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史马话西游(174):黑熊精什么来头?竟知道悟空的底细!

原标题:史马话西游(174):黑熊精什么来头?竟知道悟空的底细!

前文书说到,悟空到黑风山寻找妖怪,偶遇三人在山坡闲谈,方知三人中的那个黑汉便是偷袈裟的妖怪,要用锦斓袈裟为题举办佛衣会,大宴群妖,并贺生辰。悟空忿怒杀出,却被走了两个,只打死一个白花蛇精。悟空又寻到黑风洞,却见景色不凡,不禁大感诧异。

悟空心中寻思,脚下不停,片刻间便到了洞门外,只见两扇石门紧紧关闭,上面横着一块大石,刻着“黑风山黑风洞”六个大字。悟空丢开心事,擎起铁棒,炸雷般地大吼一声:“泼妖,开门!”

洞里执勤的小妖听见吼声如雷,吓了一跳,慌忙打开洞门,见是一个身材矮小的毛脸和尚,不觉轻视了三分,破口骂道:“什么东西!竟敢来我仙洞撒野?”

悟空大怒道:“不要脸的泼妖,作死的东西,区区一个兽穴妖洞,竟敢自称仙洞?这‘仙’字可是你敢自封的?我且不杀你,快叫你家那黑厮出来,双手送还袈裟,爷爷若消得气时,或可饶了你们一窝的性命。快去通报!”

小妖见悟空身材虽小,却是气势逼人,当下也不敢逞强回嘴,急忙奔回内洞,高声叫道:“大王,不好了!外边有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打上门来,说要讨还袈裟哩!”

这洞主正是悟空所见的黑汉,便是观音院的和尚所说的黑熊精。他适才被悟空偷袭,一来做贼心虚,二来他笃信佛法,并非怙恶不悛之辈,故而遁形逃走,也不与之争执,只愿就此息事宁人,不料还未坐稳,对手竟已打上门来,不由得也动了真气,骂道:“这厮不知哪里来的,竟敢这般无礼!前番偷袭于我,我已让了他一马,却又不依不饶,竟然上门取闹!既是避无可避,我便会会他,看看他有多大本事?小的们,取我披挂来!”

众小妖轰然答应,立时捧来黑衣黑甲。黑熊精披挂了,又绰了一条黑缨枪,大踏步走出洞门,正欲喝骂,却看不见对手何在,不觉大奇。

原来悟空心细,见小妖前去通报,知道黑汉必定出来厮并,便先躲在暗处去看,却见这黑汉不但通体黝黑,而且遍着黑色衣甲,只显得两颗白眼珠和一口大白牙晶莹闪亮,不禁心中暗笑:“这厮真似个烧窑挖煤的一般,若非知道他是妖怪,还以为是在此刷碳营生的苦力。若是在夜晚,哪里还看得见他?”

心中笑罢,便托的一声跳出来,叫骂道:“你这黑厮,空长了两个大黑眼,却看不见你孙爷爷在此?”

黑熊精见悟空身法奇特,心中吃了一惊,然而又见他尖嘴猴腮,瘦小枯干,不觉大笑道:“哪里来的毛和尚,居然如此大胆,竟敢来我洞府挑战?”

悟空大怒,喝骂道:“你这无眼无知的黑厮,不好好筑煤烧炭,却要去做贼?快些跪还袈裟,爷爷或可饶你一命!”

黑熊精有些涵养,不怒反笑,故意问道:“你是哪个寺里的和尚?你的袈裟失落了,为何要到我这里来寻也?”

悟空怒道:“你莫管我是哪里的和尚!我的袈裟昨日放在北边观音院的后方丈中,半夜院里失火,定是被你这厮趁火打劫偷了去。适才你还吹嘘要用我那宝贝袈裟做什么佛衣会,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你休想抵赖!快快还我,万事皆休,若是牙缝迸出半个‘不’字来,我便推到你这黑风山,踏平你的黑风洞,把你这满洞的妖邪尽皆碾为齑粉!”

黑熊精闻言,却是丝毫不惧,嘿嘿冷笑道:“原来观音院的火是你这厮放的。昨晚我便见你在屋顶招风引火,做的好大的孽!没错,是我拿了袈裟,你待怎地?我来问你,你姓甚名谁,哪里来的,有何本领,就敢如此大言不惭?!”

