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别被电视剧骗啦,两千五百年前真正的两性关系是这样

原标题:别被电视剧骗啦,两千五百年前真正的两性关系是这样

两千五百年前的两性关系

两性关系是维系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改革开放以来,性观念越来越开放,已经足以引起“抱道君子”们的担忧,很多人开始不相信爱情,甚至对伦理、对种族繁衍产生忧虑,大有危机四伏之感。两性关系发展到今天,果真有那么可怕吗?我们来看一看两千五百年前的两性关系到底如何。

根据周朝的制度,天子娶妻是不亲迎的,派卿代替天子迎亲。公元前558年,周灵王娶王后于齐,却派非卿的刘夏云迎亲(襄公十五年)

诸侯行纳币礼时均由大夫去做,本人是不亲自去的。公元前672年,鲁庄公却亲自到齐国去纳币(庄公二十二年)(小编注:纳币,中国古代婚姻制度六礼中第四礼,是男方向女方送聘礼。)

西周规定,凡是公室女子出嫁到他国去,国君不能亲自送嫁。公元前709年齐侯嫁女,却亲自送到鲁国的灌地(桓公三年)

周礼还规定,同姓不婚。然而,晋平公宫中有四个姬姓侍妾(昭公五年),还将女儿嫁给同为姬姓的吴国(襄公二十三年)

同姓相婚在齐国很突出。齐国棠公的妻子是东郭偃的姐姐,棠公死,齐大夫崔武子见她美,想娶她,东郭偃反对,因为东郭偃是齐桓公之后,崔杼是齐丁公之后,桓公、丁公同为姜姓。崔武子求问卜筮,尽管卜兆未明,崔还是娶了棠妻。棠妻不仅嫁给了同姓的崔武子,而且还与齐庄公私通,搞同姓婚外恋(襄公二十五年)

卢蒲癸做庆舍的家臣,庆舍把女儿嫁给卢蒲癸为妻。因为同是姜姓,其他家臣问卢蒲癸为什么不避同宗,卢说:同宗不避我,我怎么能独避同宗?比如赋诗的断章取义,我取我所需就是了,哪知道什么同宗?这说明齐国可公然不避同姓(襄公二十八年)

周礼实行陪嫁媵妾制。为了保证家族的延续,怕一夫一妻不一定有后代,就实行陪嫁媵妾制。《仪礼·士昏礼》郑玄注:

“古者嫁女,必以侄娣从,谓之媵。”

女之侄女或妹妹跟着陪嫁,自商周至春秋盛行。

齐灵公娶鲁颜懿姬为夫人,同时又娶其侄女鬷声姬(襄公十九年);鲁国大夫穆伯娶莒国女子戴己为妻,她的妹妹声己也随嫁(文公七年);晋献公在贾国娶妻,无子,后在戎娶了大戎狐姬及其妹小戎子,又在骊戎娶了骊姬及其妹。小戎子和骊姬妹均是媵妾(庄公二十八年)

媵妾制的另一种形式是诸侯娶一国女子,其他二国以庶出之女陪嫁。卫国之女嫁给陈宣公为夫人,鲁国以女陪嫁,使公子结送女前往(庄公十九年)。除女子做媵外,还以男奴做媵,如晋献公灭亡虞国,俘虏了虞公和他的大夫井伯,把井伯做其女儿秦穆姬(嫁给秦穆公,故称秦穆姬)的随从陪嫁到秦国(僖公五年)

从史籍来看,春秋时期政治婚姻盛行。鲁桓公、庄公、文公、宣公、成公先后娶齐国公室之女为夫人,同时齐昭公、灵公也娶鲁国公室之女为夫人,目的都是为了“修先君之好”。鲁国嫁给杞、纪、宋、鄫等国君与大夫11个公室之女。齐桓公一人就有王姬、徐赢、蔡姬三夫人,还有长卫姬、少卫姬、郑姬、葛嬴、宋华子等如夫人(僖公十七年)。楚昭王则有越姬、蔡姬等夫人(《列女传》卷五)

春秋时期两性关系比较自由。《诗经·国风》中那么多的男女爱情诗歌,都描写了男女恋爱、调情和幽会、相思的情节。如《关雎》《野有死麕》《静女》《桑中》《山有扶苏》《溱洧》。

男女私订婚约甚至私奔事屡见不鲜。鲁庄公看上了孟任,就跟到她家,孟任闭门不纳,庄公答应立其为夫人,双方盟誓,方才结婚(庄公三十二年)

鲁泉丘有个女子,梦见她的帐幕覆盖了孟氏的祖庙,就私奔到孟僖子家,她的同伴也跟着她一起去。她们在清丘土地庙盟誓,孟僖子让她们做妾(昭公十一年)

