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美国大兵留下的孽债,在菲律宾至今还在淌血

原标题:美国大兵留下的孽债,在菲律宾至今还在淌血

1898年,美国从西班牙手中夺来了菲律宾这块殖民地的控制权,并且在此一直殖民到了1946年才被菲律宾的民族主义者赶了出去。当然这段时间内,美国在菲律宾的殖民氛围还算是比较宽松,双方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再加上二战时期日本人对菲律宾的疯狂剥削以及美国人以解放者形象的出现,使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度非常融洽。

而美国在菲律宾布置的各种军事基地也一直为菲律宾人所宽容。比如最出名的克拉克空军机场和苏比克湾海军基地。这两个基地在美军的东亚战略中起到了极大的稳定作用,占尽了菲律宾国防的地利,却从来没有受到过菲律宾人的非议。军事和经济上的协作一直持续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随着美国人的战略重心再一次回到太平洋沿岸监视中国人的崛起,菲律宾必然会成为美国下一个重要的战略跳板。美国在东亚地区想要拉拢这个小盟友,恐怕首先要解决的是他们的士兵以前在裤裆里惹出来的那些矛盾。

熟悉欧洲史的你会知道,欧洲许多城市的早期原型其实是罗马军队的军队驻营地。一个地方有大量闲散的士兵就会有为士兵服务的小商人、妓女、杂耍的。这些人的到来与生存将会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带来许多生机,从而进化出一座城市。比如著名的德国城市美因茨和法兰克福就都是曾经罗马人的驻扎地。

这些地方凭借着军事上的功能后来竟然成为了商业上重要的都市。在其他地方也是如此,比如菲律宾的天使城和苏比克湾地区曾经并不是什么发达的地方,正因为美军士兵带着大量的美金现钞和美国的物资来到了这些地方,便受到了菲律宾当地人的欢迎和关注。许多商人、妇女怀揣着淘金的梦想来到了这里,希望和美军士兵做一笔合适的交易来养家糊口。

商人可以卖货物,女性就只能够出卖自己的身体了。这些军事基地周围很快建立起了大量的酒吧和地下妓院。这种酒吧被美军士兵称为GOGO酒吧,意思是走到这个酒吧里喝一杯打一炮就可以离开了。当然也有的时候他们情窦初开,爱上了酒吧的应招女郎。背井离乡、抛家舍业跑到东亚地区执行任务的美军当然也需要女性的关注和帮助,很快就组建了一个类似家庭的结构。孩子且不说是不是爱情的结晶吧,总是很快就会出现的。这批孩子正是菲律宾一直以来的巨大的社会问题——美亚混血儿。

美亚混血儿在英语里是一个专有名词,Amerasian,专指那些有美国父亲和亚洲母亲的战后孩子。不仅在菲律宾,其他亚洲国家也多有出现。这些人出生的菲律宾这个国家和许多其他的东亚国家又有所不同,具有深厚的天主教传统。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黑白人种的混血儿就能更加宽容。天主教传统中对坚贞的看法让这些人的生命变得更加凌乱。

看过小说《茶花女》的读者会记得,临终牧师即使敬佩茶花女的为人,也不得不说她死前是上帝的罪人。妓女在天主教国家的地位和明偷暗抢的贼人别无二致。被人看作是妓女的孩子的战争之子们的生活也从小就在指责、责骂、嘲笑、殴打中长大。

更糟糕的是这些人心理上的不健全。根据心理学家弗洛姆的人文关怀理论,孩子的成长必须有父母亲的完整的呵护才能够构建。母亲的爱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可以给孩子一种温馨安全的避风港。父亲的爱则能够让孩子树立起勇敢、坚毅等美好的性格品质,并规范他们的生命。这两种爱的合体最终能够让孩子成为自己精神上的父亲和母亲,变成一个健康完全的人。偏偏这些战争孩子在两种爱上都十分缺乏。

