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凯丽·里尔顿:我愿做一只蜂鸟

原标题:凯丽·里尔顿:我愿做一只蜂鸟

凯丽·里尔顿(Kelley Reardon)

  大家好,我叫凯丽·里尔顿(Kelley Reardon),是昆山杜克大学环境政策硕士(iMEP)项目的新生。我来自美国缅因州的一个海边小镇,开车往南大约两小时就到波士顿了。

  在正式成为昆山杜克大学的学生之前,我来过中国两次,这对我而言是非常棒的经历。我最开始对中国文化感兴趣是因为我的叔叔,他研究中国文化已经很多年了。2008年,我们家去探望了侨居在北京的叔叔。那是我第一次出国。那趟旅行激发了我对异国文化的兴趣,尤其是中国文化。

  在美国斯通希尔学院(Stonehill College)读本科的时候,我参加了芝加哥洛约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 Chicago)主办的环境科学课程项目“绿色中国”(ChinaGreen),因此得到了第二次来中国的机会。那是我人生最棒的经历之一。我体验了中国丰富多样的生态系统,还有厚重的文化和历史。这个海外学习项目带我们去了许多地方——从青山葱茏的张家界到干旱的黄土高原,我一次又一次惊叹中国的美。

  与此同时,我很快亲身体认识到,假使我们还想继续享有这个星球的美景,我们需要做出多少改变!

  我第一次因为空气污染不得不戴上口罩保护自己,了解在中国推广有机农场会面临非常大的阻力;我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了解到大熊猫保护的艰难。我清楚地意识到,这些问题很多都不是中国所独有的——在地球村里,各国相互联系、影响,共同造成了地球环境的恶化。

  我们的世界正在迅速发展,相距遥远的人们以前所未有的程度彼此联结。随着全球人口的增长,气候变化、污染、疾病等问题日益急迫。对许多人而言,这些问题或许令他们不安、沮丧或不堪忍受。我当然也是。这让我更想去处理这些问题,去把这些问题化解得小一点。

  现在我想和大家分享来自肯尼亚的诺贝尔奖得主、享誉国际的环境政策活动人士旺加里·马塔伊(Wangari Maathai)的一段话。马塔伊是绿带运动(the Green Belt Movement)的发起人。绿带运动是专注环境保护和女性权利的非政府组织。在影片《泥土》(Dirt)中,她讲述了下面这个故事:

  我们面临的问题总是让我们应接不暇,有时甚至会把我们彻底压垮。

  蜂鸟的故事说的是,一片巨大的森林着火了。森林里几乎所有动物都逃了出来。看着森林在燃烧,动物们崩溃无力,一个个都被吓呆了。除了一只小小的蜂鸟。它说:“我要去灭火!”所以它就飞到最近的小溪,衔来了一滴水。它把水浇到火上,接着又去取水,又来灭火——就这么来来回回,以它最快的速度。

  可同时其它的所有动物——像大象就比蜂鸟大得多,它的象鼻能装的水可比蜂鸟能衔的多太多了——只是无助地站在那里。他们还对蜂鸟说:’你以为你能做什么呀?你太小了。火太大了。你的翅膀太小,你的嘴也太小,一次只能装一小滴水。’

  尽管它们喋喋不休地说着风凉话,蜂鸟并没浪费一点时间,它只是转身告诉它们:’我尽我所能。’

  蜂鸟所说的,我想正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做的。我们应该永远像一只蜂鸟。我也许看起来无足轻重,但我肯定不愿像那些动物一样,眼睁睁看着地球毁坏殆尽。我会做一只蜂鸟,我会尽我所能。

  那么,在昆山杜克大学,我们的学业其实相通之处甚多。毕竟,我们的环境、健康和经济是紧密相连、互相依存的。在昆山杜克,通过理解和欣赏彼此,了解彼此的文化背景,我们都有机会做一只蜂鸟。

  我们可以运用所学,为世界带来积极的变化,为地球村增添光明和希望。我深深地期待和你一起,在学业、专业和个性上获得成长。

  所以当我们迈进新学期之际,我希望蜂鸟的故事能激励我们尽力而为。如果一只蜂鸟都能带来改变,那我迫不及待要看看,像我们这样优秀的集体能做出怎样的成绩。

  谢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