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若开之痛|联合国难民署:大批妇孺徒步数日逃难,无进食饮水

原标题:若开之痛|联合国难民署:大批妇孺徒步数日逃难,无进食饮水

当地时间2017年9月12日,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逃离缅甸暴力冲突的罗兴亚难民持续涌入孟加拉国。 本文图均为 视觉中国 图

“我们走了八天,才抵达(缅甸和孟加拉国)边境。全家人都饥肠辘辘,一路上只有树叶可以充饥。”

25岁的拉希达和丈夫带着三个孩子逃离了家乡缅甸若开邦,目前栖身于孟加拉国东南部港口城市科克斯巴扎尔(Cox"s Bazar)的库图巴朗( Kutupalong)难民营。在难民营里,她对半岛电视台记者讲述了全家人逃离家乡寻求庇护的故事。

拉希达说,尽管身在安全的孟加拉国,但她并不觉得自己是快乐的。在缅甸全家人居住的村子里,家里曾经养着一些牲畜,拥有一亩稻田,还有一栋房屋。逃离家园以后,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

“我想家,我们在这里很无助,我不知道我们的未来是怎样的。”拉希达说。

谈及穿越边境逃至孟加拉国的行程,22岁的罗兴亚女子贝格姆(Tahera Begum)告诉半岛电视台的记者,称这是自己“做过最为艰难的事”。在逃离的路上,贝格姆在邻近边境的森林里生下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

12岁的若开邦男孩贾西姆8月30日和妈妈一起逃到孟加拉国。贾西姆说,自己希望重返课堂,继续学习。他表示,自己最喜欢的科目是英语,如果能够讲英语,便能够与全世界的人交流,向他们表达自己的观点。长大以后,他希望自己成为一名老师。

同样来自若开邦的还有25岁的卡穆尔· 侯赛因(Kamal Hossain),在自己居住的村庄被烧毁以后,他背着105岁高龄的祖母,一路跋山涉水逃到了孟加拉国。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孟加拉国办事处传播专员法里娅·塞利姆(Faria Selim)9月11日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从8月25日至9月11日,共有约31.3万罗兴亚人涌入孟加拉国,其中80%左右是妇女和儿童。而发生在拉希达、贝格姆、贾西姆和侯赛因身上的故事,是这些逃离家园的罗兴亚人的缩影。

“在跨越边境的长途跋涉之后,许多儿童都生病了,需要得到即刻救治。此外,他们还需要得到心理支持。”塞利姆指出,随着缅甸罗兴亚人源源不断穿越边境涌入孟加拉国,未来一段时期内对救援物资的需求仍在增加。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呼吁在接下来的4个月中仍需额外筹集820万美元,来满足新近抵达的罗兴亚人在营养、防护、教育、水、环境和卫生等领域的需求。

当地时间2017年9月11日,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 ,罗兴亚人难民暂时生活在难民营。

数十万难民涌入孟加拉国

伴随着若开邦局势的持续动荡,大量罗兴亚人持续穿越边界涌入孟加拉国,使得本已接纳了约40万罗兴亚人的南亚小国孟加拉国难堪重负。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1日报道,孟加拉国总统阿卜杜勒·哈米德呼吁为难民建立“安全区”,并坦言像孟加拉国“这样人口稠密的国家”很难接受大量的难民,并敦促缅甸接受罗兴亚人返回。孟加拉国总理谢赫·哈西娜早些时候也呼吁缅甸政府将逃亡的罗兴亚人召回。

缅甸罗兴亚人源源不断涌入孟加拉国的同时,联合国难民署(UNHCR)、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无国界医生组织(MSF)等国际机构和非政府组织也正在孟加拉国为面临饥饿与疾病的罗兴亚难民提供救援。

联合国难民署驻泰国曼谷办事处负责亚太地区事务的新闻发言人薇薇安·谭(Vivian Tan)11日向澎湃新闻表示,与此前罗兴亚人逃往孟加拉国的情况显著不同的是,这一次是短时间内有数十万人大规模地涌入。“他们到达孟加拉国时,情况不容乐观,不少人都已连续行走多日,在几乎没有任何食物和饮用水的情况下穿越边境。”

