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陈文华先生与中国农业史研究

原标题:陈文华先生与中国农业史研究

内容提要: 陈文华(1935—2014)是我国著名的农业考古学家和茶文化学家。1958年毕业于厦门大学历史系,分配在江西省博物馆从事考古工作。1985年调入江西省社会科学院。1989年3月任江西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他的前半生坎坷艰难,曾被划为“右派”,曾被下放劳动。1975年之后,他筹办了《中国古代农业科技成就展览》,在全国21省巡回展出,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他提出的“中国小农经济和中国的传统农耕技术仍然有生命力”的观点,为当时的联产承包责任制提供了理论依据。他创办了《农业考古》杂志和创立了农业考古学科,被日本考古界称为“中国农业考古第一人”。他的一生,著述丰厚,奠定了农业考古学和中国茶文化学这两门学科的基础。本文主要概述他在中国农业史研究和农业考古学方面的成就。他在中国茶文化学的成就将另文概述。

陈文华先生是中国著名的农业考古学家、茶文化学家和茶文化宣传者;他的前半生颇为坎坷,曾被划为“右派”,又曾被下放劳动,但他始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保持着对生活的激情、保持着奋发的精神;在学术的路上,他始终孜孜不倦、勇于开拓、学风严谨;他虽然走了,但他的音容笑貌常闪现在我的眼前,永远激励着我努力生活、努力工作,作为跟随他20多年的学生和同事,我追忆他的学术成就,以表达对他的怀念。

1 生平事略

陈文华先生祖籍福建霞浦县,1935年10月出生于福建厦门,在他4岁时日寇攻陷厦门,他们举家逃回祖籍地霞浦县三沙镇,整整8年,靠其父亲做木匠活和租了两亩地种蕃薯、小麦以维持生计;兄弟四人,他排行老大。抗战胜利后,全家回到厦门。从此,在厦门读完了初中、高中。在读初中时(1949—1951年),陈文华先生就是一个文艺爱好者,是学校文艺队的成员,经常到前线慰问部队,会唱歌、演戏、说相声、唱快板、绘画、拉二胡、演奏小提琴。上高中时又成了文学爱好者,是学校文学小组组长,经常为报社写通讯稿,后来还成为了厦门文联最年青的委员。青少年时代的陈文华先生曾立志要当一个作家或音乐家、演员、画家。

然而,一个人的命令运往往不会随人的意志而转移。考大学时,陈文华先生到上海考戏剧学院,由于闽南口音重、普通话不标准,未考上,后参加全国统一考试,被录取到厦门大学历史系,但他仍保持着对文艺的浓厚兴趣,担任过厦大学生会文艺部副部长,并担任过话剧团团长、合唱团的作曲、指挥兼团长,还常在《厦门日报》副刊发表些小文章。

1957年,反右运动开始之时,陈文华先生还担任过全校批判右派学生大会的主席,但到1958年1月,他自己却也被划为了右派,其原因是他远在北京某大学学习的女友,将陈文华生存放于她保管的日记和写给她的情书中的一些牢骚话摘录出来,寄给了他的同学,她的本意是要陈文华先生的同学帮助他进步,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然而,这些材料却成为了划他为右派的材料。

因为被划为了右派,毕业时被分配到江西老区接受改造。到江西后按专业分配到了江西省博物馆工作。到博物馆后又分配到考古队挖墓考古,从此后开始了他的考古生涯。他先后作为主要发掘者之一,参加了南城明代益王墓、南昌明代宁王墓、仙人洞等的考古发掘。因为他有较好的学术基础,很快在工作中独当一面,他写的考古报告相继在《考古》《文物》等杂志发表,逐渐在考古界有一些知名度。

