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只有色情的观看者

原标题:只有色情的观看者

“艺术的色情若够艺术,就非不道德。只有观者以不道德的看法看时,才变成不道德。”

近期介绍的几位艺术家,都出生在相同的年代——1890 年左右,包括莫迪利亚尼()、M.C.埃舍尔()和今天的主角埃贡·席勒( Egon Schiele )。

他们大都经历过一战,沾染了战争遗留的惊恐与焦虑,同时也经历着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般由内而外的转折与变革。所以说,那是一个无比宏大的时代,如春天般万物新生;也是一个十分悲凉的时代,春之生,需要往之祭。

童年的席勒

从中世纪到一战结束前,奥地利一直是欧洲列强之一,更是统治中欧 650 年之久的哈布斯堡王朝所在地,席勒便是生于这个富庶国家的富裕家庭中。

父亲阿道夫·席勒是任职于奥地利国家铁路局的火车站站长,为这个家庭提供着优越的生活,但他沉溺于当时中产阶级普遍的糜烂状态,因此在婚前就已感染梅毒。

婚后所生的三个男孩相继夭折,席勒是家中的第四子,唯一的姐姐也在席勒 3 岁时去世。

到他 15 岁时,父亲死于梅毒。父亲的死对他打击很大,席勒很长一段时间都幻想父亲还在身边,常常与之交谈。

死亡,对于童年的席勒从来都不陌生。

席勒速写本中记录的初恋

席勒性格孤僻,不合群,但这并没影响他与心动异性的交往。

同多数人一样,他的初恋也发生在青春期,席勒在第一本速写本的扉页上画下了这个叫玛格丽特·帕特尼克女孩。

这段恋情并非单相思,他对这位邻居教师的女儿颇为动情,他会偶尔小心翼翼的问,“每个周末你都不在家,你去哪儿了?"

玛格丽特也一直保留着六封席勒的情书和他逝世时的讣告,在其中一封情书里,席勒写道,“我愿意将自己的右手献给艺术,而把双手献给最可爱的女孩玛格丽特。"

克里姆特

1913 年,24 岁的希特勒曾怀揣着艺术梦想报考一所近 400 历史的艺术院校——维也纳艺术学院,但没有被录取。招生的老师告诉他:你的天赋是在建筑方面,而进入学院的建筑系必须念完整个六年制中学并具有毕业证书,可你只有四年制中学证书。

在希特勒落榜的 7 年前,与他年纪相仿的席勒顺利考入维也纳艺术学院,他是这所名校当年最年轻的学生,那时只有 16 岁。

在这所院校,席勒结识了对自己影响至深的老师古斯塔夫·克里姆特。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创作上,克里姆特都是席勒的提携者。

克里姆特为了鼓励席勒,曾特意购买他的画作,或是用自己的作品与其交换。他也曾为席勒引介买主,甚至带其加入各种艺术团体。

与此同时,克里姆特对席勒创作中的细条、构图,以及作品中的爱、性与生死的表现都产生了影响。

《穿红色衬衣的维拉妮·诺依齐》 1913 年

席勒是艺术上的早熟者,在 20 岁左右时即已到达了创作上的高峰,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1911 年,席勒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17 岁的维拉妮·诺依齐( Valerie Wally Neuzil )是他的模特,也是其老师克里姆特的模特。同样,维拉妮也一见钟情于这位天才,甚至不要任何酬劳,甘愿做他的模特。甚至为他操持家务、四处拜访结交画商...

后来二人因不满意维也纳狭小的城市环境,搬去了捷克克鲁姆洛夫的小城居住,这里也就是席勒母亲的家乡。

由于创作需要,席勒的工作室经常有许多裸体少女。1912 年春天,席勒被当地人以勾引未成年少女的罪名举报并被逮捕。警察前往工作坊逮捕席勒的同时,也扣押了一百多张被认为是色情物品的画作。

开庭审理时,席勒的罪名被判不成立,但由于在少女可接触的公共场合展示色情图象,席勒被判有罪。在被收押 21 天后,最终被判入狱 3 天。他在监狱日记中写道:

我用尽我全部的力气去擦洗地板,冲刷,再擦拭干净。我几乎对我的劳动成果感到骄傲了,等到看守回来,觉得他为此会表扬我。他回来,看了看地板,往地上吐了口水,然后冲我咆哮到:“你这叫擦地板吗?是猪在这儿打过滚儿吗?马上再擦一遍,我警告你,这次好好干!”我把水桶拖过来,又跪下去,反复地擦洗。

人们怎么能以侮辱别人取乐呢?这种邪恶的欲望从何而来?

《肘部支撑的裸女》 1914 年

《跪着的女孩》 1917 年

1914 年,席勒回到维也纳,认识了街对面房子里的一对中产阶级姐妹爱迪丝·汉斯与艾德蕾·汉斯,他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

“我快结婚了,不过为了未来着想,那个女人不是维拉妮…”

与作为模特和隐退风尘女子的维拉妮相比,爱迪丝显然与席勒更加“门当户对"。爱迪丝对席勒一见钟情,她答应与其结婚的唯一条件就是让他断绝和维拉妮的关系。在这件事上,席勒做得并不光明磊落,他秘密给维拉妮写信,希望二人能在度假时保持情人关系,但被维拉妮断然拒绝。

席勒始终对维拉妮有深深的愧疚,在分开前,席勒以二人为模特,画下了自己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死神与少女》。

《死神与少女》 1915 年

1915 年,一战爆发的前夜,席勒与爱迪丝完婚。

4 天后,席勒应征召入伍。

为了能与席勒再次相遇,维拉妮也进入军营做了战地护士,但她最终没能离开战场,也没再见到席勒(维拉妮于 1917 年在野战医院死去)。她的离去,使席勒意识到自己仍然深爱着维拉妮,但为时已晚。

1918 年,西班牙流感席卷整个欧洲,当时一个星期就有 2000 多人死亡。席勒的妻子爱迪丝,在六个月身孕时也感染流感而去世。

3 天后,席勒也随她而去,时年 28 岁,一代天才就此陨落。此时,年长席勒 1 岁的毕加索还在探索自己的立体风格。

自画像 1912 年

席勒作品的画面都很简单,但一幅幅看下来却很累,因为不只是欣赏,还应去体验——观者要一遍遍地与画中的人物特别是女人一起走过席勒所安排的狂风暴雨般的情感历程。

他在大多数画中省略了女人所处的环境,画里只有她们,而且往往连衣服也不穿。这使得观者要放下社会、人生等参考系数,直接面对她们。没有背景,没有身份,没有相关的事件,她们只是作为自己,作为自己情感的化身而被呈现出来。

席勒在短暂的生命中,处处显示出个性的桀骜不逊和对绘画成规的反抗。他用自己敏锐的直觉,真实地揭露人性的本质。

席勒画女人,如同梵·高画向日葵。

你还可以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