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赵敏|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我偏要勉强

原标题:赵敏|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我偏要勉强

明教教主和峨嵋掌门大婚的喜讯传了出去,武林人士的贺礼便如潮水般涌到,当真是份子钱收到手软。

她心中不禁泛起一丝苦涩,他们的婚礼应该很热闹吧,一来昆仑、崆峒诸派与明教虽有旧怨,但万安寺中姓张的那小子出手相救,已于各派有恩;二来他的周姑娘是峨嵋掌门,各派掌门也都会遣人送礼到贺吧。

在这个大喜的日子,她却不合时宜地想起,以前姓张的那小子拉着自己的手,曾说过要天荒地老。

她是谁啊,她是皇上御封的绍敏郡主啊,她爹可是掌握枪杆子的天下兵马大元帅汝阳王啊!她呀,天生骄傲!

不,姓张的那傻小子答应为我做三件事,现下还有两件事没办呢。

她呀,为了爱,也得把自己低到尘埃里。离开大都,她便不再是那个骄傲的郡主。她呀,真傻。真的。

大都是这个国家最繁华的城市,在她心里却变成了荒蛮的流放地。

濠州城内,张灯结彩。拜天地的礼堂设在当地第一大富绅的厅上,张三丰那副“佳儿佳妇”四字大立轴悬在居中。

吉时一到,号炮连声鸣响。众贺客齐到大厅,赞礼生朗声赞礼,宋远桥和殷野王陪着张无忌出来。丝竹之声响起,众人眼前一亮,只见八位峨嵋派青年女侠,陪着周芷若婀娜地步出大厅。周芷若身穿大红锦袍,凤冠霞帔,脸罩红巾。

新娘很美,眉眼温柔。

新娘再美,却不是她。

男左女右,新郎新娘并肩而立。赞礼生朗声喝道:“拜天!”张无忌和周芷若正在要红毡毹上拜倒,忽听得大门外一人娇声喝道:“且慢!”青影一闪,一个青衣少女笑吟吟地站在庭中,却是赵敏。

明教和各大门派高手不少人吃过她的苦头,没料到她竟孤身闯入险地,性子莽撞些的便欲上前动手搞事情。

职场老手杨逍充分展现了自己良好的公关素养。第一步,先控制舆论。他双臂一张,也喝一声:“且慢!”向众人道:“ 今日是敝教教主和峨嵋派掌门大喜之日,赵姑娘光临到贺,便是我们嘉宾。众位且瞧峨嵋派和明教的薄面,将旧日梁子暂且放过一边,不得对赵姑娘无礼。”

第二步,再明确形势。他向说不得和彭莹玉使个眼色,两人已知其意,绕到后堂,即行出去查察,且看赵敏带了多少高手同来。

第二步,然后以实打虚、借力打力。他向赵敏道:“赵姑娘请这边上坐观礼,回头在下再敬姑娘三杯水酒。”

她什么场面没见过?抢婚?带兵围攻抢走新郎?不存在的。

她孤身前来,只是为一线可能的幸福执着。

赵敏微微一笑,说道:“我有几句话跟张教主说,说毕便去,容日再行叨扰。”

杨逍面露难色,道:“赵姑娘有甚么话,待行礼之后再说不迟。”

赵敏不肯罢休,说道:“行礼之后,已经迟了。”

杨逍和范遥对望一眼,知她今日是存心前来搅局,无论如何要立时阻止,免得将一场喜庆大事闹得尴尬狼狈,满堂不欢。杨逍踏上两步,说道:“咱们今日宾主尽礼,赵姑娘务请自重。”他已打定了主意,赵敏若要捣乱,只有迅速出手点她穴道,制住她再说。

今天,她没有带“神箭八雄”,没有带玄冥二老,她只剩苦大师和一肚子苦水了。赵敏迅速打出感情牌,向范遥道:“苦大师,人家要对我动手,你帮不帮我?”

光明右使范遥念昔日在王府受她照顾,顺势给她一个台阶,眉头一皱,说道:“郡主,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既已如此,也是勉强不来了。”

赵敏道:“我偏要勉强。”

故人劝她有南墙,她说我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的背后,是她的不甘心。

感情里哪有傻不傻,只有甘不甘心。

为救你,我情急之下,差点使出“天地同寿”,你心里没点数吗?

我敏敏·特穆尔作为天下兵马大元帅之女,阻止一桩婚姻多大点事啊,只要本郡主开心就好了啊。我本来不是男子汉大丈夫,阴险毒辣了,你便怎样?我偏要勉强。

有时候我自个儿想,倘若我不是蒙古人,又不是甚么郡主,只不过是像周姑娘那样,是个平民家的汉人姑娘,那你或许会对我好些。你这该死的小淫贼!我偏要勉强。

你心中舍不得我,我甚么都够了。管他甚么元人汉人,我才不在乎呢。你是汉人,我也是汉人。你是蒙古人,我也是蒙古人。无忌哥哥,我心中想的,可就只一个你。我偏要勉强。

她扛起了「我偏要勉强」的大旗,将爱情的战火烧到男朋友婚礼现场;她拿出金毛狮王的几缕头发,旋即成为婚礼闭幕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要就随我来,不要就快些和新娘子拜堂成亲。男儿汉狐疑不决,别遗终身之恨。”

明知这是一场意外,你要不要来?

明知这是一场重伤害,你会不会来?

当局高层爱上叛军首脑,一定不是「政治正确」。

但那又怎样?世上不如意事居八九,我偏要勉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