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读词小感(一)

原标题:读词小感(一)

木兰花

[宋]钱惟演

城上风光莺语乱,城下烟波春拍岸。绿杨芳草几时休,泪眼愁肠先已断。

情怀渐变成衰晚,鸾镜朱颜惊暗换。昔年多病厌芳尊,今日芳尊惟恐浅。

本词是中国古典诗词中常见的以美人迟暮寄寓政治失意的作品,但我总不喜探究诗词背后的政治因素。或许是资质鲁钝吧,不知晓这一传统的时候,只读到了多愁善感见花落泪;知晓了这一传统后,第一感觉还是华年易逝伤春悲秋。或许还带有点近乎纯粹的理想主义的叛逆和执拗,总觉得明明是很美好的情感——是的,即便是忧愁,也是美好的——为何偏偏要和政治这劳什子扯上关系呢?就算诗人恰恰是政治失意吧,难道失意时我“感时花溅”了一下,就一定是想到了“不才明主弃”吗?难道“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我就不能偶尔伤怀一下,感慨一番“日暮客愁新”吗?

如此走偏的脑回路,当会贻笑大方。我也无意与传统经典“抬杠”,只是想单纯地就诗言诗。以我浅陋的诗词容量来看,这首词的妙处在于刻镂精细而不见斧凿之痕。

先从远景到近景,再由景及人;有视觉有听觉,引出春愁;由往日到今昔,不但朱颜暗换,心境也截然相反。对比手法的使用贯串全篇,由表及里。城上风光与城下春波,是景物的对比;绿杨芳草与泪眼愁肠,是景与人的对比;情怀渐变与伊昔红颜,是今与昔的对比。

王国维曾说“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时光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摧残了容颜,歌曲里唱的“今早的容颜老于昨晚”的迅速变化只是夸张的手法。因此,在这一缓慢的过程中,“”与“”的对比就更加显得触目惊心。脑海中的自己还是光鲜靓丽的盛世美颜,但岁月“”自流转,蓦然间揽镜自照,竟已然衰老不堪。这一刹那的恍然而“”,不但意味着衰老的开始,也加速了衰老的进程。当人意识到自己老了的时候,才是真的老了。

不再青春照人的容颜只是衰老的表象,心境的沧桑才是其内核。往日的自己因多病而不敢饮酒,但今时今日却只恐酒杯不满。也许是想借酒浇愁,图一时的逍遥。也许是唯恐时日无多,所以“今朝有酒今朝醉”,且尽今日欢。对于结句,杨慎在《词品》中说不如宋祁“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更委婉。但在我看来,宋祁的这首《玉楼春》根本没有愁,不是“风光好”就是“红杏枝头春意闹”,虽“恨欢娱少”,但人家根本不为这个烦恼挂心,接下来就“千金轻一笑”了。满满的欢乐啊有木有。

其实,对酒当歌,是愁也好,是乐也罢,是悲欣交集喜忧参半也可,人不就是在这悲喜之间尝到了苦乐酸甜,品到了人生的滋味吗?

本期编辑:大板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