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Paul Broca-失语

原标题:Paul Broca-失语

  John H. Zhang 卒中轶事

  法国人PierrePaul Broca(1824-1880)在1861年首先揭示了表达性失语的脑代表区。Broca在两例病人发现左侧额叶44-45区损伤导致表达性失语,因为这个区域与语言的产生有关。后人把这个脑区叫Broca区,这种表达性失语叫Broca失语。Broca对脑功能分区第一次提供了解剖学的证据,建立左半球优势概念。现在认为Broca区域不仅与语言产生有关,也与语言的理解有关。失语是卒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希波克拉底对卒中的最初描述就是从失语开始。历史经常是不公平的,据说另一个法国人MarcDax(1771-1837)在1836年有类似发现,写了纪录但是在没有发表前Dax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当Broca在1861年发表了他的发现(请积压结果为发CNS的中国学者当心)时,Dax的儿子也把Dax写的病历记录上送法国医学科学院。因此Broca和Dax谁应该获得这项荣誉在法国科学院曾有多年的争论。无独有偶,中国人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英国人牛顿讲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其实早在1770年德国人JohannGesner就出书写了缺语症。到1824年法国人Jean-BaptisteBouillard进一步发展了Gesner的设想,脑的功能分球化,两个半球各有优势,损伤后表现不同。Bouillard在1848年甚至发誓说:谁能找到一个语言障碍的病人,他保证尸检会发现左额叶损伤,并提出赌资500法朗。据说无人支持他也无人应赌。在1852年Bouillard的学生和女婿ErnestAuburtin发现了一例病人并做了活体实验来验证Bouillard的理论。这个病人想自杀,用枪打飞了额骨但额叶完整,语言智力正常。虽然病人只生存了几个小时,当病人讲话时,医生用压舌板按压暴露的脑组织,每当按在额叶时病人就讲不出声来,解除压力,语言则恢复,其他功能和清醒状态不变。谁知道Auburtin这个神奇的发现竟无人观注。

  直到1861年在Auburtin的一次讲课中,Broca是听众但他决定去验证 Auburtin/Bouillard的推理。命运所致,一周内Broca遇到51岁的LouisVictor Leborgne死亡并做了尸检。Leborgne经历了21年进展性失语和偏瘫,但是理解和精神正常。人们叫他Tan,因为他多年来比手划脚半天后只能说一个Tan字。Broca在尸检中,发现了与当时的理论推测一样的左额叶病变。随后两年中Broca又发现12例类似病人。Broca在1861年证明了Bouillard和Auburtin的设想而且得到了荣誉和承认。看来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历史上像Auburtin和Bouillard这样为他人作嫁衣裳的事件层出不穷。

  到1906年Broca的学生PierreMarie提出在Broca区域周围组织的损伤也会导致Broca的表达性失语。后来更多的组织结构被发现与语言产生有关。在2007年,美国加州大学Davis分校的NinaDronkers把Broca存留下来的两个病人的脑子做了高分辩定量MRI扫描。第一个病人是Leborgne,或Tan病人。第二个病人是84岁的Lazare Lelong,他当时能讲5个字,是、不是、三、永远、和lelo(拼出部分他的名字)。MRI发现Broca区域周围的脑组织也有损伤,尤其是两个病人的损伤区并不完全在Broca区域。看来语言不仅复杂而且变异。 Broca生自医学世家,16岁获学士学位,17岁入医学院,20岁毕业。在1848年他在巴黎大学解剖糸工作,1849年获博士学位。在1853年为解剖教授和外科医生。在1859年Broca与他人一起在欧洲第一次用催眠术代替手术前的麻醉。Broca发表了223篇文章并激发了更多人研究脑的功能区和语言中抠。Broca的名字与其他71位法国科学家一起被刻在艾菲尔(Eiffel)塔上。Broca与富有的巴黎医生的女儿JeanLugol结婚,有两个儿子后来都成了著名的教授。Broca在1868年任职临床外科主任直到死于脑出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