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发掘·研究·保护——2016 年度“十大考古”中的基本建设考古

原标题:发掘·研究·保护——2016 年度“十大考古”中的基本建设考古

长期以来,基建考古始终是国内考古发掘的主要组成。基建考古不但服务于经济建设,而且在考古研究中也占有重要地位,许多惊世发现就是在基建考古中面世的。就在今年4 月举行的2016 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会中,数个基建考古项目入围终评,颇为引人注目,如四川成昆铁路扩能工程(凉山境)先秦时期聚落遗址群、北京通州汉代路县故城遗址、河南洛阳西朱村曹魏墓等。这些项目是我国基建考古的一个缩影,既见证了走过的历程,也预示了将来的趋势。

见微知著:一条见证基建考古成长的路

四川成昆铁路扩能工程(凉山境)先秦时期聚落遗址群

四川成昆铁路扩能工程(凉山境)先秦时期聚落遗址群是2016 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入围项目,也是一个典型的大型基建工程中的考古调查和发掘项目。这一地区从20 世纪50 年代开始便有以成昆铁路为代表的数次大规模的基本建设,直到近年的成昆铁路扩能工程,也见证了基建考古在几十年中所发生的变化。本报记者采访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高院长以这一地区为例,就自己所看到的国内基建考古所发生的变化和原因谈了自己的看法。

从不理解、不情愿到配合

“成都到昆明一直是我们西南由内陆通向边疆的重要通道,不管是所谓西南丝绸之路,还是蜀到滇的传统通道,大家一直很关心这条路。从20 世纪50 年代以来,我国在这里搞了很多大型建设,比如举世闻名的成昆铁路。建设虽然搞得热火朝天,但是据我所知,成昆铁路沿线在那时基本没有做过考古调查,最多就是当地文物部门报一报,像现在这么大的发掘是没有的。我们可以想象当年在经济建设当中无意识地破坏了不少文物,这的确很可惜。但是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首先从认识上不到位,第二经济条件和工作条件完全无法和现在相比,比如交通工具和无人机等调查工具等。”高大伦说道。

雅西(雅安到西昌)高速公路

“到了2000 年前后,在这一带修高速公路的时候,我们也做过考古调查,当时的调查比修成昆铁路的时代好,但是条件也比较艰苦。而且,建设单位也不理解,现在明白这个事儿了,虽然《文物保护法》明确规定大型基本建设之前必须要让考古单位调查和发掘,但当时建设单位确实不太情愿配合。记得当时《中国文物报》还就西攀(西昌到攀枝花)高速公路施工破坏文物事件做过专门的报道,这个报道出来以后引起了很大反响,为此四川省政府有关方面还专门召集我们和建设方一起座谈,商量怎么保护文物。接下来几年,建设单位从不理解到不情愿,总之还是接受了考古部门的工作,这时候情况开始好起来,一部分重要的考古遗址得到发掘。再到后来,进入2005年以后,在这里修一条雅西(雅安到西昌)高速,工作条件又好一些,考古单位跟建设单位报有多少遗址点,他们经过复核以后,大多数还是认可的。”“而现在的成昆铁路扩能工程,情况就大为改观了,建设单位应该说是非常积极配合的。建设单位配合我们调查,他们主动向我们提供很多图纸,把他们不同段的施工时间、工程量都告诉我们。甚至在没有得到有关方面最后认可,以及还没有最后签订协议的情况下,为了让我们文物部门尽快开始工作以保障工期,也是为了马上要面临的文物保护问题,建设单位首先拿出了1500万让我们先抢救性发掘一批遗址,建设单位这一点是很令我们敬佩的。在发掘当中也配合,考古队在哪里挖到遗迹,施工队就主动转场到其他地方。原来他们不理解我们挖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以为我们故弄玄虚。等重要遗迹出来了,墓葬出来了,告诉他们重要性,原来将信将疑的态度也就改变了,还主动帮我们协调一些赔产、用工和基建设备进场施工的问题。当我们在发掘过程中,说哪个地方要扩展发掘面积,他们也基本都认可。我们对每一处重要的发现,都及时和施工方通报,现在也能够得到比较快的回应。我们组织成果通报会,邀请他们来,他们也主动参加,而不像以往那样显得无可奈何。”

