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月亮惹的祸

原标题:月亮惹的祸

  

  一
  早晨刚一走进医院办公室,护士小刘就紧随其后,神秘而紧张地对我说:“喂,叶子,上次咱俩在武烈河救的那个女人来咱医院住院了。”
  “什么?你说的是什么呀?莫名其妙的。”我不解地看着小刘问道。
  小刘眨眨她那双漂亮的丹凤眼犹豫地说:“你忘了吗?就是上次咱俩八月十五值夜班那个晚上,咱俩偷着跑出去,有个女人要跳河。咱俩把她救了。她骂你是狐狸精的那个女人……”
  “哦。”我的脑海里立时回想起一年前的八月十五,我值夜班时发生的事情。
  八月十五那天,单位里的人放假的放假、请假的请假,都义无反顾地回家过团圆节去了,而我这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儿,就理所当然地当了命苦的值班员。
  医院里格外肃静,许多病人八月十五也回家团圆去了,那些重病号没办法回去的,只能安静地躺在医院病床上,孤单地看着外面的月亮发呆。
  “也别说,今晚的月亮是真够大的。”护士小刘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进来。她突然对我说:“叶子,咱俩把门锁上去武烈河看表演吧,今晚那附近有猜灯谜活动,还扭秧歌,肯定热闹,咱去看看怎么样?”听着小刘的话,看看外面的月亮还真是出奇的大,禁不住诱惑就锁了值班室的门和小刘手拉着手,连跑带颠地跑到了武烈河。
  武烈河和我们的医院相隔不远,那里的河水清澈透底,里面的鱼很多,以前许多人都喜欢到那去钓鱼。但最近几个月却没人愿意再去了,只因为几个月前,有一对情侣不知为什么在武烈河附近闹起了别扭,那个女孩子一时冲动,就不顾一切地跳进了河水里。别看平时武烈河多么清澈透底,你以为它不深,但实际上不然,人要是真掉下去肯定立马没影。那个男孩子看见女朋友跳了河,也跟着跳了下去。两个人相继没了人影儿,双双殉了情。更奇怪的是,相继来了许多救援人员,打捞了好些日子,也没把人打捞上来,打捞人员最后也不得不放弃了……
  两家老人哭得昏天暗地,恨不得把整个承德市哭翻上天。
  尽管前几个月这里死过人,但武烈河的人今天还真不少,跳小苹果的大妈们、小媳妇们,兴高采烈地扭动着自己的腰肢,那些秧歌队的大爷大叔们更是锣鼓声声响成一片,貌似要把天上的月亮也邀请下来。
