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中央军委15个部门,半数有主官调整

原标题:中央军委15个部门,半数有主官调整

撰文 | 傅凝

夏天刚过,又有多位军队高级将领职务调整,如三名军委委员分别被免掉其兼任的职务,随之军委政治工作部、联合参谋部、空军、陆军等单位迎来新的主官。

从时间节点来说,这是正常的变动。

按照近年来的惯例,每年夏季和冬季都各有一波将领调整。因为军方的特殊性,人事调整一般不会在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开。也就是说,像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这样以关注时政为业的公号狗,每天都得睁大眼睛看通稿,没准儿就能发现新的动静来。

政知君发现,经过这轮调整,军改以来20个月,中央军委15个部门已逾半数调整了主官(插一句话,“半数部门调整主官”与“半数部门主官调整”可不是一个概念哦),因为这些调整带来的联动变化,那就要大得多了。

8个部门有调整

2015年底启动的新一轮军改,从军委机关层面来看,应该是70年来的第四次大变动。军委从解放战争时期就形成“三总部”;1955年变为“八总部”;1958年重新恢复“三总部”;直至1998年,在“三总部”基础上增设总装备部,变为“四总部”。

一年多前的军改,总部领导机关经过改革成为“军委办事机关”。

军改后的15个部门,可以分为三类:一是7个部(厅),二是3个委员会,三是5个军委直属机构。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经过梳理发现,截至目前,15个部门里至少(或许还有别的部门调整,但鉴于公开报道未披露,就不在统计之列了)8个部门有主官调整,其中7个部(厅)除了军委办公厅以外,其他6个部门均有调整。

话不多说,直接上图表↓↓↓

部门

职务

首任主官

调整后主官

军委办公厅

主任

秦生祥(中将)

联合参谋部

参谋长

房峰辉(上将)

李作成(上将)

政治工作部

主任

张阳(上将)

苗华(上将)

后勤保障部

部长

赵克石(上将)

政委

(空缺)

张升民(中将)

张书国(中将)

装备发展部

部长

张又侠(上将)

政委

王洪尧(上将)

安兆庆(中将)

训练管理部

部长

郑和(少将)

黎火辉(少将)

政委

张升民(少将)

(尚未公开披露接任者)

国防动员部

部长

盛斌(少将)

政委

朱生岭(少将)

(尚未公开披露接任者)

备注:表格内为就任时军衔(下同)

从公开披露的情况看,三类部门里,当然是第一类变动最大,3个委员会和5个直属机构,则是各有一个部门有调整。

三个委员会

部门

职务

首任主官

调整后主官

纪委

书记

杜金才(上将)

张升民(中将)

政法委

书记

李晓峰(中将)

科技委

主任

刘国治(中将)

五个直属机构

部门

职务

首任主官

调整后主官

战略规划办

主任

王辉青(少将)

改革编制办

主任

秦生祥(中将)

军合办

主任

关友飞(少将)

胡昌明(少将)

审计署

审计长

郭春富(少将)

机关事务总局

局长

刘志明(少将)

政委

王成志(少将)

8个部门调整中,只有新任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主任胡昌明少将是从副职“扶正”,其余的主官均是从其他单位调入。

第一种情况是在军委机关里调整。像张升民,军改之后先是在军委训练管理部担任政委,与郑和搭班子,不到一年就调到军委后勤保障部担任政委,今年2月媒体披露其已出任军委纪委书记。

第二种情况是各军兵种与军委机关的交流任职,这样的将领要多一些。像原陆军司令李作成履新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原海军政委苗华接任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原陆军政治工作部主任张书国接替因张升民履新军委纪委而空出来的后勤保障部政委一职。

第三种情况是,外地进京。

一位是现任军委装备发展部政委安兆庆。军改一年后,他从南部战区空军政委任上奉调入京,接替年满65岁的王洪尧上将。

另一位是现任军委训练管理部部长黎火辉。比安兆庆晚一个月,他在今年1月份从第31集团军军长任上进京,接替已调任军事科学院院长的郑和。而在黎火辉进京后不久,包括他的老部队第31集团在内的18个集团军番号取消,调整为13个集团军。

将军进京

20个月以来在军委机关任职的主官,有好几位都是外地进京的。

一年多前,军改后刚履新的部门领导和军兵种主官,至少有6人来自各大军区。

像现任国防动员部部长盛斌和军委机关事务管理总局局长刘志明,都来自原沈阳军区。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在东北时,两人还是上下级关系——盛斌担任军区副司令员时,刘志明是联勤部部长。

李作成和郑和都是从成都军区双双进京履职。事实上,两人在西南搭了几个月的班子。2015年夏天,郑和从总参军训部部长任上“空降”到成都军区,担任副司令员,时任司令员正是李作成。然而没过多久,两名“新同事”先后进京,李作成执掌陆军、郑和执掌军委训练管理部。

这两位同事也是一年多来数次调整的将军。李作成在陆军工作20个月,接任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郑和则变动更为频繁,在军委训练管理部工作一年,调任军事科学院院长,五个月后又到国防大学担任校长。

郑和到任不久,中央军委即为新组建的国防大学授旗。据媒体披露,新的国防大学合并了原来七所军校,校区分布在南京、西安、石家庄、北京等地。也就是说,这位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到新的国防大学,面临的是全新的格局和空间。

晋升的节奏

根据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观察,近年来部队加大主官交流力度。每年的夏季和冬季将领调整,涉及范围均不算小。例如2014年末的一轮调整中,最后一批“40后”告别副大军区级岗位,“60后”跻身副大军区级职位;半年后的2015年夏季调整,至少16名副大军级将领变动,涉及三大军兵种、二炮、大军区、军事院校等。

单就高级军官个人而言,有不少人从军以来调动跨度大、节奏频密,尤其在最近几年经过多岗位历练,主官履历经验更为丰富。

如前几天履新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的苗华,早年曾在沿海的第31集团军任职,后来从东南调往西北,而后又从陆军转岗海军。再如朱生岭,在南京军区任职多年,军改后调任军委国防动员部政委,不到一年又调任武警部队政委。

还有现任军委后勤保障部政委张书国,军改前担任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军改后调任陆军政治工作部主任,继而进入军委机关。

张书国的晋升可谓职务和军衔交替进行。转往陆军任职半年多,在成为少将8年之后,于2017年夏天晋升为中将军衔,随后出任现职。

安兆庆与张书国一样,也是在军改后先晋升军衔,再调进军委总部。安兆庆于2016年7月在南部战区空军政委任上晋升为中将,5个月后才进京出任军委装备发展部政委。

与他们不同的是,有的将军到军委机关履新之后才晋升军衔。像前面提到的郑和,调入军委训练管理部半年后晋升为中将。朱生岭和他在国防动员部的搭档盛斌也一样,刚进京时是少将军衔,2016年夏天,双双晋升为中将。

如今朱生岭中将已调往武警部队,国防动员部政委一职暂时空缺。军委总部调整带来一系列联动效应,如今海军政委、中部战区司令员等职都等着新的将领填空。

校对 | 李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