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四千年的老朋友,马能给我们带来什么艺术体验?

原标题:四千年的老朋友,马能给我们带来什么艺术体验?

Circassian Holding a Horse by Its Bridle, 欧仁·德拉克罗瓦, c. 1858, 东京富士美术馆

马,从它的祖先到现在,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五千万年。经过不断的进化,变得高大威猛,奔跑起来风驰电掣,因而在人类文明的概念中,常常是一种正面的形象。从古至今,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都十分乐于描绘它们的英姿,并且以不同形态出现在历史中。

Horse-Shaped Haniwa, 6th Century, Museum of the Sakitama Ancient Burial Mounds

Painted clay and wood figure of a horse, 725/775, British Museum

A White Horse Under a Willow, 1668/1715, Korea Database Agency

Three Horses in a Stormy Landscape, Charles Towne, 1836, Yale Center for British Art

而马与人类,更是有不可分割的联系。马被人类所驯化是大约四千年前的事了,而这正是在人类文明发展的阶段。农业生产、交通运输、军事活动,这些都是马儿们为人类挥洒汗水,助人类文明发展一臂之力的领域。

Horse and Rider, Western Han dynasty (206 B.C.–A.D. 9), Kimbell Art Museum

虢国夫人游春图, 张萱, 唐代, 中国现当代美术文献研究中心

圣罗马诺的战役, 保罗·乌切洛, 1436 - 1440, Uffizi Gallery

而在中国的古典文学作品中,更流传下了许多与马有关的故事,或浪漫,或壮丽,或悲情。

金鞭美少年,去跃青骢马。

牵系玉楼人,绣被春寒夜。

——晏几道《生查子》

五马图(局部), 李公麟, 宋代, 中国现当代美术文献研究中心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

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

——王昌龄《塞下曲·其二》

秋郊饮马图, 赵孟頫, 故宫博物院

夜阑卧听风吹雨,

铁马冰河入梦来。

——陆游《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而马的战争作用,特别是在冷兵器时代,则更为明显。当时,骑马打仗似乎是难分难舍的概念。骑在马背上,或是身着戎装英姿飒爽,或是挥舞着兵器威风凛凛,这样的经典 pose 在艺术史上长盛不衰。

Qasam al-Abbas Arrives from Mecca and Crushes Tahmasp with a Mace, Mahesha, Indian, active c. 1570 - 1590, Manu dated c. 1562-1577,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

Warrior On Horseback, Toyohara Kunichika, 1894, Freer and Sackler Galleries

Retrato de Alfonso XIII con uniforme de húsar, Georges Scott, 1923

而拿破仑可以说是油画中骑马界的“时尚教主”了。数不清的油画描绘着他在马背上的英姿。尤其是有五个版本的《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道的拿破仑》(Bonaparte franchissant le Grand-Saint-Bernard)中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举起右手的动作也成为了经典的一幕。

Bonaparte franchissant le Grand-Saint-Bernard, Jacques-Louis David, 1801, Château de Malmaison, Rueil-Malmaison

Equestrian Portrait of Napoleon I (1769-1821) 1810 by Joseph Chabord

Equestrian Portrait of Emperor Napoleon I, Carle Vernet

在战场上,为了精确熟练地控制马匹地动作,跑得快,走得准,人们常对马进行各种训练,而这对于骑马之人来说,也是巨大的挑战——想要达到“人马合一”的境界,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过,这也催生了其竞技性,马术应运而生。

Attic Red-Figure Cup Type B Fragment, 500 B.C., The J. Paul Getty Museum

在上图的古希腊陶器上,我们可以看到两个人在骑马追逐。事实上,与马有关的竞技活动,就起源于古希腊和古罗马;而竞赛规则也很简单,就是竞速。赛马很早就被加入到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项目当中。不过在当时,要一丝不挂地驾驭没有马鞍和马镫的马匹,可并不是件简单的事。

