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真男儿!他独腿自驾,带母亲圆梦西藏阿里,转山转湖

原标题:真男儿!他独腿自驾,带母亲圆梦西藏阿里,转山转湖

他驾驶一台奔腾B30轿车,帮母亲去西藏阿里地区圆梦。从成都出发,经318国道进西藏,抵达拉萨继续西行穿过日喀则地区,最终到阿里地区普兰县境内的冈仁波齐神山徒步转山一圈(60公里)。整个行程将近1万公里,用了20多天的时间。路线大致如下。

早在2014年7月到2015年9月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就带着母亲自驾游行程10万公里,把中国的走了一遍。东南西北四个极点(黑瞎子岛、三亚、喀什、北极村)、香港澳门都留下了他们母子的身影。

后来,他又从云南驾车进入西藏,然后从阿里地区出西藏进入新疆。到西藏阿里普兰县境内的玛旁雍措(就在神山冈仁波齐旁边),得知羊年转湖一圈相当于其他年份转湖12圈,由于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有着佛教信仰的母亲和他商量,决定徒步转湖。4天的时间,沙石路面他们行走了90公里完成了转湖。

而对天他来说,一天的行走,拐头的磨损相当于平时一个月。由于时间和体力的原因,那一次没有徒步转冈仁波齐神山。

环游完全国之后,他在云南大理古城开了一家客栈。

然而就在他创业的艰难的起步期,刚到大理不久,他母亲摔倒了,胸部受伤,头骨受伤,有轻微颅内出血。随着母亲的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他想完成在母亲的拍一个记录片的梦想,把他们的生活或者旅行排成一个纪录片永久的保存下来。

在准备了一年的时间后,他们决定再一次从成都出发,走川藏南线,沿318国道前往拉萨。这一欠他开着一部奔腾轿车,还有两个自动愿意来帮忙的唐山朋友。一个从事摄影拍摄的工作,一个从事视频后期剪辑工作。

7月5日,他们从成都出发,却面路上遇到暴雨险丧命。

7月6日,天全到新都桥,翻越二郎山折多山

天全县出发后不久,碰到了最不希望的发生的事,塌方堵车。堵车堵多多久,谁也说不清楚,因为要把塌方的石头都清理掉。

路终于通了,马上出发赶往下一站。

7月7日,新都桥到芒康,搭载小胖哥,小奔满载翻山

本来期待着早起能有一丝的好天气,无奈清晨起床后依旧是这样的。顿感沮丧,看天气预报,未来的路未来几天几乎都是这样的阴雨天。不期待什么美景了,只盼着道路能够顺顺利利,没有泥石流和塌方。

前行了没多远,路边一个小伙子背着大包在吃力的前行,在即将超过他的那一瞬间,他回头向车子招手,满头大汗,一脸疲劳痛苦的表情。他超过他后又掉头返回,果断地带了小伙子一程。

