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俞灏明:脸上伤痕有助于角色 观众恶不恶心无所谓

原标题:俞灏明:脸上伤痕有助于角色 观众恶不恶心无所谓

搜狐娱乐讯(姜佳敏/文)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正在江苏卫视热播。在这部剧中,我们看到了一个让人意外的身影——俞灏明。在大多数人的记忆中,俞灏明好像还是《一起去看流星雨》中那个顶着花轮头的端木磊,而如今的他却能在《那年花开月正圆》中与众多实力派演员对戏,出演心怀城府、工于心计的反派角色杜明礼。更让人惊喜的是,他的表演沉稳、颇有层次感,让观众对杜明礼这个角色恨得牙痒痒。

然而,一些不理智的观众却把对角色的恨转移到了俞灏明本人身上。他们嘲笑俞灏明脸上因七年前的爆炸事件留下的疤痕,甚至恶语相向。而俞灏明对于脸上的伤疤却毫不在意,他透露,拍戏的时候不会刻意遮挡伤疤,反而要求导演把镜头拉近脸部,因为他觉得脸上的疤痕能让观众对杜明礼曾经的经历有更多的遐想,甚至更加憎恨这个角色。“我完全不介意,因为我知道我身上的每一处皮肤都是服务于这个角色的。至于你们看到舒不舒服,恶不恶心,都无所谓。”

俞灏明坦言,如果是刚出道时,他绝对会在意自己上镜好不好看,而这些年来,他对待表演的态度,的确有了巨大的改变。拍《一起去看流星雨》时,他觉得只要把台词说顺溜,不出什么岔子,就算是好演员了。而现在,他会思考如何把台词说得有味道,如何把一场戏演得有层次感,如何与对手演员相互刺激。他同时透露,他并不是因为那场事故才决定选择转型的,而是纯粹觉得拍只看脸的偶像剧已经给不了他表演上的成就感和满足感。转型之初,他得不到他人的信任,以至于2015年没有一部电视作品,过得相当煎熬。但如今他的确凭着杜明礼一角证明了自己。“我现在要告诉大家,除了偶像剧,我还能拍很多类型的戏,我还能驾驭很多你们想象不到的角色,我还是有演技的。”

拍《那年》和拍《流星雨》,两者感受天差地别

搜狐娱乐:杜明礼的哪些特质吸引了你?你是怎么理解这个人物的?

俞灏明:他是一个挺有挑战的人物,不像以往的一些角色流于表面,更多的是深层的一些东西。要去理解他的话,对人性要有所了解,有这个能力去分析人物内心黑暗的那一面,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你都需要去用你的经历和想象去理解这个人物。我之前做的功课在于去感受这个角色。

搜狐娱乐:听说你还去学习了京剧和京腔儿普通话,这是导演让你去准备的吗?

俞灏明:这个东西不是导演让我去学的,而是我跟导演一起商量出来的。我先去琢磨这个角色,然后我会给角色加些色彩,色彩来源于这个人物的背景。杜明礼来自京城,是贝勒爷府上的马仔,在京城待得久了,肯定会有京腔儿。京剧也是我主动给他的加的兴趣爱好,每个人其实都有他的爱好,京剧这门艺术也是比较能够贴合在这个人物身上的,所以就专门去找戏曲老师学习了,学了一个多月。

搜狐娱乐:有没有思考过,要如何演出杜明礼的阴险狡诈之感?

俞灏明:我会参考一些我生活当中见过的一些坏人,一些表面特别好,但是背后又捅你一刀的这样一些人。都是来源于生活。

搜狐娱乐:会去参考一些影视人物或者作品吗?

俞灏明:会有一些简单的参考,去搜集一些类似的资料,比如其他好的演员演坏人,他们的处理方式是什么样子的,然后去作一个借鉴。但是每个人物的人物调性都不一样,这个角色更多的是玩阴的,利用人性的弱点去做坏事。我觉得这个角色跟以往的坏人角色不太一样,所以很多时候还是需要自己去做很多的功课,而不是说从别人身上去学习。

搜狐娱乐:杖罚的那场戏,你演得特别真实,表情特别痛苦,当时是怎么演出那种感觉的?

俞灏明:杖罚的那场戏,打到身上是皮开肉绽的那种,这种疼痛感之前我也经历过,所以基本上对于我来说,有所体会吧。那场戏不是真打,所以说那场戏纯靠演技。

搜狐娱乐:拍戏的时候会介意脸上的伤疤吗?会刻意遮挡吗?

俞灏明:我就是因为不介意,所以镜头才会拉得这么近,这是我跟导演一起商量好的结果。因为我现在是一个演员,所以我身上的每一处皮肤其实都能够服务于这个角色。导演也觉得脸上的伤痕是对角色以前的成长经历有帮助的,能够给观众带来更多的遐想,他脸上的伤痕也会让观众更加地恨他。所以对于我来说,我是无所谓,只要能服务于这个角色,你们看到舒不舒服,恶不恶心,都无所谓。

搜狐娱乐:如果是刚出道时,你的心态会不会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应该是会有偶像包袱的吧?

