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卡片:现代分类学和互联网搜索的源头

原标题:卡片:现代分类学和互联网搜索的源头

你可能不曾想到,一张 3 x 5 英寸的索引卡可以帮助人类写出所有知识。

你可能觉得索引卡现在已经过时了。我们现在只用它来写记忆卡,写食谱,偶尔还用来折飞机。但它的最初目的却是用来整理动植物和矿物的信息,接着再用来搭建图书馆系统的目录结构,整理无序信息,到最后用来酝酿创意,孵化互联网的原型。

Linnaeus 的发明

想象一下。如果你要用索引卡手工整理 12000 多个动物、植物和矿物的信息,这是不是很痛苦?更不用说把这些信息全部输入到 Microsoft Excel 中。

这就是现代分类学之父 Carl Linnaeus 出版的书《Systema Naturae》, 1735 年到 1770 年间再版 13 次,这本书讲述如何分类和命名生物与矿物,目的是让科学家能根据大量共享数据来分析物种的相似性。

在这本书出版之前,Linnaeus 几乎亲自整理所有的信息。但是,他并非把信息都写在一本无法扩充页数的书里面,而是把矿物的信息写在纸上以便随时记录信息。这样,他就可以很轻松检索出任何矿物的数据,并将出错的信息复位。最重要的是,他可以随时增补新信息到《Systema Naturae》的新版本中。

《Systema Naturae》首印 30 年后,Linnaeus 采用一种新方式来索引信息:将所有生物和矿物的信息都写在一张张扑克大小的卡片上。这些卡片仅用作以下用途:分类和索引。

杜威卡片分类法

几千年来,如果你想找到最好和最全面的信息,你只能去图书馆:1)检查图书馆是否有你想要的信息;2)如果有,怎么找到它?现在,我们可以在几秒内在计算机查找到这些信息,但是在 1990 年代,很多在线目录刚刚上线,很多信息还不能用,这意味着你需要翻查卡片目录。

古巴比伦和埃的图书目录是雕刻石板,现代的图书馆的图书目录是书本,随着收藏增多,石板和书本占据空间越来越多。在 1791 年——大约在 Linnaeus 的发明卡片目录的 30 年后,图书管理员开始使用卡片目录。随后法国大革命爆发,图书目录制度也发生演变。

法国图书馆最先使用纸牌分类,到十九世纪,美国和欧洲的图书馆开始使用索引卡分类——但无论是纸牌还是索引卡,使用卡片这种索引方式让搜索更便捷,每新增一本书,图书馆只需简单添加一张新卡片到总目录即可。

图书馆的目录卡片会标注书名,作者、标题和图书位置等信息,不同图书馆,它的目录卡片编制标准也不一样,有的根据图书大小,有的根据作者姓名,这样的话,书本的编排就比较混乱,如果你机会去当时的图书馆看看,你会发现小说和几何教材会放在一起。

然后,Melvil Dewey 来了。

1970 年代,Melvil Dewey 在阿默斯特学院想重组图书馆。1873 年,他提出「杜威十进制分类法」,建议按主题来编排图书,例如将几何主题图书归为一类,将古典希腊语演讲图书归为另一类。每图书都分配唯一的「编目号码」,用于标识图书的主题和准确位置,再用小数点来分割号码的不同部分,保持每本书脊柱上的粘贴的号码一致。

这个分类法在 1980 年代在全国内推广,并使用至今。如果你出生得比较早,你可能还会记得你在学校里学习过「杜威十进制分类法」。杜威分类法将图书馆的卡片按主题、作者姓名和头衔分类,并附上图书简介。

最初的图书卡片是图书管理员手写的,1971 年,俄亥俄大学图书馆中心开始用机器集中打印索引卡,2015 年,图书馆停止该打印服务,在这 45 年间,俄亥俄大学共打印了 19 亿多张卡片。如今,几乎所有图书馆图已使用联网图书目录,不再使用索引卡。俄亥俄大学的最后一个订单来自纽约的 Concordia 学院,仅用做备份联网图书目录。

