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民间金融互联网化,用钱宝、51信用卡的暴利背后

原标题:民间金融互联网化,用钱宝、51信用卡的暴利背后

  上月底,量化派启动了美国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成为继宜人贷和信而富之后第三支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中国金融科技股,也是又一只依靠现金贷壮大体量的金融平台。

  与此同时,一些主业与金融无关的互联网公司也看上了现金贷业务,如猎豹移动推出了极速贷,聚美优品悄然上线“颜值贷”,暴风也推出了现金贷产品,还有映客和今日头条。

  据悉,今日头条已从8月开始招聘消费金融类产品经理、风控、运营等岗位。这些岗位均被明确提出要求熟悉小额现金贷产品,并能了解个人信贷风险要点和全生命周期风控体系。

  而这些岗位的“报酬”也同样不菲。百度招聘显示今日头条现金贷业务的产品经理和风控岗最高月工资达到4万人民币,现金贷极有可能成为该公司未来的重心业务之一。

  大量金融科技公司靠现金贷发家上市,一些互联网公司也扎堆入局,“现金贷”真的是一块肥肉?

  以“普惠金融”之名

  过去两年,现金贷以“普惠金融”之名席卷而来,一二线城市以线上为主,三四线城市以线下为主,几乎侵袭中国所有角落。

  现金贷中有一个重要分支:行业内将金额小,还款周期在一周到一个月的贷款,称为小额现金贷。而小额现金贷的利率,深藏不露,极具迷惑性。

  “借1000元,一周后还1100,感觉只多了100元”,金额不多再加上很多平台宣传的是“日息”、“月息”,让用户感知不敏感。

  在美国,政府强制要求所有小额现金贷必须以“年化率”展示。按照我国法律,对贷款换算公式也是“年化率”。

  而一旦按照正规的方式计算,利息就变得惊人了。我国法律规定,年利率超过36%为高利贷,超过部分,不受到“法律保护”。

  统计显示,去年市面上近80家比较知名的现金贷平台,平均利率158%,其中最高的“发薪贷”年化利率可达598%。

  年初高调宣布退出校园贷的趣店集团,其现金贷产品“来分期”的利率也颇为惊人,高达102%,在较大的平台中,算是利息偏高的。

  除了高利息,另一个巨大的陷阱是高逾期罚金。趣店集团曾曝出“天价滞纳金”,每天的滞纳金是未还金额的1%,只需要100天,罚金就滚动到和本金一样多。

  另一家魔法现金客服透露,每日逾期罚款为74元,假设借款金额为1000元,只需要14天,利息就滚动到和本金一样多。

  依靠高额利息、逾期罚金,现金贷成了一个“很难不挣钱”的生意。年初深市上市公司二三四五发布2016业绩快报称,净利润为 1.1亿元。

  而其核心盈利的产品,来自“2345 贷款王”,去年12月发放贷款金额 14亿元。这就是行业现状,小平台月放款金额上亿,大平台月放款十几亿,急速吸金,呈现燎原之势。

  民间高利贷是刚需

  

  最近caoz也在自己的小密圈表示:“今年国内小额现金贷的公司全面暴利,赚翻了,民间高利贷的网络化。其实这玩意刚需来着。

  用钱宝,51信用卡,还有2345,都利润极高,就是高额利率覆盖坏账。反正我觉得,不要薅学生,不要利滚利,就没大问题。学生没偿还能力的,裸条这种太缺德了。”

  caoz的评论中有网友称,借贷的大多是那些没法获得信用卡的社会底层,比如低学历的外来民工,每次借个1w,8000的。但是他们的需求为什么这么旺盛有些不解。

  然后第二个问题,坏账率肯定不低,所以是否牵涉到催收团队的能力要求会比较高,需要结合灰黑产?去年年底开始的,一个月流水在几十亿,平均利息高得吓人,可以到30。

  简单的说就是给低收入低信用人群发放小额高利贷。但是这些人群对于小额贷款的需求如此之高,的确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

  诚然,36%的年化利率是正规金融机构的禁区,但与之相应,大量的高风险的次级信贷用户也是正规金融机构的禁区。

  为了守住利率红线,正规金融机构会采用一刀切的做法。但对大量的在正规金融机构得不到借款支持的人群而言,需求是客观存在的。

  农村的承包大户需要购买化肥、刚毕业的大学生要一次性交齐押一付三的4个月房租、干腻了保安的农民工兄弟想去蓝翔学开挖掘机、初入城市又有点爱慕虚荣的在某厂打工的女孩咬咬牙想买个苹果手机……