前行的路上,雨越下越大。路上的塌方越来越多,随处可见塌方石头。

提心吊胆的这样行驶,一路下雨,一路塌方。直到深夜,才抵达芒康。

7月8日 从芒康到左贡,堵车在左贡

清晨起床后的天气依旧是毛毛细雨。整个芒康都在修路,冒雨出发,穿过澜沧江竹卡大桥后,柏油路基本上是在澜沧江的上面。

一路的堵车,从天亮等到天黑,两个小时路还没有通,无奈选择了返回,住在了左贡县。

7月9日左贡到波密,川藏线天路72拐

路遇一位藏族小哥一直很好奇,他好奇独腿的人是怎么开车的。下车后之后问了好几次,合影来一张。

继续前行,又遇到了修路,结果直到晚上10点才抵达波密。

7月10日,波密到林芝,过通麦不再有天险,开快车刹车片冒烟

波密出发,没走几步又赶上了堵车,还好是修路,单向通行。

7月11日林芝到拉萨,翻越米拉山,顺利抵达拉萨

出了林芝,上了前往拉萨的高速,翻过米拉山口,马上就要到拉萨了。在垭口,有一个大大的经幡,风好大。

7月12日,拉萨休整一天,购物,找了一家旅行社,委托办理边境通行证。

7月13日拉萨出发去日喀则,色拉寺开光

7月14日日喀则到萨嘎,路遇徒步叩拜去阿里者

清早起床,通过检查站,领了限速单我们上路了。

318国道5000公里处拍照

凌晨12点,抵达了萨嘎县

7月15日,萨嘎出发到阿里神山,车陷泥潭

蓝天白云柏油路,一路走一路拍。这种美景所带来的心旷神怡的感觉是别的地方所没有的。西藏是毒,阿里是鸦片,一旦染上了就戒不掉了。

新藏线上的骑行者,他们是要穿越阿里无人区去新疆。回头望了望他们,坚定的表情掩盖不住缺氧带来的表现——嘴唇发紫。

开始进入阿里

想去湖边看看,结果车轮陷进了泥潭,从艳艳高照直到夜幕降临,甚至到天黑地时候都下起了雨。用了3个小时,终于把车开了出来。

抵达阿里神山脚下已经是凌晨。

7月16日转山第一天,适应。

客栈老板娘建议是转山走三天,第一天抵达哲日普寺,第二天翻山到达不动地钉,第三天抵达出发点结束转山。这也是一个正常游客的转山速度。

有了去年转湖的经验,大概知道了久途无轻载,所以只背了两个包,里面装了点衣服,带了几瓶氧气和雨衣,还有一瓶水出发了。总而言之,能少带东西就少带东西。

在路上,他明显的感觉到了母亲有点吃力,没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母亲自己也说,今年的身体没有去年的好了,感觉有点力不从心。但是她依旧咬牙坚持着。

路遇一位藏族大哥,见他身上背着包,直接抢了过去,帮忙背着。任他怎么推托都不管用。盛情难却。

由于速度比较慢,走着走着,居然迷路了。却神奇到遇到了去年转湖时见过的藏族小伙子,顿感缘份怎么来的这么突然,让人不知所措,激动的同时也感觉到救星来了。

在小伙的解说下他们才知道这个高台是天葬台,他们走错路了,应该走下面沿着河道走。小伙子转过了好几次山,这次来是边拜寺庙边转山,而他走上高台是为了看今天的天葬。他觉得小伙子不是来看天葬的,是上天派来帮助他们母子俩的。

在休息的茶馆里吃点东西,终于找到帮他背包的那个大哥,大哥建议他们去下一个寺庙住,离休息的地方还有10公里。

10公里,不是一个很近的距离,在路上,时不时的有雨滴落下来。又路遇三位小朋友要把自己的雨衣脱下来给母亲,但是母亲回绝了。三位小盆友就在雨中护送这母亲。

在雨中走了有两公里,遇到了一处茶馆。在茶馆里避雨,得知走了6公里,距离下一个寺庙还有4公里。没有雨衣的他,决定停止前行,住下来。

拜托了一个继续前行的人帮他们找背包的藏族大哥,但到了晚上回来的电话是没有找到。今天晚上把衣服烤干,明天早上早点出发去追赶。

7月17日 母亲遗憾返回,独腿一人翻越海拔5700垭口转山第二天

6点半,天还没有完全亮,起床,与同住的叔叔阿姨一起出发。

走了一个半小时,终于抵达了希夏邦马宾馆。宾馆的后面就是折日普寺。

到了宾馆,没干其他的,先找那些藏族的朋友。但是在宾馆里,印度人居多,没有发现藏族大哥的身影。问了问宾馆的老板,都没有人留东西在宾馆。判断是他们会在下一个宾馆等,或者把包放到下一个宾馆,不过这一切都是猜测,只能继续前行寻找背包。

了一个茶馆,吃了点早餐。从早上起床,到希夏邦马宾馆,母亲的状态不如昨天,走几步就要休息走几步就要休息。吃完早饭后,状态依旧不佳。虽然始终说没事,但是今天感觉到了母亲的语气不够坚决。能感觉到,母亲前行很吃力,但是她又想完成这个梦想。上面人少没信号,救援车也上不去。

最终在劝说下,母亲接受了返回。他有信心翻越垭口,但是又担心母亲一个人返回。看着母亲远去的背影,心中忐忑不安。

5000多海拔爬山,犹如身体拖着铁球,每一步都有一种用尽全身力量的感觉,之后就是大口大口的呼吸。走一步,停三步。三步时间的休息只为了换来那一步的力量。

急促的呼吸,沉重而又缓慢的步伐。不知道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也不想知道终点还有多远,但每前行一步便会缩短与终点的距离。梦想之所以遥远是因为还没有迈出前进的步伐。

翻过了高台,又有斜坡。此时的山顶很冷,风很大,时不时会有雪花落下。

山顶的最高点没有牌子,只是一片略平坦的地方。拿出手机想给母亲打电话,才想起来这里没有信号。周围没有人,只有石头、雪、经幡还有偶尔飞起来的乌鸦。

下山的路窄、陡、崎岖不平。尽管不好走,但是下山要比上山容易多了。

陡坡继续下山,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行。累了休息一下,但不敢有丝毫的放松。终于,看见了山脚下的房子,那应该就是下山后的第一个休息站——不动地钉。

终于,下了山。身体极度疲惫,闯过了转山最难的一段。坐在山脚下的帐篷里面休息,要了一壶清茶。正在休息的时候,店里的藏族小哥拿过来一个包。原来那个藏族大哥把他的包放在了这个店里。

走到了下一个休息站,他实在走不动了,停留了下来。

在宾馆里简单的吃了点随身带的食物,然后倒头就睡了。

色达线、川藏线、青藏线、云南线、阿里线、新疆线 、海洋线、徒步腾格里

报名咨询请添加客服微信LTHW31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