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小托马斯深情长文:致波士顿的一封信

原标题:小托马斯深情长文:致波士顿的一封信

说来搞笑,我正在庆祝呢。

当我接到丹尼的电话时,我正下飞机。妻子Kayla和我刚结束结婚一周年之旅。我们去了迈阿密几天,现在正开车回到西雅图的家。

我没接到电话,肯定是在车上忙什么,丹尼发给我一条短信。“IT,有空给我电话。”

听起来挺戏剧性的,但这是一条再正常不过的短信。我给他回了电话,当时还在开车,根本没想太多。他知道我在路上,所以问候了几句。我问他怎么样,家里情况。就是日常的嘘寒问暖。

然后突然陷入了小停顿,他告诉说:“我刚交易了你。”

就这么简单,没有长篇大论。尽管我内心一万只草泥马飘过,但却无话可说。

“去哪?”我只能这么回答。

“骑士,换凯里。”

这种感觉就像,你在跟人电话,突然对方说了什么,你再也不想多费口舌。也不想吵、不想骂。你甚至想用意念结束对话。这就是我当时的感受。

丹尼开始谈我为波士顿、为凯尔特人场上场下做的一切,说我是多么出色的球员,我在骑士会有多好。彼时彼刻?我一句都听不下去。

我好几次想挂掉电话,最终我那样做了。我感激你联系我,但现在你我之间没什么可说的。

这就是通话的全部。

那一刻你的脑海中有着千丝万缕的想法,但我需要将它们抛诸脑后。我本能地想到这对我的家人有什么影响?我想到两个儿子詹姆斯和杰登,必须通知他们要搬家了。我知道这对他们是不小的打击。他们马上就要开学,而且刚熟悉波士顿,把它当成了家。

我和Kayla出去玩的时候,男孩们待在我妈妈家里。所以我们到家后立即和他们视频通话。我知道新闻马上就传开,我希望亲口告诉他们。所以我跟他们说,爸爸被交易了。

大儿子詹姆斯问到第一句话是:“去哪?”

“骑士,他们用我换了凯里。”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勒布朗!勒布朗-詹姆斯!爸爸,你要跟勒布朗-詹姆斯打球!”

我的小儿子杰登更敏感,他比任何人都爱波士顿。所以我知道这事对他伤害更大。他很伤心。

我说:“杰登,你开心还是难过?”

“难过。”

“为什么?”

他说:“因为克利夫兰可能没有滑板公园。”

他超爱滑板,所以肯定为这事生气。(克利夫兰,如果有滑板公园,请在推特上@我。)

几小时后,新闻报道出来了。我的社交媒体爆炸了,我有上千条信息,上千种反应。

但我儿子们的两个反应才是我需要的全部。其它所有的观点、流言、专家分析都无所谓。

第一个是大儿子说的:勒布朗-詹姆斯。换个说法,我要加入东部最好的球队,在世界上最好的球员身边追逐总冠军。

第二个是小儿子说的:难过。我会想念这座城市吗?

我会怀念凯尔特人时光。

但是我要说的是:这真TM伤人,伤透了。

我不想撒谎,现在还痛。

我不是不懂,我当然知道这是生意,丹尼是生意人,做了个生意决定。尽管我个人不认同,我不觉得凯尔特人变强了。但那不是我的工作,那是丹尼的。那是很艰难的工作,他做得很棒。但最终一切都是生意。所以这方面并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我是成年人。我知道进入这个联盟会发生什么,现在还是挺幸运。我写这篇文章不是诉说委屈,波士顿有权交易我。

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是很好的一课。不仅对我,对联盟,对球迷和媒体也是如此。你知道他们如何谈论球员更换球队一事。我想到去年的KD,当他做了对自己最好的决定时,人们给了他多少压力,把他描绘成恶棍,只因为他行使了作为自由球员的权利。“自私”、“懦夫”,他成了一个坏人。

但我的交易可以给人们提个醒。我想让他们看看我是如何被交易的。没有任何预警地被我为之忠心耿耿,付出一切的球队交易。人们应该改变他们的观念:除了当我们是自由身份,99%的情况下都是老板拥有生杀大权。当球员被打发来打发去就不是事。但当少数几次球员能做自主决定时,就变成我们的丑闻。这说明了我们的联盟,我们的社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不想抱怨,我只是希望下次有球员离开时,那些想踩他的人们三思而后行。他们该看看这个联盟,看看我。想想所谓的“忠诚”,这两个字可以是一把强有力的刀,但在生意面前毫无意义。

但同时人们要知道,即使什么都清楚,我仍然很受伤,伤心欲绝。我希望人们能够理解当我说受伤时,并非针对谁。我不是被谁伤到或者背叛。我想表达的是我也是普通人,我可能在场上很坚强,可能血脉里流着冰。但那是血,我和任何人一样有血有肉。

我说受伤是因为,我爱波士顿。

当波士顿交易得到我时,我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我知道我的角色:“得分后卫,偶尔组织”“板凳得分机器,”“第六人。”这是我第4年效力的第3支球队。这不像任何当家球星的生涯轨迹,我也知道没人把我当核心球员。

