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他也许是选秀节目有史以来最矛盾的冠军

原标题:他也许是选秀节目有史以来最矛盾的冠军

昨晚,《中国有嘻哈》比赛落幕

而他可能是选秀史上最有争议的冠军

口头禅之一,“老子社会上的”

不认识五线谱、不会乐器

却把“山歌”唱出了国际范

作为国内首档HipHop选秀,中国有嘻哈赚足了眼球。也让地下嘻哈音乐人成了万人追捧的对象。

上周,《中国有嘻哈》总决赛直播,千万人观看并现场投票。结果冠军却留到了昨晚才揭晓。

结果PG One和Gai同时拿到冠军。

自比赛以来,Gai 饱受各种争议。爱他的和骂他的几乎一样多。还有人说他的作品都是“山歌”。但他独特的中国风说唱却捧红了一批中国歌曲。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老子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相信很多没看节目的人也听过这些有趣的歌词。

然而Gai 不认识五线谱,也不会任何乐器。

他嚣张又痞气,13岁就出来混社会,不开心就写歌diss对方。还直言自己只认钱,完全不掩盖自己对名利的欲望。然而有人就喜欢他身上穷过来的地气。

“怎么能这么土,又这么洋气” ,gai 可能是有史以来最矛盾的冠军。

他的真性情是嘻哈精神?

“第一名?我肯定希望是Gai,第二名是我,第三名不关我事。”

早在节目开始时,Gai同属重庆说唱厂牌Gosh的Bridge就在节目里略带张扬地表达了对Gai夺冠的期望。

比Gai的冠军相更早显露的,是Gai的嚣张与痞气。

和“老子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一样带有点挑衅色彩的,是他他说话习惯性仰起头、嘴巴不自觉歪着的神情。

戴着墨镜点评别的选手,从来口无遮拦。

Undergroundrapper向来瞧不起idol。在几个idol选手露面时,PGOne冲着小白做了一个拿手抹脖子的动作,却并没有说话,只有Gai把不屑和敌意说了出来。

“那些所谓的什么主播、idol,真的别来沾边,死得很快,真的永远都是都是真的,假的永远都是假的。不管你是idol也好,怎么也好,有后台的等着。”

这样鲜明的性格,自然容易招来非议,却也满足了一档网络综艺节目对于剧情和人设的天然需求。

比起同样进入六强却在开始的剪辑中近乎隐形的黄旭,Gai的“暴脾气”为他带来了镜头、关注度,也为他带来了粉丝。

8月12日,因为航班取消,Gai没能从北京赶到上海,错过了当天晚上的演出。为此他在微博上写了近一百字向粉丝道歉。评论里有人回他:“Gai爷你脾气再这么好我就要脱粉了。”

在同一天晚上播出的节目里,“嘻哈侠”欧阳靖被淘汰,一众选手都哭了,而Gai哭得尤为撕心裂肺。

他哽咽着对这个“黄皮肤的骄傲”说:“You are my hero.”这一情真意切的镜头,据说让很多原先并不喜欢Gai的人,对他“黑转路”甚至“路转粉”。

即便在短短十几期的节目里,Gai的“人设”也并不一目了然。这个在一开始嚣张霸气的“社会Gai”,在“六进四”遭到PGOne《H.M.E》diss后屡屡用“爱”来回击,并由此掀起了一场他与红花会厂牌的大混战。

这个最早因为diss被人知晓的rapper,在《中国有嘻哈》的总决赛前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混战。

“老子社会上的”

在《中国有嘻哈》把Hip-hop从地下带到地上之前,UndergoundHip-hop圈的rapper们互相吸引,早已形成了一个大体而言的闭环。

西安红花会、成都CDC说唱会馆、重庆Gosh……这些厂牌以各自城市为依据,势如战国时期诸侯割据。

相当具有戏剧性的是,Gai与这些厂牌几乎都有些扯不清的beef(对立),相互间的diss混战,曾经一度是很多人认识Gai的原因。

2017年2月8日,光光发微博:“多读书,少装社会大哥。当然你要是做给没文化的人听那也无所谓,毕竟玩说唱的有好多中学都没毕业。”

Gai认为光光在骂他,因而展开了回击。在这场持续十余天的混战中,不仅MC光光与Gai相互diss,Jony J、小青龙、Melo等其它rapper也相继中枪。

因为关系错综、火力难辨,多个论坛都有网友专门开贴厘清前后始末,加之殃及范围广,一度被戏称为堪比美国嘻哈东西海岸diss的大事件。

也就在这场混战中,Gai放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天干物燥》MV,并从此落下了“炒作只能靠diss”的口舌。

他在节目“九进六”战队表演《凡人歌》里的那句歌词似乎有意无意回应着自己遭受的质疑:“我的天赋太高,faker集体包庇。”