然而,考古生涯又被“文革”所打断。“文革”开始之后,博物馆被划为“封、资、修”单位,必须砸烂,全部人员下放到农村当农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1968年10月,陈文华先生和妻子带着8个月大的孩子被下放到宁都县石上公社当社员。1971年,陈文华先生被借调回南昌从事文物展览工作。1973年江西省博物馆正式恢复,从而,陈文华先生和其他同志一样,正式调回单位。1975年,为响应邓小平提出的“各行各业都要为农业服务”的号召,江西省博物馆讨论“博物馆如何为农业服务?”陈文华先生认为文物下乡巡回展,农民不会有多大兴趣,建议搞一个历代农业科技成就展览,下乡巡回。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江西省博物馆的领导同意了陈文华先生的建议,并指派几位同志和陈文华先生一起筹备,从全国各地文物考古单位收集各种实物、图片和文献资料;到1978年秋,筹备完成;《中国古代农业科技成就展览》首先在南昌展出,很快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和重视,《光明日报》长篇报道、农业部派人到南昌考察。后来,国家科委、国家农委等领导也都来南昌考察,当时的学术界、新闻界给予了这个展览很高的评价。中央提出了向科学进军的口号之后,全国掀起了一个学科学的热潮,中央组织部、国家科委、国家农委联合举办了高级领导干部研究班,陈文华先生前后6次被邀请到研究班讲课。当时,安徽已开始搞“包产到户”,全国对此正在争论,陈文华先生从农业史的角度在课堂上公开表态:包产到户是符合历史规律的,是可行的。并鲜明地提出:中国的小农经济没有走完它的路程,现在搞包产到户就是继续走完这个历史进程。陈文华先生的讲课在当时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因当时全国各地正在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遇到了很多阻力,陈文华先生从农业历史角度阐释农业的发展规律,让听者感到很有说服力,于是,参加听课的领导们纷纷邀请他去讲课,从1980年到1982年间,先后应邀到浙江、江苏、湖南、河北、四川、青海等省讲课100多场。陈文华先生深深感到:农史研究可以为现实服务,学术研究走出书斋与现实结合,前途广阔!由此坚定了他从事农业考古研究的信心。

1980年国家农业委员会主任何康(后为农业部长)拔专款支持陈文华先生创办《农业考古》杂志。1981年《农业考古》杂志正式创刊,立即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重视。此后,陈文华先生边办刊边从事农业考古学的研究,撰写了一系列著作和论文,使“农业考古学”真正成为了一门独立的学科。

2007年陈文华先生在江西省社会科学院举办的“陈文华先生农业考古30年”座谈会上回顾他的学术生涯,他认为他只做了三件事:

一是办了一个展览:《中国古代农业科技成就展览》,在全国21省市巡回展出了几年,至今仍在江苏无锡“吴文化公园”长期展出。

二是办了一个刊物:《农业考古》,在国内外公开发行,至今(2007年)出版25年,88期,发表学术文章近6000万字。

三是创立了一个学科:“农业考古学”,填补了学术上的一个空白。

就这三件事已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实际上,陈文华先生的学术贡献和社会贡献还不止这些,1991年,陈文华将《农业考古》杂志由半年刊改为季刊,增加了两期专门用于刊载中国茶文化方面的文章,即创办了《农业考古·中国茶文化专号》,23年来,出版了47辑,大约发表3000多篇茶文化文章,成为世界上篇幅最大、学术性最强、最具权威性的茶文化刊物,不仅有力地推动了中国茶文化事业的发展,还促进了茶文化学科的建设。

2004年,江西省社会科学院在全国率先设立“茶文化重点学科”,陈文华先生被聘为学科带头人,授予“首席研究员”。2004年出版的49万字的著作《长江流域茶文化》,是目前为止篇幅最大、史料最丰富、学术性最强的茶文化著作,获得学术界的普遍好评。,一些学校的茶艺专业也将它作为教材。

基于陈文华先生的学术成就和在国内学术界较高的知名度,于1987年、1993年、1998年三度当选为“中国农业历史学会”副会长,1989年当选为“中国科技史学会”常务理事,1994年当选为该会副理事长;此外还是中国先秦史学会、中国经济史学会、中国百越民族史研究会的理事,并先后被厦门大学、郑州大学、南昌大学、江西师范大学聘为兼职教授;被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吴文化研究所、法门寺博物馆等单位聘为特约研究员。

党和政府对陈文华先生的学术成就给以高度的评价。1987年,被授予“江西省先进科技工作者”称号,1988年被国家人事部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 1991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陈文华先生为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1988年、1993年、1998年三次当选为中央委员。1988年、1993年、1998年三次当选为江西省政协常委。1991年、1997年两次当选为江西省侨联副主席。1993年、1998年两次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1994年被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评为先进个人,获得全国侨联颁发的“爱国奉献奖”。1991年入选英国剑桥世界名人研究中心《世界名人录》,1996年又获美国传记协会“1996年杰出成就金奖”。2013年中华国际品牌协会授予陈文华先生“国际十大杰出贡献茶人”称号。

