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风华绝代程蝶衣:怪你过份美丽,才让我怀念不已

原标题:风华绝代程蝶衣:怪你过份美丽,才让我怀念不已

“说的是一辈子!

差一年,一个月,一天,

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师哥,你说我入戏太深

却不知其实我是人生如戏

你说我不疯魔不成活

却不知这个世道更疯魔

你教我成了虞姬

自己却不是霸王

张国荣 《霸王别姬》

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风雨

纵然记忆抹不去

爱与恨都还在心里

真的要断了过去

让明天好好继续

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

舞台上灯火通明,虞姬步从容,姿窈窕,舒广袖,舞别离,声声如泣:“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就是那一眼惊艳

让我们在以后的时光里

忆起的尽是那一抹风华绝代的身影

不是霸王别姬,而是姬别霸王

小楼依旧当年貌,世间再无程蝶衣

爱情它是个难题

让人目眩神迷

忘了痛或许可以

忘了你却太不容易

你不曾真的离去

你始终在我心里

我对你仍有爱意

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二十五年后

虞姬,程蝶衣,张国荣却已不再

年过花甲的段小楼又一次唱起了

属于他们的歌——《当爱已成往事》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歌里的每一字每一句

都仿佛在唱给当年剧中的程蝶衣听

“你不曾真的离去,你始终在我心里”

他一直从未远离,他一直活着他的电影、歌曲和我们的心中。张国荣,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1988年,陈凯歌出席电影节,制作人徐凤拿着一本小说来找他,一见到陈凯歌,便对他说:“做出这样一部电影,非你不可。”而这部小说就是李碧华的《霸王别姬》

后来,陈凯歌跑到香港去见张国荣,给他讲了《霸王别姬》的故事,张国荣一边听,一边不停地吸烟,听着听着,他的手开始微微发抖,讲完后,二人相视一笑张国荣说:“我就是这个程蝶衣了。”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东邪西毒

第一次看《东邪西毒》的时候

朋友问我说

你觉得东邪西毒在说啥,

我若有所思的回答

“孤独,无与伦比的孤独”。

然后我们两个相视一笑,

沉浸在彼此的尴尬里。

此去经年,再看《东邪西毒》,

看到的是爱而不得的无奈甚至绝望。

从前不懂得,现在我懂了,

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爱情,

是一个人再怎么努力也努力不来的。

春光乍泄

张国荣死后,一个女荣迷,

在网上发了一篇贴子,

说到自己看到梁朝伟的情形,

一次梁朝伟到内地来演出,

演出完毕后

她守在他出门的必经之路,

等看到他和一群人走来,

她便大声的哭喊道:

“黎耀辉,你还记不记得何宝荣?”

梁朝伟听到她的喊叫,停下来,

朝她这个方向看来,然后

点了点头

那个女荣迷在网上发的贴子,让我隔着屏幕就感觉到了悲伤......

纵横四海

《纵横四海》

原本设定的是悲剧,

后因贺岁档期的原因而改成喜剧。

尽管我知道悲剧更有震撼力,

艺术上来说也会更有建树,

但我还是宁愿他拍成喜剧。

不为什么,就因为现实太感伤,

还不如在电影中看到哥哥,

曾经是那么地快乐,我们的心

至少还能有一丝的慰籍。

英雄本色

“不许动,警察!”

这是电影里阿杰第一次出场时,

在医院里见到哥哥,

模拟警察抓小偷的动作是说的一句话。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年代,

帅的一塌糊涂的小马哥,

正义高大的豪哥,青春执拗的阿杰。

而现在,他们已老,哥哥已离去。

可我始终坚信———英雄永在,本色永存

阿飞正传

“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

它只可以这样飞啊飞,

飞得累了便在风里睡觉,

这种鸟儿一辈子只可以落地一次,

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

阿飞正传,太过有名的片子。

所有的噱头都已听过,关于无脚鸟,

关于四月十六日的下午三时,

关于最后的梁朝伟的长镜头。

故事推进,似乎只是

在等待了它们一一出现。

可是,电影毕竟并非所有这些细节的拼盘,

声色光影讲述的

是一个并非笔墨可以描绘的世界。

霸王别姬

我想,如果再让他选择,

他还是会想到这个世界上走一遭,

尽管这个世界与他

是这么残忍 、肮脏、 容他不下他,

也一定不会后悔 。

曾为他的霸王染透眉梢唱尽红尘。

他的戏总算落幕了

红颜远,相思苦,几番意,难相付。

十年情思百年渡,不斩相思不忍顾。

霸王别姬

就像写了张国荣自己的人生。

来源:诗词世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