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民国梨园冬皇爱上渣男甘愿金屋藏娇,兼祧两房让她悔恨半生

原标题:民国梨园冬皇爱上渣男甘愿金屋藏娇,兼祧两房让她悔恨半生

  导读:也许,梅兰芳只是她的爱情传说 ,她的名字与身影在梅兰芳、杜月笙的传记里出现,也不过是浮光掠影的几个浅浅的涟漪。但无论是梅兰芳还是杜月笙的人生里,甚至是孟小冬自己的一生,她都是一面冷静的镜子,照见了两个男人的对爱情的担待。

  01

  1925年,孟小冬初识梅兰芳时,她正好18岁。青春妙龄,风华绝代,初次在北京登台,首演《四郎探母》一炮而红,从此名动京城。

  撰写剧评的“燕京散人”对这样评论孟小冬:最难得的是没有雌音,这在千千万万人里是难得一见的,在女须生地界,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可说是前无古人。”

  所以,你看,后人说说梅兰芳可以没有孟小冬,但谈起孟小冬,却不能绕过梅兰芳,其实是不公平的。没有梅兰芳,她依然可以做她特立独行,绝世而傲岸的冬皇,甚至,如果没有那一段最后失败的婚姻,孟小冬的戏剧人生,或许能走得更远。张伯驹甚至干脆就说梅孟的婚姻就是地狱。

  02

  缘分的奇妙就在于,不可预知,在时间的无涯里,她遇到的,恰好是他,无论是情是劫,都终究要渡一次,走一遭。 孟小冬以自己传奇式的经历,更说明了天才是天生的。

  出生梨园世家,祖父与父亲,皆为当时著名的文武老生兼武净艺人。孟小冬天资聪颖,又勤奋上进,12岁初次在无锡登台便大放异彩。 她客串《乌盆记》,由冯叔鸾饰张别古,颇觉牡丹绿叶。一曲方罢,彩声四起,内行均称为童伶中之杰出人才。

  14岁时,开始在上海搭班。小小年纪即使与张少泉、粉菊花、露兰春、姚玉兰等当世名角同台演出,也落落大方,颇具大家风范,丝毫不见拘谨青涩,其清新独特,让人过目难忘。

  1925年,在南方已经声名鹊起的孟小冬为了更广阔的天地,来到了京津。因为北京才是京剧艺人最重要的舞台,是公认的京剧大本营。“愿在北数十吊一天,不愿沪上数千元一月。”是当时北京在京剧界地位的真实写照。以孟小冬的天赋与个性,肯定是要到北京去寻找自己的天地。

  孟小冬在北京初次登台,首演《四郎探母》便一炮而红,成为北平京剧界的热门。袁世凯的女婿、剧评人薛观澜将孟小冬的姿色与清末民初的雪艳琴、陆素娟、露兰春等十位以美貌著称的坤伶相比,结论是“无一能及孟小冬”。

  03

  孟小冬姿容端丽,唱功不俗,身姿清雅,台风大方潇洒,盛誉之下,自然有无数戏迷,也成为了无数人心中的女神,暗恋者不计其数。除却垂涎她姿色的男人,其中却也不乏情根深种,陷入单相思而无法自拔的热血青年。

  随着孟小冬的票房一路飙升,梅兰芳自然也无法忽略这位年仅18岁,王。其票房号召力却与自己形成对峙、“天下第一老生”的名号已经传开的玲珑少女。 此时的梅兰芳,是红遍全国的第一著名青衣兼花旦,且刚从日本归来,是名副其实的旦角之王

  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1925年8月,孟小冬出演《上天台》,与梅兰芳的《霸王别姬》在同一天。上下场之际,身着龙袍的孟小冬对着身穿“虞姬”演出服的梅兰芳尊称了一声:“梅大爷”。 这是他们的开始。

  梅兰芳与孟小冬,他是儒雅的翩翩佳公子,而她是有倾城之貌的青春美少女,又都是同行的佼佼者,彼此心中相互倾慕也是人之常情。

  北京政要王克敏的生日堂会上,他们首次合作演了《游龙戏凤》。因为是跟名满天下的梅兰芳合作,相比师傅仇月祥的忐忑不安,孟小冬却充满了自信与期待。

  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原本,她就期待着与他的这一场“游龙戏凤”?

  梅兰芳与孟小冬,是成也萧何败萧何,促成这段倾世之恋的是戏迷,而最后那根压垮他们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是梅迷。

  演出自然很成功。一位是须眉之皇,一位是旦角之王,戏迷们都希望他们能结合,珠联璧合,才子佳人,天生一双,地设一对,这样的完美婚姻,简直就是完美的童话。其实,孟小冬投入这段爱情里时,还是对情感懵懂无知的少女。梅兰芳太过耀眼夺目,以至于连她自己都分不清,她对他,是爱?崇拜?抑或只是爱上了梦想中万众瞩目的爱情传奇?