本文就陈文华先生农业史研究的成就作一概述。

2 办了一个展览

陈文华先生之所以视他主办的《中国古代农业科技成就展览》为其学术生涯中一件重要的事,其原因有三:

一是这个展览在中国农业史研究史上具有开创意义。在此之前的学者们研究中国农史主要依靠古文献,考古工作者又往往把重点放在撰写发掘报告和文物鉴定上,并不重视出土的农业实物的研究。新中国成立后,农史学者也开始利用出土农业实物来为农史研究服务,但农业考古并未放在重要地位,陈文华先生独具眼光,把农业的考古与农史研究结合起来了,系统地整理了大量出土的农业实物,又结合历史文献,勾画出了中国古代的农业科技成就,激发了他后来创办《农业考古》学术期刊。

二是这个展览起到了历史为现实服务的作用。当时办展览的时候,正是在我们国家尝试推广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时候,是最需要理论依据的时候。这个展览用最直观、最形象的方式告诉大家,中国是以农立国,且是以小农而不是大农立国,中国古代传统的个体农民的生产方式和耕作技术仍能在农业现代化进程中发挥作用,从而为我国的人民公社制向农业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转变提供了理论依据,起到了历史为现实服务的作用。

三是这个展览开启了他人生的新阶段。由于这个展览的成功,他被请到北京给省部级领导讲课;由于讲课的成功,他得到了农业部何康部长的赏识,拔专款支持他创办了《农业考古》杂志;由于《农业考古》杂志的创办填补了学术的空白,得到了国际国内学术界的赞扬,激励了他从事农业考古学的研究,从而逐渐创立了农业考古学这门学科,并在这门学科内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也给他带来了诸多的荣誉。

所以,这个展览在他一生中显得很重要。同时,在中国农史研究的学术史上,也是具有里程碑意义。

3 办了一本刊物

1981年陈文华先生创办了《农业考古》杂志,时至今日,已出版了133期,大约九千多万字,约八千多篇文章。

《农业考古》杂志的创办,使国际国内学术界的许多专家学者眼睛为之一亮,一些国际国内著名学者很快意识到,这是一本填补学术空白的杂志,因为在《中国古代农业科技成就展览》和《农业考古》杂志的创办之前,中国农业史研究主要专注于从文献的记载研究农业技术史,而陈文华先生主办的展览和他创办的《农业考古》杂志,将考古的实物和文献记载结合起来了,为中国的农业史研究开启了一条新路。而《农业考古》杂志的创办,使农业考古有了自己发表成果的专门阵地,标志着一门新兴的交叉学科的兴起。

《农业考古》作为学术期刊,内容十分丰富,几乎囊括了农业史研究的各个领域,包括农业考古发现与研究、农业起源、农业历史研究、生态环境、气候与自然灾害、土壤、肥料、农业工具、农作物种类(包括粮食作物、蔬菜瓜果、各种经济作物、花卉等)、种植业结构、农田水利、耕作技术、林业、畜牧兽医、渔业水产、养蚕种桑、灾害防治、农产品加工、食物结构等农业科技领域;同时还涉及与农业生产密切相关的农业生产组织、农业政策、农业思想、农村文化、农村习俗、民间信仰、宗教与农村社会、历代农业生产组织、农业政策等上层建筑领域;还关注到了少数民族农业、国外农业、农史研究与农业现代化,还有农史动态、学术会议消息、农业考古资料索引。因而,有学者评价《农业考古》杂志“是中国农史研究的百科全书”。

《农业考古》杂志创刊不久,英国著名科技史专家李约瑟博士就写信给陈文华先生表示鼓励和赞扬,国内著名史学家白寿彝教授赞扬《农业考古》杂志的创办,填补了史学领域的一个空白。

由于《农业考古》期刊很好地体现了考古与农业、历史与现实、科研与普及相结合的特点,长期坚持刊发一些具有较高学术水平的论文,2004年被评定为“中文核心期刊”,2008年和2011年再次入选“中文核心期刊”,2013年又入选“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