  突然,小刘叫了一声:“鬼!”“啊!”我听了她的话,吓得我扭头就跑。小刘却紧紧拽着我的袖子,根本让我动不了。小刘哆嗦着说:“叶子,你快看,那个女人要跳河。”我听了她的话,扭头一看,还真看见了在我的身后一个长得像雕像的、男不男鬼不鬼的女人正站在河边,好像马上就要跳下河的感觉。她的旁边也有不少人,有的居然看见了还拿个相机在那啪啪地乱照着,有的只是围观着冷漠地看着热闹,简直是麻木不仁。我越看越着急,已经顾不了许多,想都没想就直接拽着小刘,跑到那女人面前,不容分说就狠劲地抱住她的腰,小刘也使劲拉扯着把她拽离了河岸。
  那个女人貌似被我俩的行为吓傻了,她蹲在地上大哭着手始终抱着胸,还不停地说着:“你心里没有我,干嘛要和我结婚,我又得了这个病,你说让我以后怎么活呀?……”
  那个女人长得瘦瘦的,看似有些说不清的感觉。我默默递给她一块纸巾说:“大姐,有什么过不去的,干嘛要想不开呀?”那个女人始终低着头不再说话,我和小刘一起说:“我们医院就在附近,不行大姐你和我们去医院待会儿。”那个女人听了我和小刘的话,貌似有些心动,她擦擦眼泪站起身刚一抬头,突然眼睛直愣愣地望着我,看了有一分钟,然后近乎歇斯底里疯了一样地喊道:“没错,就是你!我认出来了,你就是那个狐狸精。”说完转身一溜烟地跑得无影无踪。
  我和小刘愣愣地对看着,真搞不明白这个女人受了什么刺激,我怎么就成了她嘴里的狐狸精了呢?小刘拉着我气哼哼地说:“真是管闲事落不是。”我也随声附和道:“都赖你鼓动我说看什么月亮,这可好,都是月亮惹的祸。”
  “喂,喂!你想什么呢?”小刘晃动着我的肩膀不停地问着,将我的思绪扯了回来。
  “对了,这个女人得的是什么病呀?”我问小刘。
  小刘说:“你说上咱们病区能得的是什么病,恶性肿瘤呗。昨天听主任的话说是让你主刀呢。还有呢,这个女人的男人长得真不错,我刚才见了,还是挺大的军官呢。”小刘不停地说着。
  “叶子,马上准备一下,跟我去查房。”主任严肃地说着走了进来。
  我有些迟疑地跟在主任的背后,想着那个女人的模样,来到210病房。病房的门虚掩着,里面传出一个男人地说话声:“樱子,以前的事都过去了都是我不好,从现在开始你就好好配合医院治病,什么都别去想了,你看我这就把照片撕了,等你好了咱重新开始,咱们回家好好过日子。”病房里传来那个女人的抽泣声。我和主任走进病房,看见一个穿着军官服的男人正背对着我们,他手里似乎正撕着什么。他听见我和主任进屋的声音,赶紧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他转过头的一瞬,我简直惊呆了,面前站着的这个英俊帅气的军官似曾相识,我的汗落下来了,我的心砰砰地跳着。这不是我N年前初恋的男友林辉吗?他怎么会在这儿,难道他就是这个等待手术的女人的丈夫?
  林辉此刻也认出了我,他愣愣地尴尬地望着我,把手中撕扯的不知什么东西,紧张地塞进裤兜里。我手上拿的病历本子不自觉地从手上滑落,“啪”地一声让病床上的女人也抬起了头。
  