凯尔特人球迷也清楚我是重建构成的一部分,那时还不流行“要么季后赛,要么摆烂”的理念。而是逐年转变,积攒筹码,寻找廉价的年轻天赋,可能会输掉很多比赛。

至少这是大家跟我说的。

我想这是我能和波士顿如此融洽的原因。我的一生都在赢球,打出出色的篮球。但现在作为职业球员,人们说我要做一个板凳球员,在一支重建球队扮演得分手。有点类似现在的凯尔特人:只要凯尔特人精神还在,他们就会力争赢球,打出出色的篮球。但现在人们(其它球队)突然告诉球迷,他们要重建,要去混乐透。我和凯尔特人、波士顿球迷想法一致:我们都想现在赢球,去TM的乐透。

我想这已经进化成了某种特殊的连接。每个人都在研究数据,所有的专家觉得弄懂了这个联盟。但他们从不研究我,从不研究赢球文化的重要性,从球迷、球员和教练到管理层。波士顿就有这种文化。这是第一个看得起我的城市,第一支看得起我的球队,第一群看得起我的球迷。我永远不会忘记波士顿给我伟大的机会。

这就是去年季后赛妹妹Chyna去世后我能继续参加和公牛的揭幕战的原因。我最开始的想法是,不管生命中经历什么,只要篮球相伴,我就会没事。篮球伴我人生起伏,保护着我。

Chyna去世后的那晚,我抵达球馆。今晚我需要这块球场成为我的庇护所,帮助我遗忘。但当我走出来时,发生了我无法描述的事情:我获得的掌声,仍然响彻耳边。人们举着的标语,依稀还在眼前:THIS IS FOR CHYNA. WE <3 ISAIAH。然后全场默哀,那一刻我意识到我不需要篮球场保护我,不用屏蔽一切,不用假装不悲伤,不用独自承担这一切。整个球馆的人们陪伴我,好戏整个城市和我在一起。

两年半的时间里,我们确实在一起。

我在这直截了当写下这一切,是想做个了结。然后就可以继续前进,并在公告牌上写下:你不想在今年遇到骑士,对骑士球迷来说,这是了不起的一年,非常棒的一年,我很兴奋。

从篮球角度来说,我和骑士是天作之合。如果你看过去年凯尔特人的比赛,就知道我有多少次受到包夹,甚至3人包夹,就是为了得到投篮机会。最终结果不错,队友出色,我也投进了。但今年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你真的要派3个人防守我?我的身边可有地球上最好的球员。哈?我可不这么看。

这还只是勒布朗。翻一遍阵容名单,我迫不及待要凯文-勒夫(我的AAU老友),特里斯坦-汤普森、J.R.-史密斯和伊曼-香波特这些人打球。在我看来他们连续三年进入总决赛不是巧合。现在加上我、德里克-罗斯,我的兄弟贾伊?这个阵容群星熠熠。骑士球迷,准备好了吗?

当然我的感情很复杂,因为我们在波士顿的目标就是击败骑士,赢下东部。我知道这仍然是凯尔特人的目标。但现在我要阻止他们。当季后赛要面对他们时,那不仅是我曾待过的球队。那是我的老东家,顶级进攻,30几场全国直播,自由球员人人向往的地方。我感觉我帮助他们重建了这一切,创造了这一切。

突然之间,我要在季后赛摧毁它。

悲伤,但只是悲伤。

我来克利夫兰不是为了输的。

交易报道出来后,我收到很多消息。短信、IG、推特、语音信箱。但有一条特殊的信息,让我感慨万千,汤姆-布拉迪的短信。

“怎么样?IT,我听到新闻了,还好吗?”

“我很好,很疯狂,也很冷酷。”

“是的,祝你好运。你会很好的,保持联络。”

他说了什么不重要,他是波士顿传奇,我收到这条短信苦乐参半。

我希望能够拥有汤姆在爱国者那样的生涯:低顺位选中,没有赞美和鲜花,但通过刻苦努力,决心以及人们忽视的天赋不断赢球、赢球、赢球,夺冠成为波士顿的传奇。我希望我是凯尔特人的布拉迪和奥尔蒂斯。我要这支凯尔特人名垂青史,我希望我能在历史留名,所以收到汤姆的短信我有些失落。

但我再思考了一番就改变了想法。这是汤姆-布拉迪,我才在这里打了2年半。汤姆不会随便给一个只打了2年半的球员发短信,除非他们做了一些特别的事。或许是一些值得骄傲的事。我想即使没有实现梦想,它仍然对一些人有意义。

这是我现在的想法:我仍然受伤,为离开难过,我会想念我的凯尔特人家庭。但我要去骑士了,并为之拼尽全力。这不是我上赛季甚至上个月想要的职业轨迹,但这就像是你的生涯重新开始。梦想从未实现,从未达到你的预期,这就是我。

或许这就是一切的答案。你知道我说什么吗?我不是汤姆-布拉迪,成为不了大卫-奥尔蒂斯,我不是比尔-拉塞尔,保罗-皮尔斯,KG或拉里-伯德。但无论交易是否发生,我仍然会去想象。

我想象不久后的某一时刻,波士顿的某个角落,孩子们问父母:“你为什么是凯尔特人球迷?”

那个父亲,认真的思考后笑着告诉孩子真相:“我看过伊塞亚-托马斯打球。”

那我会非常幸福,对我,这就够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