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风吹叶动,其声萧萧,白帝城的秋景来了

原标题:风吹叶动,其声萧萧,白帝城的秋景来了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中国是诗的国度,奉节是诗的故园。千百年来,在这古老而神奇的大地上,李白、杜甫、刘禹锡等近千名诗人留下上万首传世名篇,成就了"奉节一中国诗城"美誉。

  诗城文化成为了地域性标志,承载着三峡文化最精彩华美的篇章,是三峡文化旅游的灵魂所在。"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彰显诗城风采,培育诗书情怀,增强文化修养是我们的追求。

  奉节旅游官方微信平台从2月14日起连载《夔州诗百首赏析》,传播夔州文化,重塑旅游灵魂,将文化深植于这片神奇的土壤,发扬光大。同时,奉节旅游官方微信特意编制了这台“夔州诗新韵诵读”节目,让声音引领我们在诗的海洋里自由驰骋,让更多的人一起感受夔州诗的魅力!

白帝城

万壑深阴卉木稠,黛螺浓影泼沧流。

丹黄几点萧萧叶,白帝城高易得秋。

  作者简介

  曾崇德

  黄宾虹

  (1865—1955),字朴存,号宾虹。浙江金华人。中国近现代杰出画家,早年支持康、梁维新,后拥护辛亥革命。1907年居上海,主持神州国光社、商务印书馆美术部,从事美术编审和文物考证鉴定工作以及美术史研究。曾兼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上海文艺学院、暨南大学艺术系、上海新华艺术专科学校教授。1937年应邀赴北平审定故宫书画,并任教于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1948年出任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救授。1949年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救授。1953年任中央美术学院民族分院教授、民族美术研究所所长。曾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这是一首题画诗。中国传统绘画中的题诗,不是一种附加的成分,而是作品的有机组成部分。它不仅在内容上适应画作的需要,与之呼应配合,同时还把诗歌、书法、绘画三种艺术形式结合起来,使之相映生辉。首句“万壑深阴卉木稠”,是对画中背景的描述,千山万壑,弃木丰茂。“深阴”本指深重的阴影,而“稠”字则指草木的稠密,但这些词汇同时又具有鲜明的绘画性,我们从诗句里也能想象出画中的这些景观,一定是用浓墨画出来的。黄宾虹先生艺术成就最高的是山水画,而“黑、密、厚、重”则是其独特的风格。在诗中,这一画风也得到了充分表现。第二句“黛螺浓影泼沧流”,是对画中主体白帝城风貌的描绘。作者用“黛螺”形容其山色如黛,山形如螺。

  这一喻象从形和色两个方面准确地抓住了白帝城的特征。而“泼沧流”的“泼”字,不仅有一种酒脱而豪放的诗韵风神,而且它同时又是一种绘画技法的反映。黄宾虹先生对中国画笔墨技艺有过深入的研究,尤其是在用墨上,更有独到的创造。他总结出七种用墨技法,即“浓、淡、破、泼、积、焦、宿”。所谓“泼”就是用墨如泼,狂放不羈。在这一诗句中,“黛螺”的“浓影”淋漓酣畅地“泼”人“沧流”,从而把幽美(黛螺) 和雄浑(沧流) 这两种对立的意象,统一在了绘画艺术的风格创建过程之中。如果说前两句诗无论是从意境,还是从色调上看,都“浓”得化不开,“稠”得搅不动了,那么第三句却有如穿透云层的一道阳光,给这苍茫凝重的白帝城平添了一道亮色和几分妩媚:“丹黄几点萧萧叶。”丹黄”是典型的秋色,是艳丽的暖色,在浓黑的背景下显得分外鲜明,而仅仅“几点”,则更加醒目。“萧萧”是象声词,风吹叶动,其声萧萧,从而赋予诗中、画中的景观以一种生命的律动和美的韵致。最后一句“白帝城高易得秋”突出了一个“高”字,因其“高”而“易得秋”,表现了作者对于山川形胜、季节变迁的超常敏感,以及对大自然知寒知暖般的绵绵情怀。

  把现实中的白帝城与绘画中的白帝城,以及诗歌中的白帝城融合为一个艺术的白帝城,是本诗不同于无数古往今来咏怀白帝城之诗的特色;对大自然的人文关怀则是本诗艺术魅力的深邃渊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