  二
  林辉是我初恋的男友,傻乎乎的脸上总是透着帅气天真,我和他是一个班的同学而且是前后桌。他为了追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每天放学不回家,总是去我家前面大院子的空地草坪踢球,还不时经常故意把球踢进我家的院子。每次林辉都会腼腆地来我家敲门,敲门时总是汗淋淋的,他一边紧张地擦着汗,一边死死地盯着我的脸,然后会结结结巴巴地说:“看、看——有没有球飞进你家?”
  有一次他又来敲门了,开门是我的哥哥,当时那个林辉吓得站在那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转身就跑。从那以后,他不再踢球而是每天站在我家前面的公厕附近,远远地望着我家院子,望眼欲穿地等待我出来的那一刻,急急忙忙站在我的必经之路上,故意偶遇地抬起头惊讶地说:“不是吧,怎么会这么巧?”
  终于有一天他鼓起勇气,在我家门口塞给我一个纸条,纸条上写着:做我女朋友吧,晚上前面操场见。
  那天晚上,我准时出现在那个林辉约好的操场。林辉站在一个很黑暗的旮旯里,脸红得和紫茄子似地,说话的声音在风中颤抖着:“你真的来了。”我小声地“嗯”了一声,谁也没有再说话。那天晚上,两人竟然对着站了挺长时间,直到我说了句:“我真的该回家了。”待我转身一瞬,他一下子拉住了我的手,我能感觉到他的手满是湿漉漉的,他喘着粗气语无伦次地说:“我早就喜欢你了!……”
  那一晚让我终身难忘,第一次和男孩子拉手;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感受男孩子的心跳;第一次品尝和男孩子约会的味道;更是第一次听男孩子对我说:“我早就喜欢上你了!”
  每天早晨天一亮,我就出去跑步了,林辉也会去踢球。两人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有时我坐在林辉的自行车后架上,他带着我去兜风,我会搂着林辉的腰俨然一个公主,林辉每次都会把我的手握得紧紧的。夏天的夜晚我们两人总喜欢躺在我家前面的空草坪上数着天上的星星,每次林辉都会指着若隐若现的星星说:“那就是我,不醒目还随时会消失。”我每次都会指着天上最亮的星星说:“那是我,时刻照亮着前进的方向。”我曾经憧憬着两人就这样能好一辈子多好!
  高考完毕等着录取通知书那天,林辉突然对我说:“咱俩去照张相吧,以后即使不在一起了也能互相想着,看着。怎么也会心里有份甜蜜。”我俩偷偷跑到一个很远的照相馆拍了一张合影,两人亲密地相拥着,甜蜜地相偎着。
  风雨交加的连雨天,阻隔了我跑步的脚步,有好些日子没见到林辉了。天放晴那天,我急不可耐地跑出自己的家,前面的操场上冷冷清清的,跑了两圈也没见林辉出来踢球,顺着林辉家的方向情不自禁地绕了几圈,好半天也没见林辉家出来谁。
  正纳闷着,突然看见林辉家的院门开了,急火火走出林辉的大嫂,林辉的大嫂不高不矮的个子,尖尖的下巴,眼睛眯缝着。我急忙走上前去问道:“大嫂,这些日子怎么没见林辉呀?”大嫂尖着嗓子说:“哟,这不是叶子吗?你不知道吧,林辉参军了,前天后晌就走了。”
  “什么?参军走了?”我完全懵了,参军走了怎么没和我说?我心里想着。
  大嫂接着说:“这不林辉他爸军分区有个熟人,直接去部队,就奔上军校了什么手续都不用办。”我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林辉大嫂后来说了句什么我也没听见,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碎到了极点,我终于明白了林辉那天对我说的“他就是那颗若隐若现的星,不一定哪天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句话蕴含的深意。
  “怎么会这么巧,怎么又会是你这个狐狸精?”那个女人突如其来的问话打断了我的回忆。她直直地望着我,情不自禁地磨叨着……
  我赶紧借故离开了,林辉追了出来。我和林辉默默地站在电梯里,他手里紧紧攥着已经撕成碎片的我俩的合影,他对我讲起了那个很遥远、很多年前发生的故事。
  林辉高考失利,他的爸爸就找以前在部队的老领导给林辉托了关系,进了昆明军校,一起同去的还有那个老领导的千金。那个千金,是林辉的爸爸和那个老领导指腹为婚定的娃娃亲,林辉的妈妈本以为以前也就是开玩笑说着玩,没想到的是那个军分区领导的千金,却从第一次去林辉家就相中了林辉。那时情窦初开的她一门心思地喜欢林辉,两人一起参军入了军校,加上家里也极力地撮合,身不由己的林辉,在军校毕业后也不得已就和这个女孩结了婚。
  结了婚的林辉不知为什么,一直随身携带着这张我俩合影的照片。结婚当天,那个女孩就因为看到了林辉内衣袋里的照片,当时就无理取闹地撕扯着林辉,林辉实在气不过就扇了这个女孩的耳光。过后,两家家长狠狠地训了林辉。从此后每次那个女孩再因为这个照片和林辉打架,林辉都不做任何解释,走出家门就去酒馆喝闷酒,时间久了,那个女孩也忧郁成疾胸部总是无缘无故地疼,前几个月竟然检查出得了乳腺癌。





































