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杜立特空袭东京(九)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杜立特空袭东京(九)

相对哈尔西而言,弗莱彻的运气就差多了。“约克城”号编队遭遇了风暴,但攻击必须按时发起,弗莱彻勉强下达了进攻命令。从“约克城”号起飞的舰载机群中,多达6架飞机在电闪雷鸣中坠毁,余者仍顽强飞抵贾卢特岛上空发起了攻击。威廉•盖斯特上尉投下的第一颗炸弹给8600吨的“关东丸”号造成了轻微伤害,其余飞机轰炸了岸上的设施,岛上的无线电设施和几座水塔被炸塌,战斗机寻隙扫射了港内的一些小艇。由于能见度太差,攻击效果极不理想。

在米利岛上,根本就未发现值得袭击的军事目标,那里只有一个日军瞭望哨和一支施工小分队。带队的肖特上尉认为攻击一次都是多余。在对马金岛的攻击中,美军一颗炸弹击中了2900吨的“长田丸”号运输舰尾部,使其受到中度创伤,另有两架水上飞机被摧毁。

汇总飞行员提供的报告,两支特混编队海空袭击的最终战果为:击毁日军舰船16艘,飞机41架,摧毁地面设施若干。美军损失飞机11架,1艘重巡洋舰轻伤。初看上去战果似乎颇为辉煌。

但真实情况远非如此。初次出战的美军飞行员勇则勇矣,但水平实在不敢恭维。他们缺乏识别舰艇、判断破坏程度的经验,从而过高估计了战果。实际上日军只有1艘运输舰和2艘小型舰艇被击沉,另外8艘舰只受伤,岸上部分设施起火。攻击对日军来说无疑于隔鞋搔痒。老酒说句稍显刻薄的话,这些象征性的攻击可能连油钱都不一定赚回来。其真实意义在于让日本人和美国国内民众清楚,美国太平洋舰队依然健在,并随时可能发起攻击行动。

为鼓舞士气,2月2日傍晚,哈尔西向舰队全体官兵发出了热情洋溢的祝贺电:“干得不错!你们在马绍尔群岛创造了历史。能有幸作为你们的指挥官,我深感自豪,上帝保佑你们!”尼米兹也向哈尔西和弗莱彻发去了电报:“整个舰队打得都很漂亮!”

前方“大捷”的消息经夏威夷迅速传回华盛顿,美国国内士气为之一振,广大民众一片欢欣鼓舞。2月4日,各大媒体纷纷在显著位置高调宣布:美国太平洋舰队成功袭击了日军重兵把守的的马绍尔群岛和吉尔伯特群岛。

消息同样传到东京。当时位于特鲁克军港的南云机动舰队正准备挥师南下,进驻苏拉威西支援近藤信竹的南方作战。山本司令官立即下令苏拉威西之行取消,南云舰队以最快速度向东追击。这显然是出于义愤的冲动之举,以舰船的速度而言毫无现实意义。从特鲁克到马绍尔群岛超过2200公里,舰队以最快速度也要两天以上才能赶到,有这时间美军早跑得无影无踪了。2月1日,还可以不断收到马绍尔群岛海域频繁发出的往来电文。到了夜间,一切都变得悄无声息,美军舰队显然已从那一片海域撤走。

2月2日,南云舰队仍奋力向东疾驶,当听到美国广播播出“美军成功袭击马绍尔群岛和吉尔伯特群岛”的消息后,才知道肯定赶不上了。战意不足的南云随即下令调头返航。

相比日本人之前取得的一系列辉煌胜利,美军微不足道的袭击就像蚊子在大象身上咬了几口。但这些动作无疑给日军敲响了警钟,使他们不得不考虑自身的安全。为确保本土万无一失,山本下令第五航空战队“翔鹤”、“瑞鹤”号航母脱离南云舰队,返回本土担负东部海域的防御任务。3月中旬,山本又将第二十一航空战队从南方调回进驻东京地区,以使首都免遭敌军袭击。4月1日,新组建的第二十六航空战队接过了东京的防务。

听到同学八代少将在攻击中阵亡的噩耗,宇垣参谋长在《战藻录》中如此写道,“他们终究还是来了,他们够有胆量。美军的这次空袭和我们袭击珍珠港完全不同,它发生在战争期间。幸运的是敌人这次只抓伤了我们,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教训,他们没有直接去袭击东京。”联合舰队航空参谋三和义勇中佐也说,“这次攻击是上天对我们缺点的警告。我们的参谋只能个个咬牙切齿,失望地上下直跳。无论发生什么,我们必须绝对防止任何试图对东京的空袭。对付敌人的航空母舰,防守是最糟糕的策略和战术。”

