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人类模仿猩猩,看起来就像在便便 | 对话《猩球崛起3》视效团队

原标题:人类模仿猩猩,看起来就像在便便 | 对话《猩球崛起3》视效团队

  NON-EXIST DAILY

  

  编者按:每当猩猩凯撒大喊“Nooooooo!” 我都会跳戏到《指环王》,在他脸上看到咕噜的影子。这不仅因为饰演两只动物的是同一个人,还因为它们的创造者是同一家公司。

  维塔数码,《指环王》、《金刚》和《猩球崛起》的后期视效公司,曾五获奥斯卡最佳视效奖。安迪·瑟金斯,则被誉为“动作捕捉表演第一人”。维塔x安迪就像特效界的金字招牌,永远出不了错。在南太平洋的新西兰岛上,他们造出了科幻影史上最棒的几个动物:咕噜、金刚和凯撒。

  此前,我们和维塔数码视效总监Anders Langlands聊了聊,看他们如何用动作捕捉创造凯撒。

🦍

  1999年,《指环王1》刚开始拍摄,当演员安迪·瑟金斯(Andy Serkis)知道自己要饰演一个黏湿滑腻、人格分裂、在迷雾山脉里活了400多年的小怪物“咕噜”时,心情稍微有点复杂。

  “我原想亲自扮演这个角色,哪怕要用特效化妆,我不惜一切代价减肥,但……彼得的决定是对的。现在看起来,电脑特效版最合适。”

  

  ▲ 安迪在《指环王》中扮演咕噜,当时的造型是这样的(图源:naturevideo)

  当时,科幻片里的生物主要靠特效化妆,而导演彼得·杰克逊坚持使用技术尚未成熟的动作捕捉。这个决定,颠覆性地开创了一种拍电影的新理念。

  动作捕捉的优势是什么?上周,我们和维塔数码视效总监Anders Langlands聊了聊,他说:“虚拟生物的生理结构和人类完全不同,把它们和人的表演从内到外融合起来,套上硅胶面具可做不到。比如,让肌肉正确地移动,表现演员细微的情绪,只有CG最高效。”

  

  ▲ Anders Langlands接受采访

  所谓动作捕捉,捕捉的是两个部分:肢体动作和面部表情。

  肢体动作是演员穿上紧身衣,在身体关键部分贴上LED光点,用红外摄影机捕捉肢体在三维空间中的运动轨迹,转成CG画面。

  

  《猩球崛起》中主要有2种猿类:大猩猩和黑猩猩,演员和技术人员必须忠实还原2种不同的肢体语言:

  “黑猩猩的膝盖弯曲,臀部稍微向后撅,而大猩猩的背部更平坦……总的来说,当一个人模仿猩猩,看起来就像在便便。”动作教练Terry Notary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表示。

  

  ▲ 影片中的大猩猩

  

  ▲ 动作指导Terry Notary示范大猩猩的动作(图源:IGN.COM)

  

  ▲ 主角凯撒则是一只黑猩猩

  

  ▲ 动作指导Terry Notary示范黑猩猩的动作(图源:IGN.COM)

  而面部捕捉是人转化为猿的关键:在演员脸上贴满追踪点,用头戴式高速摄影机捕捉面部肌肉动作,然后,当机器识别到安迪闭上眼睛,CG画面上的凯撒也会闭上眼睛。

  

  Anders说,面部捕捉首先要花大量时间去观察。比如,眼睛只消一个细微的变化,就能让人的表情从好奇变成愤怒。

  “眼睛极其复杂。面对一个生物,你会先看它的眼睛,而不是嘴巴。”我赶紧抬头去看Anders的眼睛,“我们花了很长时间让人猿的眼睛更明亮,更真实,研究光线在晶状体里如何折射,虹膜的形状,等等。通过惠灵顿的Optometrist(一家眼镜公司),我们弄到了一些眼球的扫描图,观察眼睛在不同光线下的变化,还把彩色液体滴在眼球里,观察泪水在角膜和下眼睑之间形成怎样的弧度。太多有趣的事了。”

  

  在凯撒慢慢长大的日子里,动作捕捉技术也在飞速进步。摄影机从十几台变成上数百台,增加模拟肌肉运动的系统,光线捕捉系统……以前,连一个塑料瓶的反光都会影响拍摄,但现在,他们可以在天气条件恶劣的森林里同时拍摄14个演员。

  每种技术都致力于让动作捕捉演员脱掉笨重的装备,更多地展示自我,和其他演员一同出现在镜头里,而不是在绿幕房间作为“特效人员”屈居二线。

  比如,室外拍摄让人和环境有真实的互动——当安迪作为凯撒在雪中蹦跶,在小溪里表演咕噜抓鱼,他感受得到滑腻的石头,寒冷的湍流,一切让表演更真实。

  

