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每餐饭比今天难民还差:高级首长林彪吃了几十年菜糊糊

原标题:每餐饭比今天难民还差:高级首长林彪吃了几十年菜糊糊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萨沙讲史堂第三百九十六期】(历史系列第149讲)

  又到九一三了。就军事政治来说,林彪始终是近代历史上的重量级人物。今天我们不说他的打仗,也不说从政,就讲讲林彪的吃饭。听萨沙说一说吧。

  《水浒传》有这么一幕。店小二对呼延灼说:小店破旧不堪,也不干净,怕是接待不了官爷。呼延灼说:我是从军的人,哪里会讲究什么,任何地方都能睡。

  作为一个军人,林彪也是如此。

  林彪这一生,除了重病期间为了保命以外,从不讲究衣食住行。

  在黄埔期间,林彪和同学们一起吃青菜萝卜加糙米饭。

  红军期间,林彪有什么吃什么。那个年代,南瓜汤红米饭山芋甚至野菜,能吃饱就算不错了!

  秘书高继尧回忆:林彪这人不挑饭菜,大伙儿吃啥他跟着吃啥,拣碗土豆红薯也算一顿。他住房也没个讲究,随便找个屋放张床就行。住楼房他不觉着哪儿好,睡茅草房他也没看出哪儿差。每到一地,不管院子里怎么零乱,也不论屋里怎么邋遢,他都照进。可要是进屋后见地图还没挂好,脸上立马挂霜。

  有意思的是,林彪自己不在乎吃饭,却会关心部下吃饭。

  还是高秘书回忆:有时看到大家的伙食不好,他会叫来管理员,让他设法改善改善伙食。

  到了抗战受伤以后,林彪更是对饮食降低要求。因重伤影响了肠胃消化,林彪在很多年时间都不吃肉。因长期吃素还要没日没夜指挥作战,林彪一度身体非常虚弱,走路都打晃。

  为了补充营养,林彪开始吃一种零食,也就是黄豆。

  原林彪警卫团一营副营长迟好学回忆:并不是林彪有怪癖喜欢吃炒黄豆,他那完全是为了治病。在东北那会儿他身体极差,三天两头地闹肚子,简直不能沾一点荤腥,稍稍吃点带晕油的菜就拉稀。拉起来什么药也止不住,一拉就是几天不见好。但人老不吃肉,总不沾荤,身体也受不了,会头晕、耳鸣、心慌。后来哈尔滨双城的一位老乡给他出了个偏方,要他每天嚼几把炒黄豆,说炒黄豆可以治胃疼心慌。他按老乡说的试了几次,果然见效,打那以后就养成了吃炒黄豆的习惯。黄豆含油量很高,正好可以为他缺荤少油的体内补充一些蛋白质。

  建国以后,林彪作为高级首长,待遇很高。林彪行政三级,月薪四百多元。在月收入只有几块钱钱的当年,林彪的收入想吃什么都没问题。另外,当年很多东西是有钱也买不到的,但林彪却不受这个限制。在中海岸边有一处中央国家机关供应站,林彪一家日常所需柴米油盐酱醋茶都从那里采购,什么都有。当然,对符合特供条件的供应对象价格上是优惠的。如果离京到外地居住,当地也有专门供应机构。

  到了这个阶段,林彪吃饭仍然非常简单。

  林彪的服务员李根清回忆:我看见的林彪实在没有什么爱好,更没有不良嗜好。他不爱玩、不爱穿、不喝酒、不抽烟、不钓鱼、不玩牌、不跳舞、不玩女人,也不游山玩水、提笼架鸟、养花弄草,不把玩古件、不烧香拜佛,甚至不喝茶水,几乎属于男人的爱好,在林彪那里都找不到。

  比如说吃。人们通常都会这样想,像林彪这样的大人物,肯定是天天山珍海味,顿顿美味佳肴,享尽人间口福的。我第一次给林彪送饭就是这样想的。但是出乎意料,厨师卜金华交给我的却是一个盛着白开水煮卷心菜的小保温桶,一个一两多的热馒头,一盘二两牛肉做的清蒸肉饼,这三样东西和一双用热毛巾紧紧包裹着的竹筷,被一起装进一个食盒里。我问卜师傅:“还有吗?”他回答:“没了。首长就吃这些。”我以为下一顿可能吃好的,可是下一顿还是这三样。我以为明天会吃好的,到了明天仍然是这三样。一年到头,天天老三样。1965年春天在苏州住时,一位姓吴的厨师负责给林彪做饭。 一天,吴师傅哀求似地对我说:“小李,我是国家特一级厨师,什么样的面点,什么样的饭菜都会做。你给首长说说,就让我给他做点好吃的吧,我保证让他满意。”当我把吴师傅的心情说给林彪时,他嘴角含笑,轻轻摆手说:“谢谢他。我吃的很好了。每餐一份蔬菜,一个馒头,一钱盐,一钱油,二两肉饼,不加作料,雷打不动。”

  “老三样”也有变样的时候。随着季节转换,卷心菜会换成应季蔬菜,煮菜的白开水会换成小米稀饭,稀得米粒碰不到米粒,喝开水变成喝菜粥。馒头可能换成玉米粉,牛肉可能换成猪肉、鱼肉,如此而已。变与不变,变成什么,全是林彪自己发令。一段时间吃延安产的小米,吃些天后他会说吃延安小米“出汗”,便下令吃井冈山小米。过一段时间有可能把井冈山小米换成麦片,或者再吃延安小米。一年到头,换来换去,也逃不出他认可的几样东西。

  林彪从不敢尝鲜。许世友常把打来的猎物选一些送给林彪,林彪从来不敢品尝。有人也会送些时令鲜果,他看也不看便送人了。1967年12月5日是林彪60岁生日,内勤向林彪提议“适当改善一下伙食”,林彪摆摆手说:“不要”,照吃他的老三样。唯一有所不同的是,妻子儿女各自端着自己的饭碗陪着他吃了一顿饭。

  林彪吃的贫乏无味,连家常饭菜都不如。但林彪用餐时那副贪婪的样子却是天下无二。他用的“碗”就是那只装了半桶白开水和青菜的小保温桶。只见他打开桶盖,首先把馒头掰成几块投进桶里,再倒入肉饼,然后用筷子快速搅拌桶里的食物,打得桶壁“啪,啪”作响,直到食物被全部搅碎,便端起保温桶“哧溜,哧溜”地吃起来。吃得那香甜,吃得那贪婪,像是几天没有吃过饭的饿汉。我常想,桶里食物的温度肯定还是烫嘴的,但林彪就喜欢吃烫嘴的饭菜,一旦端起饭桶,便片刻不停,直到全部消灭干净。

  吃饭的时候,林彪是不允许人打扰的。有一次,我给林彪摆上饭,他还没有吃上几口,叶群便进来了,林彪对她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干扰吃饭,可是叶群仍然张口说:“海军李、王、张……”这时只见林彪“啪”地一声把筷子摔在茶几上,厉声说道:“你走!你走!”

  林彪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天天重复地吃着一样东西:菜糊糊。

  林彪不喝酒,但是闻过酒。说是习惯谈不上,偶尔闻闻酒香。我给他做内勤时,在衣柜间的一个贮藏柜中,常年备着两瓶茅台酒,是九元钱一瓶买来的。林彪偶尔会让我们把酒拿给他,他拧开瓶盖放在离鼻尖十来厘米远的地方,用手掌从瓶口外朝着鼻孔方向扇动,然后鼻孔凑过去闻闻酒香,可从来不敢尝一口。

  【萨沙讲史堂第三百九十六期】(历史系列第149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