  需求总是要被满足的,你不满足,民间高利贷自会去满足。这也是为何很多现金贷平台能以“高利率、零风控、广撒网”搅动消费金融市场的根本原因。

  眼看“普惠金融”的招牌要被砸了,银监会于今年4月下发了《关于开展“现金贷”业务活动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及“补充说明”,开始进行整顿。

  《通知》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产品年化利率在36%(约等于等额本息还款方式下月息1.71%、日息万分之5.7)以上的网贷平台、网络小贷平台、现金分期平台及其他各类创业型现金贷平台,都在此次重点排查整顿之列,而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持牌机构不在其中。

  监管收紧带来“资金荒”

  而现金贷遭遇一波整顿后,也逐渐分化出了“两个趋势”——有的现金贷平台已经走上了盈利甚至上市的路,而另有一部分却还在赚着近似高利贷的钱。”

  对于监管敏感的银行或一些稳重型金融机构,撤走或收缩了现金贷资金,也导致了一波“资金荒”。

  有媒体称,华瑞银行、渤海银行等商业银行收到银监会口头通知,建议银行尽量减少参与现金贷业务,其中华瑞银行已不接受现金贷业务。

  据知情人透露,很多平台通过率降低,并不是因为风控趋严,“而是没钱可放”。

  “今年以来,很多小的现金贷平台根本找不到钱,为了获取资金,甚至开始拿地下小贷的钱,有些甚至利息高达30%多,都也不得不接”,知情人称。

  监管的管理细则迟迟未出,行业如鲠在喉,小平台更是面临断流之境。

  “当然这和公司的发展规模和阶段也有关”,明特量化的创始人李英浩称,如果是一家飞速发展的现金贷公司,每个月需要保持40%以上的增速,“那资金是永远缺的”。

  7月25日,深圳中兴飞贷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现金贷产品“飞贷”,被曝出资金链断裂,“有用户称连续十几次提现不成功”。

  据说提现不成功的原因,是该平台杠杆率过高,其合作银行抽贷所致。随后,飞贷否认“抽贷”一事,但承认,“部分用户提现困难,与合作银行信贷政策收紧有关”。

  “撸口子”套紧借贷双方

  一面是高歌猛进的现金贷大市场,而另一面源自现金贷底层的危机也时时隐现。

  与那些超大平台相比,盘踞在暗面的绝大部分小平台,依然在依靠着“服务费”过日子。这些“见光死”的平台,几乎充斥了整个现金贷的地下产业。

  一些名叫“××贷”平台上,不断滚动着成交记录,仅半小时这些记录就可达到数十笔,放贷金额在数万元左右。而这由于还款情况极不稳固,“利率不够,其他来凑”成了这些平台的普遍收费现象。

  于是,高企的额外费用使得共债者日益庞大,“撸口子”人群再现江湖。“只要一搜现金贷口子,就会立马出现上百个千人大群。”借款者说。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现金贷共债者比例超过95%,这些共债者至少在两家现金贷平台上有借贷记录,平均借贷次数在6次左右。

  而由于征信极差导致频被秒拒,他们只能团结在一起逐个攻破各大平台的“借款口子”,以度过一个又一个的“还款日”。

  “口子群”就像一个集散地,不仅能检索到单条借款攻略,还能从征信报告、手机通讯录、邮箱等多个维度对申请材料提供详细解释,教授借款人如何美化信息,从而“骗取”平台的借款。

  而这就像一个死循环,将借款人和平台两头套得越来越紧。

  “小平台风控底子薄,容易被打开口子。而口子一开,平台便只能迫不得已提高服务费弥补损失。反过头来对于借款人造成了更大压力。”业内人士分析。

  现金贷的明面与暗面,正在拉开巨大的差异。当整体走向越是高大上,那些征信极差的共债人群将会与底层平台一起越发往下沉。这种痕迹虽然并不起眼,但将吞噬大部分边缘化的现金贷人群。

  结语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今日,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公布了今年4月19日发生的两起非法拘禁案件,受害者均为因沉迷赌博借高利贷,后被放贷者以非法手段催债的在校大学生。

  这两起案例中的大学生均约定了利息畸高的借款合同,后因无法还款而被限制人身自由。这过程中涉及了“非法拘禁”“关狗笼”“电棒殴打”等诸多令人触目惊心的细节。再联系不久前闹得沸沸扬“裸贷”,逼良为娼,践踏公德,无不令人愤慨。

  现行在暗地里肆意蔓延滋生的现金贷,本质上是社会膨胀的欲望与畸形的商业运作模式相互裹挟的结果。以对少部分偿贷者的巧取豪夺,来覆盖绝大多数必然产生的坏账,每一笔利润都滴着鲜血。

  长此以往,悲剧注将接连而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