Chariot race. Shoulder of an Attic black-figure hydria, circa 510 BC,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当然,除了单纯的赛马,还有马车赛。该项目也于公元前680年第25届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列为正式项目。最初,是由四匹马拉车;而在公元前408年,增设了两匹马拉车的比赛。在罗马的镶嵌画上,我们也能寻到四马拉车的景象。

描绘马车赛的罗马镶嵌画

策马奔腾,对于艺术家们来说是最佳的描绘对象之一。千年以后,马术运动变得更加优雅而具有美感。在欧洲,由于马是贵族的一种象征,马术对人们来说是人与马之间交流的学问,更是一种艺术。1900年,马术正式加入现代夏季奥运会的比赛项目。

1912年,奥运马术又增添了盛装舞步项目——这更是现代马术比赛中最受人瞩目的一部分。这其实并不难理解:人着盛装,马踏舞步——显而易见极具观赏性和艺术性。比赛过程中,起手头戴黑色阔檐礼帽,身着燕尾服和高筒马靴,伴随着舒缓悠扬的旋律驾驭马匹完成一系列的步伐与动作。期间,人与马融为一体,气定神闲,风度翩翩,展现出起程艺术的最高境界。

参加盛装舞步的选手

盛装舞步的骑手,都要身着正式的服装。在比赛中,男选手必须是穿白色马裤,女选手可以穿白色或者浅黄褐色的马裤,配上黑色的高筒马靴。白色的衬衫及白色的手套配上纯黑或者深色的、带有金属纽扣的外套,显得十分典雅。而值得一提的是,在某些情况下,军人或者警察等参赛可以穿相应的制服,同样也具有独特的观赏性。

Photo by Jake West/New Jersey Herald - The Garden State Preview Horse Show continues today at the Sussex County Fairgrounds in Frankford.

当然,除了盛装舞步,马术赛还涉及速度、耐力、障碍赛等方面。骑手在不同的项目中身着不同的服装,马匹也随之变换其风格——既优雅,又奔放。这样看来,马术当之无愧是一项极具观赏性和艺术性的赛事。不过,尽管中国在历史上早就成为了“马背上的国家”,但是在现代马术运动上,起步较晚;2008年,中国马术代表队第一次参加奥运会。

华天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马术盛装舞步项目中, CREDIT: EDWARD TANG

但如今,在中国,已经涌现出了越来越多的马术爱好者。在日前于浪琴表世界马术学院(多美国际马术中心)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们了解到,第七届浪琴表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将于2017年10月13日至15日在国家体育场鸟巢上演。

第七届浪琴表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新闻发布会现场

现场我们采访了“德国马术之父”、著名马术运动员鲁德格·比尔鲍姆(Ludger Beerbaum),探讨了马术与艺术的关系。他说:“这两者在某种程度上是平行的,骑手在与马相处时,必须极尽和谐,这样才能表现出足够的优雅和流畅度。这就是马术中的艺术所在,它并不是简单粗暴的骑马冲刺而已。”而全运会马术冠军梁锐基也表示,在马术比赛中,对于观众来说的一大看点,就在于人与马的互动。

“德国马术之父” 鲁德格·比尔鲍姆(Ludger Beerbaum)

马术,并不只是马的表演,也不仅仅是人的技巧,而是骑手与马匹、人类与自然完美合一的艺术。马与人类共同走过了四千年,从古至今,从雕塑、绘画到马术,马从各种层面上向我们展现着自然之美,令人叹为观止,相信马术在中国,也会越走越远。

鲁德格·比尔鲍姆(Ludger Beerbaum)

| 关于第七届浪琴表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

“第七届浪琴表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将于2017年10月13至15日在国家体育场鸟巢举行。此项赛事由中国马术协会、国家体育场主办,多美马术携手“亚琛世界马术大会”与“德国马术之父”鲁德格·比尔鲍姆(Ludger Beerbaum)共同打造,是国际马联3星级(CSI3*)赛事。本次大师赛将召集国内外顶尖的170对人马组合再战鸟巢,驰骋赛场。

http://www.ytcreativemedia.com

Contact Us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