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即便有人能替你死,也没人可以替你疼

原标题:即便有人能替你死,也没人可以替你疼

  

  9月13日,网上突然传出89岁的褚时健先生去世的消息,消息迅速蔓延。

  但是活人毕竟不能被“说死”,很快老先生就用“我还活着”的视频证明了传言是谣言。褚的家人对媒体说,老爷子好着呢,每天按时看新闻联播。

  这个闹剧可以说明很多问题,其中两个是:1,有些谣言并不可怕,一个活着的人不会因为别人说你死了你就死了。2,只要允许“活着的人”讲话,谣言很快就会不攻自破。

  但是,这事儿毕竟成为了新闻,以至于一些媒体的记者为此打了好多电话,求证真伪、写稿发稿。

  我认为这就是一种“舆论泡沫”——从谣言传播到谣言被干掉,前后的过程,就是“先设置一个不存在的事情,然后证明这个事情不存在的过程”。

  你要说这个泡沫有多大的害处呢,除了让一些人尤其是褚家人气愤之外,好像也没给社会造成伤害,而且很快就烟消云散了。但它又确确实实地干预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和情绪。据说褚的家人要追究造谣者的责任,而被“干预”了情绪的围观者,恐怕也追究不了什么。

  泡沫是啤酒的一部分,有时也是社会的一部分,它确实会占据一些空间,又不得不被容忍或承受。

  近期另一类引发巨量关注的舆论泡沫,是一个叫马茸茸的产妇坠亡所引发的。

  马茸茸在即将成为母亲的时候,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告别了这个世界。按照目前公布的信息,她是不堪忍受持续的疼痛而坠楼身亡。

  事情发生后,他的丈夫因为被认为“拒绝剖腹产”遭到汹涌的咒骂。随着官方的调查,相关医生也受到了处分。

  此前,对这个悲剧我未发一言,因为我认为这个悲剧,只有受害者没有加害者,家属和医院肯定都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这里面一定有疏忽,但绝对没恶意。责任当然要追究,但道德谴责看似强有力,但很可能谴责的是假想敌。但是,在消息最初以“家人反对剖腹产,产妇不堪疼痛自杀”的面目出现的时候,网民对这个悲剧发表了汹涌的意见:谴责产妇的丈夫是个人渣。

  当那个丈夫被定性为“人渣”,我的直觉是,骂人者可能被最初的信息给“操控了大脑”。面对那些信息,我最初的读后感不是丈夫人渣,也不是医生无良,而是不论医生还是家人,都因为无法体会产妇的“切身之痛”而低估了产妇的“切身之痛”,最终导致了产妇的绝望。

  这个悲剧的本质,就是一个人的疼痛,另一个人永远无法理解;在加上看护者的疏忽,导致了一个无可挽回的惨剧。当事方,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无辜,所有都觉得自己是受损者。在这个时候,调查责任是必要的,而道德审判则有很大的“舆论泡沫”的成分——对一个可能并不存在的东西,进行挞伐,有匡扶正义替天行道的快感,但挞伐的东西可能只是一种“想象”。

  事情已经足够让人难过,对于泡沫啊舆情啊谁是谁非啊我并没有兴趣去探讨,只想消极地躲开这类信息”。我想探讨的是,关于疼痛,一个人身上的疼痛,是无人可以分担的,这种孤独感所引发的绝望,有时会让人觉得生不如死。

  无论多么亲近的人之间,都有着巨大的鸿沟。一个产妇会因为疼痛而“不想活”,只有那个疼痛的产妇自己可以理解。

  具体到马茸茸,在事发之前,无论她多么疼痛,地球上没有第二个人能体会得到,更无法理解她的绝望。悲剧的原动力,是“不被理解”。

  你可以想想,你有多少不愉快,是因为你觉得自己“不被理解”。终于有一天你不再在乎别人是否理解你的时候,你才真的在心理上变得强大——你可以独自承受疼痛,不再寄希望于别人理解你的疼痛,更不奢望有人分担你的疼痛,你才真的理解无论身处何种狂欢之中其实你都是孤独的,于是才可能不被孤独所困扰。

  为什么医生和产妇的家人都“想不到”会发生那样的悲剧呢?因为疼痛在别人的身上。这不过是揭示了一个世间最基本的道理:每个人都是孤岛,不管是多么亲近的人,不管是多么爱你的人,都无法替你承受疼痛。

  即便有人可以替你死,也没有人可以替你疼。

  也许,马茸茸再忍一忍,就会迎来来做妈妈的喜悦;也许,一开始就决定破腹产,马茸茸已经成为妈妈;也许,当晚医院看护得当,马茸茸已经成为妈妈。这三种情况,后两种情况需要外部因素,在外部因素失灵的情况下,唯有“忍受疼痛”是她可以独自完成的,但她没有承受得住。

  如果马茸茸真的是因为不堪疼痛而自杀,没有看护好她的人当然应该承担责任,而对于她本人而言,这已无实际意义。她生前的真实困境是,她的疼痛,无人理解。她在无法承受疼痛的那一刻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那一刻,周围的人,都是虚假的,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人。

  全世界只剩下你一个人,当全世界只剩下你一个人独自承受巨痛,告别这个世界会成为一个“不坏的选择”。换个角度说,每个人,本质上都是孤立无援的。我们所遭遇的种种“疼痛”,在无药可医的时候,只能独自承受。

  马茸茸的悲剧所引发的“舆论泡沫”,有消极的成分。它显示了很多人易于被单方面发布的信息所操控,被别人设置的议题牵引、按照别人的议事程序表达情绪而不自知。

  马茸茸的悲剧所引发的“舆论泡沫”,有积极的成分。它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一个不合理的现实:当你躺在“产床上”上,你就失去如何面对现实的权力。

  悲剧,还是不发生为好,但既然发生了,它的意义就是如何避免下一个同样的悲剧发生。公共层面,追求更多处置自我的权力,个人层面,增强疼痛的承受力,各有各的意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