  04

  她有倾世之貌,罕有男人能抵抗她的美丽。孟小冬的美,不仅是明眸皓齿,她除却如同迎风傲立的腊梅,冷香彻骨,除了遗世独立的孤清外,同时又有一种豪爽之气。更何况,她还有不逊于自己的天赋与才气,有这样一位知己陪伴在侧,夫复何求? 梅兰芳自然是愿意的。

  梅兰芳当时已经有两位夫人,病重的原配夫人王明华很欣赏孟小冬,希望她嫁到梅兰芳身边。或许,在王明华的想法里,二夫人福芝芳精明能干,可以替梅兰芳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而孟小冬则可以做梅兰芳事业伴侣,做他灵魂“解语花”。

  后来证明,她错了。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有她那样可以爱一个男人,爱到不计得失,甘愿与人分享。 较之王明华,福芝芳无疑是更懂得如何去经营一段婚姻。她对梅孟二人的事情,不闻不问。新婚燕尔,她与梅兰芳两情相悦,浓情缱绻,赌书泼茶。她果然还是单纯,丝毫没有意识到作为名满天下梅兰芳的夫人,她要享受的不仅是男女爱恋与温情,还需要承担责任与义务。

  福芝芳无疑比冬皇清醒得多。她对梅孟之事,不动声色,一如往常,对梅兰芳的一切外部活动,依旧不加干涉,只更加用心掌管梅家的家政。她深谙对男人,尤其是成功男人,一个稳定后方的重要性。更也许,她甚至比梅兰芳更了解骨子里的孟小冬,也预感到他们这一场金风玉露一相逢后变是烟消云散。所以,她才这样冷静与弩定。

  风姿绝代的冬皇孟小冬就这样嫁了。1927年,农历正月二十四,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洞房花烛设在东城东四牌楼九条35号的冯公馆内。

  多年后,孟小冬与梅兰芳分手,回忆起这个太过于草率的婚姻,孟小冬也认为当时是情之所至,太过年少,不经世事所做的决定。可见,在情感成熟之后的孟小冬,对于这段婚姻不是怀念,更多的是遗憾当时的不谙世事。

  当然,在最开始,彼此是倾情相爱的。他们也过了一段美好时光。梅兰芳性格内敛温和,却在与孟小冬结婚后,变得活泼甚至顽皮。所以,在那段静好的岁月里,他是快乐的。这快乐,当然是因为她。甚至他们还在冯宅种树,并且还郑重地替两棵树起了名字——自然是代表着他与她。

  05

  纵然如心高气傲的孟小冬,也甘愿被“藏”:“纵是坤生第一,也只好光彩黯然收。”因为作为梅兰芳的太太,确实不易再抛头露面。然而,孟小冬这样的“藏”,却让戏迷为大为失望:他们不仅并未看到曾经想象的两人在舞台上的琴瑟和谐,反而连孟小冬也踪迹难寻。

  孟小冬这场对外隐而不宣的情事与婚姻,最终导致了冯宅血案的发生。梅兰芳的好友张汉举被误杀,梅兰芳不仅对好友去世歉疚万分,还要强撑精神安抚张的遗孀,此外,他还要承受巨大的社会舆论的压力。福芝芳更是放言:“大爷的性命要紧。”于是,焦头烂额梅兰芳便顺水推舟地回到了梅府,自然也就顾不上安慰风口浪尖上的孟小冬。

  而孟小冬此时却在纷纷扰扰的流言蜚语中,日渐憔悴,艰难挣扎。冬皇不是普通的女子,12岁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而在那时,京剧名伶要依附权贵,更多沦为钱权者的玩物,是为人所不齿的“下九流”,孟小冬小小年纪就尝尽世态炎凉人,人情冷暖,自然不会是内心软弱的人。

  舆论的压力,固然让她头疼,但更让她寒心的是梅兰芳的一走了之的态度。其实,公众对于明星的态度一贯这样,见男女在台上交相辉映,便乐于促成其成为生活中的伴侣,也不管使君有妇,罗敷有夫,而满足自己的关于才子佳人的想象。而一旦有意外事端,却马上转变态度,横加指责。梅迷们对孟小冬便是如此,逼得孟小冬不得不在报纸上做了说明。

  血案之后,他们并未分手,但彼此已经心有间隙:梅兰芳对孟迷心有余悸,而孟小冬却对自己所托之人有了失望。而梅兰芳独自赴美演出,无疑又是给这段感情雪上加霜。如果说上面的种种,孟小冬都可以体谅的话,那么梅兰芳伯母去世后,孟小冬奔丧不成,分手的念头或许就是在此时生根。

