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大国外交,原来我们春秋战国时代就有六种外交策略!

原标题:大国外交,原来我们春秋战国时代就有六种外交策略!

春秋战国时大变革,思想大碰撞,各大学派都为了自己的主张能得到统治者的认可,进而名垂千古,因此也提出了几种外交战略,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一)管仲与霸权学派

《管子》内容庞杂,涉及法家、儒家、道家等多个不同的流派。[4]然而,其中的霸权学说却与管仲治齐的外交政策高度一致,与《国语》、《左传》等关于管仲和齐国的记载相呼应,可以认为是记叙管子治理齐国的外交思想,因此,我们把管仲治齐和《管子》记载的霸权思想联系起来考察。管子霸权论的核心就是维护周礼的秩序。管子认为,中原诸侯都应该在周礼的框架下,继续保持与周王室的传统关系,尊重周王室。尽管周王室已经衰弱,实力落后 于一些大的诸侯国,但是还应该承认天子与诸侯之间的君臣等级秩序。诸侯国应该继续承担对周王室的义务,尤其是根据分封制确定的义务,保护周王室安全,阻止 外夷对周王室和中原诸侯的攻击。这就是所谓的“尊王攘夷”。

(二)孔孟与仁义学派

以孔孟学说为核心的儒家思想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影响最大。孔孟学说的中心内容是主张与人为善,以德治国,行“仁义”于天下。人与人之间, 国家与国家之间都应该遵循“仁、义、礼、和、信”等道德原则。孔子和孟子以儒家哲学为基础,从人性出发,逐步推演到社会和国家层面,对国家的外交政策提出 了一系列的评论和主张,构建了理想主义的仁义学派。

孔子没有具体参与外交决策和外交活动,但是,他周游列国,每到一处,都会关注所在国的政治并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和平思想是孔子外交思想的核心。孔子指出,“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 也就是说,和平是传统美德,适用于一切大大小小的事务,大至国家外交,小至个人修养,“和”是核心。孔子还论述了和平与认同之间的关系,“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虽然孔子在这里论述的是人际关系,但是指出了观念认同与和平之间的关系,即不同的观念认同可以带来国家间的和平共处或合作,但是,一致的观念认同也可能带 来国家间的冲突和战争。孔子反对战争,把战争和瘟疫疾病视为同类。然而,孔子的和平思想并不是无条件的以妥协求和平,他强调,“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 不可行也”。

(三)老庄与自然学派

老子学说以“道”为核心,在外交思想上追求一种无为自然的秩序,是一种自然主义的外交哲学。老子既反对追逐权力和名利的现实主义外交,也反对以“仁义”为 核心的理想主义外交,认为二者都是对自然存在的“道”的人为修改。“道”是独立存在的客观实际,它以自身独有的方式和规则运转,衍生万物。“道”是宇宙间 最理想的存在模式,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也应该遵循“道”的原则。老子追求的自然状态与西方政治思想的“自然状态”假说有相通之处,尤其是卢梭设想的最开始时候人类和平、美好、善良的自然状态。老子“小国寡民”的思想与古希腊时期的思想家有着共通之处,他们都把与世隔绝的小国 作为“理想国”的模式。亚里士多德就明确表示,国家人口不能过多,达到“自给生活所需要而又是观察所能遍及的最大数额”,后人估计 所言大约不能超过万人,国境大小或者土地面积不宜过大,“应当以足使它的居民能够过闲暇的生活为度,使一切供应虽然宽裕但仍须节制”。国家最好坐落于半岛 或者岛屿,避免“客民入国”和外界的入侵。

(四)文种、范蠡与超限制外交学派

文种和范蠡是在吴越争霸过程中,提出了一整套超限制的现实主义外交思想,他们视国家复兴、复仇和霸权为最高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外交可以不择手段,不受任何道德礼义的约束。文种号称“远以见外”,深谙“霸王之术”。文种和范蠡在越国战败的情况下,认为保全越国的存在是日后复兴的基本条件,为此,可以不惜接收任何屈辱的条件,包括让越王到吴国为奴。文种、范蠡劝越王勾践要忍辱负重,“圣王贤主皆遇困厄之难,蒙不赦之耻。身拘而名尊,躯辱而声荣;处卑而不以为恶,居危而不以为薄”。当然,忍辱负重是暂时的,目的是为了东山再起,有朝一日报仇雪恨。在做好复仇的准备之前,国家一方面要“内修其德,外布其道”,全力发展生产,加紧训练军 队;另一方面,国家应该韬光养晦,蕴藏实力,继续侍奉吴国的霸权,极力表现出谦虚忍让。范蠡劝告越王不要让吴国看出国家经济发展实力的迹象和复仇的心理, 要“匿声无见其动,以观其静”。

(五)苏秦、张仪等与外交谋略学派

战国时期,鬼谷子开创了纵横家学说,认为在国际竞争中,战略谋划是决定国家成败的关键因素,从而形成了现实主义的外交谋略学派。外交谋略学派的代表人物就 是鬼谷子的学生张仪和苏秦,二人采取了相互对立的连横合纵外交。“张仪、苏秦家无常居,身无定君,约从衡之事,为倾覆之谋,浊乱天下,挠滑诸侯,使百姓不 遑启居,或从或横,或合纵弱,或辅富强”。除了张仪苏秦之外,苏代、司马错和范雎等也都分别站在连横派或者合纵派一边。鬼谷子指出,谋略是成功的关键,通过观察事物的变化及其发展规律,了解人类思维习惯,从而能够预测事物的发展方向,以达到控制的目的。即“观阴阳之开阖以命物,知存亡之门户,筹策万类之终始,达人心之理,见变化之朕焉,而守司其门户”。鬼谷子特别重视从历史经验中来汲取对当前情势的应对之道,“反以观往,覆以验来;反以知古,覆以知今;反以知彼,覆以知己。动静虚实之理,不合来今,反古而求之”。

(六)韩非子与权力学派

韩非子师从荀子,接受了荀子思想中现实主义的一面,并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他强调权力和法是决定国家成败的关键,他批评理想主义仁义学派不切实际的空想,反对现实主义。韩非子猛烈批评儒家仁义学派,认为仁义不仅不能治国,反而误国。他首先从理论源头指出儒家思想的不可靠性。他认为,儒家墨家分为多个流派,都假托尧舜的名义,“而皆自谓真孔、墨,孔、墨不可复生,将谁使定世之学乎?孔子、墨子俱道尧、舜,而取舍不同,皆自谓真尧、舜,尧、舜不复生,将谁使定儒、墨之诚乎? 殷、周七百余岁,虞、夏二千余岁,而不能定儒、墨之真;今乃欲审尧、舜之道于三千岁之前,意者其不可必乎!”由于儒墨学说无人能够证实其真伪,因此,韩非子建议君王不要接受,以免受其所乱。从实践上看,奉行仁义外交的国家最后都因混乱、虚弱而灭亡。“道先王仁义而不能正国者,此亦可以戏而不可以为治也。夫慕仁义而弱乱者,三晋也;不慕而治强者,秦也,然而未帝者,治未毕也”。仁义是乱的根源,只讲仁义而不顾实际情况,其结果“是以大者国亡身死,小者地削主卑”。所以,“存国者,非仁义也”。

看完这些,你是不是也为古代人的智慧所折服,其实我们古代有云,“上兵伐交”,外交一直是十分重要的一个环节,最近热播的《大国外交》则说明了此点,而春秋战国的思想其实一直影响到现在,在国际体系中,“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孔子表示“礼、义、忠、信”等原则在夷狄之国也应该一视同仁,“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种种影响至今的话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