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讲座报道|诗画同律 中西同源; 从苏东坡到叶芝:中西诗画姻缘举隅

原标题:讲座报道|诗画同律 中西同源; 从苏东坡到叶芝:中西诗画姻缘举隅

  讲座主题:从苏东坡到叶芝——东西方诗画互动趣谈

  主讲嘉宾:叶扬(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比较文学系教授、复旦大学顾问教授)

  讲座时间:2017年9月9日晚上7:00

  [报道之一]

  诗画同律 中西同源撰写:刘成

  

诗乃有言画,画为无言诗。9月9日晚,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比较文学系教授、复旦大学顾问教授叶扬以“从苏东坡到叶芝:中西诗画姻缘举隅”为题,给上图讲座听众带来了一场听觉盛宴。叶扬教授风趣幽默的语言、抑扬顿挫的语调和惟妙惟肖的肢体动作为各位听众送上了一台精彩绝伦的“舞台剧”。

世界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之后的重逢。叶教授与上图讲座听众已缘定五年,早在2012年叶教授同来自四面八方的听众分享传统诗歌该如何去吟诵。此后的每一年,叶教授都不远万里、从大洋的彼岸带着自己对中西诗歌的理解,与大家分享交流。如今,在第33个教师节即将到来之际,叶教授带着自己对中西诗画的独特理解和上海听众一起探讨、交流中西诗画之间的那些有趣共性。

  

诗歌是语言的艺术,不是为视觉服务的,更不是为头脑服务的;而是为听觉服务的。讲座伊始。叶教授说,中国诗歌在中国文学中的重要地位,早在秦汉时期就已确定,而书画在中国文学中确定地位则比较晚,直至魏晋时期才获得一席之地。与哈佛中国史大家费正清聚焦于大帝国时代的研究视角不同,叶教授主张研究动荡时代的历史,认为魏晋时期是中国文学艺术的大繁荣、大发展时期,该时期中国文学、艺术进入自觉发展期,出现了众多名留青史的大家和作品。接着,叶教授从对韩幹笔下的马、苏东坡的论画诗、王冕的题画诗,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高雷琪奥等西方绘画大师用画笔,对希腊神话“莉达与天鹅”不同解读和叶芝十四行诗《Leda and the Swan》的对比,解构诗画之别。画是表现一刹那景物的状态,不具有连续性,画是视觉的艺术;而诗是语言的艺术,是动态的。叶教授还为大家唱读了苏东坡的《韩干马十四匹》、王冕的《墨梅图》和叶芝十四行诗《Leda and the Swan》。在唱读的过程中,叶教授还分享了近体诗和古体诗不同的唱读方式,并指出中西方诗歌都存在注重押韵和练字,关注对于事物神态和特征描写的异曲同工之妙。

诗歌是非常神圣的,诗歌是呕心沥血,是文学中最美妙的。叶教授说,虽然中西方诗歌存在着众多的不同,但都作为语言的艺术,都有着相同的韵律和类似的起源。叶教授表示作为一名诗歌爱好者,无论是中国诗还是西方诗,都有其严格的格律和规范,写诗需要遵循诗的格律和规则;作为一名中西比较文学的专业人员,虽诗歌可以转译,但需严谨,倘若不严谨就无法表达诗的魅力,因为语言是反映一个民族心理和气质的符号。因而,研究中西诗画应当更加关注中西方诗画的相同之处,更多地寻找中西诗歌共性。

  

  [报道之二]

  从苏东坡到叶芝:中西诗画姻缘举隅撰写:李昕阳

信息时代,机缘巧合,我在QQ上偶然了解到上图讲座,从此便喜欢上了周六日乘坐地铁九号线、十一号线再转十号线的浪漫夜晚。因为是工科学生,总是喜欢精确化的数字,热衷于各种化学反应的机理,比较事物之间的差异,如何把差异变成更大的差异……工科生的生活井井有条,窗明几净,像一个装满了美丽鹅卵石的玻璃瓶摆件,里是里,外是外,又像准确的温度计,墙上的时钟,任岁月流过,函数轨迹永恒。

生活是一本奇妙的答案书,不经意间翻开一页,仿佛亚马逊遇上了撒哈拉,横跨了整个大西洋。便是白光遇上了三棱镜,折射出美丽绚烂的彩虹带。在我的理解中,叶先生的比较文学便是如此:比较是准确的,文学又赋予了浪漫的特性。

很多时候,很多人,因为一座图书馆,喜欢上了一座城。

  

叶杨教授祖籍安徽桐城,长于上海,学于复旦,是比较文学大家。先生不远万里从地球的另一面——美国飞回上海,带回一场中西比较文化盛宴。诗书画是中国三绝,几千年来的文化深厚博大。西方的文化同样厚重,宗教,文艺复兴,中世纪的古老贵族和骑士……

East is East ,West is West 。在东西方交流闭塞的古老岁月里,两个大陆的文化各自发展着,流传着,生长着,犹如高山和巨谷,各有各的高度和深度。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们的相同之处远远大于我们的不同之处。

讲座即将开始的时候,我环顾了一下整个会场,座无虚席。有人自豪地说,叶先生的讲座信息一出来他就赶紧抢了票,今天提前40多分钟来的,“年年都来听叶先生讲座的。”与我同行的志愿者后来交流说,讲座到一半的时候进来一位盲人,当听到先生讲到杜少陵的时候,点点头说,“唔,杜工部。”这种认同感我们一致觉得是很浪漫的。

先生一上台就谦逊地说,感谢大家牺牲了这个周六的夜晚听我胡侃。这句话在后面的演讲中也出现了好几次。这种洒脱的自嘲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叶先生讲中国诗,中国画,苏东坡的题画诗,韩干的马,王冕的梅,西方的勒达和天鹅,达芬奇、米开朗琪罗的画,讲述画中的故事,引经据典,娓娓道来,中西杂糅,纵横历史,跨越大陆,讲到高兴处,朗声吟诵。说者文采飞扬,听者如痴如醉。诗和画,语言的艺术和视觉的艺术,上升到了美的高度,仿若一体又似乎泾渭分明。空间上的排列转化为时间上的厚及,从静态中看到了动态,诗歌首先为听觉服务,首先带来听觉上的美的感受;文字华而不实,太花哨,文的本质就崩解了;萨特给出了诗文之别……

诗是语言艺术中最高的境界。

诗是呕心沥血的事情。

  

先生的比较文学举隅,在我这样小的年纪,这样少的积累,有些地方确实是听得懵懵懂懂,但在岁月的长河中,我想也许有一天会懂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从叶先生的比较文学中学到了怎样用一颗柔软宽容的心去理解这个世界。叶先生研究学问的一些方法也给了我启发。从比较中发现异同是很重要的学习方法。

  语 录

◆ 诗乃有言画,画为无言诗。

◆ 诗歌是语言的艺术,不是为视觉服务的,更不是为头脑服务的;而是为听觉服务的。

◆ 诗歌是非常神圣的,诗歌是呕心沥血,是文学中最美妙的。

(记录:刘成)

◆ 我们老是喜欢过分强调我们之间微末的小差异、我们的仇恨,这是不对的。人类若是还想要得救的话,我们就应该把精力集中在我们相互接近的地方,集中在我们跟其他的人得以沟通的共同点上;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避免强调我们的差异。

(记录:李昕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