4 创立了一个学科

农业考古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是由陈文华先生创立的,陈文华先生是这么认为的,国内外学术界也都是这么认为的,是没有任何疑问的。这是因为,在陈文华先生创办《农业考古》杂志之前,没有哪位学者明确提出了“农业考古”这个概念。陈文华先生在主办《中国古代农业科成就展览》过程中,感悟到了将考古出土物和文献记载结合起来研究中国农业史,前途大有可为。这个展览取得的成功效果,坚定了他要将考古出土的与农业有关的实物和文献结合起来研究的信心。当农业部何康部长要拔款给他从事学术研究时,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出版专著,而是要办一本刊物,他认为“如果要使农业考古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的话,光靠我个人是不行的,我个人就是写100部著作也成不了一门学科。要形成独立学科的话就必须要有一支队伍,需要全国各地的学者来共同努力。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有一个学术园地,那就是办刊物。于是就创办了《农业考古》杂志。”

正是《农业考古》期刊的创办,引领了中国的乃至国外的一些学者们将考古资料、民族学资料、田野调查资料等和文献资料结合起来研究,产生了许多重要的研究成果,先后刊发在这本刊物上,正如陈文华先生所说:“杂志一创刊,立即引起国际学术界的重视,英国的中国科技史权威李约瑟立即来信表示赞许,国际书店也立即向国外公开发行。国内外许多专家学者纷纷赐稿支持,在学术界引起了很大反响。”从而,随着《农业考古》杂志一期期办下去,农业考古学科从兴起走向成熟,取得越来越多的研究成果。

除办刊之外,陈文华先生刻苦地开展农业考古学的研究,取得了许多研究成果,奠定了他作为农业考古学科开创者的学术地位。

陈文华先生的第一本著作是《论农业考古》,这虽是一本论文集,收录了陈文华先生1990年前的13篇论文,有的还是20世纪八十年初的讲稿,但这本论文集却成为了农业考古学的奠基之作,一是陈文华先生首次论述了什么是农业考古和农业考古的现实意义;二是应用考古学的方法论述了中国农业史中的一些重大问题:中国的稻作起源、中国古代农业科技的主要成就、中国传统农业生产技术的生命力、汉代农业生产技术、汉代长江流域的水稻栽培与有关农具的成就、中国古代农作物的考古发现、中国古代畜牧业的主要成就、上古时代的协田、建国以来农业现代化道路的历史反思等,这些论文由于材料详实、论述深刻、学术水平高,都成为了中国农业史研究和农业考古学的经典论文,成为至今农史类本科生和硕博生必读的经典之作。陈文华先生在这本论文集中的一些论述也成了经典的论述,如关于联产承包责任制:“如果从家庭经济这个角度考察,那么,它在历史上曾经经历了生产资料(耕地)掌握在剥削者手里和掌握在劳动者手里两个阶段,如今进入生产资料公有制的新时期。作为一个历史时期决不是十年八年就能走完,它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在未完成它的历史任务之前,它是不可能退出历史舞台的。因此,当务之急,是如何进一步发展它、完善它,而不是匆匆忙忙构想什么新形式去代替它。”陈文华先生的这段论述为当时的联产承包责任制提供了理论依据。

陈文华先生的第二本专著是中国农业出版社1991年12月出版的《中国古代农业科技史图谱》(60万字),这也是一本农业考古学科的奠基之作,这本专著应用了农业考古学的基本方法,即将文献记载和考古出土物结合起来的方法,来研究农业史和农业文明史。陈文华先生采用了大量出土的有关农作物、农具、粮食加工工具、生畜形态塑件(陶、铜、铁)等照片,还有一定数量的汉代画像砖图案、魏晋墓壁画、敦煌莫高窟壁画等,再配于文献的有关记载,叙述了中国古代的农业科技史的历程。陈文华先生的研究和著述,别居一格,有开创性和示范性,使他这本著作成为了农业考古学习的经典之作。