据悉,大部分难民是历时数日穿山越岭抵达孟加拉国的,也有一些人冒着生命危险被迫乘船取道孟加拉湾南下逃往马来西亚、印尼等东南亚国家。

据谭介绍,孟加拉国现有的2个难民营所接纳的难民数量已大大超出其承载能力。营内人满为患,基础设施承受着极大的压力,附近所有公共建筑,包括学校、清真寺和社区中心等也在为抵达的罗兴亚人提供庇护。联合国难民署也已搭建了临时的有顶结构建筑以容纳更多人。但伴随着更多难民涌入,目前亟需可供使用的土地来建造紧急安置点和基本设施供其栖身,而粮水、医疗物资及帐篷也均严重不足。

“我们看到许多人都需要医疗救助,许多人都伤痕累累,我们很担心目前的情况会引起爆发疾病。所以我们会着力于增加干净的饮用水以供人们使用。”目前正在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地区库图巴朗难民营开展工作的无国界医生组织(MSF)孟加拉国项目统筹亚伦·积根(Arunn Jegan)12日下午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难民营附近)到处能看到缺乏食物及饮水的罗兴亚人,许多人被送到医院或者其它医疗机构。“随着到达的罗兴亚难民人数不断增加,这个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

无国界医生组织还表示,8月中之前,无国界医生本来在缅甸宝道(Pauktaw)、实兑(Sittwe)、邦纳均(Ponnagyun)、孟都(Maungdaw)和布迪当(Buthidaung)镇,提供医疗护理服务。但自8月中以来,无国界医生因没有再获得许可进入当地,在若开邦的医疗服务便一直暂停至今。

“目前,来自联合国的救助组织还不能进入若开邦北部受影响地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缅甸办事处媒体事务专员马卡雷娜·阿吉拉尔(Macarena Aguilar)11日向澎湃新闻表示,由于安全状况恶化和实地探访限制,自8月25日以后,联合国各个机构便无法继续(在若开邦)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尽管如此,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其他联合国机构仍在尝试使用可行的方法,尽快重启在若开邦各地的人道主义救援行动。”

此前据新华网9月8日消息,缅甸西部的若开邦自上月25日以来连续发生袭击事件,若开邦孟都等地30处警察哨所遭武装人员袭击。“若开罗兴亚救世军”(ARSA)宣称制造了袭击。缅甸政府25日指认袭击者是宾格利人,即国际媒体常说的罗兴亚人,并宣布“若开罗兴亚救世军”为“极端主义恐怖组织”。

缅甸政府称,上月25日至本月5日,罗兴亚救世军发动的袭击共造成13名军警、两名政府职员、21名平民死亡,另有22人受伤。恐怖分子共在59个村庄纵火,烧毁6800余座房屋。政府称,至少371名恐怖分子的遗体被发现。军人和警察已疏散2.6万余人至若开邦的安全地带,疏散工作仍在继续。

而据缅甸官方日报《缅甸环球新光报》9日消息称,缅甸政府则首次宣布在若开邦孟都镇北部、南部和中部辟设三个救援营地,为流离失所的罗兴亚人提供人道援助。孟都镇是此次暴力冲突的中心。

9月9日,“若开罗兴亚救世军”通过推特宣布,从10日起单方面停火一个月,并呼吁缅甸政府军也放下武器,让国际救援组织得以进入若开邦运送人道物资,缓解当地难民危机。

但是,这个单方面停火声明尚未获得缅甸政府的官方回应。缅甸政府发言人佐泰(Zaw Htay)10日则在推特上拒绝了罗兴亚武装组织提出的停火协议,并称“我们的政策是不与"恐怖分子"谈判”。

睡觉中的罗兴亚难民

罗兴亚人问题引发国际社会关注

随着积重难返的缅甸罗兴亚人问题急剧升级,多国在这一问题上“积极”发声,寻求推动该议题受到国际社会的进一步关注与讨论。

当前,除了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土耳其、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沙特、伊朗等缅甸周边国家及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已先后表达了关注,英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也对罗兴亚人的遭遇表达了关注。

8日在世界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印尼首都雅加达和同为伊斯兰大国的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等地的缅甸使馆门前都爆发了抗议活动。而在与缅甸罗兴亚人有着密切历史渊源的巴基斯坦,全国各地城市也于近日爆发声援抗议。