首先他们没有父爱:根据许多当年菲律宾招待妹的回忆,(当然这些人现在都已经成为老祖母了)那些美军士兵会用甜言蜜语骗取她们的芳心,并且告诉他们自己会永不离开。然而当退伍通知下来,这些人便迫不及待地回到了自己熟悉的美国祖国,把这些孤儿寡母抛在了这里。大多数人甚至都不告而别。

而他们所谓的这些菲律宾的“妻子”们,甚至连他们的中间名都不知道。这给很多战争孩子在战后想到美国去寻找自己的父亲带来困难。我们知道外国人的名字大量重复,没有中间名重复性就更大。即使是在同一个部队,也经常会有重名的情况出现。如果这些孩子无法确认自己父亲的身份,也就无法获得美国国籍,甚至连探亲签证都拿不到。

第二方面,他们的母爱也十分缺乏。这些女人本来就是在美军基地边上淘金的应召女,自己没有稳定的工作,完全靠着包养她的美军士兵在生活。不负责任的士兵一旦回国,姑娘们的生计便遭到了挑战。很多人没有办法再继续抚养自己的孩子,倾向于把自己的孩子交给自己的母亲去抚养。和祖辈一起成长的孩子,性格上多少都会有一些缺陷,这一点恐怕聪明的你是能够体会的。还有一些年轻妈妈则把孩子交给了年长女性开办的幼儿园。可以想见,这些孩子在这个幼儿园里面吃不饱、穿不暖、也获不得母亲般的爱,只是勉强求生在一个孤儿院般的组织里面,这样的生活是令人不忍猝视的。

也正因为如此,这些人在日后受到的教育以及社会地位方面都明显弱于他们同年纪的菲律宾小孩。根据BBC记者在天使城做的一次调查发现,许多这种战争宝宝甚至无法养活自己。他们勉强能够给家庭提供一些经济上的资助,至于他们自己的孩子则往往交给祖母(也就是那些应招女)来管教。这些战争三代将会走上父母的老路,成为了菲律宾社会的一大问题。正因为如此,菲律宾才尝试着在美国重回亚洲的战略中给这些人找到自己的地位。很可惜的是菲律宾的这个计划至今似乎还没有成功。

在这一批混血儿里最受到欺压的可能就是黑人与菲律宾人所生的孩子。菲律宾南洋人种虽然本身皮肤就比较黑,但是和黑人结合出来的孩子肤色与其他人相比还是迥然不同。这些人被其他孩子认为是地狱里出来的恶魔,不受到正常孩子的欢迎。一个黑人混血儿这样抱怨说:“我们做什么成绩都会很容易被人忽略,而我们犯的错只会被人无限地放大。他们完全就是通过我们的肤色来判断我们是不是靠谱。”这种事情在种族相对单一、少数民族与汉族关系融洽的中国似乎不容易体会,在菲律宾当地社会里却是一个现实存在的情况。

如今虽然在名义上美军已经完全撤出了菲律宾,他们仍然和菲律宾政府达成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协议。美军士兵可以暂时在菲律宾停留。这些士兵有可能是回来寻找自己的家庭,也有些士兵则完全是为了寻找刺激而来到了菲律宾。他们继续制造可怜的战争宝宝,以至于天使城周边已经出现了性工作者的维权联盟。这些女性的意见领袖们代表自己的姐妹向美国人想要讨一个公道,认为美国的继续停留会对当地女性的健康和将来的生活造成不良的影响。甚至连奥巴马访问菲律宾期间这些人都还组织了小规模的游行,反对奥巴马到来。他们认为即使是美国总统亲自上门也并不能改变美菲之间的主仆关系。这些性工作者和他们的孩子也始终得不到美国的承认。

这就要怪美国自己做得不好了。美国曾经开放过一个美亚混血儿的移民法令,将泰国、缅甸、柬埔寨、老挝等地的混血孩子划入法案保护范围。这些人通过一定的条件可以加入美国籍。其中唯独漏掉了菲律宾。这样的不公正待遇难免造成美国在亚洲最重要的盟友菲律宾一直以来的不满。不管是从民间组织还是从高层的议会政府,都想要改变这一局面。然而这又谈何容易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