俞灏明:当然啦。

搜狐娱乐:网友们看了这部剧在网上骂你,有些语言还很恶毒,你是怎样的心情?

俞灏明:当然会觉得有点不忿吧。但是以我的理解,这些人相对来说心智还是不够成熟,如果心智和情商比较成熟的人,还是能够分得清楚。角色演得越坏,对这个演员来说,其实应该是能够收获到更多掌声,但是那些人感觉不太拎得清,没有把角色和演员分离开来。

搜狐娱乐:演这部戏,跟当年演《一起去看流星雨》相比,会有不同的感受吗?

俞灏明:当然很不同,天差地别的感觉。拍这种戏,对手演员会给你很多快感,就像是打太极式的快感,你一拳我一拳,互相能够交流或者切磋,特别满足的那种感觉。另外就是氛围特别好。拍《一起去看流星雨》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什么状态,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去成为一个好的演员。觉得每天跑到现场,把台词背得很流畅,没出错,这就叫演员了。但是现在我的认知就不一样了,说好一句台词还是不够的,会思考要怎么样把这句台词说得有味道,如何把这个角色呈现得更加丰富,更加立体,更加能够进入到人心。另外,我对自己演技的要求也更高了,也希望可以得到对手的回馈,这是一个比较明显的成长。

相比于事故本身,事故后面临的尴尬境遇更能帮助我的表演

搜狐娱乐:之前你一直是走偶像路线,为什么现在会接这种很有深度的角色呢?

俞灏明:我不太愿意去拍一些所谓只看脸的电视剧了,我是希望能够跟更好的演员和导演合作,从他们身上学到更多演戏的经验。我是希望我能进步,而不是一直原地踏步,希望能够摆脱只能拍偶像剧的一个框框。我现在要告诉大家,除了偶像剧,我还是能拍很多戏的,我还是有演技的,我还是能够驾驭很多你们可能想象不到的角色的。

搜狐娱乐:你的转型跟那场事故有关系吗?

俞灏明:这个跟我的事故没有太大的关系,更多的是我想往这个方向发展。因为对于我来说,我接一个角色,我还是需要得到一些快感的,我还是想有所收获的。所以我希望找到一些角色,能够把我的经历和感受都用在这个上面。光靠脸已经给不了我太多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更多是我自身的原因。

搜狐娱乐:是不是那场事故让你的心态变得更加成熟,让你可以更好地去出演一些有深度的角色?

俞灏明:不是源于这个事故,这个事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这个事故之后,我所面临的这种尴尬的境遇,这样的一段过程其实是更加能够帮助到我的。我自己的经历和感悟能够帮我完善角色,或者说演到更多的角色。

搜狐娱乐:之前你曾在演讲里提到,2015年你一部电视作品都没有,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俞灏明:因为那个时候就是很尴尬,那个时候在想要往实力演员这个方向转型的过程当中,但是很多人还是不认可的,觉得我还是一个靠脸吃饭的演员,没有演技,所以基本上很多机会我都够不上。

搜狐娱乐:你也提到,刚复出的时候,以前合作过的一些平台、节目和剧你都上不去了,这是为什么呢?

俞灏明:因为很多演员也是靠着关系,我最终还是敌不过关系吧。另外大家可能对我没有认识,觉得我只是一个歌手,不是一个演员,演得了戏吗?他们会有这样的疑问。圈内的现实法则应验在了我的身上。但是我能够通过这部戏告诉你们,我能够演戏。

搜狐娱乐:现在这个状况有没有改善很多,有没有接到越来越多想演的角色?

俞灏明:现在已经慢慢有很多机会找过来了,但是我觉得自己现在还是要慎重吧,不要为了赚钱而去找一些戏来拍,更多的还是希望角色好,合作的团队好。

搜狐娱乐:今后希望出演什么类型的角色?

俞灏明:没有固定地说想尝试哪种类型的角色,我感兴趣的角色是相对有发挥的空间,另外就是怎么样可以更好地把自己的感悟和经历揉入到这个角色中。

搜狐娱乐:其实你现在也算是娱乐圈的“老人”了,现在小鲜肉层出不穷,你对他们有什么看法呢?

俞灏明:可能他们现在对演员这个身份的认识还没有那么明白,因为可能是经验少,同时也没有人教他们,我跟小鲜肉合作的机会不太多,我也不好说他们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我只是希望他们不要有一些不好的习惯吧。

搜狐娱乐:以前你还是小鲜肉的时候,可能走到哪儿都有粉丝们的簇拥,现在还会有这样的待遇吗?

俞灏明:现在时不时会有吧,但相对来说已经冷清很多了。(搜狐娱乐:会有失落感吗?)不会有失落感。因为我的成就感不是来源于粉丝或者是外人对我的评价,戏剧可以给我更多的成就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