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橡树 | 中条山,抗战悲歌(下)

原标题:橡树 | 中条山,抗战悲歌(下)

感谢一种默契。感谢我们都有一种对往事真挚的仰望。

一切心照不宣,是以,请让我与你同行——我的文章仅是一种观点。所有文章都是。我们能够独立的思考、思想如此重要。

中条山会战,国军遭遇惨败。某个意义上,这次惨败暴露的,恰好不是重庆政府抗战的决心与效率。而是中国当时存在的落后的、保守的社会感性形态。

无论看到文艺性的抬高战事的悲壮,或者看到无知者大言炎炎的批判,中条山依然巍峨,经历风雨,耸立于黄河之北,如是一尊民族之碑。

中条山会战示意图。蓝色为日军攻击线路,红色为国军防御与突围线路。文后,配有卫星图,可以参考比较。

丙、日军特种作战拉开会战的序幕。

1941年5月开始,桓曲、桑池等多地地,国军中条山抗战根据地重要据点,频繁出现陌生的中国人,甚至有少量的妇孺、老人。

他们操不同的口音。有西北口音,河南口音,更多的,是自称逃荒要饭的东北口音。

驻守中条山防区的各部国军和地方政府,很快得到大量外地人进入中条山区的情报,不以为意。他们还在这些操用不同口音的难民嘴里,得到了各种各样的情报。

一战区情报部门迅速梳理情报,大致是:大致中条山防区目前日军稀疏,越往豫南,小鬼子就越多,道路封锁越厉害。他们没办法,只好往西逃难,所以途经中条山。

果然不出所料,卫立煌在风景秀丽的峨眉山得到报告,暗自窃喜自己的判断。原来,小鬼子攻击重点,还是围攻长江国军重兵集团。不仅是卫立煌,驻防中条山的各部国军将领,也得出类似结论。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这一股股莫名其妙抵达中条山根据地的难民,虽然各操方言,满脸苦相,貌似难民,却暗藏杀机——这就是最货真价实的带路党,汉奸。

尤其以伪满洲国军训练有素的特种作战部队,战前被加强了长短枪械、电台,会同部分熟悉中国通的小鬼子,以及汪伪军特工,在4月底,即开始对中条山若干要塞、隘口、以及城镇开始实施武装、情报渗透。

日军实施潜进渗透的特种部队,完全中国化。对当年尚无特种作战观点的国军、八路军造成惨重的伤害。

当时,担负中条山防区守备的国军,主要有7个军。

由与陕军渊源颇深,装备较为精良的第9军裴昌会部主力,驻防东线豫北重镇济源。晋军改编的第43军赵世铃部,驻防中条山南端的要地垣曲。

此外,参与西安事变的军阀高桂滋部改编的第17军一部,扼守太行山尾与中条山首衔接的绛县地区。滇军第3军唐淮源部、依附晋军的杂牌军阀孔令恂的第80军,驻防中条山西北闻喜、夏县一线。

另外一支参与西安事变的第98军武士敏部,部署在中条山天险董封镇一带,河南军阀改编的第15军武庭麟部,则部署在高平地区。

这个部署一目了然。基本参战部队都是战前,匆忙改编出来的陕西军阀部队和河南军阀部队。这些部队虽有报国之心,但空饷空编,编制不整,装备破旧,尤其将帅各怀心事,战斗力可想而知。

虽然千军万马,实在是一盘散沙。——鉴于不久前的皖南事变爆发,国共间隙愈大,重庆大本营分调孙蔚如部,与“西安事变”关联的诸多军阀,更是日夜警惕,多好政治,而忽视了眼下袭来的危机。

整个中条山战区部队中,仅装备稍好的晋军43军,以及虽然空编仅数千人,但相对战斗力强悍的滇军第3军,可以一战。

1941年5月6日黎明,到次日,带路汉奸展开于整个中条山防区,对重要隘口、阵地、医院、学校、政府机关甚至国军野战部队指挥部,展开袭击。顷刻之间,历来自认固若金汤的中条山防区,乱成一团。

掐电线,袭哨兵,杀军官,烧仓库,乱放信号弹。早就化妆潜入,以操东北口音的伪满洲国军为主的特战分队,在很快的时间控制了桑池、桓曲等要地阵地,开始接应日军主力的总攻击。

晋南山地待战潜伏的日军。

战斗打响了。

日军担负纵深穿插、突击的前锋,最早在战前5月6日,即挺近抵达战区隐蔽待机。最近的担负打穿桑池、绛县、桓曲,分割整个中条山防区的日军,前进隐蔽最近的,与国军守备阵地不足一公里。

