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细思极恐!往你脸上打玻尿酸的“医师”,总共培训了5天

原标题:细思极恐!往你脸上打玻尿酸的“医师”,总共培训了5天

卫生监督机构执法人员捣毁了一个以“五天制医疗美容培训班”为名义的非法医疗美容窝点。

冷冰摄

《中国医疗美容市场分析2017》显示,2016年医疗美容项目销量中,玻尿酸填充、肉毒素瘦脸、微创双眼皮、水光针美肤、肉毒素去皱排在前5名,而这些项目均属于微整形范畴。近年来,微整形项目以方便、微创、恢复期短的优势迅速火热起来。但又因为其操作相对简单,使得一些不法分子瞄准商机,逐渐衍生出一条牟取暴利的产业链。

在一次查处非法医疗美容窝点的行动中,执法人员现场查获一次性无菌注射器、静脉输液器等医疗器械300余件,麻醉用盐酸利多卡因注射液、急救用肾上腺素注射液等200余件,同时查获隐藏在弱电间的冰箱1台,保存有未经国家批准使用的肉毒素制剂若干。

冷冰摄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1

整形失败了

两年,730天,刘丽(化名)一直都不愿相信整形失败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时至今日,她都不敢照镜子,甚至拒绝一切反光的东西。

事情要追溯到5年前,40岁出头的刘丽开始为自己容颜衰老担心,她平时经常光顾美容院进行面部按摩、皮肤护理,每次所做的美容项目都价格不菲,但是起效却不明显。爱美心切的刘丽不满足于简单的美容项目,逐渐动了微整形的心思。

2015年的一次美容博览会上,刘丽被杭州市某民营美容机构打出的“让每个人有品质地活到一百岁”的标语所吸引。“打针就能让脸型更曲线”等宣传让刘丽按捺不住。刘丽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一边,容貌美丽、身材姣好的模特在T台上走秀;另一边,该机构负责人在电子大屏幕上讲解一个微整形方案。“又是画图,又是讲课,感觉很专业。”于是,刘丽与4个朋友组团去了杭州,路上想象着自己变美后的样子便兴奋不已。“我看见那么多人排队,全是组团前去,机构资质合不合格等问题当时想都没想。”刘丽回忆道。

交了50万元定金后,该机构给刘丽安排了设计师张某。张某仔细端详了刘丽的脸说:“您的脸上凹陷太多,脸型不流畅。我们先将您脸上的凹陷填平,修成鹅蛋脸,这样更有曲线美。”张某给刘丽介绍了一款名叫爱贝芙的填充物,并告诉刘丽,爱贝芙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批准的填充剂,是人体用的填充物中最好的一种,可以持续固定5年时间,5年后自动降解。如果注射效果不理想,可以使用溶解酶消除。“一支爱贝芙针剂价值2万元,但一听是最好的产品也就放心了。”刘丽说。

手术分3次进行,每3个月注射1次。具体打了多少针,注射了多少量,在什么位置注射的,刘丽自己也不清楚。4个月后,刘丽发现事情不太对劲,自己非但没有变美,反而成了“大饼脸”。“一照镜子,着实吓坏了!”由于注射量过大,且注射的部位在皮下较深的层面,导致脸部圆胀,面部表情僵硬。看着花费百万元的微整形换回了一张自己都不愿看到的脸,刘丽后悔莫及。不仅如此,与刘丽同行的朋友中也有人出现了类似症状。

刘丽说,最终效果与之前设计师的描述大相径庭,原本棱角分明的脸一去不复返。刘丽痛不欲生,并得了抑郁症,整天以泪洗面,摔打东西,甚至有了轻生念头。如今,她整天宅在家里,性格变得内向,不爱多说话,也不愿与熟人见面。她在心理医生帮助下,用了两年时间,才努力迈过了心里那道坎儿。

事后,刘丽了解到这家民营医疗美容机构虽然有着正规的执业许可证,可是给她做美容的医生极有可能是“不合格产品”,也就是说,其可能是当下火爆的美容“速成班”毕业的。

今年,刘丽到正规医院接受治疗,使用软化疤痕的药物软化面部组织,一点一点注射溶解酶,消除打进去的爱贝芙。“只是一种尝试,能否起效还两说。”而当初杭州那家美容机构仍然做着天花乱坠的广告继续“钓鱼”,刘丽想投诉,却不知道找谁。

2

培训5天就能“上岗”

像刘丽这样的受害者,虽然走进了一家有着正规的执业许可证的民营医院,但是医生却不一定是正规军,相当一部分来自于地下的“速成班”。这些形形色色的整形美容“江湖游击队”是怎么“生产”出来的?

记者在百度贴吧发了一条“求学”的帖子,短短两天时间就有16条回复。从“来郑州,外地包住,注射,线雕”“北京工作室一对一”“广州考虑吗?正规学校,一对一培训”“南京考虑吗,包住宿有实操”等留言可以看出,微整形培训机构在全国各地不算少数,并且为了吸引求学者均开出了丰厚条件。记者从百度贴吧中联系到了一个网名为文昊的人,随后添加了微信。“我是机构代理,帮你推荐老师,老师会给你介绍培训的详细内容。”文昊说,便完发来了一位培训老师的联系方式。

记者顺利地与这位叫倪雨(化名)的培训老师接上了头。

“我没有医学专业背景,零基础的人也可以从事微整形吗?”