马尔代夫更是于9月4日宣布暂停与缅甸的所有贸易交易,“直到缅甸政府采取措施阻止对罗兴亚人的暴行为止”。

“罗兴亚人遭遇的灾难已达到"恐怖"水平,因此我们不能等闲视之。”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9日下午在梳邦空军基地为救援团队送行时表示。该国当日正式启动“罗兴亚难民人道主义援助任务”,派出两架A400M军用运输机,向孟加拉国吉大港运送包括粮食、毛巾、肥皂等在内的共12吨物资,为从缅甸逃到当地的罗兴亚人提供援助。同时,非政府组织马来西亚青年志愿组织(iM4U)也派出35名志工到当地服务。11日,马来西亚还派视察团出访达卡,同孟加拉国政府商讨援助罗兴亚人的下一步行动。

同时,与缅甸相隔万里之外的土耳其,也自8月底冲突爆发后频频发声,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6日与昂山素季就若开邦局势进行通话,并在9月10日于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召开的“伊斯兰合作组织”领导人会议期间呼吁穆斯林国家一同帮助罗兴亚人。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经常公开露面的土耳其第一夫人阿米娜·埃尔多安(Emine Erdogan)9月7日在其儿子比拉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Mevlut Cavusoglu)的陪同下亲赴孟加拉国与缅甸边境地区的罗兴亚人难民营进行探访。土耳其素以伊斯兰世界引领者自居,过去两周内,土耳其官方媒体的头条区也以大篇幅的连续报道关注罗兴亚人的生存状况。

当地时间2017年9月11日,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 ,罗兴亚人难民在难民营中排队等候。

备受考验的昂山素季

与此同时,这场人道主义危机正将一直受西方社会褒奖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推上“道德审判台”。

昂山素季9月6日首次就若开邦局势发表评论,称大量有关若开邦局势的“虚假消息”正在流传,目的是制造矛盾、助长恐怖势力。

昂山素季说:“我们确保在缅甸所有人的权利受到保护,不光是政治权利,还有(获得)社会和人道主义保护的权利。”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5日呼吁缅甸政府果断结束若开邦暴力事件,逐步让罗兴亚人重过正常生活。

尽管在罗兴亚人问题上,昂山素季和其领导的缅甸政府面临来自国际社会的指责和压力,但缅甸本国媒体人等人士仍多选择支持昂山素季。

“批评昂山素季的人主要来自国际社会,尤其是来自缅甸以外的穆斯林群体。”缅甸资深媒体人、评论家悉都昂敏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在罗兴亚人问题上,缅甸绝大多数民众支持昂山素季,因为缅甸是主体民族为缅族、绝大多数民众信仰佛教的国度。大部分民众不对罗兴亚人持同情态度。

“昂山素季目前在国内外面临的压力是不一样的”,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宋清润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若开邦的局势确实严重,由于大部分民众对罗兴亚人不认同,昂山政府陷入两难境地。在国际上,西方媒体掌握着话语权,罗兴亚人因此成了世界性问题。

对于无论在缅甸国内抑或是国外均身陷困境的罗兴亚人而言,绕不过去的问题便是身份归属。

据新华社8月29日报道,罗兴亚人主要生活在若开邦、孟加拉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缅甸政府视罗兴亚人为来自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一直不承认罗兴亚人为缅甸公民。

“我想对全世界说,我们是缅甸公民。”目前在孟加拉国寻求庇护的12岁若开邦男孩贾西姆对半岛电视台表示。“如果他们承认这一点的话,我们将非常开心,这才是我们所渴望的。“

【背景】

新华网报道,据估计,缅甸境内生活着100余万罗兴亚人,绝大多数在若开邦。在若开邦,信奉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与占当地人口多数、信奉佛教的若开族人长期不和。缅甸政府也视罗兴亚人为来自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一直不承认罗兴亚人为缅甸公民。

去年10月,若开邦3处边防警察哨所遭袭,9名警察死亡。缅甸政府认定这是恐怖袭击,军队随后在若开邦展开清剿行动,多次与武装人员发生交火。今年2月,清剿行动结束。“若开罗兴亚救世军”被认为策划了去年10月的袭击事件,曾多次实施暗杀。该组织上月25日在社交网站上声称,发动袭击是为了“解放受压迫的人”。

昂山素季今年4月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专访时承认,若开邦存在问题,人们之间有“分歧”和不少“敌意”,但否认政府在那里对罗兴亚人进行“种族清洗”,并称正“愈合分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