潜伏一昼夜,在国军进行的火力侦察,纹丝不动——这种亚洲军队的顽强作战风格,后来,在朝鲜战场也有体现。相比之下,可见当时的国军军队素质确实相比之下,实在是低了。

日军重炮炮群在战前实现了长距离的隐蔽机动,猛烈地炮火突然出现在桑池到桓曲一线,完全出乎国军上下意料。会战开始,整个中条山防区战线,均遭遇日军不同程度的火力急袭。同时,日军陆航上百架战机,也在余晖中,呼啸奔袭而来。

以新兵居多,以抓壮丁的新兵居多的原十九路军、河南镇嵩军起本,改变的防区各路军队,本来军纪就颇为涣散,再加之大多数根本没见识到日军如此猛烈的炮火和战机急袭。未见敌军,防区就出现营、连规模的溃散。

溃散往后的,冲乱次第布放的友军的阵地和士气。溃散往中条山腹地渺无人烟的深山密林的幸存者,甚至有躲藏多年。

日军在中条山会战投入的重炮和战机火力,远远超过之前的忻口会战。其急袭时射击之精准,急袭之猛烈,转移之及时,完全是国军地方部队罕见。其时,日军在中条山战区云集75毫米以上口径火炮达500门,国军平均每师仅有1门。

中日在黄河之北作战,日军绝对领先的炮火每每给国军以重创。在中条山会战,双方75口径以上火炮对比极端悬殊,是国军会战失败的客观不足。

面对日寇猛烈的炮火急袭,意识到大战来即的各位军、师、团长十万火急相互呼叫,因为伪满洲国军、日军、汪伪军混编的特种作战分队的袭扰,无法联系。

无奈之下,这些指挥部的长官只好各派通讯员,跑步联络。通讯员出门跑步,却频繁隐蔽监视要道的日伪特工狙杀。

混乱进一步加剧。日军也就在国军混乱不堪中,开始分路实施步兵攻击。

丁,日军的总攻击和国军的突围。

北线,日军清水中将第41师团、独立混成第9旅团3万余精锐,在飞机重炮掩护下,率先由北路,经由晋军、八路军防区周边完成机动完成集结后,出其不意,居中向中条山防区袭来。

日军正面的晋军赵世铃第43军、西南侧高桂滋第17军,当即遭受日军重兵打击。日军猛烈突袭几乎打到赵世铃指挥部,赵世铃率军直属部对激烈抵抗后,终因指挥失灵,应对无方,被迫撤军。

该部大部坚持到9日,弹尽粮绝后,分路突围,继续在二战区效命。抗战结束后,该部参与内战。后来,以勇悍著称晋军的赵世铃在太原激战后被俘,旋即被毙。

被红太阳美誉“抗战光荣历史国人同佩”,写入史书高桂滋部,由陕军、晋军混编,军心不齐,触敌大溃。该部于抗战中再无建树,一溃再溃。

击破第43军、第17军防线后,主力日军兵分两路,由桑池、皋落横向打穿中条山防区,顺利攻占黄河北岸垣曲。至此,开战十多个小时,中条山防区国军即被分割东西两个孤立战场,且被断绝向黄河南岸退路。

事后,多人回忆文章认为,此战日军迅猛穿插,远袭得力,依仗日军伞兵配合。实则,日军伞兵其时尚无实战战力。在国军内线接应的,是大批执行潜进任务的伪满、伪汪和日军混成的特种作战分队。

伪满、伪汪和日军混成的特种作战分队往往有成体系的指挥班、战斗小队、短枪小队,配置掷弹筒。一待日军攻击困涩,立刻背后偷袭接应,打信号弹引导日军主力冲锋。——毫无特战意识的国军,无不被击溃。

插一下自己的广告,祝好各位老乡:

希望朋友喜欢我的酒,支持我写更多的文章。

品菊花酒,赏中秋月,闲阅橡树原创。

昶阳菊花酒,52°,纯五粮专利生物科技酿制。

甲醇、氰化物、铅等含量,由中国检科院综合检测中心检验为未检出!换言之,52°酒不刺喉,不伤胃,喝完身体轻松。睡一觉,就自然醒了。

一斤装,原价798元瓶,一件2388元。会员价398元瓶(二两简装,58元瓶)。加微信zhuerduo1222,买6赠6(小),大大的划算。

东线,中条山防区腹部,日军原田中将、田中中将分路指挥第35师团主力、第21师团大部,骑兵第4独立旅团一部,约2.5万精锐,在伪满洲国军和汪伪军配合下,向济源、孟县攻击前进。