  

  
  三
  我和主任再一次走进那个女孩病房时,林辉正傻傻地站着房间中央,那个女孩正撕扯着被褥,病房里一片狼藉。她看我进来几乎是一个飞跃似地冲我扑了过来,她还哭喊着骂着:“我不让这个狐狸精给我做手术!你给我滚出去!!”林辉挡在我面前嚷道:“樱子,我求你了,你理智点行不行?”



  主任望着那个女人说:“这位病人,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如果想保住你的命,那你最好就不要闹了。医院是看病的地方,由不得病人随便挑医生,再说了医院安排叶子当你的主刀,是完全考虑到了各方面的原因。叶子做过多例你这种病例的手术,都很成功。如果你实在不想让叶子给你做这个手术医院也会考虑你的要求,换一个医生也行。当然了,我们医院会充分考虑你以及家属的意见,你们做决定吧,商量好了再告诉我们。但你的病按目前来看越快做手术越好,如果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那么一切后果你们自负。”
  那个女人听了主任的话之后就不再闹了,但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她对生命的渴望和一份不安全感。我蹲下身静静地帮她把病房里扔的东西捡起,然后走到她的面前说:“我和林辉是有过一段初恋,但那只是以前。林辉收藏我俩的照片,如果对你已经造成了伤害,我向你说声对不起!你现在是个病人,病人就应该什么都别去想。积极配合医院治疗,如果你相信我,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的尽百分百的医生职责,为你做好这个手术。我还能向你保证:你的林辉永远都会是你的,别人不会和你抢!”说完我从兜里掏出一张已经发黄的我和林辉的照片,当着林辉和那个女人的面撕碎并扔进房间里的纸篓,转身走出病房。
  终于做完了那个女人的手术,我轻轻地喘了一口气。
  断断续续下了几天的雨,到黄昏又淅淅沥沥地下起来了。细柔的雨丝密密地斜织着,雨声便如春蚕咀嚼桑叶一般,嘈嘈切切地将白昼的余光啃噬殆尽。那个女人的房间在这个雨天会不会阴冷?我心里想着,怀里抱着热宝,拿了一床我值班时用的被子,轻轻地来到那个女人病房。房间里那个女人微闭着双眼,眼角似乎有泪滴。她蜷缩着躺着,我走进房间把热宝塞进那女人脚下,把我怀里的被子轻轻地搭在那个女人被上。那个女人似乎动了一下,我轻轻走出她的病房。
  林辉正站在医院楼梯口抽着烟,他紧锁着眉头不时地跺着脚,看见我走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你能不能帮我照顾樱子几天,我家里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有什么事情要比你夫人的病重要?”我不解地问道。林辉犹豫了半天说:“那我还是和你说了吧,我大嫂昨天来医院了,说我大哥得了肝癌已经没几天了,让我回家一趟帮她筹点钱,再把我妈接过来。”
  还没等我说话,林辉又接着说:“这不樱子她父母也回老家了,一时半会儿也赶不回来。”林辉还想说下去,我说:“你该忙就去忙吧,我来照顾樱子。”
  林辉回家接他妈了,樱子孤单单地躺在病床上,眼望着窗外发着呆。我和小刘抱着电热杯、小米、鸡蛋,走进病房的一瞬,她又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我笑着对她说:“以后你想吃什么需要什么,我都会帮你去做。”
  小刘也紧接着说:“嗯,叶子如果不在,我也可以帮助你。千万别客气。”那个女人看了看我们没有说话。
  阳光倾泻在病房里,照在房间里暖洋洋的。我从家炖好鸡汤小心翼翼端进病房,看见那个女人正在和小刘聊天,只听小刘说:“以后你可不能再冤枉叶子了,你说上次你在河边要跳河,那么多看热闹的人都熟视无睹,谁会像叶子那样玩命地救你呀。你再想想看,过去那个岁月谁没有个初恋谁还没有过难忘的人呀?你的林辉保存着那张照片只不过是保留着一份记忆,一份青葱时代的纯真美好,并不能说明什么,即使他每天都把照片揣在怀里,他不也只是看看。你知道吗?叶子为给你做这个手术,她心里的压力有多大吗?她提前一周就开始精心准备。她完全可以不接受这个手术,因为她不想这样做。她和我说:她不想因为你的误解就轻易放弃救护你的机会,因为她想通过这个手术,让你完全相信她就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一个绝不会趁人之危的人。她还想通过她给你做的手术,尽可能地让你尽快好起来,她希望在下一个月圆之日,你能彻底康复和林辉一起回家!”
  “鸡汤来了!”我兴奋地喊着走进病房,听见我的喊声那个女人第一次对我深深地笑了一下。
  又一个八月十五,又赶上我和小刘值班,林辉和他的妈妈来医院接樱子出院了。
  完全痊愈的樱子微笑地拥着我说:“谢谢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以前都是我不好,误解了你。”
  林辉也憨憨地望着我笑着说:“何医生,咱可是有些年头没拉手了,是不是应该拉拉手了?”
  小刘跑上前高喊着:“既然都是月亮惹的祸,正好今天又是月圆日,那还有什么商量的,那就拉拉手呗!”说完硬是把林辉的手和我得手紧紧地往一起碰,我不好意思地躲闪着说:“少来!”
  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小刘和我目送着林辉他们一家人的背影久久地望着,从心里祝福他们一家幸福,再幸福些!
  主任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们背后,他递给我一个信封,我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已经粘好的我撕碎的和林辉的那张照片。后面是樱子歪歪斜斜的笔迹:叶子,好好保存吧,林辉那张我也已经粘好,揣进了他的贴身衣服里,你俩一人一张,没事看看,就如走过的岁月。多好!
  
















  作者:何叶

  编辑:蜀中野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