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沈安:平城

原标题:沈安:平城

   梨园是平城平日里最热闹的地方,平城是东北地区军阀治下最富饶最安全的地方。
沈城包下的桌子距戏台最近,台上佳人水袖轻展随着鼓声启了朱唇,“汉军已掠地,四面楚歌升。”沈城依着拍子的节奏单手敲打着桌面,目光紧紧地跟着台上的佳人。
“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鼓点骤停,换上了二胡之音,无尽的凄凉气势汹汹而来,铺天盖地。
最后一句戏词台上之人转了花腔,而后猛地拔出与他对戏之人腰间的长剑。
垓下之战,虞姬自刎而亡,西楚霸王项羽逃出八百里,自刎乌江。
二胡声声,尽是凄凉之意,最后一个音节落下的时候梨园内鸦雀无声,片刻后像是才缓过神儿一般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今日梨园最后一场戏算是终了,梨园四角升起了绘着牡丹的宫灯,灯火掩映之下众人相携归去,沈城却绕过梨园正厅入了后院,后院第一间房乃是方才台上虞姬的扮演者顾齐生。
彼时顾齐生正对着西洋镜擦拭着浓妆,妆下是一张清俊的脸。
“顾先生,有人找。”顾齐生顿了顿,以为不过是约他入府唱戏的高官富贾便随意回道:“叫他院前梨树下等着吧。”
顾齐生是平城梨园的名角,三年前他逃难平城,入了梨园做了半年学徒,机缘巧合之下代人唱了一场霸王别姬轰动一时,此后邀他入府唱戏的人把梨园前厅的门槛都给踏破了去。
门“吱呀”一声开了,沈城步入房中言语间含了些笑意“这平城,敢叫我等的,怕是只有顾先生一人了。”
“两年未见,顾先生过的还算滋润?”沈城一身蓝色长衫,相极了儒雅的世家子弟。
顾齐生面对着他拱了拱手“多谢沈将军挂念,日子还算安宁。”
三年前沈城往南方与国共两党谈判,协定统一战线抵抗外来侵略,彼时顾齐生遭受日本士兵追杀,沈城拔枪相救并告诉顾齐生,若是无处可去大可北上平城,平城尚是军阀治下最安全的地方。
顾齐生接过沈城递过来的手枪,彻夜奔袭进入平城,向人打听才知沈城此人便是凭一己之力护了全城百姓免遭侵略的军阀。
“还得谢你救我一命,又为我寻了一份差事。”尽管戏子地位向来不高,听戏时受尽赞美,背地里多数人仍旧是对戏子这样的身份极尽刻薄之语。
戏子无情,像是所有人的共识。
“你若有忙要我帮,尽管开口。”顾齐生摆了摆手,救命之恩是要报的,尽管这个男人大抵并不需要自己做些什么。
“我此番前来是邀顾先生唱戏的。”沈城笑了笑,似乎有些难以开口。
顾齐生愣了愣,“不过唱一场戏……”
话音未完沈城便打断他你可愿意为日本人独唱一场?”
顾齐生的笑脸僵了僵,像是突然反映了过来,用力将沈城推出门外,而后“砰”一声关上了门。
“先生请回。”
三年前顾齐生还是南方小镇里不甚明白事理的村夫,侵华日军沿着南海一路北上欲与北面入侵东北地界的日军形成包围之势吞并中国,所到之处以战养战,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顾齐生亲眼看着父亲死在乱抢之下,又眼睁睁瞧着阿姊浑身是血被侵华日军强奸致死。
他逃了出来,遇着了沈城,又听了沈城的话逃到平城,向人打听沈城所居之地时总能听得周围人称赞沈城为“君子端方”。
如今这位君子也要像狗一样匍匐于敌人脚下了吗?
沈城也是个执着的人,硬生生站在梨园内院的梨树底下看着梨园四角的牡丹宫灯升起又落下,灯火辉煌昭示着平城的安宁富饶,沈城求了顾齐生三日,顾齐生心中不快却还是恨恨地应了下来。
日本军官被迎进平城的那天,到梨园看戏的人少了三分之二,梨园四角上绘着牡丹的宫灯也是闪闪烁烁忽明忽暗的,平城充满了一股子山雨欲来的味道。
顾齐生上好了妆,踩着步子,这一场仍旧是霸王别姬,只是鼓声愈发激烈,二胡声迟迟不起,顾齐生却已经转了花腔。
“将军将军,可奈何?”顾齐生改了唱词,望着台下那个芝兰玉树的男子,对着日本军官点头哈腰连声诺诺,顾齐生的目光里带着些许蔑视。
沈城只能苦笑摇头,我能奈何?
顾齐生眯了眯眼睛,猛地拍出水袖,一声枪响响彻了梨园上空。
沈城身旁的日本军官睁大了眼睛低头望着自己胸前的血窟窿,表情从震惊转向狰狞,那军官身旁的士兵齐齐开枪,顾齐生面带讥讽跪倒外地,鲜血溅了一地“呸,死老子一个换你们一个高级指挥官,值了。”
这是沈城见过最美的虞姬,死在了在三四月间春暖花开的平城。
第二夜,梨园四角的牡丹宫灯彻底熄灭换上了纯白的灯笼,梨园愈发寂寥了。
顾齐生的事传遍了整个平城,所有的百姓都知道,那个平城梨园里的名角,世人最瞧不上眼的无情戏子,死在日本人的乱抢之下。
东北地区局势愈发严重,沈城北上入京与其他军阀商议究竟是战是降。
归来那日沈城寻着副将指的路停在了平城郊外。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顾齐生淡漠地回他,“枉我以为你是个拥着满腔热血之人,结果却是胆小如鼠自私懦弱。”
顾齐生轻抚着平城郊外一块无字墓碑,回想起半个月前顾齐生对他说的话。
可是顾先生啊,我若不降,平城城内百万人的姓名,怕是一个也保不住了。
沈城清理了墓碑四周的杂草,又撩起藏青色的长衫下摆轻轻跪下。
“顾先生,你这是要逼我与他们拼死一战吗?”
“我会先撤离城中百姓,驻军死守平城,此番你可满意?”
“顾先生,若我还能活着回来,你便再与我唱一曲霸王别姬可好?”
沈城声音愈发哽咽,最后竟是死死地抱住墓碑失声嚎啕。
又半月东北军阀皆降于侵华日军,唯平城死守不降。
侵华日军攻破平城时发现城中无一百姓,守城官兵也无一人逃跑,最后弹尽粮绝全部战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