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梁羽生手把手教你写武侠

原标题:梁羽生手把手教你写武侠

  

  梁羽生先生在创作《龙虎斗京华》时,桌上堆满着乱七八糟的参考书,有各省地图,有各地风俗志,有郑荣光著的《太极拳图解》,有范文澜著的《中国近代史分册》,有佛学经典,有近代哲学,还有北方的方言文学……令老友感叹道“写武侠小说也这么辛苦!”

  在梁先生看来,武侠小说的特点是知识面越广越好。知识,包括书本上的知识和生活上的知识。《红楼梦》里说“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洞明世事还需假以时日,而书本上的知识则能弥补这方面的欠缺。

  一、古典文学

  特别是诗词、对联。我最初写武侠小说时用回目,用诗词做开篇,就是抓住南来香港的人怀念旧小说的特点,让他们有“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

  

  “叹佳人绝代,白头未老,百年一诺,不负心盟。”

  二、地理

  武侠小说内容涉及的地域较广。写爱情小说,从头到尾可以在一个地方进行,例如曹禺的《雷雨》,就是二十四小时里在周家发生的。但是武侠小说不可能这样,因为侠士们到处游历,“闯荡江湖”。

  所以我们必须知道一些地理知识,譬如桂林七星岩和广东七星岩就不同。同样是石林,桂林的石林和云南的石林就不同。有了这些不同的地理知识,小说就可以写得更细致一些,更吸引读者。我的《广陵剑》里面有很多关于桂林的描写,所以必须清楚其中的地理特点。至少在桂林人看来,还是很实在的。到过桂林的人,就容易有共鸣;未到过的,就可能产生了向往。

  三、历史

  至于历史知识,也跟地理一样。写别的小说,可能不需要知道历史,只发生在某段时空就可以了,但武侠小说最好结合历史,似假还真,更加吸引。尤其是典型的武侠小说,因为写的是古代人物,所以最好能结合历史。

  我在《七剑下天山》里面就加上一些历史人物,但是也不能像历史教科书那样写。历史元素有两种,一种是历史的真实,是历史上的的确确发生过的事件,一些重大的事件,不可生安白造。例如《萍踪侠影录》里的“土木堡之变”,历史事件不可以改变。另一种是历史上么有的,但很可能发生,就可以用自己的想象写上去,称为“艺术的真实”。我的武侠小说的主角一定是虚构的,我将“江湖”融入朝廷,但以不歪曲历史为原则。例如《萍踪侠影录》里于谦和张丹枫的关系,于谦是历史人物,张丹枫是虚构的,他们的结交、张丹枫的出谋划策,不会改变“土木堡之变”的历史事实。

  

  土木堡之变指发生于明朝正统十四年(1449年)明英宗朱祁镇北征瓦剌的兵败事变

  小说不是历史教科书,我认为有些艺术塑造是可以的。例如京剧里孔明、周瑜的扮相,孔明是挂胡子老生,周瑜是帅哥小生,这是跟事实不符的(周瑜比孔明年纪大),但这正是刻画他们当时的心态和性格(孔明老成持重,周瑜则一向表现为少年气盛,在赤壁之战时更是“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之际)的艺术手法。

  四、宗教

  写武侠小说常常涉及宗教,尤其佛教,也需要懂些。武侠小说里十本有八本是写到和尚的,假如你写和尚只懂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那么你这个和尚未免太没味道了。所以至少要知道一些佛学,才有深刻的描写。

  五、心理学

  小说里有很多心理描写。譬如写到一些性格异常、行为怪异的人,就最好懂一点心理学。《七剑下天山》里有个桂仲明,他怀疑自己杀了父亲,他做了个梦,我就是用潜意识来解释的。我写小说时中国很流行讲潜意识,人的潜意识就像冰山一样,十分之九是潜在的。

  

  六、民俗学和四裔学

  如果具备一些有关边疆少数民族的生活状况、风俗习惯、历史变革等的知识,可使作品有趣得多。例如我就不止一次写到“叼羊赛马”和“姑娘追”这些回疆民俗。

  

  好 书 推 荐

  

《笔花六照

  - 版权信息 -

  编辑:何以车为

  本文观点资料来自

  《笔花六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