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缝纫机》:13名小学生的舞蹈剧场

原标题:《神圣缝纫机》:13名小学生的舞蹈剧场

   《神圣缝纫机》:13名小学生的舞蹈剧场

自从2007年德国舞蹈家皮娜鲍什访问中国,皮娜鲍什舞团在中国开启的舞蹈剧场热日渐升温。舞蹈剧场让很多艺术家获得了创作上的“解放”,也让更多的年轻人有机会参与进舞台创作。至今,何为中国的舞蹈剧场作品这个问题还值得深入讨论,但尚未讨论清楚的问题并不妨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大胆展现他们心中的“舞蹈剧场”作品。9 月9日和10日,第十届青戏节展演剧目《神圣缝纫机》将在中间剧场上演。在德国学习艺术史的导演王梦凡将让13位小学生登台演出舞蹈剧场作品《神圣缝纫机》。这是近年来“舞蹈剧场热”的一个绝佳缩影。

王梦凡德国留学记录皮娜鲍什舞团排练

《神圣缝纫机》的导演和编舞王梦凡曾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专业。在校期间她组建了剧社,与中央戏剧学院的朋友一起排戏,初涉剧坛。从央美毕业后,王梦凡赴德国慕尼黑大学继续攻读艺术史。在德国,王梦凡看到了皮娜`鲍什舞团演出的舞蹈剧场作品,在此之前她并不清楚何为舞蹈剧场,直到看了该舞团的现场演出,她终于感受到了舞蹈剧场的巨大魅力。她花费了大量时间追看舞团的演出,详细了解皮娜`鲍什早期和后期的作品。

王梦凡在德国的导师也给学生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接触皮娜鲍什舞团的契机:皮娜鲍什舞团与巴伐利亚国家芭蕾舞团合作舞蹈作品《献给昨天今天明天的孩子》,王梦凡和同学们为舞团担任现场记录,负责记录排练现场发生的事情。王梦凡直接目睹了该作品排练的全过程。“排练现场有十几个芭蕾舞演员,他们每个人都被问到一个简单的问题,比如你最擅长的事情是什么,他们用身体语言作答,从一个动作发展成独舞,中间穿插着表演,比如跳绳、喝酒、吃东西、讲一个儿时的故事。”2015 年9月到2016年4月,王梦凡一直跟着这部作品的排练,这8个月与舞蹈剧场作品的近距离接触启发她导演了《神圣缝纫机》。

《阿姨们的舞蹈剧场》:广场舞阿姨演哭观众

早在《神圣缝纫机》之前,王梦凡就已经开始尝试导演舞蹈剧场作品。2015年1月,她的舞蹈剧场作品《50/60——阿姨们的舞蹈剧场》在蓬蒿剧场上演。这部舞蹈剧场作品的灵感来源于街头广场舞。王梦凡说,她和朋友拍过广场舞的纪录片,“我从中发现了阿姨们很美丽的瞬间,和平日里妖魔化她们的描述很不一样,我想在舞台上把我看到的美展现出来。”王梦凡找来的“阿姨演员”都是爱跳广场舞的普通人,她们没受过系统的艺术教育和舞蹈培训。王梦凡给她们放映了皮娜鲍什的舞蹈剧场作品《青春交际场》,皮娜在这部作品里邀请了60多岁的普通老人出演,这些阿姨演员为皮娜鲍什的作品所深深感动,她们意识到普通人也可以进行艺术表达。

在排练初期,王梦凡安排她们进行身体联系,“她们联系走路,或按照某一种节奏走路,我向她们提问,问她们最喜欢的舞蹈是什么样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达成了相互理解,我不想自己编一部作品,而是和她们一起创作。皮娜鲍什大师级的艺术表达,让没有受过艺术教育的人也可以从中感受到到力量,所以阿姨们很容易明白我想表达什么。她们知道我要的不是她们浓妆艳抹的表演,而是她们最真实的一面。”

《阿姨们的舞蹈剧场》上演后,有观众在剧场里哭了,他们说,这部舞蹈剧场作品把自己平时不太注意的东西推到了眼前。阿姨演员们臃肿的身材和认真的舞蹈让他们想到了妈妈或者自己的未来。

《神圣缝纫机》:13名小学生创作的舞蹈剧场

这一次,王梦凡受到在德国观看的皮娜鲍什舞团作品《献给昨天今天明天的孩子》的启发,排演了《神圣缝纫机》。“神圣缝纫机是贝克特对巴赫音乐的戏谑描述。我们改写了贝克特的文本,同时剧中也会用到巴赫的音乐。孩子们的朗读腔会让我们想到嘎嘎作响的缝纫机,它的节奏是无聊的重复的,但因为是孩子们,同时又是神圣的。”她说。

排演该剧的13名小演员是四到六年级的学生。王梦凡并未进行演员甄选,“只要愿意参与到创作中的孩子,都可以上台。”她说。这13 名小演员有她老师的孩子,有家里熟人朋友的孩子,也有孩子们带过来的小朋友。

在正式开始排练之前,王梦凡为孩子们举办了为期8天的工作坊,她没给孩子们看皮娜鲍什作品的录像,而是让他们看舞蹈照片,询问他们对于舞蹈的理解,并让他们用画笔画出他们心中的舞蹈的样子。

《神圣缝纫机》里的台词根据贝克特的《等待戈多》改编。台词的节奏模仿《等待戈多》,但台词内容有了很大变化。王梦凡把孩子们需要说的台词贴在墙壁上,供他们自己挑选。有的孩子挑了“时间已经停止了。”有的挑了“今天是星期六”“今天是星期一”。王梦凡问他们对于这些台词饿理解,孩子们说,“我这里是星期六”,“我这里是星期一”。他们选择让时间停在他们喜欢的那一天。“等待与时间有关,”王梦凡说,“孩子们活在非常当下的状态里,他们不会焦虑,也不会去担忧未来,看他们谈论时间问题非常有趣。”

在形体上,王梦凡让孩子们顺势找到最适合他们的动作,他们边跑边说台词,边跳边说台词或边游戏边说台词。这样的排练让孩子们感到非常开心。

王梦凡心中的舞蹈剧场:有些美,等着被我们发现

为何王梦凡在其舞台作品中频繁起用非职业演员?她说:“我对职业演员没有兴趣,我对生活中活生生的人更有兴趣。我自己也不是舞蹈或戏剧专业出身,我也并没有太多准备去驾驭职业演员。”

学习研究艺术史,让王梦凡了解了整个视觉发展过程,“我知道了艺术如何变成今天这样,我很明白在当代剧场里会出现什么样的视觉。我的创作也是从视觉出发。我不会跳舞,但我对身体美感很有感觉,我知道人的身体什么样子是好看的、自然的和真挚的。我明白了舞蹈不只是我们平时看到的芭蕾舞,那些连贯的动作场景的调换、动作与音乐的配合都是舞蹈。”

对王梦凡来说,做舞蹈剧场不仅仅是创作,“我和普通人合作,因为中国人的身体被讨论得太少,有些美,在等着被我们发现,我想做这样的艺术尝试,想通过舞蹈剧场来分享我的思考方式。”

此次《神圣缝纫机》上演,青戏节给予了资金赞助,此外王梦凡的父亲为了让女儿实现做舞蹈剧场的梦想,提供了七万余元的资金支持。在该剧上演后,王梦凡还将回到德国继续学业,她说等到学业结束后,她希望回国继续从事舞蹈剧场创作,希望她与普通人在舞台上碰撞出的艺术火花能继续在舞台上发光发热。信报记者王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