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诗词日历|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

原标题:诗词日历|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

宿五松山下荀媪家

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

田家秋作苦,邻女夜舂寒。

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

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

雕胡米

大米+雕胡饭团,粽子

五松山:在今安徽省铜陵市南。

荀(xún)媪(ǎo):荀姓人家的老妇人。

寂寥:内心冷落孤寂。

夜舂寒:夜间舂米寒冷。

跪进:古人席地而坐,上半身挺直,坐在足跟上。

雕胡:茭白的穗米果实。

漂母:在水边漂洗丝絮的妇人。《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韩信少时穷困,一位“漂母”曾给他饭吃。

三谢:多次推托。

【大诗兄说】估计很多人跟我一样,读了这首诗,第一个疑问就是:什么是“雕胡饭”?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雕胡,就是茭白的穗子。很多人知道茭白膨大、洁白、鲜嫩的茎是食材,而事实上,茭白作为禾本科植物的一种,它跟稻子、麦子、小米一样,穗米也是一种食材,在古代叫做“菰米”,或者“雕胡”。菰米比稻米要细长,有紫色的光泽,很漂亮。

五松山,在今天的皖南一带,那里是李白在江南游历的基地。李白是一个行者,就像一直在跑步的阿甘,永远在路上,有一顿没一顿的。这一年的秋天,他借宿在五松山下荀大娘的家里。大娘家里很穷,但还是给李白置办了一顿“雕胡饭”。“跪进雕胡饭”,不是大娘卑躬屈膝,唐朝人的标准坐姿就是“跪”着。看到这碗饭,饥肠辘辘的李白,感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劳动人民最淳朴。

雕胡饭很好吃,“月光明素盘”,很显然,李白同学三下五除二就“光盘”了。光溜溜的盘子,在月光下泛着青白色的光泽。大娘慈爱地、高兴地看着李白吃完这碗饭,就像看着自己的儿子,问:“要不要再添一碗?”

“老人家,这怎么好意思……好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