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书讯 | [德]于尔根·奥斯特哈默著《中国革命:1925年5月30日上海 》出版

原标题:书讯 | [德]于尔根·奥斯特哈默著《中国革命:1925年5月30日上海 》出版

书名:《中国革命:1925年5月30日上海 》(Shanghai, 30. Mai 1925. Die chinesische Revolution.)

作者:[德]于尔根·奥斯特哈默

译者:强朝晖

包装:精装

开本:32开

页数:340页

定价:59元

丛书名:甲骨文丛书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8

ISBN:9787520108539

  作者简介

于尔根·奥斯特哈默(Jürgen Osterhammel),1952年生,曾在伦敦德国史研究所和弗莱堡大学工作。现为康茨坦茨大学近现代史教授。出版过大量有关18世纪以来的欧亚历史之著作。主要作品有《中国与世界社会》(China und die Weltgesellschaft,1989年);《亚洲的去魔化》(Die Entzauberung Asiens,1998年)、《殖民主义》(Kolonialismus,2006年第5版)以及《全球化史》(Geschichte der Globalisierung,与尼尔斯·P.彼得尔森[Niels P.Petersson]合作,2007年第4版)。2010年,以《世界的演变》而获得德国...学术奖——莱布尼茨奖。他的下列作品也将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世界的演变》(Die Verwandlung der Welt)《中国与世界社会》(China und die Weltgresellschaft);《中国革命:1925年5月30日,上海》(Shanghai,30.Mai l925.Die chinesische Revolution)。目前,他正在从事20世纪的去殖民化史研究,并和入江昭(Akira Iriye)合作主编《世界史》(A History of the World,6卷本)。

目 录

  上海,1925年5月30日/1

  城 市/1

  五卅事件及其后果/7

  第一章 中国革命的前提条件/21

  革命—国家的瓦解—现代化/21

  农业帝国/33

  农业帝国的终结/48

  第二章 现代化初期的城市氛围/63

  资产阶级与经济发展/67

  从官僚士大夫到知识分子/85

  社会底层与地下帮派组织/96

  第三章 中国政治愿景与纲领/112

  启蒙/118

  民族主义/127

  三民主义/135

  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141

  第四章 政治乱局与扩张型政府/151

  军事主义/154

  官僚体系/169

  第五章 农民与农村社会/183

  劳动与所有制/187

  商品化与经济停滞/201

  不稳定性与灾害/206

  第六章 共产主义动员阶段/216

  实验与失败:1922年至1936年/220

  抵抗与扩张:1937年至1945年/238

  农村革命与军事占领:1946年至1949年/259

  注 释/272

  缩略语/320

  参考文献/322

  索 引/326

中文版序

本书的德文版最早是于1997年出版的。我很高兴看到,在时隔20年之后,它能有幸与中国读者见面。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大家在这里看到的是未经修订的原版。我本应通过注释,对书中许多内容加以修正。此外,在本书与我今天从事的工作之间,并没有太多的相通之处。本书出版后,我的研究方向从中国史转向了全球史。在全球史领域,中国扮演着重要,但并非核心的角色。了解拙著《世界的演变:19世纪史》——一部有关“长19世纪”的世界史——的读者想必会懂得,身为全球史学家,我所探寻并尝试论证的宏大关联是怎样的含义。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本书是一个历史文本,它代表了中国史研究中的一个特殊视角。该视角如今虽已变得较为罕见,但仍然值得人们予以关注。我们可以称之为历史—社会学视角。这一点在书中并不十分醒目,因为本书是从对历史上的一天——1925年5月30日——的叙述开始的。其缘由如下:本书是《20世纪的20天》系列丛书中的一部。其编纂者的初衷是,通过对这些特定历史日子的描述,对20世纪史的重要脉络加以梳理。当人们问到我,应当选择哪一天作为立足点来观察1949年前的中国史时,我首先想到的是1919年5月4日。但后来我觉得,选择1925年5月30日这一天或许更合适。

这是中国一场轰轰烈烈的反帝国主义浪潮开始的日子。然而它并非本书的核心主题,而只是后续阐述的一段序曲。本书以叙事作为开篇,后面的六个章节则以分析作为重点。在这方面,本书沿循了西方研究中国社会与政治问题的一项悠久传统。该传统早在马克斯·韦伯(Max Weber)时就开始了,它在卡尔·魏特夫(Karl August Wittfogel)的著作《中国经济与社会》(Wirtschaft und Gesellschaft Chinas,1931年出版)中得以延续,此后又在以毕仰高(Lucien Bianco)《中国革命的起源1915-1949》(Les origines de la révolution chinoise 1915-1949,1967年出版,英译本Origins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1915-1949出版于1984年)为代表的一系列著作中得到了发扬。所有这些著作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并不是讲述具体的历史事件,而是将关注点集中在推动历史发展的巨大力量上,例如宗教、农业、官僚体制、军事主义等因素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本书是从一个论点出发展开论述的,该论点迄今在中国和外国仍然经常被讨论,而且并非每一位读者都毫无异议地对其表示认同。它建立在一条假设之上,即论述从19世纪末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一段历史的...方法,是将革命与现代化的矛盾关系作为着眼点。我的另一条假设是:在这一时期,“革命”是相对更为重要的因素。早在1958年,我的汉语尊师傅吾康(Wolfgang Franke)在其著作《中国革命的百年》(Das Jahrhundert der Chinesischen Revolution,英译本A Century of Chinese Revolution于 1970年出版)中便以经典方式对这种观点做出了阐述。“革命”在中国并不简单意味着推翻旧的政治制度:先是1911年的清王朝,然后是1948/49年的国民党统治。“革命”更多是对一系列历史进程的概括性定义,在经济、社会与文化等各个领域,人们都可以观察到这些进程的发展。

但是,这些进程所呈现出的特点是不规律和非对称的。因此,我一直在努力尝试在中国各个地域之间做出划分,并尽可能详细地说明,文中涉及的究竟是中国社会的哪些阶级和阶层。思想同样是革命这一宏大进程的组成部分,为此我特意用了一个章节的篇幅来论述“中国政治的愿景与纲领”。在我眼中,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章节。特别是在这一章中,我尝试通过与欧洲民族主义的比较,来分析中国民族主义的特殊性。我认为,这种做法在今天仍然是有益的。书中的阐述主要是针对1920年代和1930年代,因此乍看上去,这些分析似乎已不再有意义。但是,1920年代和1930年代是对中国的整体历史思维具有塑造性影响的一个时期,在其他许多国家亦是如此。当时形成的一些基础性理念直到20世纪末仍然对世界发挥着重要影响。

衷心感谢出版社促成了本书在中国的出版。特别感谢强朝晖女士,她凭借深厚的德文功底翻译了我的三卷本《世界的演变:19世纪史》,然后又翻译了本书。在我的书中不乏艰涩之处,这给翻译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于尔根·奥斯特哈默

2017年5月

  編輯:熙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