陈文华先生的第三本重要著作是1993年江西科技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农业考古图录》(87万字),全书刊载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出土的农业考古实物图片,包括农作物、农具、农田模型、农作图、畜牧。对每一种考古实物如农作物中的稻、粟、黍、稷等,农具中的斧、锛、耒、耜、铲等,畜牧中的猪、牛、马、羊、狗、鸡、鸭、鹅等,先文字介绍考古出土概况,然后是详细的出土实物资料索引,再次是一些重要的出土实物照片(共1700多幅),并注明了出土地点。如果要从事某项农业考古或农业史的研究,此著作就成了重要的资料著作,其中有出土物的照片或从资料索引中去找到出土物或其照片。所以,这本著作同样是农业考古的经典之作。

陈文华先生的第四本重要著作是2002年文物出版社出版的《20世纪中国文物考古发现与研究丛书——农业考古》,按陈文华先生的话说:这是一本小册子。与陈文华先生前几本著作相比,这确是一本小册子,只有十多万字,然而,这却是一本颇为重要的科普著作,曾被全国读者评为“2002年全国十佳文物考古读物”。此著作对20世纪中国农业考古的主要成就及农业考古的研究方法,作了全面的总结和介绍;并对21世纪中国农业考古的前景作了展望。此书不仅是一本了解20世纪中国农业考古成就的好书,而且是一本了解中国古代社会,特别是中国上古农业社会的通俗读物。此书延续了陈文华先生著作的一贯风格,这就是图文并茂、言简意赅,是一个农业考古或农业史研究初入门者进一步从事农业考古学研究及农史研究的基础读物。

陈文华先生的第五本重要著作是他1994年立项的国家社科基金课题成果,历经十年完成的《中国古代农业文明史》,由江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年版。此著作对他以前的著作有很大的超越,不仅阐述了从新石器时期直至宋元明清农业的发展概况及相关文明,特别着重阐述了行为文明和心态文明,如文化艺术、饮食文化、宗教信仰和农业哲学思想、物候、历法和农业气象等,还在绪论中阐述了他对文化、文明、农业文明,农业文明与地理、历史环境及中国农业文明在中华农业中的核心地位的独特见解,结项评审专家的评语是:“全篇视野开阔,行文流畅,思辨性与实证性处处可见,显示了作者较高的理论素养和深厚的专业功力,以及内在的智慧和灵气。”此著作的出版初步奠定了“中国古代农业文明史”这一学科的刍形,以往农业史的研究主要是分析和阐述农业科学和农业技术的历史,而此著作为第一部全面描述中国古代农业文明发展历史的专著,正如结项专家所评:“首次对中国古代农业文明史进行了系统的探讨,条分缕析地梳理出中国古代农业文明史发展的线索、内在理路、主要贡献等,以及中国古代农业文明与文化在中华文明史的地位。”所以,此著作的出版对推进中国农业史和中华古代文明史研究有着重要意义。

在农业史和农业考古学的研究方面,陈文华先生最后一本重要著作是《中国农业通史——夏商西周春秋卷》,总主编为杜青林、孙政才,陈文华先生独著此卷,34万字,中国农业出版社2007年版。此著作不仅是一本深入而系统解读上古时代中国的农业状况的著作,同时还是一本以农业为切入点解读夏商西周春秋时代社会状况的著作,如那时的阶级状况、与农业有关的社会生活、普通百姓的居家生活等。此著作既吸取了前人的有关研究成果,又富有创见,如其对耦耕的分析,是迄今为止最有深度和最令人信服的分析,成为农史界迄今为止较权威的分析。

从上述陈文华先生的著述可知,陈文华先生对农业考古学科的创立和使农业考古学科得到学界的认可,贡献巨大,他既通过办刊引领了学者们对农业考古的研究,形成了研究农业考古学的群体,又通过自己的著述奠定了这门学科的基础;日本考古界早在1986年陈文华先生应邀到日本讲学时就称他为“中国农业考古第一人”,他实乃当之无愧;甚至有的学者提出陈文华先生是“农业考古之父”,他也是当之无愧的。只是他已离我们远去,《中国农业考古学概论》还需后人来完成,他在世时,认为写作此书的时机还不成熟,这正是一种大家风范,如江西师范大学历史系梁洪生教授对他的评价:“但开风气不为师”。

关于陈文华先生农业考古的学术思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白云翔研究员在祝贺“陈文华农业考古3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中,有过一段很到位的概括:

