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日本综艺跟拍路人的家,看他们拍到了哪些不可思议的画面?

原标题:日本综艺跟拍路人的家,看他们拍到了哪些不可思议的画面?

  终电过后的车站、随便一家居酒屋、热闹的花火大会现场、占卜店门口……东京电视台的某个节目组总会出现在各种地方,逢人搭讪。

  「如果我帮你付打车费,你可以带我去你家吗?」

  

  2014年,东京电视台推出了一个叫「跟着去你家可以吗?」的综艺纪实节目,节目组通过帮接受采访的人支付高昂的计程车费用,获得到受访人家中进行拍摄。其中有年过花甲的嗜酒老人、错过了终电的平凡上班族、一直不红的搞笑艺人……或搞笑或温情、或悲伤或感人,这个节目直到现在已经记录了近150个人的世界。

  每次动辄就600RMB的打车费,被无数粉丝吐槽节目组要破产。不过这也是为什么要说,「如果我帮你付车费,你可以带我去你家吗?」

  从进到受访人家里开始,其家中大到屋子格局,小到放在马桶旁的漫画,所有屋子的样子都会被事无巨细地呈现在屏幕上。「从家中摆放的物品,就可以开始探索那个人的人生,家中的样子,就像是一个人生的缩影。」这个节目没有预先设定的台词、没有特效、也几乎没有配乐。

  它不煽情,却可以真实地诉说着:在看似平凡的每一个人后面,或许住着一个诗人、一个勇士,一个完全不会平凡的传奇。

  

“刚才是求婚?”

一个离婚满身是谜的男人,向对自己除了名字之外一无所知的女朋友求婚

  

执着于成为搞笑艺人的梦想少年

把漫画摆在厕所里,顺手可以看到,每次上厕所就觉得好幸福

  

「谢谢你一直的照顾我的妈妈,这是我唯一能说的,真的谢谢你」

一个只想做rapper的儿子,对着独自将自己带大的妈妈唱自己的心声

  池袋站,一个下雨的夜里

  深夜出行的节目组在寻找错过了末班电车的归家人,正在路边打着伞等车的男子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参加完欢送会,自己又回去工作了一阵。」

  

  当节目组说明来意,这个说话略带自嘲和搞笑的男人说,可是可以去,但他的房间属于「禁止放送」的级别。

  「要是让同事或者客户看到了,大概会说一堆可怕的话。」

  

  「我妈要是看到我这个屋子,应该会立刻晕倒。」

  都以为他是开玩笑的大家,从开门起,尖叫声就没有断过。

  

全是报纸的玄关

  

  床上也全都是各种包装袋和杂志,几乎认不出床的影子,被褥用了十年,但已经忘记几年前洗过了……

  

用过的东西完全不洗

  「这些不是垃圾吧……?」

  「是垃圾呀」

  

  走在最前面的主人大迫和哉说,看着哪里能踩就走哪里吧。

  「看到这个房间的人都说,啊有点不好意思啊,然后就回去了。」

  「我房间里没什么不能看的,什么都没有。」

  站在满地都是「垃圾」的房间里,大迫一脸正气凛然,他已经在这里住了8年,之前还是会打扫,但是觉得一次次把垃圾扔出去实在是太麻烦了,所以就想着攒攒后一次性扔出去。暴露的写真杂志在墙角有高高的一摞,在厕所也是遍地都是,他说上厕所的时候可以随便捡起来就看。

  

  

  床边有一个类似懒人沙发的存在,就是在被垃圾环绕的地方,大迫每天都会躺在这里,然后打开脚边的电暖炉。

  「这个放在这里,容易引起火灾吧。」

  「没事啦,到现在也没发生过。」

  

  

  让人惊讶的是,这个房间的主人大迫和哉,18年来一直在一家清洁公司工作。

  「是因为这样的环境反而会让你觉得轻松吗?」

  「当然不会感到轻松,但是就觉得,在公司都已经拼尽全力工作了,生活的话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其实从搭讪起,大迫讲了很多的工作,比如说「开完欢迎会还回去工作,真是无语啊」「我们年终无休,完全就没有休假」「压力真的很大」。

  「我有一个上司,之前一个人喝酒喝多了,然后就死了,那时候就觉得我可能也是这种命吧。」

  

  「我有兄弟四人,我是老大,之前最后一个弟弟结婚了,爸爸在婚礼上说,大家都结婚了终于可以放心了。我就说不是还有我吗,他就说我是异类,不能算在里面。特地从老家赶来的妈妈看到我的屋子也是无语,这么多年了,我也没给他们送过东西,也没带他们出去玩,总想着今年要做点什么了,结果在聚会上又不小心花钱花的多了些。」

  

  一年之后,节目组对大迫进行了回访。

  考虑到大迫已经搬了家,环境多少都会有些好转吧。

  

  结果,完全没有改变!他只是从一个地方搬到了另一个地方而已。

  

  「节目播出后,你的生活有什么改变吗?」

  「嗯……就是在节目播出之后吧,我的一个邻居刚好和我是同乡,结果他看完之后就给我在老家的父母打了电话,说是情况紧急。结果我爸妈也知道了我现在的情况,特地从老家岛根大老远跑过来,生气地说要开家族会议,结果来了之后又不能在家里,就说要去外面开会。= =」

  

  还是在池袋站的另一天夜里,节目组继续搭讪着错过了末班电车的人。

  就是这样,节目组找到了坐在花台边上的hana,她今天被约好的类似相亲的人放了鸽子,走来的时候鞋跟脱了,刚去便利店买了强力胶粘上,正在等着胶干。

  

  hana现在和家人住在一起,一进门便上二楼房间放东西。她的房间很乱,洗好的东西就随便堆在床上,柜子也随便开着。

  