楚王在蔡国时,郧阳封人的女儿私奔到他那里,后来生了太子建(昭公十九年)。到了后来,这种两性关系不仅自由,而且混乱。以郑、卫、燕、齐等国为最。

《汉书·地理志》在谈到郑国风俗时说:

“男女亟聚会,故其俗淫。《郑诗》曰:出其东门,有女如云。又曰:溱与洧方灌灌兮,士与女方秉菅兮。恂盱且乐,惟士与女,伊其相谑。此其风也。”

在谈到卫国风俗时说:

“男女亦亟聚会,声色生焉。”

说明郑卫两国男女可自由聚会,纵情取乐,互相戏谑。

在谈到蓟国时又说:

“宾客相过,以妇侍宿,嫁取之夕,男女无别,反以为荣。”

两性更加放荡。

在谈到齐国时说:

“始桓公兄襄公淫乱姑姊妹,不嫁。”

《新语·无为》说:

“齐桓公好妇人之色,妻姑姊妹,而国中多淫于骨肉。”

说明齐国同姓兄弟姐妹之间可发生性关系,甚至不出嫁。

另外,家族中同辈男女可以再娶再嫁,也可超越辈分嫁娶。子侄弟可以上娶父伯叔兄之妻妾,甚至孙辈也可上娶非直系的祖母。如卫宣公烝于夷姜,生急子(桓公十六年);晋献公娶于贾,无子,烝于齐姜(左公二十八年);公子鲍美而艳,襄夫人欲通之而不可,乃助之施,昭公无道,国人奉公子鲍以因夫人,杜预注:鲍适祖母也(文公十六年)。文公报郑子之妃曰陈妫,生子华、子臧。杜预注:郑子,文公叔父子仪也。汉律,淫季父之妻曰报(宣公三年)。卫大叔疾出奔宋。卫人立遗,使室孔姞。杜预注:遗,疾之弟也。孔姞,疾之妻也(哀公十一年)

上辈娶下辈的如卫宣公娶了他的儿媳为妻。晋文公在秦国娶了他的侄媳妇怀赢为妻(僖公二十三年)

春秋时女子可以一嫁再嫁,甚至可三嫁四嫁。

郑穆公之女夏姬是个著名的美人,嫁到陈国为大夫御叔之妻。她与陈灵公和卿大夫孔宁、仪行父私通,其子夏征舒杀了灵公,孔、仪逃亡到楚国。楚攻破陈,将夏姬捕归,楚庄王想娶其为妾,在申公巫臣的劝谏下作罢。大臣子反也想娶她,也被巫臣劝止。楚庄王将夏姬赐给大臣连尹襄老,后连战死,她又与其子通奸。巫臣一直想娶她,就劝夏姬回到娘家郑国去。夏姬回到郑国,巫臣就派人去提亲,取得郑君的同意。后来巫臣乘出使齐国之机,带了她全家逃到郑国,又带了夏姬一同逃奔晋国。

春秋时的贞节观念则呈现出多元化。妇女再嫁之事屡见不鲜,但同时风俗中也有女子守节、忠于丈夫的思想萌芽。

寡妇守节。《诗经·鄘风·柏舟》就是一首寡妇守节自誓的诗,表示对丈夫之死“矢靡它”,也就是至死毫无二心。《诗经·王风·大车》也表达了一个女子对所爱的人要死则同穴的心愿。

不事二夫。息妫因以不事二夫而著名。息国被楚国灭亡,息侯被杀后,其妻息妫被带回楚侍候楚王,息妫一直不主动说话,楚王问她,她表示:吾一妇人,而事二夫,纵弗能死,其又奚言?(庄公十四年)以微言大义著称的《春秋》特别记载了此事,本身就说明这种情况比较特殊。

寡妇殉节。伍子胥由楚逃亡吴途中,饥渴时遇见一寡妇,供给其食物,食毕,女子叹曰:嗟乎!妾独与母居三十年,自守贞明,不愿从适,何宜馈饭而与丈夫,越亏礼仪,妾不忍也。子行矣。伍子胥走后,她投河自杀,以身殉节。(《吴越春秋·王僚使公子光传》)

本文摘自《后门观史》

作者刘绪义,岳麓书社出版

《后门观史》

著:刘绪义

定 价:¥38.00

从后门看历史,可以看到历史的前门所看不到的本质。本书是作者近年来读史随笔的结集,主要围绕着历史上的一些广为人知的历史事件、文化史上一些熟悉的历史问题进行了新的考察与分析,提出了新的观点,纠正了历史的误读,还原了历史的真相。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