就陈文华先生的学术思想而言,在我看来,最为突出的是大农业史观和大农业文化观的建立,这对于全面总结我国古代农业的成就及其经验教训,对于科学认识农业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对于不断推进农业研究的“古为今用”,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我们说陈文华在30年农业考古的研究实践中建立了大农业史观和大农业文化观,主要有两层意思。一个方面,不是局限于狭义的农耕技术的研究,而是把谷物、果木、茶叶、花卉等的种植和管理,家畜饲养,水产养殖乃至农副产品的储藏和加工等作为整个古代农业的有机组成部分进行思考和研究,从而建立起大农业史观;另一方面,不仅注重农耕技术史、农业管理史的研究,而且把农作物、农耕技术、农业生产工具、农田水利、农业生产过程、农业经营管理等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进研究,把农业和农业文化与中华古代文明的发生和发展、与中国古代社会历史的演进有机地联系在一起进行观察,从而建立起大农业文化观。

白云翔先生对陈文华先生学术思想的概括是非常精辟和到位的。正是陈文华先生的大农业史观和大农业文化观,对陈文华先生创立农业考古学科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为了使农业考古学科更多地得国际学术界的认可,陈文华先生曾在1991年、1998年、2000年、2003年四次召开农业考古国际学术研讨会,先后有美、日、韩等国学者和国内及港台地区学者与会,对扩大农业考古学科的影响和深化中国农业史的研究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陈文华先生还应邀到英国和法国讲学,先后出访德国、意大利、法国、奥地利、瑞典、丹麦、挪威、芬兰等国,对扩大农业考古学科的影响起了一定的作用。

除了上述几本著作之外,陈文华先生还写有一些论文,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豆腐起源于何时?》一文。在此文之前,中国和国际学术界对中国的豆腐倒底起源于何时,一直难下定论。传说是汉代淮南王刘安发明,史料可查到的关于豆腐的记载止于唐晚期。陈文华先生通过对河南密县打虎亭汉墓的壁画的研究,认为这幅壁画是生产豆腐的图,并作出了中国豆腐起源于东汉晚期的判断;并应美国科学基金会主席黄兴宗博士的邀请撰写了论文,于1990年8月在英国剑桥召开的“第五届中国科技史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宣读论文,引起了与会代表的强烈反响。此后,陈文华先生的观点和他所描摹的打虎亭汉墓做豆腐图被一些国内外学者引用,《农业考古》1991年1期发表了该文,文章最后的结论写道:“打虎亭汉墓的这幅画像石所刻画的确是生产豆腐图。该墓的年代为东汉晚期,说明早在公元2世纪,豆腐生产已在中原地区普及,所以才在汉墓画像石上得以表现。它比陶谷《清异录》的记载至少要早5个多世纪。它距西汉淮南王刘安的时代虽晚两个世纪左右,但考虑到豆腐生产工艺并不太复杂,而大豆早在战国时期已普遍种植,成为主粮之一,生产豆腐的最重要工具石磨在西汉也已经普及,那么豆腐生产虽不一定是由刘安发明的,豆腐生产始于西汉却是完全有可能的,还是不能轻易否定的。”

陈文华先生关于豆腐起源的观点,得到了学术界的广泛认同,但也有些学者对这幅壁画提出疑问,认为是酿酒图,并对陈文华先生豆腐起源于汉代的观点提出质疑,为此,陈文华先生在1998年又写了《小葱拌豆腐—关于豆腐问题的答辨》,发表在《农业考古》1998年第3期,对这幅壁画作了进一步分析,进一步论证自己的观点。

陈文华先生除了是著名的农业考古学科创始人之外,他还是国际著名茶文化专家,写有系列中国茶文化的论著,有的已成为中国茶文化研究的基础和经典之作,如其所著《长江流域茶文化》,已成为许多大学茶学专业或茶文化专业的基础教材。关于陈文华先生在茶文化研究方面的贡献将另文叙述,在此仅对其农史研究和农业考古学的成就作这些概述。