Gai确实是有天赋的,他在《凡人歌》里一开嗓,吴亦凡的眼睛马上瞪圆,潘玮柏的嘴巴也再没能合上。《苦行僧》唱到一半,热狗和张震岳也由衷感慨:“真的是很会唱。”

作为一个没有受过音乐教育,不识五线谱、不会任何乐器的rapper,Gai关于说唱的一切都是自己摸索来的。他甚至曾经说,即使自己跟着拍子唱了Trap之后,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唱的是Trap。

虽然被其它选手嘲讽为“唱山歌”,但是Gai的音乐中,有古意、有韵味

出身四川内江,他的唱腔有川剧味,flow更有说书先生的感觉。他在《天干物燥》、《空城计》中的flow有着娓娓道来的节奏,然而到了发力阶段,又有着匪帮说唱的真实狠劲。

作品《空城计》产生于灵光一闪。

他去看电影《风声》,张涵予张嘴唱出“我本是卧龙岗上一个散淡的人。”他马上有了灵感,回家就写出了这首作品。

他在采访里不无骄傲地说:“我的兄弟他们知道的,我从来不会听国外的东西。听到这个伴奏我会有自己的接触点,我就会去那样唱,我觉得舒服,那就是我。

最开始,他用普通话rap。但是写出了《超社会》后,Gai仿佛任督二脉一下被打通了,开始用方言说唱。

“黑背心,光膀膀儿,手机电话号码三个六三个八。”这首歌用简单的歌词描绘了四川小城里的混混头子,因为歌词粗俗、MV露骨,很快遭到下架。

如今Gai再提起这首歌,也不再愿意直接提及,而以“叉叉叉”提及。

在副歌里,他不断重复一句“老子社会上的”,这大概就是PGOne歌词里那句“最讨厌表里不一的社会Gai”的源头。

为什么穷过的人,都特别喜欢 Gai?

相比PGOne这些rapper,Gai的经历要复杂得多,也确实更像是一个“社会上的”。

13岁出来混社会,16岁第一次进少管所。

他曾经回忆第一次被警察要求拿着牌子拍照:“我问警官需要面带笑容吗?结果被打安逸了。我就想着照相不都要笑吗,茄子什么的,哈哈哈。”

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这样惹事生非的孩子都不能不让人头疼。

他的姐姐一度不与他往来,姐弟关系到近年来才缓和。他被家人送去了重庆读中专,从那时候开始混夜店。

如今他让人惊艳的唱功,都来自于从16岁开始的夜店驻唱生涯。

中专毕业后,他不甘心去江苏的工厂上班,继续在重庆继续用音乐谋生活。在VICE拍摄的纪录片《川渝陷阱》里,他带着一点惆怅,对着镜头说:“说实话,真的是太Low了。”

从某种程度上说,与这种low的生存环境抗争,几乎是在13年的歌手生涯里,Gai不断面对的事

即便是拥有了代表作、可以开自己的个人转场后,他每天晚上的演出费只不过两百块。

红花会爆出的诸如“买beats不给钱”、“喝多了拿雪碧浇头”这样的“黑料”,除了让人看到Gai当初的言行,也能让人体会到一个小rapper为了钱和关系不顾脸面的窘迫。

在直播里,红花会的弹壳讽刺Gai年纪大、讽刺Gai穷,甚至讽刺他在淘宝买衣服,何尝不是一群富裕家庭出身的孩子,对于比他们低的阶层的不屑与歧视?

就和自己的微博ID“Gai爷只认钱”一样,在通过《中国有嘻哈》被大众认知后,Gai完全不掩饰自己对于钱和名利的欲望。

他率先签了公司,并在很多rapper以地域性自豪的时候,主动从重庆走了出来。

如今他一半的时间在北京。前不久,他和Bridge一起为电影《心理罪》制作了推广曲《你猜我猜不猜》,还接连接了几个信用卡的广告。

“现在Hip-Hop已经起来了,我觉得以后不存在‘Underground’这个说法了。说的直白一点,我需要更多人知道我,知道我的兄弟,需要更专业的平台。至于资源怎么获得要看自己本事了。我不可能永远呆在重庆。”

相比综艺节目的呈现,与Gai面对面能感受到很多意外,一方面他礼貌、客气,尊敬现场每一个工作人员。

而另一方面,这个在节目里桀骜不已的“社会Gai”,无时无刻不流露出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

在顽童般的Bridge身边,这种不安全感更为强烈。不安来自他将要而立的年龄、来自他并不富裕的家境、来自曾经坎坷的奋斗过程。

因为不安他表现出强大的表达欲和表现欲,又因为欲望而显得不安,这也许是他一边怼天怼地,一边又反复念叨着“爱”的矛盾感的根源。

就像他在作品《垃圾歌》里唱的:“这个世界本来并不复杂,是欲望让你麻木变得害怕。”

现已授权“快版权”(www.kbanquan.com)对文章的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欢迎分享,留言交流。转载请注明出处。

- THE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