  

  镜头每扫到一个地方,hana都会笑着说是什么什么,问什么也总是笑着回答,说自己理想的对象是像松坂桃李那样,就连今天放鸽子的事情也是笑着说自己很生气。

  她很爱笑,好像很满不在乎,又好像无可奈何。

  

  在一个柜子里,hana放了很多关于介护和民法的书。

  「因为要照顾父亲,我需要学习这些。」

  hana的父亲在她26岁的时候突发脑溢血,瘫痪在床,需要人照顾,这个属于介护中需要照顾的等级最高的状态。

  

  hana把父亲照顾的非常好,包括换尿布她都亲力亲为,每天晚上都会去看父亲冷不冷,反复问他需不需要开窗。

  

  

  除了父亲,hana还需要照顾年迈的奶奶,因为奶奶越来越糊涂,她会在必要的地方贴满奶奶需要注意的事情,看完爸爸之后,她还要去看奶奶。

  

  

  hana最开始的时候是照顾奶奶的,那时候她23岁,因为弟弟和爸爸都需要工作,她就想着反正自己也只是打工,那就自己来照顾好了。

  家里的饭都是她做,平时她就在爸爸的旁边铺床睡,如果爸爸需要去洗手间或是吃饭,她就会用车载他过去,这些都无法假以人手。

  

  「我只是在出去玩的时候会画指甲,一个月也就一两次吧,只有在爸爸睡觉的时候出去玩,因为一直在家,所以29岁了也没什么可以姻缘。」

  

  当被问到说,什么是介护时,hana笑着说

  「就是我必须要照顾90岁高龄的奶奶和已经瘫痪的父亲,可能大家会觉得我很惨,但我从来不这样认为,也不会想去和别人吐露什么,很少有年轻人需要背负着自己的家人而活,所以他们会觉得很心酸什么的,但其实我觉得没那么惨,很轻松。」

  

  hana也会怀念曾经全家一起出去玩的日子,她说爸爸以前超级健康,即便岁数过了60也像年轻人一样。

  

  

  「对于我来说,现在的父亲时最重要的人,最希望的事情就是全家都好好的,即便是到了临死的时候他们也会觉得,能和hana做家人真是太好了。」

  这场拜访,hana从凌晨说到了黎明。

  

  小岩站

  同样是在夜里,节目组搭讪了一位背着双肩包步履匆匆的老人前田,他手里拿了两份来自中国的报纸。

  当说了请求之后,前田爽快的答应,并说自己的家超特别。

  

  今年已经68岁的前田自己一个人住在父亲留下的豪宅里,没有结婚,这辈子只工作过2年,因为身体受不了就什么都没做了,之后就一点一点用着父亲留下的财产直到现在。

  「真是一个感到抱歉的人生。」

  

  在下车后,节目组随前田穿过及腰的杂草丛,狭窄的竹林,好不容易到达房子前,结果屋子从玄关处就一片狼藉。

  

  

  上世纪的电视、上世纪的时钟、上世纪的报刊杂志……除了满屋的纳豆盒子一直在更新,其他都是父亲在世时就留下的,而现在早已落满灰尘。

  

  

  

  

  「我只吃纳豆、洋葱之类的东西,天然气很早就没通了,所以洗澡都只用冷水,6月到9月只洗上半身,其他时间就不洗澡了。」

  在屋子的一个隔间里,前田杂乱地堆满了各种书。

  「因为自卑,就想装出一副读过很多书的样子。」

  

  

  前田说,他从考大学落榜之后就没有进去过了,一直希望进入历史系或者哲学系的他,没有考上任何一所大学。

  「你满足现在的生活吗?」

  「谈不上什么满不满足,我都68岁了,就只是等死了,不过也还算满足吧,没什么不满」

  

  每个月,前田都只花5,6万日元,当节目组问他,剩下的钱还够他花多久时,总觉得他笑得有点害羞,又有点难过,停顿后才说,也就7,8年吧。

  「如果最后没有钱,只要把土地卖了就好了,但我也不想这样,所以就希望自己在这几年里就死了。」

  

  「也没什么人认识我啊,没有父亲没有妻子没有妹妹,邻居之类的也都去世了,如果你没有了认识的人,活在世界上也没什么意义了。」

  

  虽然在这样的状态里,前田却活的很明白,比如说他觉得自己也没什么不满,觉得自己大概就是喜欢孤独。

  「你有想过希望有孩子吗?」

  「没有,因为我是没责任感的人,我特别喜欢自己一个人散步,那时候就觉得心里很安静。」

  

  

  在不幸和幸福之间,前田还是觉得自己是幸福的,他说可以自己一点一点的吃饭,国家有没什么内战,日本人应该都很幸福。

  前田说,他现在最想去的地方是中国,因为他喜欢唐诗。

  和前田交谈时,已经是凌晨一点的时候了。

  

  7个月后,节目组对前田做了回访,一直没有打通电话,到家里叫了许久才听到应答,幸好前田还在。

  

  「给观众呈现一个不曾见过的世界,我觉得这是电视节目基本的东西。如果可以像NHK特别节目一样去亚马逊秘境那样的地方自然好,但是这对于东京电视台来说还是有些难,所以我开始留意身边是否也有这样不曾被人见过的秘境。」

  节目的制作人高桥弘树说。

  「我希望当100年后,有人问起说平成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代啊的时候,「跟着你去你家可以吗?」这个节目可以让他们知道。这时候的市井人情是什么样子,人生观又是什么样子。」

  ki / text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