5 学风与品德

严谨,这是作为一个真正的学者必备的品格和学风,更何况陈文华先生是一个开山立派的学者,他的学风和品德中最鲜明的特征就是严谨。以他对豆腐起源的考证为例,他曾在1982、1990、1991、1998年先后四次到河南密县打虎亭村汉墓考证,确认这是一幅生产豆腐的壁画,在发掘报告正式出版以后,对自己原先描摹图作了修正,表现出一个学者很严谨的学风和品德。再如他对协田、耦耕的研究,他不仅搜遍所有的史料,对史料和已有的研究作细致分析,还通过寻找到国外的耕作资料和民族调查的实景资料,以佐证自己的分析,使他的分析具有说服力。陈文华先生所有的研究都表现出了一种很严谨的风格。因为他的严谨,他才去编撰“农业考古资料索引”,对新中国成立后农业考古的出土物进行分门别类地记录清楚,并发表出来,以供研究者使用。对农业考古学的有关问题的研究,陈文华先生总是以占有丰富的资料而进行严密的论证为特点。

创新,这是陈文华先生又一鲜明的学风和学术品格。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陈文华先生筹办《中国古代农业科技成就展览》时,就表现出了强烈的创新精神,他将考古出土物和文献记载结合起来展示中国农业科技成就,开辟了一条研究农业史和农业文明史的新路;后来创办了《农业考古》杂志,这又是一种超越,一种对传统研究方法的超越。在陈文华先生的著作中也常常表现出一种创新的学风和品格,表现在占有资料和使用资料的创新、分析问题的创新、结论的创新等。

创新,伴随了陈文华先生的一生,从办《中国古代农业科技展览》到创办《农业考古》杂志,到创立农业考古学科,再到中国茶文化的研究、到南昌女子职业学校的创办,到打造“中国茶文化第一村”,他的生命就是在创新中不断闪光!

坚持历史为现实服务,这是陈文华先生的又一学术风格。陈文华先生在其“农业考古30周年”座谈会上曾自我总结其学术道路的三个特点时讲到:“将学术与现实相结合,结合现实需要来研究农业历史。将书斋研究与宣传群众相结合,主办农史展览巡回全国21个城市,在全国各地演讲100多场次,将自己的研究心得普及到群众中去。”这正是陈文华先生一生的学术风格。

陈文华先生具有优秀的品德和人格魅力。他始终保持着积极的人生态度,即使是在最艰苦的下放劳动时,他没有悲观,积极而努力地生活着。上世纪八十年代后,陈文华先生可以说走上了事业和生活的顺境,但他以更加积极的人生态度生活和工作,他常常每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钟。直到他去世前还保持着这种工作习惯,那时他已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仍然比许多年轻人还努力。他去世前完成了他最后一本专著文字稿——《插图本中国茶文华》(60多万字),并将此著作交给了出版社。他的这种刻苦耐劳、献身事业的精神,永远是我们后辈学者学习的榜样。

陈文华先生还具有胸怀宽阔、博大包容的优秀品德。因为他具有这样的品德,所以人们总能看到他洒脱、活泼、敏锐、爽朗、快乐、充满正能量的状态;他总能包容别人的缺点,对不愉快的事和不愉快的人总能一笑了之。

2014年5月14日晚上,陈文华先生走了,走得那样突然,走得那样洒脱,他的音容笑貌永远激励着我们这些后辈学者,去积极地生活,去努力地工作!

作者简介:

施由明,《农业考古》编辑部主编。1986年厦门大学历史系历史学专业毕业,并于1986年7月始在江西省社会科学院工作至今。2001年任江西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所长,2005年晋升为研究员,2011年任江西省社会科学院《农业考古》编辑部副主编,2012年任江西省社会科学院《农业考古》编辑部主编至今。主要从事农业考古、中国茶文化、明清史、江西地方史的研究。在《中国农史》、《社会科学战线》、《农业考古》等省级以上学术刊物发表过130多篇学术论文。为《江西通史》(1997年版)、《江西经济史》(2004年版)、《江西科技史》(1992年版)等多部专著的主要作者之一。著有专著《明清江西社会经济》(2005年江西人民出版社版)、《明清中国茶文化》(2015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版),承担过多个院级、省级社科规划课题,独自承担并完成2008年国家社科基金课题:明清时期的乡绅与县域社会治理——以江西为例。社会任职为江西省历史学会理事、江西省文化研究会理事、中国河洛文化研究会理事。

文章来源:本文系施由明先生对陈文华先生一生的简单回顾与学术贡献的总结,乃原创首发,感谢施由明先生授权本号推送!特以此文缅怀陈文华先生!

本期编辑:之下and 南瓜博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