悟空也冷笑道:“谅你也不知道我的分身,否则怎敢如此放肆?我告诉你,你外公乃是大唐上国皇帝驾前的御弟法师唐三藏的徒弟,姓孙,名悟空,法号行者。若问起孙外公的手段来,说出来管教你吓死在眼前!”

黑熊精嘲弄道:“好长的名号!好大的来头!只是太多,老爷也记不住。便是什么大国皇帝,老爷也不放在眼里。休要说这些没用的虚文,你既口出狂言,到底有什么本事,说与老爷听听?”

悟空大笑道:“我的儿,你以为你外公是拿名号来唬你不成?你既要寻根问底,且站稳着,仔细听了,莫要吓得瘫倒——你外公我乃是天地孕育的神胎,日月造就的灵猿,生来便有灵性,落地就具慧根;几百年来寻仙访道,得遇万世仙长传授神通,修成万劫不坏之体,永寿长生之身;我笑傲三界,纵横十方,大闹地府,使唤龙王;曾在天上封圣,也在人间称王,打退十万天兵,搅乱玉帝天庭;今奉如来法旨,前往西方朝圣。你去四海乾坤问一问,就知道我乃历代第一大妖王!”言讫,笑吟吟地看着黑熊精。

不料黑熊精听罢,捧腹大笑,指着悟空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那个闹天宫的弼马温!这那点儿事我知道,亏你有脸拿出来吹嘘?你纵火行凶在前,恃强逞威在后,一点嗔念也看不破,便是还你袈裟,你怕是也到不了西天朝圣也!”

悟空最恨别人叫他弼马温,又听黑熊精竟用禅机讽刺于他,顿时勃然大怒,喝骂道:“好你个黑炭头,怎敢拿话来伤你孙爷爷?!如今你便是跪还袈裟,爷爷也不饶你!”说着便高举铁棒,照头打去。

黑熊精并不惊慌,只侧身一让,便躲开雷霆一击,反手抄起铁枪,迎着悟空分心便刺。悟空见他避让还击一气呵成,竟是武艺纯熟,果然艺高胆大,当下不惊反喜,叫道:“好贼头,竟有几分本事!老孙不逢敌手已久,今日刚好杀个痛快!”嘴上说话,身法却丝毫不慢,早横跨一步避开铁枪,抡棒便往黑熊精腿上扫去。

黑熊精涵养虽好,但被悟空左一个“黑厮”,右一个“贼头”地骂,也不禁心头来气,便用了险招,见铁棒扫来,也不后退,腾身一跃,枪人合一,直扑悟空心窝。

悟空见对手变招奇速,来势凶很,不禁脱口叫道:“来得好!”当下也不躲不闪,抖腕撤棒,迎着黑熊横扫过去。黑熊精身在半空,已然无可避让,只得运力于臂,变刺为打,硬碰硬地迎了上去。只听一声巨响,黑熊精只觉双臂一酸,才晓得对手虽然身材瘦小,竟是力大无穷,不觉心中大骇。

悟空那厢也觉一股大力传来,竟似不比自己相差多少,心中也是一惊。只是他应变奇快,并不硬接硬挡,一个后翻卸了力,旋即顺势挥棒,自上而下直击黑熊精顶门。

黑熊精不及格挡,倒地一滚,避开铁棒,随即使了招一柱擎天,自下而上挺枪刺向悟空。悟空又叫声“好”,铁棒微偏,格开铁枪,双脚刚一落地,又雨点般地打去。

黑熊精早腾身而起,见招拆招,和悟空缠斗在一起,竟是有守有攻,毫不退让。这场恶斗从早至午,一猴一熊翻翻滚滚打了半日,竟是不分胜负。

(本文节选自长篇连载小说《大圣心猿》第八十七回:寻妖踪悟空叹仙景,知根源黑熊战心猿)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作者信息***

【作者简介】

史马广彧,加拿大BC省中文协会会员,温哥华大华笔会会员,温哥华至善中文学校教师;微信自媒体“国学微讲堂”公众平台主讲人;著有《史马老师讲国学》系列丛书,获著名作家二月河先生作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