  孟小冬想缓解与梅兰芳的关系,专门剪短发,头戴白花前去披麻戴孝。其余艺人们都进去了,唯她,被下人拦在门外,并被称为“孟小姐”,请她稍候,容他们先去禀报梅夫人。

  孟小冬此时如五雷轰顶,原来,她一直以来以为的“两头并大”只是一套说辞而已。在外人,甚至梅府人的眼里,她只是他的外室而已。而梅兰芳出现后,面对福芝芳所表现出来的绝决与强悍,利用腹内孩子相威胁,他选择了妥协,没有让她进入梅家大门,而是差人送走了她。

  孟小冬心冷如灰,万念俱灰,一病不起,闭门谢客。

  06

  梅兰芳的种种努力下,孟小冬又回到了北平,与梅兰芳生活在一起,只是心境不复当初。此时的孟小冬,因为脱离舞台已久,没有收入,对前程感到迷茫,也不知道离开梅兰芳后该如何生活。

  所以,这段时间,他们表面相敬如宾,但其实感情如同冰面下的水流,已经开始暗潮涌动,只是因为各自的需要,彼此忍耐,这种同床异梦的婚姻,又能持续多久?

  明星是没有私生活的,由古至今都是如此。梅兰芳作为京剧界的泰斗,家务事如果影响到事业,围绕在他身边,替他出谋划策的“梅党”自然要插手调解干预。

  当初以“珠联璧合”、“佳偶天成”极力促成他们婚事的“梅党”们让梅兰芳在福芝芳与孟小冬之间做抉择,以便专注于事业发展。梅兰芳左右摇摆时,冯六爷替他做了决定,理由是孟小冬为人高傲,需要人服侍,而福芝芳却可以服侍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正如李碧华所说,“不爱了,一切都是错。”

  事情传到孟小冬耳朵里时,她已经猜到结局,于是主动找梅兰芳摊牌分手。梅兰芳对这段婚姻,未必是没有留恋的。为了挽回孟小冬,他曾经在一个大雨夜里,站了一个通宵,却未能让她开门一见。

  1931年7月,孟小冬与梅兰芳正式分手。拥孟者们觉得孟小冬牺牲了当时如日中天的事业,人生中最好的年华都给了梅兰芳,却这样两手空空地离开,太不公平,于是,请了著名的律师出面,由梅兰芳一次性支付孟小冬四万元银元,两人正式解除夫妻关系。

  07

  孟小冬自幼跟随姑父学艺,在责打中长大,12岁养家糊口,14岁开始正式登台,从此开始了她颠沛流离的艺人生涯,尝尽人间冷暖与艰辛,内心渴望安定与温暖。同时,她又有少女的绮丽的爱情梦想,所以,她才那么决然地把自己交给了梅兰芳。

  分手后,各种关于她的流言蜚语潮水一样纷迭而至,她成为众矢之的。孟小冬一度心灰意冷,想要青灯古佛相伴一生。然而,梅兰芳不属于他自己,冬皇孟小冬也是如此,不久,在朋友的开导建议下,孟小冬写了《孟小冬紧要启事》刊登在《大公报》头版,连登三天。这份启事上,孟小冬澄清冯宅血案与她无关,说明与梅兰芳分手原因是“兰芳含糊其事,于祧母去世之日,不能实践前言,致名分顿失保障。”同时,她指责梅兰芳“毫无情义可言”。梅兰芳毁了孟小冬对爱情的所有梦想,让原来的爱恋变成了对立的一面。

  她说:“我今后要么不唱戏,再唱戏不会比你差;今后要么不嫁人,再嫁人也绝不会比你差!”在通过律师商定离婚条件时,她其实已经决定,此生与他,死生都不复相见。 孟小冬半世飘零,遍尝人情冷暖,爱得浓烈,却也有抽刀斩情丝,一退万丈不回头的潇洒与决绝。

  其实,梅兰芳也并非真的薄情寡义。他有他的无奈与身不由己,作为万众瞩目的明星,他此生注定只属于京剧,其余的,都要让步。孟小冬,无疑是他生命最灿烂、亮丽与难忘的经历。他的选择,只不过是一个男人在向现实的妥协后所做的选择。让他做决定的,更多是权衡,而非爱与不爱。普通男人尚且如此,何况一代大师梅兰芳?所以,爱是一种勇气,更是一种能力。

  我们的故事,错也错得值得,爱也爱得值得,爱到翻天覆地也会有结果。”这也是梅兰芳与孟小冬的结局,他许了她一场游龙戏凤的倾城之恋,却没有一起到老的缘分。

  但在孟小冬身上,我们看到的却更为决绝。所以,“冬皇”注定是孟小冬,而不是他人。

  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图片来源于网络,由凹凸创意整理发布,欢迎订阅、评论、收藏、转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