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老山作战功臣董疆永:不忘亲人的期盼和嘱托!

原标题:老山作战功臣董疆永:不忘亲人的期盼和嘱托!

战场上,炮火连天,战士们在想什么?三等功臣董疆永说,在阵地上想得最多、记得也最牢的不是眼泪,不是悲伤,而是——

亲人的期望和嘱托

我出生在一个军人的家庭里,父亲是一位戍守边疆几十年的老军人,老党员。为了让我永远记住边疆,长大后做守卫边疆的英雄,父亲给我起名叫疆永,意思是永远做保卫边疆的勇士。1981年我从隆化存瑞中学毕业后,就报名参了军。临行时父亲只对我说了一句话:“疆永,到部队后要好好干,不要忘记你名字的含义。”在军校我终于接到了上前线的命令,那天我在日记中写道:“亲爱的爸爸,妈妈,您们的愿望就要在儿子身上实现了。”

董疆永当年在临战训练

董疆永(右一)19858月从石家庄出发奔赴前线

上阵地后,我被分到了某高地左侧的—个哨位,是一个八二无后坐力炮班。对面高地上有敌人的一个火力点,对我威胁很大,几次射击都没有除掉。我决心干掉它。我两次冒着生命危险到高地顶部侦察地形、选择炮位、目测距离、计算射击诸元。一切准备就绪,九月四日黄昏,我带领战士扛着炮来到预定位置,第一发炮弹打低了点,我立即下达了修正口令。第二发把左沿打了个缺口,我又命令炮手向右沿瞄准。第三发不偏不斜正好打进了敌人的风洞,炮弹在洞里爆炸了。我立即指挥炮手撤出阵地,我们刚撤进哨位,越军炮弹就过来了。这次我们共消灭五名敌人、摧毁敌人高射机枪和狙击步枪各一挺。

9月15日黄昏,越军进行报复性炮击,几发炮弹落到了我们哨位附近。正在洞口值班的战士李恒亮一把将我推到洞底,说:“排长,这儿太危险……”一句话还没说完,一发炮弹在洞口边上炸开了。巨大的火焰冲击波一下子把我推到了洞壁上,当时便失去了知觉。当我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时,小李已经牺牲了。鲜红的血从石缝滴答、滴答往下掉,砸在地上,也砸在我心上。我想哭,可眼泪就好像凝固了—样;我想喊,又喊不出声来。我恨啊!当时真想冲出洞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为我的战友,为我的弟弟报仇。

李恒亮的牺牲,使我的思想受到了很大的震动。说实话,以前我真没想到过死神敢来邀请我董疆永,但这次我却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了。不久,我给父母写了一份遗书,做好了为祖国献出生命的思想准备。“爸爸、妈妈:当你们收到这封信时,孩儿已经为国尽忠了。原谅我第一次向二老撒了谎。我没有去参加田径队训练,也没有去西北学习,而是来到了云南前线代职见习。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在瘫痪的妈妈和多病的爸爸身边尽孝。古人讲忠孝不能两全,就请二老在我的抚恤金中拿出一笔钱给妈妈买—辆轮椅吧,也算是孩儿在九泉之下尽了最后一点孝心了。”我把对父母的爱,对李恒亮的爱,以及对千千万万个牺牲了的战友的爱,一齐化成对越南侵略者无比的仇恨。推荐关注:微信查找“wsgb81”。第二天早晨,我冒着敌人的炮火,把四颗定向地雷埋到了敌人时常偷袭的哨位顶部。夜里十一点多钟越军特工队来偷袭了。只听“轰”“轰”几声巨响,炸得敌人鬼哭狼嚎。就这样,我在阵地上战斗着。

当我带着军功章凯旋归来时,我的心里是多么高兴啊,真想一步就能跨回家去,把胜利的喜讯告诉父母和亲人们,让他们也分享我的欢乐和喜悦。然而,当我满面春风地推开家门时,我才知道,我的母亲已在两个多月前就离开了人间。听爸爸和亲人说,妈妈在弥留之际还用微弱的声音喊着我的名字,直到临去世的那—刻。

我把军功章端端正正放在妈妈的骨灰盒上,庄重地行了一个军礼,流着泪说:“妈妈,您的儿子回来了,您的儿子没有辜负您的期望和嘱托。”

战火没有停息,越军还在向我边防不断进攻,同时我也还没有完全实现亲人的期望和嘱托。我是一名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将随时听从祖国的召唤,如果祖国需要,我将奋然前行。

1985年8月董疆永在老山战区

(本文原载于1986222日《战友报》;编辑供稿:胡国桥;文字整理校对:刘静、胡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