这支部队因为有大量的伪军,一路为虎作伥猛烈攻击,一路洋洋得意喊话策反,为英勇抵抗的国军将士无不恨恨咬牙。

这路日军正面是国军第9军裴昌会主力。该部国军凭借有利地形,对袭来的日军予以顽强抵抗。战至次日,毗邻洛阳一战区司令部的第9军开始溃退。此后,受命南渡黄河以策河防,但因缺乏空袭应急,遭遇日军陆航空袭,死伤惨重。

该部残部依然持续作战,溃而不乱,退至封门口至邵源以北山地。

裴昌会和陈赓私交甚好,后来,此公于1989年93岁时,高龄入党。

在北线和东线向心攻击中,占据军力绝对优势的日军,尤其缜密在东、北线衔接部,设计了一支辅助性攻击的主力,即日军樱井中将第33师团12个大队,向董封镇方向实施突袭。

董封窄小的战场,拥挤着第14集团军司令部、武士敏第98军主力,第15军和第93军等部军、师指挥部。南北猛烈炮击、轰炸,惊动了该地国军。于是,第98军主力迅速展开,准备迎敌。

因为这路日军在穿插中耽误时间,使得第98军主力在战前得到宝贵的准备时间。陕军装备历来破旧,虽然联络不畅,但军号响处,各部相应。

7日晚间,日军向武士敏第98军发起偷袭。这路日军,因无炮火准备和陆航空军支持,多次攻击,均备击退。董封战线,地势复杂,陕军多冷娃,嘶吼冲锋近战,以大刀、手榴弹应敌,边冲边炸,全无惧生死。

日军震撼,数次大队、中队的集群冲锋,都被近战、肉搏击退。陕军装备陈旧,部队之间各自冲杀,各自为战,对于指挥联络,反而没有必要。夜战近战,更是发挥所长。

这一路装备先进,协同攻击的日军发起夜袭,屡遭挫败,反而弄巧成拙。

激战数日,该军伤亡大半。后因退路被断,武士敏率残部突围,周旋中条山附近,并没有走远。数月后,将军遭遇日军特种作战分队袭击,阵亡。

2014年9月,武士敏将军名列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武士敏将军

最为蹊跷是西线。

日军安达中将指挥第37师团主力、第36师团一部、独立混成第16旅团,近3万主力,居然不知不觉绕行一战区、二战区和八路军层层警戒地区,犹如钻地,出其不意,出现在中条山防区纵深闻喜、夏县一带。

中条山防区西线,侧翼有一、二战区多个集团军数十万大军的掩护,正面,是戒备森严的中条山防区。本来是相对安全的地带。这里有中条山防区的医院、学校和机关,更有多部后勤基地。

但是,日军就这样凭空出现了。而且,还是携带重炮,有日军陆航战机主力编队掩护下的近3万精锐。

重大危机,措手不及间突如其来。

是时,西线防区尚有第3军第7师和12师的大部主力,孔令恂第80军第165师和新编第27师,以及第5集团司令部直属第34师等3万军队。

但是,日军在西线投入最大力量陆航轰炸。以及日军在每个攻击单位后面,均配置压倒性炮火支援。是以,日军兵分多路,在正面拉开宽广的攻击线,由侦察机、战机引导,有条不紊,稳步攻击。

无奈,为掩护背后庞大的学校、医院等后勤机关撤退,国军只好正面以肉躯拼火力,以军人性命消耗日军猛烈的攻势。

战至次日上午,日军西线兵团击穿国军防线,其中,该路日军在由满洲国军组成的潜进特战分队引导下,最远的一支攻击到达平陆、垣曲、夏县三县交界处。截断了西线国军南渡黄河的退路。

9日,激战之余,本来就缺枪少粮的西线各部国军,陷入日军分割包围,濒临弹尽粮绝。

情形危机之下,第80军军长孔令恂、第165师师长王治岐仓促弃部逃命。两人一跑,第165师防区立刻溃乱,把滇军和新27师侧翼暴露日寇,情形雪上加霜。

此二公,一位参加北平和平,一位参与甘肃兵变。得政府养天年。善终。

陕军新27师王竣将军,黄埔三期生。此公面对国难,慨然大呼:“军人不成功,便成仁,当与诸军死此!”——他率被打乱编制的数百人,向当面日军发起决死冲锋,杀身成仁。是年,39岁。

随他发起冲锋的参谋长和其余将士一并牺牲。副师长梁希贤投黄河自尽,慷慨殉国。

唐淮源上将。

战至5月10日,唐淮源收到重庆直发的要求他撤退的电令。此时,唐淮源所部编制已乱,陷入重围后不仅无路可退,更是弹尽粮绝。

11日,情形更是危急。无奈之下,唐淮源下令全军分散突围。临别之前,将军召集残部几位师长会议,慷慨激昂,“中国只有阵亡的军师长,没有被俘的军师长,千万不要由第三军开其端。”

5月12日,大雨磅礴。唐淮源率随身警卫、幕僚数人,血泥染身,且战且走。被日寇紧紧纠缠,不得脱身。将军愤慨之余,草就遗书,饮弹成仁。

“余身受国恩,委于三军重任,当今战士伤亡殆尽,环境险恶,总军两部失去联系。余死后,望余之总司令及参谋长收拾本军残局,继续抗战,余死瞑目矣!”