分类所有的出版物

基于索引卡的图书分类法有很多,除了了杜威十进制分类法,还有国会图书馆图书分类法——基于数字的数字的通用十进制分类,这是由 Paul Otlet 在十九世纪之交创立的,它比杜威分类法更详细,因为它要为所有的图书编制信息。

在「Google」出现之前,Otlet 和 Henri La Fontaine 在 1895 年在布鲁塞尔开发搜索引擎。他们想建立一个任何人可以查找任何信息的机构。它将像现在的 Google 一样——你提交查询,然后获取相关信息的结果。在 1895 版本的 「 Google 」中,您可以通过邮件或电报发送查询请求,随后获得纸质索引卡与参考书目的反馈。

为让这个项目顺利开展,比利时政府为 Otlet 和 La Fontaine 提供资金和建筑物赞助,而 Otlet 和 La Fontaine 必须创建一个拥有所有参考书目的数据库,所以,他们尽可能多地收集数据、图书、文章和照片。此外,他们还收集图书馆没有的东西——例如小册子和海报。之后, Otlet 和 La Fontaine 使用通用十进制分类法创建了一个索引卡目录库,这些卡片包含图书标题与简介,并按作者姓名和主题分类。

后来,这个搜索服务被命名为 Mundaneum,赢利模式为按卡片收费,当你提交查询时,参考文献和描述从 Mundaneum 的母卡复制到子卡上,然后分发给你。

Mundaneum 有个索引卡目录库,里面有 15000 个抽屉,这些抽屉总共有 1800 多万张索引卡。在 20 世纪 30 年代,Mundaneum 拥有压倒性的优势。但在比利时政府于 1934 年停止支持该企业后,Otlet 再无法支付成本,不得不将 Mundaneum 搬到小房子,不久就倒闭了。 1940 年,纳粹入侵,毁掉大量卡片,用艺术品取代储存卡片的橱柜。

在 Mundaneum 倒闭前,Otlet 已意识到使用索引卡不切实际。这是无穷无尽的任务——每有新出版物,就需要更多的卡片和更多的储存空间。在他 1935 年的出版的书《Monde》,他解释:未来所有的信息都会被数字化,我们在家里的屏幕上就可以看到它。Otlet 受到新发明的启发,例如电话和电视,预测到了互联网的存在。

Mundaneum 在 40 年间变换了几个名字:它最初被称为国际书目研究所,后来更名为通用书目汇编,之后被称为 Mundaneum 。现存的卡片目录保存在比利时蒙斯的 Mundaneum 博物馆。

索引卡传奇

Otlet 对信息的数字化的想法不仅仅是预测,还是梦想。他和 La Fontaine 的目标是通过知识连接世界各地的人。如果他活到 1989 年,他 121 岁的时候——他将会看到万维网的诞生。

虽然这样, Otlet 却没有被互联网创造者们留意到,工程师 Vannevar Bush 被认为对互联网结构有着最直接的影响,他和 Otlet 一样,在 1945 年的文章《我们可以想到》中提到网络,一个通过超链接构建的网络。

然而,如果没有 Mundaneum,没有 Linnaeus 发明的索引卡,没有杜威的图书馆编目革命,互联网的基本概念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更令人惊奇的是,我们现在的信息革命可以追溯到一张简单的 3 x 5 英寸的索引卡片上。

作者:Jonathan Schifman

原题:How the Humble Index Card Foresaw the Internet

出处:http://t.cn/R6tX93G

翻译:陈素封

想习得更多卡片妙用方法?参加认知写作学吧!

融会贯通多个学科,站在认知&神经&心理科学前沿,结合经典美文与文本细读,教你科学的写作方式。阳志平老师的《认知写作学》课程现正开放预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