虽然军方领导层震动很大,但日本媒体的宣传却是另一种腔调,宣称这种行动“主要是为了在美国国内对付政敌、争取民意和鼓舞士气而发动的”。——日本的说法不无道理。

2月5日,“企业”号航母编队回到珍珠港。舰队经过希凯姆机场时,基地所有人员都涌向了岸边,向凯旋的勇士们欢呼呐喊。路经基地医院时,连那些医生、护士甚至住院的伤兵——他们很多人还打着绷带拄着拐杖——都簇拥向岸边向军舰挥手。港内停泊的舰船纷纷拉响汽笛,以示敬意。特混舰队的官兵们也纷纷拥到舷边,挥舞着军帽与岸上或其它舰船上的同伴遥相呼应。

“企业”号缓缓靠上码头。舷梯刚刚放下,尼米兹上将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了舰上,冲上前去紧紧握住了哈尔西的手,“完美的战斗!”之前强烈反对航母主动出击的驱逐舰编队司令官罗伯特•西奥博尔德少将紧跟在尼米兹后面,用手指着哈尔西的脸戏谑道:“该死的比尔,这里没什么事,你回来干啥?!”

2月6日清晨,“约克城”号编队回到基地。由于并未取得显赫的战绩,加上头天欢迎哈尔西已耗费了过多热情,弗莱彻的归来略显冷清,但尼米兹上将的热情依旧。弗莱彻感觉到了一个以月来珍珠港发生的可喜变化,“仿佛吸到一口新鲜空气”,看来“尼米兹稳住了局面,恢复了士气”。

当天下午,尼米兹特别为哈尔西和弗莱彻举行了一次大型记者招待会,借此回答国内民众以及日本人的疑问。

在美国军界,如果陆军中最具表演才能(现在流行说装13)的是麦克阿瑟,那海军中无疑就是哈尔西。记者会上,哈尔西无可争议成为记者和摄影师关注的焦点。他的表演也堪称完美:当谈到本次出击取得的战绩时,他笑逐颜开眉飞色舞,当提到对手日本人时,他深恶痛绝咬牙切齿,表情变换极度频繁。新闻记者们最喜欢这样的表演了,可以为他们的文字增加绝好的噱头。在盟军战况江河日下的不利局面下,连小小威克岛甚至是打了败仗的麦克阿瑟都能成为民众关注的英雄人物,更何况打了胜仗的哈尔西?对于那些明显夸大了很多的战绩,新闻媒体选择了欣然全盘接受。实际上美军的袭击行动并未对南方战事产生积极影响,日军在菲律宾、马来亚、荷属东印度的攻击丝毫未减。

发布会简直成了哈尔西的独角戏,旁边的弗莱彻只能闷头抽烟。还有一位未来的大腕儿压根儿就没来,他就是更加低调的斯普鲁恩斯。此刻他正把自己关在旗舰“北安普顿”号的住舱里,认真反思第一次攻击中的行为,并为自己在袭击战中的拙劣表现深深自责。

虽然和哈尔西非常要好,但斯普鲁恩斯并不喜欢好友这种同新闻媒体保持密切联系并热衷成为一个公众人物的性格。“我讨厌媒体”,在随后写给夫人玛格丽特的一封信中他说,“他们总是不断强调那些不太重要的事情,结果公众都不了解真实情况,只是一厢情愿地沉迷于胜利。我欣赏丘吉尔,即使事情变得非常糟糕,他也毫不犹豫地将它告诉民众。”打心底里讨厌抛头露面的斯普鲁恩斯在他的军事生涯中一直拒绝采访,他甚至以没有多余的地方为由禁止记者住在舰上。无可奈何的记者们采取的报复只能是文字,他们在各类文章上说这位将军“尽管办事干练,但冷酷无情”,斯普鲁恩斯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依然我行我素。从一件小事上就可以看出他的低调。后来当斯普鲁恩斯仓促接过中途岛海战的指挥权时,日本人竟然还不知道这人的底细,开始四处寻找他的资料。

(图片:美军“约克城”号航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