唐淮源和朱德是义结金兰的旧交。早年追随蔡锷征战,由排长叙战功升迁军长,在滇军威望尤高。抗战爆发,唐公率部出滇抗日,转战燕赵、冀晋,多有战功。

闻之噩耗,国民政府追赠唐公为陆军上将。2014年9月, 唐淮源将军名列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5月12日,唐淮源将军杀身成仁后当日,寸性奇将军已经中弹负伤。闻知唐公杀身成仁,寸性奇将军难抑悲愤,召集诸路溃军,誓言带领大家突围。

其时,滇军鏖战数日,弹粮已经绝。多有生嚼所捋树叶,削战马肉片充饥。

寸性奇将军

13日,被日寇紧紧围困的滇军残部,殊死决战。是时,日军37师团227联队上田胜少将(日军追授)被滇军战场击毙,日寇以猛烈炮火轰击报复。寸性奇将军双腿先后为炮弹炸断。

眼见重伤之后突围无望,寸性奇严令团长黄仙谷率部完成突围。将士含泪不忍,将军大呼“我腿已断,不必管我;我决心殉国,以保全国格人格。”

随即,将军拔剑自杀成仁。

追随将军残部数百人,此刻再无突围举措,他们围绕将军遗体告别,向日军发起决死逆袭,最后,全部牺牲。

云南,在抗战时代不是人口、物产的大省。十万滇军北上抗日,素不惧战,每战居先,牺牲惨重——滇军将领尤其憨勇,抗战八年,多闻宁死不屈,却无一将弃阵,降敌。

是役,滇军改编的第3军,自军长以下,全军成仁。

重庆,寸公追悼会上,挽幛祭文千余幅。蒋公挽联上书: "百战功勋著河山,双忠大节壮中原"。

同年,7月,云南子弟再组第3军,由朱德另外一位滇军旧交周体仁任军长。随后,该军再次重返抗日战场。

2014年9月, 寸性奇将军名列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戊,中条山会战加剧了国共矛盾。

简短介绍一下。在中条山会战战前和期间,重庆多次通过重庆八路军办事处要求八路军配合作战,袭扰日寇补给线。驻重庆苏军顾问崔可夫也向周办提出迅速参战要求。碍于种种原因,会战后期,八路军仅陈赓部在中条山外线游击。

中条山战场卫星地图,山水依旧,清晰可见当年会战遗址。其中,洛阳当时为一战区指挥部,晋城是日军第一军和发起会战的基地,图中央桓曲县即为日军打穿中条山防区的要点。左下平陆,是日军打穿中条山防区其次的要点。

中条山会战后,面对北方战场的党派分歧、军阀任性,面对惨重的伤亡和重大的失败,蒋介石仰天长叹,认为此战,实在是“民族抗战最大的耻辱”。

就此以后,直到抗战结束,黄河以北,再无国军抗日军团出现。

是役,国军自上将唐公淮源以下,阵亡超过四万人。据日方统计,中国军队“被满洲国军队俘约20000名,被日本军队俘约15000名,遗弃尸体42000具,总伤亡超过10万。日军损失计战死673名,负伤2292名。

战事如此惨烈。

被俘战俘移交南京汪精卫政府。一位汉奸头子向汪精卫报告中条山会战战况,连汪精卫也满脸愧色。

己,尾声。

"奇峰霞举,孤峰标出,罩络群泉之表,翠柏荫峰,清泉灌顶。”

七十二年,弹指一挥间,中条山景色依旧,巍峨如故。回顾这段历史,遥想当年战死于此的保家卫国的英烈将士,再想起那些逃将、降将,不由唏嘘。

我们民族的历史,走过抗战,走过内战,走过太多的弯路了。回顾逶迤至今的往事,似乎风轻云淡。然而,风轻云淡间,我们以理性、思想去解读中条山这尊民族之碑,何尝想过,去理解当年的耻辱?

尤其,那些说到抗战会战惨败,就满脸不屑,出言不恭的孩子们,你们懂什么叫耻辱吗?

那不是一战区的耻辱,不是浴血奋战的抗日健儿的耻辱,更不是在会战中杀身成仁的英烈们的耻辱。

那确实是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民族的耻辱。

【更多精彩,请关注本号历史消息。《中条山,抗战悲歌(上)》请查阅历史消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