  ▲ 在指环王里,咕噜和弗罗多的对手戏

  再如,演员也在动作捕捉里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比如安迪是颜艺帝,Terry特别擅长表演鲁莽的熊孩子,这时,电影里的猩猩主角不再是一个数字模型里出来的复制品,而是配合演员,建立了每个角色独有的数字表情库。

  “演员和角色之间有了更直接的联系,这不是说从特效师那里夺走什么,而是说,技术更依赖于人的表演。”

  扮演凯撒,就像把人性放进动物体内,拿到显微镜下观察。而动作捕捉就像这台显微镜,放大人性和兽性间一切细微的矛盾。为了表现这多层次的复杂情感,就必须通过一种超越猿类,但又不过于“像人”的表演。

  

  电影中的猩猩,是一个被超级药物提升了智力,替代人类走上进化树顶端的种族。他们对人类,对自己,都是又爱又恨。《猩球崛起:黎明之战》有一场戏是猩猩科巴闯进弹药库,被人类抓住。

  那场戏难极了,一只老谋深算的猩猩知道自己要逃出去,不是跟拿枪的人硬拼,而是示弱。但他无法求饶:童年遭到虐待的阴影让他不肯对人类低头。一瞬间,他选择装傻:挠头、拍胸、吐舌头,像任何一间动物园里哗众取宠的猴子。

  这是一个相当讽刺的时刻:人类笑看猩猩,放松了警惕,却不知道犯蠢的是自己;科巴则强忍耻辱,假装做鬼脸。当时的一名技术人员说:这里,我们需要让观众知道,他不是真傻,而是装傻。

  显然他们成功了,观众知道科巴不会逃走,它会伺机报复。果然,下一个镜头,科巴“淘气”地抢过武器,一枪崩了两个人类。

  

  《猩球崛起》里几乎所有的猿猴,都在人性和兽性间痛苦挣扎。它们之所以深入人心,不在于张牙舞爪的外貌,而在于那种智力半开化、在天真和暴烈之间游走的状态。

  “凯撒最终面对的是自己内心的恶魔,而不是外面的敌人。面部表情展现的紧张情绪,每一帧都需要花很长时间,还好我们做到了。怎么表现凯撒的人性?你看到的是个会说话的猩猩,但感受到的是安迪·瑟金斯的表演。”Anders说。

  安迪是那种让人过目不忘的演员,他有两个招牌表情:委屈脸,鼻子一耸嘴一撇,随时都能哭出来;愤怒脸,死鱼眼狠狠盯着你,下巴上横肉颤抖。这两种表情串起了凯撒的童年和晚年。头戴式摄像机和动作捕捉服让他看起来像条鮟鱇鱼,但投入起来,他会唾沫横飞、眼球突出地嘶吼,在雪地里扑腾好几个小时。

  

  “真的,这都归功于演员。”不管怎么追问,Anders都一直摇头,强调自己“没做什么”。“安迪住在自己的角色里,从内心到外表都了深深了解凯撒。我们只是用技术辅助他。

  在表演中,动作捕捉唯一的介入,也许就是帮演员做出人类能力之外的动作。比如当人大喊大叫时,颈部肌肉会剧烈运动,但这种肌肉通常长在猿背上,而不是脖子前面。维塔数码让人和猿的转换变得自然而可信,即使观众明白猩猩无法开口说话。

  “我们最大的成功就是没人看得出特效。”Anders说。维塔数码在《猩球崛起3》中一共做了1440场特效,占全片的95%,而他们的一切努力,只是为了让特效更隐形。这种克制,正是这部电影的动人之处:特效永远不会在故事中喧宾夺主。

  

  《猩球崛起》的背后还躺着一个好故事,它改编自法国作家Pierre Boulle的硬核惊悚科幻Planet of the Apes,一个令反人类主义者拍手叫好的故事:展现人作为有智慧的物种的孤独,以及在进化树顶端被他人替代的恐惧。

  动作捕捉不仅是讲故事的手段,也呼应着故事主题:剔除服装、道具和语言,仅用肢体和表情传递信息,这种归还了表演本质的方式,就像电影回归野性的人类。这是人猿的胜利,也是技术的胜利,维塔数码的胜利。

  凯撒的眼神已经洞穿一切。

  关键词:#猩球崛起# #维塔# #动作捕捉#

  📝责编:姬少亭、西威、Raeka

  📝作者船长,宅学家,碳酸饮料驱动型码字机,太空美学研究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