“我们机构的学员基本都是从零基础开始的。一个培训班有5名~8名学员,你可以到店里咨询。”

按照约定时间,记者来到倪雨所说的地点。这家名叫天使之美国际医学研究院的培训美容培训机构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地铁站附近的一家写字楼里。记者在前台看到天使之美微整项目价格表,玻尿酸2000元一支,水光针6000元一次……除此之外,还有“倾世粉黛”“粉墨丽人”“至尊红颜”“迷情电眼”“魅惑妖姬”等名字诡异的微整形项目。大厅里,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正在看手机,另一位工作人员正对着镜子给顾客画眉毛。狭小的美容室内摆放着3张床,床上还有一叠被子。记者随后了解到,玻尿酸和肉毒素注射就是在这里进行的。

倪雨将记者带到客户谈判室,墙壁上挂着各种韩国文字的证书,一块诚信企业的牌子,落款却是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一张第十四届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大会的参会证书。这时,一名被称作“赵总”的男子进来了。“又来了一位学员啊?”赵总随手把奔驰车钥匙放在了桌子上问道。赵总是该机构负责人,刚刚接待了4位新学员。当记者告诉赵总想要学习玻尿酸填充时,赵总用手机展示了针剂培训课程。去皱项目、填充项目、提升项目、瘦脸项目等30多个项目均在培训范围内。“原价15600元的培训费,暑期特价7800元,终生复修,学会为止。”赵总说,培训时间一共5天,4天学习理论知识,1天学习实际操作。“专业授课老师透明教学,无套路,拒绝纸上谈兵,保证授课内容让学员学得会、听得懂。”

倪雨带记者到学员上课的教室,桌子上放着5个黄色硅胶样的人脸模型,上面还留有之前课上练习的针线。理论课教材不足20页,内容包含人脸上血管和神经的基本分布,图像粗略,文字简单。“根据学习的理论,先在模型上练习画血管。”倪雨介绍,对血管分布掌握后,可以用针在模型上练习注射。“有的学员在自己的腿上扎针,锻炼胆量。”

在机构内,记者并未看到机构的任何专业资质证书,赵总则从手机相册找出营业执照给记者看,却还未等记者看清就收了回去。“你放心,我们是正规机构。培训合格后,给你颁发毕业证。”赵总露出神秘的笑容说:“拥有毕业证不代表你可以从事注射活动,你还需要医师执业证。但市场上大部分人都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事业依然做得很好。”

3

“你会赚很多钱”

记者调查发现,该培训机构是赵总与其妻开办的“夫妻店”,已有8年时间。赵总的妻子毕业于某医科大学,曾经在医院里做过几年整形医生,现在负责给前来培训的学员讲课。除了东直门这家店外,还有一家分店在北京市三里屯商区,未来还要在通州区开设一家分店。

赵总告诉记者,现在微整形大热,市场前景好,前来报名培训的学员越来越多。半永久定妆课、最新双眼皮课、全新线雕课、微针针剂课、皮肤管理课已经排满了整个8月。

看记者还在犹豫,倪雨告诉记者,很多学员从外地过来学习,其中有一个学员专门从美国回来学习,而且每3个月都要回来进修一次。另外一个医学院大一的学生“毕业”后不久,不仅把培训费挣回来,还挣了丰厚的生活费。“选择这个行业是明智之举。”

“技术学会了,你会赚很多钱。做几个客户,你就能把学费挣回来。”倪雨为记者做了一个“职业规划”。一种是与美容院合作,美容院提供客源,得来的利润与美容院平分;另一种是自己开美容工作室,收入全归自己。“如果我没能力开工作室怎么办?”记者问道。“没关系,你可以上门服务,或者在宾馆预订一个房间。”倪雨低声道:“我在外面也有业务。一天做4个客户就可以有1万元收入。”

倪雨告诉记者,不要担心客源,很多年轻女孩青睐注射玻尿酸、肉毒素,既简单,见效又快。“我们的药品都来源于韩国的正规医院,并且有国家的批文。你可以从学校买药品,原价卖给你。”记者了解到,这里一支玻尿酸针剂售价500元到1000元不等,向客户出售时可以随意定价,最高能定价到6000元。“只要价格比正规整形医院便宜,就能保证你的客户源源不断。”

记者翻看倪雨的微信朋友圈记录发现,她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客户发送针剂注射的小视频。“你要不断做宣传,先从自己的朋友打开渠道,然后发展下线。”倪雨说,具体做法是,通过微信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向朋友推广宣传,再以朋友为中间人扩展至其他人,一环扣一环,类似于传销。

文/健康报记者 杨金伟

原创声明:以上为《健康报》原创作品,如若转载须获得本报授权。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自助获取转载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