至于为何出现了如此显著的变化,高大伦也有自己的看法。“还是以这个工程为例,施工方现在确实在主观上认为施工地区遇到了应该重视的古代文物,应该给文物考古部门留时间,提供充分的工作条件。我认为这是通过几十年,特别是最近十多来年来的努力,从国家最高层、文物主管部门到具体负责考古任务的考古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从政策法规的制定和实施,到宣传的力度广度不断加大,共同营造了一个重视文化遗产的氛围。在这样一个大的环境和氛围下,施工方的态度也会发生转变,很多还是深入到思想上的转变。”

考古队也是宣传队

在基建考古中,需要考古单位和基建单位交流、协商和配合,基建考古才可以顺利进行。因此,考古单位在工作中可以对基建单位产生实际的影响。高大伦就此谈了自己的看法。“ 当然,我们在工作中要坚持原则,该调查发掘的一定要坚持做。以往遇到过基建方不配合,故意破坏文物的行为,我们是坚决与其斗争的。但是,我们也要不断通过典型事例的宣传,和基建方做工作,这是非常重要的。你要说服建设单位,不能仅仅说这有个什么遗址,那里有个什么遗址。你要和他说学术上的东西,还要让他们听得懂。”

成昆铁路扩能工程

“就拿成昆铁路扩能工程来说,搞科普嘛,首先和基建单位讲西南文化通道,讲‘一带一路’,和他们讲我们就处在这条路线上;第二讲古代西南夷的文化,还有很多没找到;还要讲铁路建设目的虽然是为了拉动沿线经济,但仅有经济还不行,还要有文化,很多文化是埋在地下的。通过考古发掘,西昌也好,凉山也好,大批东西发掘出来,能够有所展示、陈列、宣传,这条路便会更加热起来,不能仅仅根据经济发展来修这条路,我们要让这条路也活起来。”

“所以我们认为和建设单位平常交往当中,比如谈判当中,不应该是很干瘪的,不要仅仅是发掘多少面积,你应该承担多少经费等内容,而是要加上通过发掘能解决什么历史谜团,解释成他们能够理解的东西,让他们知道原来这条路,这些遗址这么重要,这样才能理解你的工作。在工作当中也应当主动请他们来看看,有了一些重要发现,也通过微信发给他们,让他们分享喜悦,让他们知道这些成果当中也有他们的一份贡献。发掘成果,不仅仅是考古单位的,有国家政策的支持,有当地居民的支持,当然也离不开建设单位。我觉得也有他们积极参与文化遗产保护,理解支持考古工作的一份贡献。比如这次成昆铁路扩能工程考古项目的重大意义之一是填补了安宁河流域先秦文化的空白,如果没有修铁路,也没有机会大面积地去发掘。只有在基建方的配合下,我们才能把发掘看成是一个机会,把抢救性发掘化被动为主动。中国幅员辽阔,考古力量有限。全国几十年间的重大考古发现,绝大多数都是因经济建设的考古发掘被发现的,如果没有国家法律法规保障和整体战略部署,不会搞这么大规模的发掘。经济要建设,这个是必然的,但二者又是可以互相理解、相互协调、相互促进的。”

城市基建考古与地下文化资源利用

河南洛阳西朱村大墓

河南洛阳西朱村大墓位是2016 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入围项目,这座大墓规模宏大,已经达到了帝陵的规模,学术意义十分重大。

这座大墓位于洛阳市郊,是为了规划中的野生动物园而发掘的。基建考古,是因为施工要动土,为了防止破坏可能存在的地下文物而进行的。发现了遗迹和遗物以后,该如何处理?洛阳市的考古单位在长期的城市基建考古中探索了一条让考古发现和当地经济协调发展的道路。

记者曾于2016年11月到洛阳西朱村大墓发掘现场参观,据发掘方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介绍说,他们计划与业主协调,把这座大墓原地保护下来,成为将来野生动物园里的一个亮点,这可以极大地提升该地的文化品位。

无独有偶,在洛阳市内,记者看到诸如洛阳市第六中学的校园内发现的隋唐洛阳城宫城东墙,洛阳市定鼎北路发现的唐代大型砖瓦窑,考古单位都计划和业主协商保护。考古单位不但要发掘,还要借助自身的优势,协助这些单位进行展示和宣传。

的确,看一个国家,一座城市的文化底蕴是否深厚,文物古迹是最好的明证。重要的遗迹就像是一座纪念碑,诉说这片土地的历史。将其破坏固然不能允许,将其搬走也感觉有了一种将当地文化连根拔起的感觉。当今的社会发展,已经不能单纯看经济发展的“硬实力”,也要看文化发展的“软实力”,这些地下文物古迹便是“软实力”的最好载体,理应和经济发展的“硬实力”相得益彰。

( 文章来源:中国文物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