起拉车,不然,恐怕谁也走不出这个无人区

在反盗猎的同时,

英雄的扎巴多杰

一直为成立可可西里国家自然保护区

奔走呼吁。

1997年年底,

国务院批准成立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同时成立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1998年11月8日,扎巴多杰意外离世。

▲奇卡·扎巴多杰

2000年年底,

因各种原因,西部工委被撤销;

“野牦牛队”,

这个像野牦牛一样坚韧、勇猛、

吃苦善战的反盗猎队伍的名称,

亦不允许再被使用。

然而,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

当年的野牦牛队出生入死,

才换来了万物竞自由的可可西里今天。

▲电影《可可西里》片段:盗猎者开着车,快速猎杀藏羚羊

▲电影《可可西里》片段:巡山队(即现实中的“野牦牛队”)队员强巴被盗猎者抓住,他看不过盗猎者开着车快速的猎杀藏羚羊,用身体反抗盗猎者,换来的是一阵暴打

▲电影《可可西里》片段:巡山队队员强巴目睹盗猎者扒羊皮

▲电影《可可西里》片段:盗猎者射杀巡山队队员强巴,溅了身后的人一脸血

▲电影《可可西里》片段:巡山队在寒冷的天气脱了裤子下水过河,追击盗猎者

▲电影《可可西里》片段:几天的追击,巡山队的车没有油了,食物紧缺,队员病倒,没钱治病,只能低价贱卖用生命换来的羊皮。

队长日泰说:“我知道卖羊皮犯法,但我没办法,我要先管我队员的命。”

跟队的记者问了一句:“县里不给你们解决经费吗?”

“我们没有编制。”

▲电影《可可西里》片段:巡山队队员刘栋装满了油,买够了粮食,带了备用轮胎,做好了接巡山队活着出来的万全准备。没想到,轮胎在流沙里打滑。为了下车换轮胎,被沙葬。

▲电影《可可西里》片段:从挣扎到被迫放弃,再到被沙子一点点埋葬,直至尸骨无存。

▲电影《可可西里》剧照:队长日泰最终将生命献给了可可西里。

2017年7月7日,

在波兰克拉科夫举行的

第41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

可可西里

获准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美不胜收的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白象山

▲布喀达坂和红水河河谷

▲俯瞰布喀达坂冰川

可可西里丰富的物种

▲以上图片来自澎湃新闻

▲棕熊

▲藏原羚

▲旱獭

▲燕鸥

毫不夸张地说,

如果没有当年的“野牦牛队” ,

“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这一殊荣

可能就会化为一纸空言。

▲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遗产提名地

同样,这也离不开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和

可可西里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

所有志愿者、所有自然生态环境保护者及

社会各界的不懈努力。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可可西里巡山队的队员说,

“每次巡山到了最后,发了疯一样的想出去。

见到公路上的灯就像见到家一样,

可下去没两三天,

就又想着可可西里。”

对于巡山队来说,

巡山保护可可西里,保护藏羚羊,

已成为他们生命的一部分。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巡山队”,车陷泥潭

▲一觉醒来,大雪覆盖了可可西里“巡山队”营地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书记布琼说,

“为了守护自己热爱的自然和动植物,

哪怕再危险,也会坚持,

义无反顾。”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书记布琼在巡山途中

▲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

▲拍摄间隙,莳禾影业“用光影保护生态环境”摄制组在索南达杰保护站喂养被巡山队救助的小藏羚羊

时至今日,

当年的“野牦牛队”早已淡出人们的视野,

幸存下来的,大多生活拮据。

但他们依然在为保护青藏高原的自然生态环境

默默奉献着。

2017年8月份,

一位当年“野牦牛队”中的钢铁汉子,

而今却要为到内地上高中的儿子的

学杂费、生活费发愁。

得知这种情况

莳禾影业创始人——

青年电影人乔乔

从自己的生活费中拿出2000块钱,

资助孩子念书。

2000块钱,

的确不多,

却是一份心意;

更是对环保、动保英雄的一份敬意。

他们,

不该被这个时代遗忘……

可可西里申遗宣传片

他们,用生命守护了可可西里的美好

点击以下图片

莳禾影业

作为电影创作者,我们不忘电影初心,

坚守电影品质,

公司将不懈努力,

拓荒,探索,践行,

为中国电影创造更多艺术可能。

Filming Good

(莳禾影业 授权转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