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如果我们还愿意谈乡村,那一定是和当地居民一起吃着金黄咸鸭蛋

原标题:如果我们还愿意谈乡村,那一定是和当地居民一起吃着金黄咸鸭蛋

2017年8月18日,时隔6年,七间房回到了华东家乡,从双廊来到周庄。这次你或许会发现,“乡村生活”不再是纸上谈兵。

本文转载自:Feekr旅行 ID:feekr_trip

“周庄香村祁庄客栈,名字还没改,定位是准的”,我得承认,朋友发来这几个字的时候,我差点不想去了。尽管知道原址已由“七间房”管理,差不到哪里去。但是,乡村,有蚊虫没咖啡,难免让过惯了城市生活的人有所顾虑。

这几年,“乡村建设”风生水起,不外乎用“精品酒店”这个套子把城市生活照搬到村里,或是力图还原乡村生活导致体验感打折,总之未见可喜画面。

我还是去了,带了平时住酒店不会带的诸如毛巾洗浴产品之类以防不测,做好了看到法式、地中海式房屋穿插在老房子中的心理准备。然而,什么都没发生,客栈和村民自住房在外观上一致,要不是管家指点,以及门外挂着的牌子,感觉就是回乡下亲戚家。至于另一个顾虑则到晚上进房间后得到了肯定,seven plus谷萃比我的欧舒丹好多了。

像红心蛋黄一样的夕阳下山时,我们往9号楼赶,一场名为“我的香村音乐盒”的庭院音乐纳凉晚会即将开始。在桥下接过入场凭证,想都不想说了句“豆荚呀”,便被村民笑,“果然是城里人,这是紫藤呢!”

过了立秋,暑热消退,坐在竹椅,摇着蒲扇,田园声合着水岸边大白鹅的叫声,村民拍照,忙着发朋友圈。

散场后各回各家,我住在起名为“半边天”的平房,在主打“年代秀”的八幢楼房里,这栋讲的是六零年代往事。旧砖墙被小心翼翼地保留,旧砖肌理隔着新墙,看得见却丝毫不影响舒适度。院子里一株三十年树龄的月季花与民居原主人同龄,墙上挂着原主人小时候得过的奖状,这也是我童年的骄傲。

夏天必备的蚊香花露水,冬天可用的暖气片地暖,管家的亲切,一如当年在双廊,七间房没有让我失望。

七间房是国内最早做乡村度假酒店的品牌之一,2011年起家于大理双廊,当年“一把车钥匙一张房卡”的套餐让人很快记住了这个不一样的产品。全部启用当地白族人作为服务生让“目的地旅行”变得名副其实。

但是,不得不承认,“70%入住率”“间夜价平均900”的稳定利润率,以及品牌的知名度美誉度在江浙“并不怎么样”。也因此,产品和服务上乘的这间“周庄七间房”目前跳脱不开“周庄”这个大环境。

7公里外的周庄古镇差不多是国人的古镇启蒙,小桥流水客栈猪蹄,三毛陈逸飞,勾勒出了“梦里水乡”。但随着新一代消费群体的兴起,传统古镇显然不符合年轻人的审美和需求,寻求自身经营拐点的周庄在2012年开出了第一家古镇版花间堂。

花间堂2009年发家于丽江,走出云南后的第一家也落地周庄——从地点动线来看,和七间房颇为相似。主打“唯美人文精品”的花间堂将自己的粉丝称为花粉,很快打响了名气。

原本各做各的,既然成了邻居,很难不被比较。

在七间房创始人丁今晶看来,花间堂是把城里生活搬到古镇,你可以继续喝咖啡看书发呆打盹,所有体验都在酒店内完成;七间房主要做乡村文旅小型度假酒店,把城里人带进乡村,除了酒店本身,大片的农田和本地生活才是客人的目的。

按照这样的逻辑,花间堂和七间房确是形成了良好互补,成为周庄转型的需要——周庄不只有古镇,还有“香村”(谐音乡村,很直白)。

古镇花间堂,乡村七间房,念起来像绕口令,有人还打趣做了个对比:“去花间堂要买古镇景区门票,七间房用不着”。这也许是真的,七间房源自乡村,不进古镇。

一直在说乡村,但是乡村运动、乡村建设并不好做,甚至是吃力不讨好的事。你说要回归原始质朴,其实村民可希望修盏路灯;你说请保留倒马桶的生活习惯,当地人心想“TMD凭什么来消费我的落后”。也因此,当年陈向宏在建设西栅时索性要求居民全部迁出。

违背村民意愿的乡村复兴,来自都市精英资本力量的俯视心态,注定了乡村建设的失败。看清这一点,七间房的“乡村”是有备而来的。

乡村是放养的,古镇是收编的,在乡村发展比古镇难,使得安抚村民成了一门学问。村民“难弄”是正常的,毕竟,外地经营者以及由此而来的各地游客打乱了他们原有生活,在没看到利益时,抗拒是谁都会有的情绪。七间房团队从今年1月份接触谈判,到6月底签约,再到8月中将酒店开业,一直和村民平等友好相处。桃子烂掉前熬桃酱送给村民,帮助村民垃圾分类,邀请村民欣赏音乐会。

内心古典不意味着身体体验要土得掉渣。七间房虽是非标酒店,依然需要标准化高品质服务。来自周边城市的度假客人来到周庄香村,就应该像回到自己的乡下亲戚家一样轻松,去乡邻家做客,跟着阿婆学做腌菜,根据二十四节气农耕劳动,乡邻们也可以在七间房安排下学习到垃圾分类处理、中医养生等系列有用的知识。

50亩桃林,看完桃花吃桃子,再用桃酱裹面包;200亩水稻田永远是暑假亲子游的重头戏。看到西瓜成熟就知道六月天(阴历)到了,稻谷和银杏变黄,秋天已至,不需要手机就知道时间,听起来是作家笔下的普罗旺斯,好在,如今已经可以摸到实物。我把床头给客人的礼物带回家,水里一汆,不用调料,就吃到了带有甜味的丝瓜、茄子和藕片。

回来路上,朋友让我描述一下她还来不及去的双廊七间房。我翻了翻照片,决定不告诉她。有时候,品牌的历史不一定重要,毕竟,现在看到的周庄七间房已经是一个成功的产品,享受它的好就是了。

未来不排除七间房还会陆续管理祁庄其他房子(共一百多幢,现有8幢)的可能,但不会是全部,毕竟,整体居民迁出不符合乡村复兴的宗旨。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